中国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问题煤矿标本:市委副书记是后台 屡次曝光不倒
2007年1月31日 04:12
[我要留言]

  

  天空阴霾,下着毛毛雨,乌黑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1月18日下午,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浆水乡浆水村荣福媒矿。五六个矿工坐在沙堆上抽烟,其中一个人看见了记者的相机,低语了一句,其他矿工纷纷转过脸来,惊恐。

  在他们身后约一米处,“井口20米范围内严禁烟火”的标语清晰可见,“安全高于一切,责任重于泰山”高挂于矿道入口的屋檐下。

  “你们还在抽烟!赶紧下矿去!”一个身穿风衣的男人冲过来大喊。矿工们掐掉手中的烟,一个个从沙堆上站了起来,坐上机车下井。

  这个煤矿似乎和中国其它煤矿无异,但它却是中国曝光率最大的煤矿之一。六年以来,它一直成为中国众多媒体关注的焦点,饱受诟病。

  从国家安监系统的最高官员到湖南省最高官员,再到中国纪检系统最高官员,该煤矿遭遇高层关注,但奇怪的是,它一直顽强存活着,继续成为新闻
报道的主题,数以百计的矿工继续日夜加班掘运煤矿帮助矿主增加财富。

  原湖南省郴州市委副书记、郴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曾锦春落马以后,与这个煤矿相关的一些隐秘由此才被人窥见,有评论称,这个煤矿几乎集中了中国煤矿所有丑陋和血泪。

  化公为私

  荣福煤矿的真正主人是一个叫黄生福的人。

  在浆水乡民的描述中,黄身材矮小、脸尖,但胆子大。1980年代,黄帮一个叫彭北京的老板运煤,后来经营一家小煤厂,但运转困难。1990年代,黄相继投资了几个企业,但先后跨掉。2000年,在彭的帮助下,黄自己办起了煤矿。

  作为浆水乡一个普通的乡民,黄被当地人熟识始于荣福煤矿的诞生。

  1960年代,直属广东省的梅田矿务局在宜章县开矿挖煤,梅田三矿为荣福煤矿的前身。

  1999年底,由于煤矿开采殆尽,梅田矿务局陆续撤出宜章县。出于采矿对当地造成生态环境及生存环境破坏的补偿,矿务局把所有厂房、设备及剩下的矿产等资产无偿送给当地,并由宜章县政府负责托管。

  2000年1月27日,宜章县国有资产管理局、浆水乡政府联合发布三矿租赁承包招标公告,次日结束招标报名。

  次日,宜章县国有资产管理局、浆水乡人民政府与黄生福签署租赁经营合同书,黄以450万元及每年上交乡企业管理费23万元租赁费的代价,得到了三矿18年开采经营权。

  据知情人介绍,当时包括设备、厂房及矿产等在内,三矿资产产值达几千万元;而招标期间,有人比黄出更高的价钱进行竞标但未能如愿。

  “招标公告在27日下午才贴出来,第二天就知道结果了。”黄生福的坚定反对者——黄元勋告诉记者,招标之所以如此神速,是因为签订合同双方有某种“不可告人的默契”。

  黄元勋是浆水村11组组长,多年来,其坚持向上举报荣福煤矿官煤勾结,其因此被人悬红10万元买命,黄为此写下四封遗书舍命上访。

  据黄元勋调查,黄生福能高效率地得到梅田三矿,是因为他给时任浆水乡党委书记邓高元送了13万元的“好处费”。黄元勋将这一信息形成举报材料,很快,材料便放在了原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的案头。

  不久,郴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介入调查。梅田三矿贱价卖给黄生福的秘密被捅破,邓高源因接受黄生福贿赂13万元被判入狱,黄生福也被控制,另有多名涉案官员接受调查。

  2000年5月8日,郴州市纪委就梅田三矿招标一事下发“郴纪函(2000)06号”文件明确指出,该招投标合同属无效合同,建议宜章县依法解除所订的租赁承包合同,重新进行租赁承包招标。

  接近黄生福的人告诉记者,黄在被“双规”期间,抱怨不能看电视、不能打电话,24小时被办案人员轮流审讯,一打瞌睡就会被办案人员叫醒。

  一天,一位办案人员提醒黄生福,“你有朋友认识曾书记吗?找一下关系经过他同意我们可以放你出去。”黄心领神会,并通过中间人给曾锦春送去100万元。很快,黄生福安然无恙回到家中。

  据了解,在曾锦春的授意下,黄生福以租赁合同纠纷为由将宜章县国资局和浆水乡政府告上法庭。2000年8月8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进行调解,原来被指定无效的合同又变成了有效合同。

  黄生福终于成功渡过生命中最大一次危机后,获得了“能人”的称号,也与曾锦春成为铁杆兄弟。原先被认定不按合法程序招标租赁的梅田三矿也被成功“漂白”,其正式更名为“荣福煤矿”。

  
  自组武装:一个煤矿的强势扩张

  2000年,由于原来的矿工无法得到有效安置,其要求国家赔偿及补发被拖欠的工资。他们不愿意离开被黄生福接管的煤矿。

  黄处理这些问题的方法简单且有效——组织社会闲杂人员对矿工进行围攻殴打。2000年2月28日,遭到暴力袭击的原三矿矿工及家属,向有关部门发出了请愿告急书。

  浆水村的村民们发现,得到曾锦春支持后的黄生福,能量得到几何级的倍增急。

  

  伤害

  2000年代,中国煤炭的价格持续看涨,年产近10万吨的荣福煤矿被许多人喻为金库。然而,这个“金库”给当地民众带来的却是无休止的痛苦和灾难。

  梅田矿务局经营期间就给当地造成了多起土地塌陷及破坏水源事件。作为补偿,广东省政府与宜章县政府签订包干协议,拨出4200余万补偿款,由当地政府具体补偿到户。

  这几千万的补偿款称作农赔款,作为开矿受损重灾区,浆水乡亦在补偿之列。据浆水乡干部介绍,起先梅田矿务局答应补偿11组120万元,而当地政府只给75万。

  依据租赁合同,荣福煤矿应按照梅田矿务局和宜章县人民政府所协商的有关规定“包干负责处理”;但据《南风窗》报道,荣福煤矿不但不能妥善处理农赔,反而挑拨浆水村10组和11组村民之间的矛盾,从而压低村民装卸劳务费价格,并随意克扣劳务费达70万元。

  对于克扣劳务费一事,荣福煤矿股东之一的黄生学称,11组村民并未与矿方签订劳务合同;“以前矿上的钱都是国家的,可以给得随意些,现在这个矿是私人承包的,我们不能满足他们的无理要求。”黄说。

  然而,11组的组长黄元勋向记者表示,矿方要与他们签署的合同,不仅是装卸劳务一项,而是包括农赔款在内的多项内容,由于内容苛刻,11组村民难以接受。“虽无合同,但我们的事实劳动关系是存在的。”

  由于荣福煤矿拒绝了11组在农赔款及劳务费等问题的处理,黄元勋们开始走上了上访维权之路。“他们几乎都在疯狂地采矿,山林、道路被毁,地面坍塌,地下水几近枯竭。”黄元勋说,11组的村民曾断饮用水3年多,只能靠乡邻接济。

  记者在黄元勋们的村庄里看见,他们耕种的田里竟然是黑色的,池塘和沟渠里蓄积的水也是黑色的,乡民们不得不用这些粘稠的水浇灌他们的菜地。

  广东方面放弃荣福煤矿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该矿煤层存在煤与瓦斯突出的风险。煤矿变成私有后,矿难变得更加频繁和惨烈。

  2002年7月14日下午3时许,该矿发生瓦斯突出事件,数百吨煤在瓦斯的冲击波作用下,沿着矿洞的运煤巷道涌出近100米,将巷道堵死,正在井下作业的4名矿工被深埋。

  事故发生后,矿方立即打发所有矿工回家,并威胁这些矿工不得将此矿难事件透露出去。

  据湖南本地媒体《当代商报》报道,荣福煤矿法人代表黄生福和善后处理工作人员却对死者家属的态度十分粗暴,威胁他们如果将此事件向外声张的话,“休想得到一分钱”。并把所有的死者家属分散居住在该县梅田镇的招待所里,派专人看管,不得与外界联系。

  “我们不敢不签,老板说,不签,你们就滚。”湖南怀化山区一个矿难死者的妻子在电话里哭泣说,当时矿方叫来了很多人,拿着刀和铁棍,“我们也没有办法,能拿到两万是两万”。

  2001年6月30日,曾有专家评估小组对荣福煤矿提出整改建议,但专家的意见却被矿方置若罔闻。

  2005年11月11日,李毅中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大发雷霆,地点就在荣福煤矿矿区。“你这个矿是怎么通过验收的?根本就没整嘛!糊弄谁呀?这是对矿工生命不负责任!验收无效!必须重新验收!”李怒斥。

  李毅中的这一怒,把荣福煤矿和浆水村带入全国的视野——此时,人们亦发现,荣福煤矿一直未取得煤炭生产许可证,其非法生产已长达5年。

  该矿于2003年5月办理了采矿许可证,并于2005年7月才取得了安全生产许可证及煤炭生产许可证。

  国家安监总局的批评对荣福煤矿没有影响,2006年初,荣福煤矿再次以一个丑陋形象出现在中国媒体上,并遭遇广泛指责。为了方便私下处理矿难,不被外界知晓矿难死者信息,荣福煤矿对所招收的矿工全部采用化名管理。

  2006年2月14日,荣福煤矿瞒报了一起矿难。但这一秘密又被湖南媒体的记者发现。他们寻访了两天,“我们爬上了一堆乱石群,在一块石头缝里,看到一个黑色薄膜袋严严实实地包着个东西摆在那里,打开黑袋一看里面还有一层被白色的薄膜裹着的纸盒,翻开纸盒出现的是一只用红布裹着骨灰盒,再解开红布出现了一个枣红色的骨灰盒,里面是一个矿工的骨灰”。

  宜章县“2.14”事故专案调查组的结论认为,“煤矿瞒报事故属实”;但在2007年1月17日,该矿副矿长黄费建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坚称,“这是缓报,当时人还在抢救,我们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深井黑金

  在与荣福煤矿的这场抗争中,黄元勋是唯一一个不畏惧暴露实名的乡民。荣福煤矿曾通过中间人向黄转达了可给其部分干股的意向,试图让黄放弃对煤矿的举报,被黄拒绝。

  后来,有人悬红10万元买黄的人头,黄因此写下遗书,舍命上访。

  黄元勋找到了荣福煤矿和曾锦春之间的权钱交换的证据——曾在该矿持有干股,一年入账数百万元,黄则得到曾全方位的支持和保护,遂将与两人有关的“黑幕”逐级向上举报。

  “他们说,我到市里告了,省里告了,中央也告了,下一步我是不是要告到联合国去?”黄元勋说,黄生福鼻子哼了一声,很不屑。

  2005年6月,宜章县公安局以散布谣言为由刑拘黄元勋15天。

  获得荣福煤矿租赁权后,黄生福退居幕后,由于背后有曾锦春的关系,其将部分产业转移到县城,取得数以千万计的银行贷款和大量土地。很快,黄被当地人称为宜章“首富”。

  “在1999年的时候,黄连高利贷都借不到。”曾经与黄合作过的一位私营业主对记者说,黄的发迹堪称神奇。

  2006年,黄元勋将遗书寄给新任的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4月22日,郴州市政法委、检察院等机构派人找到了黄元勋,向其告知省里多名领导都知道这件事情并批示要求解决。

  遗书事件也得到了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的关注,批示要求湖南查处。

  2006年9月19日,由湖南省纪委、省检察院、湖南省邵阳市检察院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对湖南省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实施“双规”。而在10月,黄元勋获得宜章县公安局1400元的国家赔偿。

  据接近黄生福的人士称,彼时,黄“惶惶不可终日”,“在一位‘高人’的指点下,黄生福决定向专案组自首,检举曾锦春的问题”,“曾锦春算个什么东西!”在去自首的当天,黄生福面对多人如此表示。

  2006年12月17日晚,烟花在浆水村的夜空突然绽开,令乡民们侧目。一个消息传开了,“黄生福回来了,回到村庄了!”。12月21日,烟花再次彻夜点燃了浆水村的夜空,与三天前一样,这次烟花也是亲信为了庆祝黄的归来。

  作为“曾锦春窝案”重要涉案人员,黄生福的归来让不少浆水村人感到痛苦,这种情绪也蔓延这个村子以外的其它地方,很多人都感到压抑和不安。

  据接近专案组的人士透露,黄是以污点证人的身份被取保候审。乡民称,黄夸耀说自己举报曾锦春,帮助专案组固定了曾锦春一些受贿的证据,“是反腐攻臣,是英雄”。

  外界称黄生福是曾锦春一枚重要棋子,并对曾有重大行贿行为,湖南省检察系统拒绝对黄获取取保候审做出任何回应。

  记者在荣福煤矿里找不到黄生福核实之前对他的所有说法。

  “黄生福去建设祖国了。”荣福煤矿股东、浆水乡10组组长黄大铁对记者说,“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企业家,生福要为建设祖国做出贡献”。对于黄元勋的上访检举问题,黄大铁说,这是他们几个人不怀好意。

  “补偿款都到位了嘛。”荣福煤矿拿出多份11组村民与荣福煤矿签订的协议书,以证明其对因采矿造成稻田塌陷的补偿。对于饮用水的问题,黄说已经修建了自来水水库,“水管安装到家,一拧就有水,老百姓都说好了!”然而,有11组村民向记者表示,补偿数额本不应该那么低,但经过多年斗争,他们也只好妥协,“有总比没有强”。

  郴州方面曾在上报湖南省相关部门的材料里称,他们将追溯黄生福当年获取荣福煤矿的不法行为,对其进行重新招标。有人亦愿意出2亿元的价钱参加竞标。

  黄生学、黄费建等人则向记者表示,他们还没有得到任何有关的消息。“如果要再次招标,那也要先解除我们的租赁合同。”黄费建说。

  对于黄生福的归来,黄元勋、曾远祥等人感到不安,不少遭受过“护矿队”打压的人也表示,心又开始悬起来了。

  1月12日,全国检察机关查处重大安全责任事故涉及的职务犯罪电视电话会议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召开。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振川在会议上强调,近年来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的发生,与少数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直接相关。

  王振川表示,有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官商勾结、官煤勾结,大搞权钱交易,充当不法分子和黑心矿主的“黑后台”、“保护伞”,性质恶劣,影响极坏。官商勾结官、煤勾结性质恶劣,查办绝不手软。

  王的表态,给荣福煤矿的举报者们打了一剂强心针。继续上访举报,又成为了这些“老访民”的新选择。

  1月19日中午,记者辗转拨通黄生福的手机,试图接触黄来核实求证相关说法。黄表示,他在市里开会,现在忙没有时间。

  黄现在是郴州工商联的负责人之一,记者询问什么时候方便接受采访,黄回复短信息说,“假如没有时间呢?”。

  在宜章坊间,黄生福除了以前被冠以“能人”、“奇人”的称号外,如今又有了新的别称——他如同一条跳龙门的鲤鱼,黄元勋向曾锦春举报他的时候,他顺利脱身;如今,曾锦春案发,他“又回来了”。每次遇到问题,黄总能平安脱险,“鲤鱼成精”。

  这显然让很多人感觉吊诡。这个遭遇最多恶评的煤矿里面机声隆隆。“这是一个深井,阳光能照到黑金吗”。


选稿:吴颖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庞皎明  
  • 湖南郴州原市委书记李大伦涉嫌受贿罪被起诉
  •   2007年1月30日 09:17
  • 湖南郴州政坛多米诺效应:官员畸形交往物质第一
  •   2006年10月10日 14:31
  • 湖南郴州纪委书记弄权之道:很多官员曾被其双规
  •   2006年10月7日 23:21
  • 郴州三不倒纪委书记的腐败路:用双规作武器
  •   2006年9月29日 07:06
  • 湖南郴州市委副书记成矿主保护神
  •   2006年9月26日 04:39
  • 东方网零时差直通两会
  • 韩正:"透明"处理社保案[图]
  • 上海将增300条优惠换乘线[图]
  • "我只能给你30秒"[图]
  • 周五最低气温达零下3℃
  • 补助费春节前送到老人手中
  • 炎黄二帝巨塑工程完工
  • 胡锦涛今起展开非洲八国之行 首站访问喀麦隆
  • 07年1号文件:发展现代农业推进新农村建设若干意见
  • 国务院安委会调整组成人员 黄菊任主任[名单]
  • 发改委称春运期间以恢复票价名义涨价不合规定
  • 江西省人大选举吴新雄为江西省省长[图]
  • 辽宁政协委员建议:富人名人超生取消社会荣誉
  • 青岛闹市大楼实施爆破
  • 刘志华案成为北京去年三大社会事件之一
  • 高官近期频落马背后 很多贪官有生活糜烂问题
  • 康力元集团总裁涉嫌郑筱萸案接受调查
  • 国家发改委希望今年经济增长慢一些
  • 王金平春节之后可能访问大陆 访问身份待定
  • 江苏省政协委员称固话月租费是霸王收费

  • 沪3-6℃ 京-6-5℃ 穗13-19℃
    台湾南部海域发生地震
    胡锦涛出访非洲八国
    薄一波逝世
    朝核六方会谈
    中纪委第七次全体会议
    ……>>更多
    画说九州
    贪官王怀忠部分赃物拍卖
    广州铁路特警持枪巡逻
    青岛闹市大楼实施5秒爆破
    ……>>更多
    深度·聚焦
    新华网-"行政议价"潜规则挑战法律权威
    中国经济周刊:我国6个审批权存争议
    新华网:未雨绸缪应对禽流感威胁
    人民日报:一些官员作风霸道搞"一言堂"
    人民时评:谣言短信为何满天飞
    人民日报:计划生育不是简单的"一胎化"
    ……>>更多
    科教中国
    广东东莞将投资2亿多元用于整合高中办学资源
    杨振宁否定有关清华耗资6亿难岀成果说法[图]
    今年高校本专科招生567万 新增部分向西部倾斜
    六安古墓揭秘:唐代盗墓器具如今成为文物[图]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