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辽宁女老板认高官作哥哥 钱色贿赂数名局级干部
2007年7月22日 12:45
来源:法制日报 选稿:施卿
  2006年11月16日下午,已经在看守所里蹲了一年的辽宁省抚顺市女房地产开发商齐少嫣接到家人的通知,她的所有释放手续均已办妥,明天一早就可以回家了。此前一个多月,齐少嫣因行贿罪被抚顺市顺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想到终于可以结束这噩梦般的囚禁生活,齐少嫣不禁心花怒放,颇为得意地对同狱室的人说:“这年头,有钱能使磨推鬼,只要有了钱,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然而,就在这天晚上,看守所的看守突然通知齐少嫣,她的释放被紧急叫停了。齐少嫣懵了。

  等待这个曾经以钱色撂倒了抚顺市数名局级领导、让抚顺政坛闹了一场大地震的女老板将是什么样的命运?

  风云女老板寻一批重权在握的“哥哥”做靠山

  2005年的抚顺政坛强震不断:原市委书记与原市委副秘书长因涉嫌诈骗和受贿,双双跌入法网
,相继被检察机关收审。审理期间,在两位贪官先后供述的一些案件中,牵出了一名抚顺市的女房地产商。

  这名女房地产开发商就是抚顺市大名鼎鼎的齐少嫣,检察机关对她非常熟悉,她曾多次在他们查处的贪腐案件中被牵出来,但她每次都能动用各种关系“摆平”,化险为夷,逃脱法律的制裁。

  2005年11月17日,43岁的齐少嫣因涉嫌向一位高官行贿,再次被抚顺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被羁押在抚顺市看守所。在此后的审讯中,根据齐少嫣的供述,抚顺市相继有数名局级干部被牵扯出来,并陆续被捕。抚顺市政坛因为这个女人再次闹起了强烈地震。

  翻开齐少嫣的个人档案会发现,30岁前的齐少嫣和几乎所有的普通女人一样,1962年她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中学毕业后长相平平的她进入抚顺钢厂做了一名工人,然后与同是工人的男友结了婚,婚后几年生了个儿子,过着平常百姓的日子。

  但是,到了1993年前后,下海经商的潮水风起云涌。抚顺是个煤都,有点门路的人都找关系往各个企事业单位推销煤炭,赚取回扣,时称“对缝”,不少人因此发了财。在工厂里挣着微薄工资的齐少嫣也动了心思,她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和朋友一起去“对缝”。或许自幼家境贫困,到了30多岁依然过着买件衣服也要计划很长时间的窘迫生活的齐少嫣,内心里极其渴望改变自己的生存现状,过上有钱人的日子。

  齐少嫣是个自来熟的女人,无论什么人,多大的官她都敢往前凑,而且很快把人粘上,并让你甩也甩不脱。因此,她也赚到了钱。不久,齐少嫣索性辞职下海,做起专业“对缝”人。

  但“对缝”这个职业很快也就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销声匿迹。1996年,齐少嫣进入抚顺市交通银行所属的一家公司,并与人合伙在当时抚顺最火的温州城开了一家酒店。齐少嫣任大堂经理。这是一家比较高档的酒店,这里每天歌舞升平,纸醉金迷,来消费的自然也都是抚顺市的权贵和上流人物。在这里,齐少嫣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她曲意奉迎每一位来吃饭的官员,满足他们的一切要求,她亲热并且暧昧地叫他们“哥哥”。“哥哥”来了,如果是公款消费她就痛宰,如果是“哥哥”们的家人来了,她就全部免单。

  凭着她的八面玲珑和会来事,她结识了很多握有重权的“哥哥”。这其中包括法院副院长、检察院副检察长、银行行长、交通局长、财政局长等数名局级干部。这时候的齐少嫣已经知道这些“哥哥”就是自己改变命运、实现梦想的最宝贵的资源。她要好好地开发利用他们,让他们成为自己的靠山、后盾和拓展发财之路的先锋大将。

  经过与“哥哥”们的筹划,齐少嫣将目光瞄向了能获暴利的房地产业。

  大手笔行贿钱色齐发摇身成为房地产女大鳄

  要进军房地产业,要有大资金。齐少嫣没有资金,就是贷款都没有可以抵押的资产。齐少嫣最大的资本就是这些大权在握的“哥哥”们。

  齐少嫣首先找到时任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的黄国振。1951年出生的黄国振参过军、做过工人、保卫干部、侦察员、检察员,他的仕途一帆风顺,先后任抚顺市顺城区检察院检察长、抚顺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2000年3月,调任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或许是他的人生经历让他慧眼识珠,他认定齐少嫣是个能干大事的人,会变成自己的摇钱树。因为他非常需要钱。

  黄国振长得高大魁梧,仪表堂堂,再加上重权在手,身边经常有女性环绕。他有一个固定的情人,年轻漂亮,但黄国振也与她有约在先,只作情人不谈婚姻。作为感情的补偿,黄国振对情人是有求必应。当齐少嫣提出与他联合开发房地产,她在前面,他在后面,挣了钱对半分时,黄国振欣然同意。

  2000年年初,黄国振出面,将原国土规划局的一个叫大地的房地产开发公司转给齐少嫣,齐少嫣出任总经理。2001年,齐少嫣看中了河北区长椿街一个500亩的地块,这块地就位于刚刚迁至城郊的市政府附近,是块炙手可热的黄金地块。在黄国振和多位“哥哥”的运作下,这块让许多房地产商眼红的宝地居然被齐少嫣以赊账的方式拿到了手。此后,齐少嫣更是过关斩将,一路绿灯地办好了各种手续。

  就凭这块地,齐少嫣一下子名声大振,很多原来看好这块地的商家和单位纷纷找上门来,和她签合同,或从她手高价买地,或要买她开发的楼盘。其中抚顺市交通局就在黄国振的牵线下与齐少嫣签订了购楼协议。

  2003年初,齐少嫣开发的十余万平方米的楼盘相继竣工。市交通局整整购买了一栋办公大楼让齐少嫣赚了好大一笔。为了报答交通局长李彤岫,齐少嫣请李彤岫吃饭。席间,齐少嫣问李:“哥哥,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也得给我个报答的机会呀。你说说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没有?”

  李彤岫说:“和老婆离了婚,儿子在国外留学,我现在是孤家寡人,没有什么困难。”

  齐少嫣体贴地说:“儿子在国外留学,要花很多钱,经济上一定很困难,你看你需要多少?我给你拿点,算我给孩子的礼物吧。”

  李彤岫听了,伸出一个手指头摇了摇。其实,这是李彤岫的一个习惯动作,意思是不。李彤岫是个凡事都谨小慎微的人,人家都说他掉个树叶都怕砸破了头。

  但齐少嫣不知道这些。吃罢饭回到家里,齐少嫣就开始琢磨:李局长伸出的一个手指头是个什么数呢?1万?10万?100万?他李彤岫知道我赚了不少,张一回嘴总不会就要1万吧?天下哪有这么廉洁的局长?那么是10万?好像也少了点。那么是100万?如果是这个数,那他李彤岫又太黑了点,狮子大开口啊。

  齐少嫣琢磨来琢磨去,琢磨了好几天也没琢磨出来李彤岫这一个手指头代表的数字是多少。就在这时,她听说李彤岫住院了。齐少嫣觉得不能再等了,就用苹果箱子装了50万元现金,到医院去看望李彤岫。

  齐少嫣将苹果箱子捧到李彤岫面前,说,“哥哥,我买了点水果给你尝尝。生了病,多吃点水果对身体有好处。”说着,将苹果箱子打开一角给李彤岫看,李彤岫看见一箱子的钱,当时吓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皱着眉头,摇起他那根手指。齐少嫣盯着那个摇动的手指,还是不明就里,就满腹狐疑地回去了。

  回来的路上,齐少嫣的眼前不断出现李彤岫紧蹙的眉头和摇动的一根手指,难道他嫌少了?他真的要100万?由于交通局买楼的钱还没有全部到位,齐少嫣担心答兑不好李彤岫会节外生枝,第二天就咬牙又将50万元装进苹果箱子送到了医院。李彤岫见齐少嫣又送来一箱子钱,一句话没说出来就晕了过去。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李彤岫没有将这100万元退给齐少嫣,也没有上缴。而是将钱藏到了家里。但他从此患上了恐惧症和忧郁症。2004年,抚顺市检察机关因为调查一件别的案子,找李彤岫谈话。结果,李彤岫的精神一下子崩溃了,不打自招地把收了齐少嫣100万元的事和盘端出,并带检察官在自家的房子里把藏在犄角旮旯的100万元全部找了出来,居然一分钱也不少。

  齐少嫣因为涉嫌行贿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关键时刻,黄国振给她出主意,让他一口咬定是李彤岫索贿,使齐少嫣逃过一劫。但齐少嫣行贿的大手笔却让许多人对她刮目相看。她也因此在抚顺的房地产界名声大震。

  为获取更多金钱与情人“妻妾”友好相处

  如果说齐少嫣与黄国振的关系纯粹是金钱交易的话,那么,她与抚顺市财政税收监督检查办公室主任孙嘉明的关系就不那么单纯了。她曾对很多人炫耀,每年的情人节她都会收到孙“哥哥”送的一把每支1200元的“黑色妖姬”。

  1957年出生的孙嘉明具有研究生学历,曾先后担任或兼任抚顺市收费局副局长、抚顺市行政事业性收费罚没稽查大队大队长、抚顺市工程建设房地产交易及预算外资金管理监督办公室主任和抚顺市财政税收监督检查办公室主任。可以说,孙嘉明的仕途不仅风调雨顺而且既有权又有钱,人称抚顺“财神爷”。

  齐少嫣和孙嘉明相识也是在温州村酒店,两人感觉相当好。孙嘉明个子不高,但胆子极大,1993年孙嘉明从抚顺市财政局下派到黑河顺鑫经贸公司抚顺分公司任副经理期间,与抚顺市望花区住宅开发公司联建开发住宅楼工程,获利303.6万多元。孙嘉明将此款存入中信实业银行市行营业部,两年后,在他调任抚顺市收费局副局长后,就将这笔巨款据为己有。

  权大、财大,气就自然粗。孙嘉明打麻将,赢钱输钱皆以万计,孙嘉明拿钱从来不数,掏出一把甩过去,极有气魄极其潇洒。齐少嫣非常爱他这一点,觉得这才是男人的做派。而孙嘉明也喜欢齐少嫣的“大手笔”,说她非一般女人所比。两人惺惺相惜,很快走到一起。

  这时候的齐少嫣已经在抚顺的房地产界有了一定的位置,随着生意的日益红火,齐少嫣也越来越不能忍受那个老实得近乎窝囊的丈夫,她毅然离婚,秘密与自己公司的一个副总同居,而在外则宣称自己是个快乐的单身女人。为了套牢身边的这些“资源”哥哥,除了金钱外,她还希望用自己的女色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自己服务。

  齐少嫣爱上孙嘉明不久就知道孙嘉明不但有在银行工作的老婆,还有一个年轻美貌的情人。刚开始,齐少嫣有些伤心,这么多年来,她的哥哥们从来都是喜欢她的钱,只有唯一一个孙嘉明喜欢她的钱的同时还喜欢她这个人,但这个“唯一”却是有妻有妾的,自己后来却不能居上。

  但郁闷了一阵的齐少嫣很快想明白了,她知道自己和孙嘉明的关系金钱的比重大于感情,有权有钱的孙嘉明既不会为她离婚也不会为她抛弃情人,她要想和孙嘉明保持情人关系,就必须摆正自己的位置,与他的妻妾和平友好地相处,才能和她们一起分享这个男人。

  想明白了这一点,她在和孙嘉明的往来中就时时注意不和他的妻子及情人发生不愉快,在孙嘉明面前也不使性子不吃醋,她甚至在和孙嘉明到南非、欧洲旅游时,主动掏钱为其妻子、情人购买价格昂贵的情侣表、化妆品和营养品。平日,她也极大方地经常宴请孙嘉明的妻子和情人,和她们一起外出游玩,大把花钱为她们购买价格不菲的礼物,这都让孙嘉明十分满意,对她也就格外关照。

  2000年4月,齐少嫣以承担抚顺市地产房屋开发公司257万元债务方式收购了该公司。但抚顺市工程建设房地产交易及预算外资金管理监督办公室工作人员检查发现,原抚顺市地产开发公司欠缴费395万元,并申请市中级人民法院将该公司望花综合楼3、4、5层及10套住宅查封冻结作为抵费。2004年9月法院要执行时,齐少嫣找到法院副院长黄国振,黄国振就给她出主意,让她找孙嘉明出个手续,他也好有个借口。

  于是,齐少嫣找到担任抚顺市工程建设房地产交易及预算外资金管理监督办公室主任的孙嘉明,请求对被冻结的房产暂缓执行,孙便让工作人员给市法院出具了已收缴地产开发公司395万元欠费的报告。依据这份报告,黄国振名正言顺地将原地产开发公司欠费执行案结了案。齐少嫣于是将望花综合楼3、4、5层用于抵顶欠账,将10套住宅占有并销售,获利260多万元。

  齐少嫣究竟回报了孙嘉明多少钱物,恐怕没人能够说得清。据检察机关在齐少嫣的起诉书中就有如下,齐少嫣从1999年11月开始向孙嘉明送现金和价值不菲的高档物品,先后送给孙嘉明一台价值2.2万元的索尼背投彩电,一套价值5000元的纪念币,英镑560元、欧元785元及价值5600元的各种纪念币,孙嘉明的父亲生病、去世和出殡期间,齐少嫣还先后5次送给孙嘉明“抚恤金”9万元。2001年,孙嘉明的女儿在考上大学时,齐少嫣一次性送给孙嘉明现金5万元,孙嘉明的爱人在沈阳住院时,齐少嫣送“慰问金”两万元。

  齐少嫣还花费106万元在大连市购买159.48平方米住房一套,并投资15万元进行装修。2003年12月,因孙嘉明的孩子在大连上学,齐将此房以50万元的低价“卖”给孙嘉明。2002年12月,因孙嘉明为妻子所在的银行揽储蓄存款,齐少嫣让其会计邵某到该银行存款60万元后,并把此款存折送给孙嘉明。2003年,齐少嫣在北京购买了两块价值11.9万元香奈尔情侣表和两盒价值9.8万元的羊胎素送给了孙嘉明。

  当然,这些还不包括她与孙嘉明出国旅游和在澳门赌博的巨额费用。齐少嫣不喜欢用信用卡,每次和“哥哥”们出国,都会带一个巨大的密码箱,似乎大把大把地花现金有种特殊的快感。

  好“哥哥”获刑后怕自己在劫难逃黯然神伤了好久

  正是这些大手笔的“投入”,才换回了巨大的产出。比如,齐少嫣可以不花一分钱赊来一块地,转手倒卖轻松赚个千八百万,或者开发后卖了楼再给钱,或者利用国有企业转制的机会,不花一分钱先将市值6500万的抚顺市炭黑厂转到自己名下,再用生产赚来的钱交买工厂的钱,反正,这一切都是“哥哥”们说了算的。

  然而,这种有些疯狂的“生产关系”却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戛然而止。2005年3月,正在法院合议庭上讨论案件的黄国振被抚顺市纪委带走,同年8月,被异地关押的黄国振被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检察院依法逮捕。

  随后,2005年8月8日,孙嘉明因涉嫌受贿被抚顺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2日被抚顺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此后,陆续又牵出了抚顺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反贪局长吴兴安、抚顺市合作银行行长郭铁英、开发银行行长朱一兵等10余位局级干部受查处。

  2006年9月22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原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黄国振涉嫌贪污受贿一案进行了审理,法庭认定黄国振在2002年年底至2005年春节间,利用其主管执行局、司法行政装备处的职务便利,先后收受、索要他人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10余万元,另有500余万元财产来源不明。

  9月25日,黄国振因犯受贿、贪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非法持有枪支罪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黄国振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07年3月9日,辽宁人民高级法院对黄国振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2006年7月31日,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孙嘉明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和滥用职权犯罪案。法庭经审理认定,孙嘉明在任职期间,采取侵吞、骗取等手段,贪污、受贿金额超过800余万元。2006年11月24日,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一审判处孙嘉明无期徒刑。

  随后,吴兴安、郭铁英等人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

  齐少嫣是在看守所监室的电视里看到他几位“哥哥”受审和被判刑的消息的。想到昔日自己与这些“哥哥”们花天酒地,为所欲为,幸福快乐的日子,如今不但两位好“哥哥”被判了无期,其他的“哥哥”们也都重刑加身,自己恐怕也在劫难逃,她黯然神伤了好久。

  但是,尽管如此,深陷囹圄的齐少嫣依然坚信,只有钱能够拯救自己。她让自己的家人四处打点,托人找关系,以期减轻法律对自己的制裁。

  2006年9月28日,齐少嫣涉嫌行贿罪一案在抚顺顺城区法院开庭审理。法庭上,面对公诉人的指控,齐少嫣避重就轻,只承认给黄国振和孙嘉明行贿190万元。2006年10月14日,顺城区人民法院以行贿罪判处齐少嫣有期徒刑一年。

  接到判决那一天,齐少嫣十分开心。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1月1日,就在齐少嫣盼望着走出这堵围着铁丝网的高墙,回到外面彩色的世界,回到她以往呼风唤雨、纸醉金迷的生活时,她却被告知,她的释放被叫停了。

  齐少嫣十分愤怒,面对法院送来的重新逮捕证和裁定书,她失控地大喊大叫,拒不接受。

  法院的裁决书上说,本院院长发现判决有误,决定依法提起再审。

  法律无情。目前,齐少嫣依然被羁押在抚顺市看守所。案件也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 上海轨交远景:2020年18条线
  • 明起持续高温有所缓解
  • 总工会等:高温停工薪水不能少
  • 大润发卖假"PUMA"案判赔10万
  • 行动:申城爱心接力救治小慧
  • 上海机场调查"航班现男尸事件"
  • 广州市委书记上靶场
  • 胡锦涛在纪念杨尚昆诞辰百年座谈会发表讲话
  • 重庆洪灾损失已升至27亿 济南下拨1500万应急资金
  • 重庆渣滓洞重建急需经费 收到社会首笔百万元捐款
  • 福州警方包围涉黑团伙头目婚礼现场 抓捕100多人
  • 北京企业高温津贴室外每月至少60元 禁止按天发
  • 北京学生儿童将享受医保 国航将销售婴儿电子客票
  • 南水北调危及遇真宫
  • 广东清查非法经营田鼠者 店名用野味字样要受罚
  • 重庆暴雨否定三峡大坝阻隔水汽进四川盆地说法
  • 衡山发现镇山之宝禹王碑 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将建
  • 深圳公交车翻下20米高架桥 9人受伤[图]
  • 台湾选美冠军指控邱毅性骚扰 遭诽谤罪起诉[图]
  • "要买官吗" 李慧芬网上卖裸女图讽刺陈水扁[图]
  • 沪27℃-36℃ 京20℃-26℃
    胡锦涛在中央党校重要讲话
    2007防汛抗洪
    聚焦重拳反腐
    山西黑砖窑虐待窑工
    纪念"七七事变"七十周年
    ……>>更多
    画说九州
    南水北调危及武当遇真宫
    广州市委书记戎装上靶场
    淮河支流围堤溃堤五村被淹
    ……>>更多
    深度·聚焦
    人民日报-党政干部应少一些烟酒味
    31省、区、市党委换届凸显六大亮点
    环球时报:非法测绘危害中国安全
    瞭望:解析我国上半年价格谜局
    CCTV:合肥公园滑车碾死游客调查
    新华网:农民"救命钱"岂能套取?
    ……>>更多
    科教中国
    杭州一小学入学出怪招:家长要签不卖房保证书
    高考成绩对留学签证有影响 根据成绩定留学规划
    江苏小学生收到温总理亲笔回信
    北京大学:团体参观北大须提前预约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