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马萧总部发言人披露选战内幕 剖析攻防秘笈
2008年3月30日 12:34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韩福东 实习生张磊 选稿:张海盈

  台北市中正区爱国西路19号,曾经的马英九、萧万长竞选总部,如今人去楼空。选举已经结束,还有近两个月的时间,让“准总统”马英九考量后陈水扁时代的台湾走向。

  选举时的纷扰已经过去,新的挑战在迎接着他。回顾过去数月的选战厮杀,马英九也是伤痕累累。他的妻子、女儿、大姐甚至已过世的父亲马鹤凌,都成为竞选公共话题。其中,以3月16日“教育部”主任秘书庄国荣在台中市为长、昌(谢长廷、苏贞昌)站台助选时的发言最具攻击性,马鹤凌被粗口凌辱。恶意的人身攻击,是台湾选举文化中最不堪的一面。在这次选举中,亦不能避免。但是,此次竞选并没有出现3·19枪击案那样的“奥步”(台语,贱招之意)。   

  选前马英九面临的最大挑战似乎是“踢馆事件”。费鸿泰等四位国民党籍“立委”在前往长昌竞选总部调查时,被谢阵营干部和数百绿营支持者堵在楼内,引发骚乱,前来维护秩序
的警察亦受围堵,警车被砸。绿营指控国民党“一党独霸”,“侵门踏户,嚣张至此”。当时媒体甚至把此事和2004年的3·19枪击案相提并论,认为可能影响马英九选票,造成选举再次翻盘。接下来发生在西藏的暴力事件,也成为影响台湾选举的一个变量。

  在这些突如其来的事件发生时,马阵营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因应,笼络民心。选举时的攻防充满利益的算计,也有理性的评估。这是一门很大的学问,从战略到战术,从竞选主轴到各个分议题的设置,均需有清晰的设计与规划,并根据对手的反应随时作出调整。对于久经选举考验的台湾国民党、民进党而言,选举技巧已日渐纯熟,但亦存提升空间。本报就此话题采访了马萧竞选总部的新闻发言人、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苏俊宾。

  “民进党过去八年来的两岸政策是封锁的,它没有办法解决中层的问题,导致台湾没有办法跟韩国、日本、新加坡去竞争,它们跟大陆的经贸是正常的,我们则是有重重限制的。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当然想改变。所以我们的一个议题抵得上他们20个议题,最后从选票也可以反映出来。”

  ———马萧竞选总部新闻发言人苏俊宾

  民调乐观,心情一直不乐

  观当初我们预计他们会领先100万票,的确是低估了。低估的原因是,我们猜测民进党在选举最后两三天会有大的动作,所以预留了100万到120万票的下降空间。

  南都:这一次,马英九、萧万长能大胜对手210余万票,大概也在你们的预期之外吧。投票之前,马萧竞选总部对选举可能的结果所做的评估是怎样的?

  苏俊宾:从我们内部的民调看,一直都不错。过去6个月来,民调一直都很稳定,维持在领先15%到20%之间,(经过校正)换算成投票推估的话,保守一点应该可以领先13%到15%,但投票结果领先了将近17%.

  马萧的得票数比我们预计的要高,当初我们预计他们会领先100万票,的确是低估了。低估的原因是,我们猜测民进党在选举最后两三天会有大的动作,所以预留了100万到120万票的下降空间。从2004年的选举情况来看,最后两天,陈吕配与连宋配也是拉近了10%.这一次,最后马萧配能大胜210万票,一方面是因为民进党他们没有新的我们所说的“奥步”(台语,贱招之意),另外一方面,吴(伯雄)主席这边也积极地在“消毒”,每天都召开两三个记者会,把媒体的版面锁定在我们这边,发挥到了效果。

  南都:虽然没有想到会赢这么多,但在投票之前,马团队就确定选举结果是必胜无疑的?2000年和2004年的两次“大选”,国民党都是在民调领先的情况下失败了,这一次没有压力吗?

  苏俊宾:当然有压力啊。所以是一种民调上乐观,但是心情上不乐观的状态。这是国民党少有的,其实民调领先那么多,大家还是不敢掉以轻心。这样一种气氛还是很浓厚的。

  民调的“政治动机”与“机构效应”

  谢长廷选前一直在强调,民调结果显示,他们的支持率和我们已经拉近到8%,然后是6%,再5%,后来又说到了黄金交叉点,其实都是假的。

  南都:你怎么看台湾的选举民调?因为之前的历次选举,民调似乎都不准,和选举结果有很大的反差。很多人都说台湾的民调过于离谱。

  苏俊宾:民调数字不准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中一个是,一些政党内部的民调有其他动机,给外界的感受就是,政党公布的民调往往都是选举的文宣,没有参考价值。这个事情到今年还在发生,谢长廷选前一直在强调,民调结果显示,他们的支持率和我们已经拉近到8%,然后是6%,再5%,后来又说到了黄金交叉点,其实都是假的。

  民调不精确的原因排除政治动机之后,剩下的就是“机构效应”,各家媒体的民调还是有“机构效应”。比如偏蓝的媒体TVBS所做的民调,感觉蓝军这边的领先幅度就比较高,亲绿的媒体如民视或者《自由时报》做的民调,相对绿营就比较高。就这次TVBS电视台所做的民调来讲,它们的结果显示马萧和长昌的支持率分别是50%多对20%多,他们会把(接受调查的公众中)未表态的部分进行一个强力的校正,再得出一个结果。不同的机构有不同的校正方式,他们利用校正来平衡“机构效应”的策略,我相信是精准的。所以这次多数的民调公司都评估国民党的得票率至少在55%到60%之间,其中最准的是TVBS.我们马萧候选人实际上的得票率是58%,跟各家民调所作的相差不远。

  南都:除了各媒体所做的民调之外,国民党和民进党内部也一直有民调,结果一般并不公开。国民党内部的民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苏俊宾:从启动到结束将近10个月。

  南都:这10个月之间,民调结果有没有很大的变化?

  苏俊宾:老实讲,花那么多钱、那么多心力,要做白工了。这10个月来,民调结果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有一些3%、5%的跳动,但是选前那天做的民调和选前半年做的民调,结果几乎一模一样,大概是我们的支持率为43%,对方为24%.

    “踢馆事件”次日民调暴跌

  泛蓝已经掌握到3/4议席的“国会”,也即将有候选人当选“总统”,你需要这么做(“踢馆事件”)才能达到目的吗?那是作秀。   

  南都:选前10天,发生费鸿泰等四个国民党籍“立委”前往长昌竞选总部的“踢馆事件”,让国民党内部很恐慌,媒体当时把此事看做影响蓝营选情的最大变量,有所谓“四个笨蛋胜过两颗子弹”的说法。因担心操纵民调影响选举结果,选前十天各方都不准公布民调结果,所以没有相关数据支持该事件的影响。从国民党内部的民调看,“踢馆事件”发生后,国民党的支持率确有直线下降吗?

  苏俊宾:有。踢馆第二天,我们内部民调的结果是掉了将近5个百分点。TVBS做的(不公开的)民调结果是掉了8个百分点。但隔了一天就补回来4%,再隔一天,又补回来2%,再隔一天又修补回来1%,几乎就和“踢馆事件”前一样了。后来发生庄国荣粗口事件,马萧的支持率和长昌的支持率又拉开了。

  南都:“踢馆事件”发生之后,马英九连续道了7次歉。包括国民党主席吴伯雄也带领四个惹事的“立委”召开记者会道歉。不断地道歉,被认为是一种选举的策略。但也有媒体认为“踢馆事件”中四“立委”的过错被夸大了,长昌竞选总部对事件的处理也有很大的问题,后来还有媒体所谓的“设局陷害”说,一种观点认为国民党不断的道歉,反而使选民忽略了绿营的过错,在马萧竞选总部和国民党党部,是不是也有不同的意见?

  苏俊宾:媒体说有,据我了解是没有。胜选是唯一的目标。

  南都:你们觉得,道歉对胜选肯定是有用的?没有人觉得无辩解的道歉,会加固选民对长昌竞选总部宣传的国民党“鸭霸”印象?费鸿泰他们从内心里,也感觉自己没什么大的过错。

  苏俊宾:四“立委”本来就错了。说他们错,是错在时机。“立法委员”有监督权,去检查“国营事业”,这天经地义。可是在选前几天这样一个时机里面,在大家都质疑国民党“一党独大”的情况下,要不要有这个动作?这可以考虑。

  如果如同过去的“国会”,国民党籍“立委”和民进党籍“立委”各占一半,国民党“立委”大动作来监督民进党政府;或者现在“国会”中占1/4席次的民进党,未来花大动作来监督“执政”的国民党,我都觉得可以接受。但是当时的情况是,泛蓝已经掌握到3/4议席的“国会”,也即将有候选人当选“总统”,你需要这么做才能达到目的吗?那是作秀。“立法院”多数议席是你的,这么多眼睛在对着这么少的单位,你只要做个决议,在“立法院”里面没有人敢乱来。所以那个动作是秀味太重,是多余的。“立法院”这边也需要新的秩序和新的文化,他们还要适应一下。

  南都:选前6天,“教育部”主任秘书庄国荣在长昌竞选总部的造势场合爆粗口之后,一贯不肯认错的长昌竞选总部也开始道歉。媒体普遍认为,粗口事件影响了谢长廷的选情。包括选后,也有泛绿选民认为,陈水扁和庄国荣是败选的罪魁祸首。从国民党内部的民调看,庄国荣事件后,马萧配的支持率会上升几个百分点?

  苏俊宾:我们的支持率其实没有上升,因为讨厌庄国荣的人本来就支持我们,他讲了更令人讨厌的话,对我们来讲没有任何帮助。

  南都:也就是说,庄国荣事件没有对选举造成任何影响。

  苏俊宾:有。我们的支持率没有上升,但他们(长昌配)的支持率掉了两个百分点,连绿营的基本盘都有2%看不过去。长昌配的支持率都已经很低了,再掉两个百分点是雪上加霜。所以,庄国荣事件对我们来讲,最大的效果并不是攻城略地,而是守住城池,使他们没办法步步进攻。所以庄国荣有一定的贡献,应该颁“华夏奖章”给他。

  马的声明让亲绿媒体错乱

  过去民进党政府抵制奥运圣火到台,民视、三立电视台等亲绿的媒体都拍手鼓励。TVBS跟其他的媒体则讲:政治归政治,体育归体育。但是这次马英九发表声明之后,三立电视台就错乱了,他们开始讲“政治归政治,体育归体育”了

  南都:竞选中关于奥运话题,其实苏贞昌在马英九之前已经讲了类似的话。但马英九表态之后,谢长廷还是高调批判马英九。

  苏俊宾:这是板块的问题,两边都要抢板块。大家都认为我们对北京是相对友善的,他们就是想利用我们跟北京的友善,去得到权力。板块在这里。

  如果北京没有马英九假设的这些问题,等到选后,就会出现不一样的情况(马英九不会杯葛奥运),对不对?民进党操纵台湾的主体意识,把“统独”意识作为一种最佳的促媒和催化剂,步步紧逼。在这情况之下,唯一的策略是什么?跳到它的后面,这样它就闪掉了,它没有办法集结一股力量来抢板块。他们内部就会开始分裂,有些人认同我们的讲法,有些人不认同我们的讲法,可它如何来打我们?它可能是站在我们左边来打我们。

  所以那天很有意思的,过去民进党政府抵制奥运圣火到台,民视、三立电视台等亲绿的媒体都拍手鼓励。TVBS跟其他的媒体则讲:政治归政治,体育归体育。但是这次马英九发表声明之后,三立电视台就错乱了,他们开始讲“政治归政治,体育归体育”了。当你听到民进党和亲绿的媒体也在讲“体育跟政治分离”的时候,你就知道他们无法操弄“统独”意识了。我们把它逼到理性那里,有什么不好?我们把它逼回正轨,它就无法操纵了。选举最怕什么?最怕情感。投票是个感情的动作,是个情绪的动作。而现在,它要挑战我们,它必须理性。在这种情况之下,很简单就达到了我们想要的效果。

  竞选总部内部也存在争议

  当然内部会有人说,怎么这样子呢?“我们台湾的棒球队好不容易打到前三强,可以打进奥运。”多少会有这样的声音,我们必须在内部来进行沟通。

  南都:你刚才也说,当时你们内部也会有一些争议。

  苏俊宾:当然会有争议,因为国民党的传统是理性的,所以“政治归政治,体育归体育”,是国民党过去最常讲的话。当我们选择和以往不一样的策略的时候,当然内部会有人说,怎么这样子呢?“我们台湾的棒球队好不容易打到前三强,可以打进奥运。”多少会有这样的声音,我们必须在内部来进行沟通。

  南都:最早提出要在奥运问题上做文章的是马英九本人,还是金溥聪等幕僚?

  苏俊宾:这个我不方便讲。至少要我们内部有共识才会提出来。不会是一个人决定的。

  南都:我想知道,马萧竞选总部智囊团的组织架构。大家具体怎么分工?

  苏俊宾:其实真正的智囊主要是两个单位,一个是文宣部门,一个是政策部门。政策部门这次整合了非常多的学者和过去的文官,各种不同领域的专家。我们准备了二十几个政策。这一部分由高朗(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主导,他整合了很多部门。我们的政策厚度和广度比他们(谢阵营)高很多,这是公认的。文宣部门,你也知道是金溥聪(马英九主政台北时曾任台北市副市长、新闻处长)负责。政策部门和文宣部门会合作,做一部分整合。比如说,马英九longstay(下乡常住)的时候,搭配了很多对未来施政有帮助的议题,就是由政策部门跟文宣部门整合,成立一个议题组来进行。

    谢主打“一中市场”对马无压力

  最大的担心是选举前几天他们有很大的动作,其他的不担心。“一中市场”展开说就是“大中华市场”,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南都:在选举过程中,你们感觉对自己压力最大的议题是什么?是谢阵营主打的“一中市场”吗?

  苏俊宾:最大的担心是选举前几天他们有很大的动作,其他的不担心。“一中市场”展开说就是“大中华市场”,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当谢长廷打“一中市场”,说“一中市场”不可行的时候,某种程度上限制了谢长廷争取中间选票的能力,他已经自我放弃了,只是固守了绿营百分之三四十的基本盘而已。所以我们没有什么压力。关于马英九的绿卡议题,也没有压力。我们心里知道,绿卡问题的影响有限。

  南都:谢长廷在打“一中市场”的时候,你们在偷着笑吗?觉得这样对你们反而有利。

  苏俊宾:谢长廷打“一中市场”,对于我们的选举不会不利,但是对于未来台湾的施政是不利的。台湾如果要跟大陆保持频繁的商业交流、经贸正常化,或者未来建立更密切的关系,前提是多数的台湾人民要有共识。谢长廷打“一中市场”对他的选举是没有帮助的,但是会伤害到选后整个台湾的共识,他催化了部分台湾人的疑虑,所以也没什么好偷笑的。选后我们还得去弥补这被催化的30%、40%人的情绪,让他们一同来支持我们两岸经贸正常化、频繁交流的主张。从选举来看,我发现谢长廷是放弃了,可是他为了维持基本盘,来挑拨台湾的对立是不可取的。

  “我们一个议题顶他们20个议题”

  深层的议题,民进党无法挑战,中层次的议题民进党也无法解决。对最浅层的议题,他们是非常的有信心,但那一层议题影响不了选举的结果。

  南都:这次选举过程中的议题,基本上由谢阵营来主导,马阵营处于“挨打”的这么一个状态。

  苏俊宾:看你讲什么层面的议题了。议题有深层议题、中层议题和表层的议题。表层的议题全部都是谢长廷主导的,中层和深层的议题似乎我们主导。

  什么叫表层议题?突然冒出一个马太太在哈佛大学偷报纸,突然冒出一个马英九的女儿通过有人打招呼进入再兴中学,突然冒一个“十人毁谢(长廷)小组”,突然冒一个马大姐(马以南)当联考的枪手。这种议题的生命周期就三天,跳一下找不到证据就跑掉了。从大家的观感来说,最浅的那一层议题都是谢长廷主导。

  中层议题是什么?可能是失业率高、自杀率高、贫富差距、营养午餐交不起,以及社会福利问题等等。

  那最深层次的议题是什么呢?最深层次的议题是,解决中层议题所需要的两岸经贸正常化,是希望两岸能够松绑,希望两岸和解能成为台湾立足亚洲的一个策略。这个深层的议题,民进党无法挑战,中层次的议题民进党也无法解决。对最浅层的议题,他们是非常的有信心,但那一层议题影响不了选举的结果。

  最后我们回过头来讲“我们准备好了”(大选最后几天,马萧竞选总部推出的长达2分多的催票广告,后被普遍认为是2008最具水准的竞选广告),我们要改变的就是那些最深层的议题。民进党过去八年来的两岸政策是封锁的,它没有办法解决中层的问题,导致台湾没有办法跟韩国、日本、新加坡去竞争,它们跟大陆的经贸是正常的,我们则是有重重限制的。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当然想改变。所以我们的一个议题抵得上他们20个议题,最后从选票也可以反映出来。媒体的版面也许是给它的,但人心是我们的。

  马英九竞选广告做得好

  民进党可以骂人,可以耍嘴皮子,可以唱RAP,他的很多支持者都会喝彩,会欢呼,但我们的候选人、我们的团队如果做这些事情,有时候我们自己反而会遭唾弃,会被批评。

  南都:你觉得马阵营和谢阵营在选举策略上有哪些主要的不同?

  苏俊宾: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的策略,宣传是建立在政策可行的前提下的,他们在施政政策上着墨太少,在一些政治议题或人格攻击的技巧上着墨不少。这是最大的区别,所以无法对焦。

  南都:此前一般人都认为,国民党不太会选举,你怎么看这种说法?这次的胜利,对这种说法是不是一个反击?

  苏俊宾:马英九是国民党里面在选举方面最另类的人,他传统的做法不多,但文宣的战力是不错的。有一次我跟民进党的一位“立委”上政论节目,他评估说,民进党会选输,他就讲到广告。我们印象中记得的最让人感动的三个广告,大概都是我们(马萧竞选总部)的,包括最后的那个“我们准备好了”的催票广告。我们的团队在这方面是比较灵活一点。

  国民党不太会炒话题,民进党可以很灵活,但这是不是就代表说,民进党是一个选举的高手。你要讲选举的功力好不好,主要还是要看你的支持者的属性和文化。民进党可以骂人,可以耍嘴皮子,可以唱RAP,他的很多支持者都会喝彩,会欢呼,但我们的候选人、我们的团队如果做这些事情,有时候我们自己反而会遭唾弃,会被批评。我们的支持者相对是中产阶级多一些,比较保守。换言之,我们选举的系谱不可能太宽。不同的族群,有不同的属性,也就需要有不同的策略,这一部分没有办法一起来比较。

  • 东方风云榜揭晓 周笔畅获最佳
  • 上海郊出现首批"家庭农场"
  • 今天上午本市将转阴到多云
  • 64万市民昨祭扫比去年减半
  • 沪宁高速短暂拥堵
  • 意奶酪有毒 沪超市下架
  • 公安部部长视察西藏
  • 北京女孩讲述恐怖经历:20岁女孩持尖刀砍人
  • 暴徒疯狂打砸城关区政府 纵火烧毁政法大楼[图]
  • 拉萨打砸抢烧事件中逾280名参与者自首
  • 温家宝:少数干部腐败涉案金额巨大影响恶劣
  • 十几名境外记者赴拉萨采访打砸抢烧事件
  • 外交部:中方将继续按一中原则与各国发展关系
  • "中国最大烂尾楼"复活
  • 外交部驳斥英报将北京奥运与希特勒奥运类比
  • 震惊和愤慨——在藏外国人见证拉萨打砸抢烧事件
  • 拉萨批捕第一个举起反动旗帜嫌犯
  • 美国务院表示已接到马英九访美申请
  • 作家爆马英九眼中最美女人:做公益的王清峰
  • 因制止恐怖事件 南方航空机组获奖40万
  • 沪18℃-24℃ 京9℃-18℃
    2008年全国两会
    中央和地方重要人事任免
    拉萨3-14打砸抢烧事件
    目击者讲述拉萨3.14事件
    ……>>更多
    画说九州
    宁波在建大桥被货轮撞塌
    央视新台址封顶穿"新装"
    云南地震1.5万多人受灾
    ……>>更多
    深度·聚焦
    省级"一把手"渐多文科 社会科学家治国是趋势
    解读大部制:环保部"长大成人" 发改委权力难缩水
    仲祖文:增强改革创新的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
    聚焦大部制:新组建部门有何新变化
    《瞭望》文章:改革开放30年纪念前瞻
    中国五年立法的价值取向:改革与民生成时代标签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