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周正龙:没有一个部门敢下结论说虎照是假的
2008年4月13日 11:22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刘向红 选稿:张海盈
  与去年秋冬的大红大紫、风光无限相比,眼下的周正龙要孤寂落寞许多。

  记者和他相处的3个多小时里,没有一个外人来找他,身上的手机也仅响过一次,接通讲了几句话便挂断。他在简陋的室内来回走动,东摸摸西捏捏,最后拿出一盘面,坐在煤炉前烙起大饼来,“这是一会上山用的干粮。”周正龙回头对快报记者说,“一个大饼一斤半重,够吃一天。”

  此时,周正龙的妻子罗大翠正在隔壁房间内做着针线活,若不是突然间开门出来,记者还以为屋里只有周正龙一人。她感叹道:“过年后,来的人少多了,有时半个月不见一个记者过来。”

  从2007年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宣布周正龙拍摄到野生华南虎照片后,周正龙家每天门庭若市,一拨走了,新的一拨又来了,而时间最长的曾守了一个多月。

  周正龙拍下的华南虎,被热议了秋、冬两季后,终于在这个春天开始降温,周正龙的“火红”生活也慢
慢回到以前的“平淡”。但这种降温和平淡不知能持续多久,因为虎照真伪的二次鉴定结论迟迟没有公布。

  破旧的土坯房和使用了20年的黑白电视

  周正龙的家坐落在镇坪县城关镇文采村的一个坡道边,与前后一栋栋气派的二层或三层小楼相比,他家的房子要相形见绌许多——一座破旧的土坯房,房顶是一块块薄石片,许多地方还透出光。周正龙说,房子是20多年前从山上移民下来时盖的。

  屋内陈设更是简陋。电视是黑白的,20年前买的“黄河”牌。“有时候能收到中央台,有时候收不到。”周正龙说,“村里100多户就我家最穷,孩子没有工作,我想盖楼房也没钱。”

  周正龙的女儿上大专,3年花了7万元,毕业几年也没找到工作,几个月前才考入当地的一个电站。儿子高中毕业去河南的一个技术学校读了1年。“这两个现在都还挣不了钱。我冒险拍虎照,是想证明华南虎的存在,最主要的是为了奖金。”周正龙对钱的追求很直白,“我去拍照片就是为了钱,专家说了找到给100万,最后省林业厅就给了2万块,实在太少了。”

  周正龙家里最值钱的是2个大冰柜,眼下里面空空如也。“以前用来装猎物的,我喜欢打猎。”周正龙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狩猎证,上面的有效日期是2007年5月10日至2008年元月30日。“发现华南虎后,整个山就禁猎了,现在证也停办了。”

  周正龙1980年代曾出去打工,“但是太苦,年底就拿回来了3000块钱”。家里的4亩地没有什么收成,每年养两三头猪也只是一年的肉食,家庭的经济来源,更多是靠他打猎的收入。“顺利的话,上山打猎几天就能挣一两千块。”

  虽然周正龙房破家贫,但屋里屋外洋溢着清新的生活气息。灰暗的土墙上张贴着许多艳丽的年画。大门前并排栽着柿、杏、梨等三棵果树,在和煦的春风中,雪白的梨花和粉红的杏花尽情绽放,芳香醉人。“去年秋季满树柿子,一个也没卖成,都被记者们摘吃了。最近来的人少了,杏子、梨子结果时,该可以卖几个钱了吧。”周正龙呵呵笑着说。

  周正龙妻子:“他这话,你也信?”

  几乎每一个到访者都问过周正龙同一个问题——“虎照是真的吗?”周正龙似乎已有些厌烦,面对记者的再次追问,他起身就向房间走去,“懒得回答你。”走了几步,他突然提高嗓门,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姓周的从不说假话。”

  最早质疑虎照真伪的镇坪县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与管理站站长李评告诉记者:“周正龙说的话没几句是真的,你无法问出细节,每一次都和上一次不一样,前后矛盾之处非常多。”

  无论记者怎么套,周正龙也不肯详谈虎照拍摄前后经过。但记者很快就发现周正龙说话的不实之处。刚到周正龙家,记者没见到其儿子周松,便打听去了哪儿。周正龙说,“上街耍去了。”何时回家?周正龙摇头,“不晓得”。中途,周正龙出去找村民有事,其妻罗大翠从房间出来,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和记者聊了起来,她告诉记者:“儿子和别人出去打工了,才走几天。”十几分钟后,周正龙回来,见到妻子和记者聊天,狠狠地瞪了一眼,“瞎说个啥嘛。”

  周正龙告诉记者,马上要和村民上山找虎,不能陪记者聊天,“还有什么问题,明天我下山,直接到宾馆找你,再继续回答你。”说完,拿起一个破旧蛇皮袋,开始向里面装手电筒、鞋子、雨衣等。行装收拾完毕,见记者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他拿了一个小板凳,坐到记者身边,“不骗你,一会真的要上山。你放心,明天下午,我保证去宾馆找你。我姓周的答应的事,绝对不会反悔,这个是绝对的。”

  周正龙一边要记者尽快走,一边又和记者东拉西扯了一个多小时。周正龙说:“上个月,来了一个美国记者,出价1000元买我的照片,我没卖。前几天,一个香港记者从西安打来电话,也要过来买我的照片,可能人已到了我们县里。”记者问两名记者的所在媒体名称,周正龙闭口不答。

  夕阳西下,记者起身返城。第二天下午,记者没有出宾馆房间,但等了一个下午,也不见周正龙身影。打周正龙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打周正龙的小灵通,倒是很快有人接,一听声音是其妻罗大翠,罗大翠说,她在外面,不知道周正龙在不在家,也不知道有没有下山。得知周正龙和自己有约定时,罗大翠在电话那头“扑哧”笑了,“他这话,你也信?”

  周正龙:“你们写什么,我都知道”

  周正龙识字不多,没有看书读报的习惯,也不喜欢串门,20米开外不到的邻居家都不走动。“他很孤僻。我们这里人都喜欢玩牌,他从来不玩,闲时就缩在家里看看电视。”村民们大多这样评价周正龙。

  但周正龙的信息并不闭塞,媒体有关他的报道,他了如指掌,“你们写什么,我都知道。”前几天,有报纸报道了周正龙父子欲进军娱乐圈的情况,记者刚提及,周正龙就生气地挥挥手,“根本不是那个报纸说的那回事。协议都没有签,竟然说我们父子马上要当演员,还要人家10万块钱。全是胡编乱造。”

  不看报不上网的周正龙是如何知道这些信息的,周正龙三缄其口。当地政府的一位公务员私下告诉记者:“虎照的事闹得很大,现在已不是周正龙一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利益团体,有人比周正龙更着急,天天上网,一有片言只语的信息就会迅速相互通报。”

  数不清的媒体到来,周正龙并不犯怵。

  记者搭乘的摩托车刚在路边停下,周正龙便跑了过来,摩的司机对他说,“记者来采访你”。周正龙“嗯”了一声,立即掉头回去,坐在门前的板凳上和一个村民继续聊天。对记者,周正龙的见面方式是,先黑着脸让座、倒茶,然后佯装忙碌,故意冷落、忽略,最后等你追着他问话。在这期间,周正龙看似大大咧咧,其实时刻观察动向和需要。连记者接电话都能听出来是谁打的,路边跑过的机动车也全在他眼里。从记者在他家门前下车,到最后顺着山道走下山,背后始终有双狡黠的眼睛在紧紧地盯着。

  希望一家人回到平常生活

  周正龙有一儿一女,儿子周松今年18岁,高中毕业到河南读了一年技术学校,回到镇坪后偶尔给人开开挖掘机,但更多的时候是闲在家里。去年10月华南虎照片公布后,随着周正龙的大红大紫,周松也开始频频亮相。周正龙赴外参加各种活动,都要带上周松,有些地方,干脆让周松代言。在周正龙的传带下,周松对市场的分析判断和谈判能力丝毫不逊父亲,有商家出价50万元买虎照,但被周松拒绝,“没有100万元不卖”,还有记者提出请他当向导上山,“100块?不如在家睡觉……”

  但不知何故,周松突然几天前外出打工,也许如文采村村长刘正香所说:“在镇坪没有什么其他渠道,有钱人都不会在这里生活,有见识的人也出去工作了。”也许如周正龙的妻子罗大翠所说:“山里人,老老实实挣点钱才是正路。”

  周正龙的女儿也鲜有人知。周正龙闭口不说,倒是其妻子罗大翠趁其出去,简单介绍了一些情况。她告诉记者:女儿今年25岁,人很聪明,在西安读的大专,毕业后在家闲了几年,前年参加县地税局公务员考试,考了全县第1名,最后被竞争对手挤掉了,“人家有关系。”几个月前,女儿刚进入一个新建的电站上班。对记者要去采访其女儿的要求,罗大翠当即表示拒绝,“我们一家生活已被老虎搞乱了,不能再把女儿扯进来。我不告诉你地址,你是找不到的。”

  在周正龙家的3个多小时里,记者能明显感觉到罗大翠比较怵周正龙。

  罗大翠告诉记者,周正龙说的那些照片,她“看都不想看”。她认为周正龙是不务正业,虎照出来后,家里整天都是客人,地里的农活就她一个人在干,常累得腰都直不起来。

  罗大翠说,过年后,情况要好了许多,“来的人少多了,老周又像以前一样下地干活,你看,走廊上的那么多萝卜,就是他一个人这两天从地上起上来的。”

  罗大翠希望不要有人再为老虎而来,好让他们一家安心种地,“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耕一旦耽搁了,这一年就白忙活了。”罗大翠忧心地说。

  周正龙:我以前说过拿脑袋保证,现在还是这句话

  快报记者:从去年10月3日你说拍摄到华南虎,到现在已半年,照片的真假一直悬而未决,目前有没有照片鉴定的最新情况?

  周正龙:没有。

  但我告诉你,照片是真实的,我以前说过拿脑袋保证,现在还是这句话。

  快报记者:大家都相信照片是真的,但怀疑照片上的老虎是假的。

  周正龙:谁怀疑,谁可以过来啊,嚷嚷有什么用。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说我拍的老虎是假的,咋没有一个政府部门敢下书面结论。

  快报记者:网上有报道称,虎照的二次鉴定已完成,但因有关部门的纠缠交涉而迟迟没有公布。

  周正龙:鉴定情况,我不清楚,你可以问鉴定的部门。但网上的报道,很多是胡诌的。一些记者到我这里转一圈,回去就颠倒黑白,刚听到我很恼火,现在见多了,也麻木了,随你们记者瞎写去。

  快报记者:这么久了,还不公布鉴定结果,你觉得正常吗?你估计鉴定结果会什么时候公布?

  周正龙:不知道。这不是我的工作。

  快报记者:有没有想过,鉴定结论虎照是假的?

  周正龙:根本不用去想,结论肯定是真的。

  快报记者:这么自信?不怕万一吗?

  周正龙:真的永远假不了。我相信政府会公正对待。

  快报记者:虎照风波出来后,政府的人与你联系多吗?

  周正龙:春节前,政府找我的次数还比较多,主要问照片拍摄经过,还向我打听以前有没有见过老虎。我都如实说了。过年后,很少有人来找我。

  想一个人独拿奖金,才冒险去拍照的

  快报记者:春节后,你主要在做什么?

  周正龙:忙春耕,家里还有4亩地,就我和老婆两个在做,忙得很。这几天刚闲下来,又要上山找虎了。

  快报记者:找到了吗?

  周正龙:没有。但发现了一些踪迹。

  快报记者:能具体说说吗?

  周正龙:在陕西与重庆交界的地方,发现了一些老虎的毛和脚印。

  快报记者:能拿一些证据出来看看吗?

  周正龙:不行。

  快报记者:那怎么能确认就是华南虎呢?

  周正龙:会有人认识的。

  快报记者:国家林业局的考察队还在镇坪吗?

  周正龙:在。他们还找过我几次。你来我家的时候,大门口那个穿迷彩服的村民就是来找我的,他把考察队一个负责人的手机号码送给我,让我与他们联系。

  快报记者:当时你急着要走,是不是要上山找考察队?

  周正龙:考察队是想让我和他们一起找,但我还不愿意呢。我敢说,考察队是找不到老虎的,他们不了解这里的山和动物。

  快报记者:你就能找到吗?

  周正龙:我相信我能找到。我在山上生活了几十年,熟悉每一座山。那个村民一和我讲考察队发现情况的山,我就立即拿树条在地上画了出来,我知道的比他们多。

  快报记者:这次上山还是你一个人吗?

  周正龙:两个人,我喊了同村的另外一个人。

  快报记者:去年拍虎照两次都是你一个人,为何这次要两个人呢?

  周正龙:去年是想一个人独拿奖金,才冒险去拍照的。而现在是要找到活的老虎。

  快报记者:拍照是为了奖金,那么继续找虎的目的呢?这次谁让你去的?

  周正龙:是想告诉人们山上真的有老虎。没有人让我去,我自己主动去的。

  快报记者:自己找,是不是要花一定费用?

  周正龙:花费最大的是汽油,每座山之间来回跑,主要靠骑摩托车,消耗汽油很多。其他就是干粮一类,你看我刚才烙了几张大饼,那就是上山用的干粮。

  说给我片酬10万元,而且父子联袂演出,全是胡编乱造

  快报记者:镇坪一直默默无闻,自从你的虎照后,知名度显著提高,县里有没有给你特别奖励?

  周正龙:去年,我陪省里来的专家进山调查华南虎。结束后,县政府给我发了一个大红的荣誉证书和1000元奖金。虎照之后,到目前还没有奖励,不过,县里的领导肯定了我的成绩。

  快报记者:你的虎照,政府不是奖励你2万元了吗?

  周正龙:奖励是省里给的,一共2万元,都被我招待你们记者了。虎照出来后,全国有几百名记者到我家里来过。我不管他好坏,来到我这里,就是看得起我,我肯定要招待!

  快报记者:听说一些采访,你向记者收费?

  周正龙:采访是免费的,一些记者要看照片,肯定要钱啊,那是版权。

  快报记者:向你付钱的记者多吗?

  周正龙:很少,一次也就是几百块。后来,政府干预,就不再收一分钱,但照片我也不拿出来了。

  快报记者:听村民说,虎照让你挣了不少钱。

  周正龙:全是你们记者瞎写的。除了政府奖励的,还没有哪个单位和个人给过我大笔钱。来找我的生意人倒不少,但没有一个有诚心的,都是想利用我。

  快报记者:能说几个例子吗?

  周正龙:去年12月,有位书商跑过来,说要给我出一本书,并愿意出100万元来买我的照片,我当时就答应了,但后来这位书商又借故走了,到现在也没有消息。10多天前,又来了一位编剧,说要把我的经历搬到舞台上,我们谈了一下午,他还在我家吃了晚饭,最终也没签协议。不料,第二天,报道就出来了,说给我片酬10万元,而且父子联袂演出,全是胡编乱造。

  快报记者:有企业找你做广告吗?

  周正龙:有好几家。

  快报记者:有没有谈成的?

  周正龙:不能告诉你。

  快报记者:经常有人邀请你参加商业活动吗?

  周正龙:多啊,大多是电视台,还有这个节那个节的。但都不给我钱,只是管我吃住行。去年12月,我参加了金鸡百花电影节,见到了很多明星,我特别开心。

  快报记者:你现在也是明星了。

  周正龙:虎照刚出来那阵,倒有点明星感觉,每次到县里、市里、省里,每到一处,都有许多人追着我合影。还有一个小伙子,放弃工作,从东北大老远跑过来,要和我上山一起找老虎。过年后,来找我的人一下子少了,到现在加在一起也就十几个吧。

  被虎照闹的,也没空上山打猎了

  快报记者:下一步有何打算?

  周正龙:先种好地,然后继续上山找虎。

  快报记者:找到虎怎么样?找不到又怎么样?

  周正龙:找不到,继续找,我相信我能找到。找到的话,虎照的事就了了,我想继续做个猎人。我有狩猎证,虽然有效期已过了几个月,但只要补办一下手续就行了。

  快报记者:这么爱好打猎?

  周正龙:我18岁开始打猎,一直到现在,中间只有两次外出打工,但在外挣点钱还不如在家打猎。前年冬天,我带着徒弟,捕了20多头野猪,3个月的收入就过万元。去年冬天,被虎照闹的,也没空上山打猎了。

  快报记者:不怕遇到猛兽吗?

  周正龙:上山,我都随身带着一把匕首,这匕首可珍贵了,不仅打下猎物无数,还数次救了我的命。有一次,一头重几百斤的野猪冲过来,从上往下飞扑过来,我一刀刺脖,就毙了它的命。

  快报记者:如果山上找到老虎后,还会让你继续狩猎?

  周正龙:现在政府已不让我们进山打猎了。我想,附近肯定能找到不禁猎的地方。打猎的感觉真的很好。

  网上最早的一篇报道

  2007年10月12日,在陕西省林业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告镇坪发现野生华南虎的当天,新华网陕西频道发布了名为《照片证实野生华南虎再现陕西巴山》的消息。该文详细描述了周正龙10月3日拍到虎照的全过程,并刊出了周拍摄的虎照。

  原文选登:

  照片证实野生华南虎再现陕西巴山腹地

  10月3日凌晨,周正龙带了两台从亲戚那儿借的相机,又摸黑上山了。上山后,他发现了老虎留下的新鲜脚印,不远处岩石的溪流边,还有老虎饮水时留下的痕迹。于是,周正龙小心翼翼地开始搜索。一直到下午3点多钟,突然发现远处的山坡上有一个岩洞,附近卧着一团黄乎乎的物体,他定睛细看,没错,就是老虎。

  周正龙躲在岩石后面用两台相机各拍了两张。然后继续靠近,距离愈来愈近,他的手开始发抖,连相机都端不住了。他强作镇静,稳住相机。“咔嚓”,闪光灯突然亮了。周正龙看见老虎动了一下,闪身滚到岩石背后,心怦怦直跳。听见一声长啸,周正龙一动也不敢动。十几分钟后,见周围没有了动静,周正龙才赶紧下山。

    周正龙:“说老虎是假的咋没有一个部门敢下书面结论”

  3月30日,著名学者葛剑雄先生在本刊发表评论员文章《“周老虎”该画句号了》。

  他在动笔时预感“周老虎”将很快收场,甚至以为在文章刊出时,就会有个说法。但是事实并不如他所愿。在这个背景下,文章刊出后一天,快报记者决定前往镇坪。4月2日,镇坪,当记者与周正龙面对面时,“周老虎”事件已经过去半年。半年的历练,让周正龙练就了与媒体打太极的周旋之道。他还在高调坚持,还在找虎。镇坪则低调得多,低调得一言不发。但是谁都知道它在硬撑。它能撑多久呢?大家都在等待,等待一个说法,等待一个毫无悬念的说法。其实结果已定,悬念只是时间问题。这个结果就是“周老虎”已死。别了,“周老虎”!别担心周正龙,在记者看来,这个人有颗“绝对坚强”的心。值得担心的倒是陕西、镇坪县政府的一干人:事情过后,你们的诚信何在?你们的公信力还有几分呢?

  “我们在山里找了几个月,目前只找到一头死的野猪。”4月2日下午,给国家林业局华南虎考察队做向导的秦师傅,坐在周正龙家的大门前的小板凳上,神情漠然地对快报记者说。他是考察队派来向周正龙进一步了解“华南虎踪迹”具体情况的。

  几天后,矗立在县城入口已经几个月的“游自然国心,闻华南虎啸,品镇坪腊肉”巨幅广告牌被悄然撤换,新的广告牌上已没有了虎照上的老虎,文字也改成“依托资源优势,做靓绿色食品”。这一变化,在外人看来,意味着政府已间接承认虎照的作假。

  国家林业局和陕西省林业厅的考察队都还在山上

  4月2日中午12点半,记者来到周正龙家,周正龙正坐在大门口和一位村民谈事。面对记者的突然到来,周正龙显得十分惊讶,“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过来?”但短暂的慌乱后,立即起身给记者让座、倒茶,并热情介绍道:和他谈事的村民姓秦,是国家林业局华南虎考察队的向导,“到我家来,是向我打听老虎踪迹的一些情况,还要我下午和他们一起上山找虎呢。”

  秦师傅40多岁,着黄色迷彩服,身上沾满了已干的泥巴,对记者的招呼,只是瞟了一眼,便继续坐在板凳上,边抽烟,边和周正龙讨论着问题。周正龙手拿树条不时在地上比画着。由于说的全是方言,记者没能完全听明白他们所谈论的内容,大意是考察队所走的路与周正龙认为有虎的地方不一致。讨论中,秦师傅还拿出一个纸条,上面写着2个手机号码。“这是考察队谭队长的。”秦师傅让周正龙记下,马上与谭队长联系,再核实一下老虎踪迹的具体情况。

  周正龙用手机储存下谭队长的号码后,并没有立即拨打,而是说有点事就到屋里去了。记者趁机与秦师傅聊了一会。秦师傅说,他是国家林业局华南虎考察队的向导,上午刚从山上下来,想找周正龙核实一些情况。因为前段时间,周正龙称,重庆和陕西交界的地方发现老虎脚印。“考察队闻讯后,在那里找了几天,并没有发现华南虎的蛛丝马迹,只找到一头死了多日开始腐烂的野猪。来问周正龙,周正龙竟说我们的路走错了,让他带我们去,他也不肯。”

  秦师傅告诉记者,周正龙的华南虎照片受到质疑后,国家林业局和陕西省林业厅都派出了考察队,现还在山上考察,“从去年到现在,几个月下来,只找到一些疑似华南虎的踪迹和粪便。前天找到一头死的野猪,是目前找到的最大动物。”

  对周正龙及其虎照,秦师傅没有发表看法。“虎照现在不重要,关键是要找到华南虎。找不到华南虎,事情会很麻烦。”秦师傅表情凝重地说。

  “会有什么麻烦?”面对记者的追问,秦师傅选择了沉默,然后和周正龙打了个招呼,急匆匆起身离开。

  镇坪悄然撤换巨幅“虎照”广告牌

  “游自然国心,闻华南虎啸,品镇坪腊肉”,矗立在镇坪县城入口的巨幅广告牌,日前悄悄被撤换。4月5日下午,记者离开镇坪时,这块广告牌还在那。当地居民透露,撤换是周日进行的,新的广告牌上已没有了“华南虎”照片,文字也更换成“依托资源优势,做靓绿色食品”。

  去年10月陕西省林业厅公布虎照不久,镇坪县立即在县城入口的主干道上竖起10米高的“老虎”广告牌,广告牌右下角还印着那只显眼的“华南虎”。此广告一出,立即引起一片哗然,网友戏谑地方政府“借虎照,促旅游,太心急”。据了解,镇坪县政府曾准备在安康和西安等地车站、过街天桥上悬挂同样内容的广告牌,但由于虎照鉴定结果迟迟未出,再加上海内外众多媒体的关注,审批部门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四条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的内容,不得欺骗和误导消费者”为由,暂时拒绝了虎照广告的发布。

  据了解,广告牌周日悄然被撤下后,“华南虎照”在镇坪县政府大院内再成谈资,不过,在官方层面,“华南虎照”并未引起过多重视,官员“一如既往地平静”。

  镇坪县政府一名公务员透露,广告牌撤换原因主要来自上面的压力。“上周,省里来人了。”据其了解,陕西省政府希望把这个事情搞清楚,给公众一个交代,但省林业厅的相关工作则迟迟没有进展。

  • 周正龙自称与平江假华南虎不同 有新虎照要公布
  •   2008年3月27日 08:52
  • 陕西林业副厅长因虎照停职 周正龙要再上山寻虎
  •   2008年3月7日 05:01
  • 周正龙拒绝签收义乌法院诉讼文书
  •   2008年2月28日 07:16
  • 陕林业厅致歉信背后仍是谜 周正龙称"不理解"
  •   2008年2月9日 13:12
  • 陕西林业厅致歉 周正龙称致歉消息肯定是假的
  •   2008年2月6日 07:33
  • 沪市级机关公务员将拒绝应届生
  • 上海首批经济适用房即将开工
  • 沪商品房销售合同撤销率未见异常
  • 赴藏旅游月底难成行
  • 明天白天多云周二周三又有雨
  • 陈良宇一审两项罪名获刑18年
  • 我国发现大规模化石群
  • 胡锦涛检阅南海舰队 强调推进海军建设[图]
  • 中文成为国际语言 外国政要博鳌大"秀"中文[图]
  • 香港拟派3000警员护圣火传递 不大幅修改路线
  • 我国发现最大规模侏罗纪恐龙足迹化石群[组图]
  • 山东28岁厅官成网络焦点 自称因为务实获提升
  • 国内房地产大佬博鳌论道 楼市冬天真的来临?
  • 博鳌高尔夫邀请赛开幕
  • 胡锦涛今日会见萧万长 接待规格比照连宋[图]
  • 网友热议"80后"副厅干部 称其"史上最牛公务员"
  • 丁磊:中国汽车消费量2017年将超美国 居世界第一
  • 台湾民众展开奥运攻略 旅行社推出棒球加油团
  • 国家公务员局低调挂牌 800万公务员待遇或将重估
  • 台媒称中央警卫局的人员贴身保护萧万长安全
  • 沪18℃-24℃ 京9℃-18℃
    2008年全国两会
    博鳌亚洲论坛2008年年会
    拉萨3-14打砸抢烧事件
    东航飞行员罢飞 事件
    ……>>更多
    画说九州
    无水鲜花工艺品亮相花卉展
    博鳌论坛2008年会开幕
    华人华侨欢迎奥运火炬
    ……>>更多
    深度·聚焦
    高端论坛"落户"中国折射中国发展魅力
    地方大部制改革大交通先行
    新版国务院工作规则释放出怎样的信号
    为何5个部门"剃"不了一个1.2万元"天价头"?
    生态殡葬何时不再“曲高和寡”
    9万元买假题字调查:揭秘领导"润笔费"的利益链条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