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记者调查:阜阳"怪病"千万救治款哪去了[图]
2008年5月5日 08:53
来源:华商报 作者:张宏伟 选稿:张海盈
image
患儿人数增加了,医院的走廊里摆满了病床

    2008年4月27日起,安徽省阜阳市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从3月上旬到5月2日,阜阳市肠道病毒EV71感染病例增至3736例,死亡22例,至今尚未完全得到控制。

  从准备解剖死者遗体再到确认病毒,共用了21天!与发病到死亡仅仅间隔两三天相比,这21天又可以挽留多少个生命?另外,媒体报道当地政府拨巨资救治,但实际上,家属说:“一分钱都没有减免。”拨款哪里去了?是媒体误报,还是政府言而无信?

  到底有多严重我们也不知道


  到底谁要对此负责我们更不知道我们就只知道谣言和辟谣的声音真为自己感到悲哀在哀悼逝去的小孩的同时,也为自己哀悼走了的,希望他们从来就没来过———摘自网络无名氏的诗

  帅帅、雨欣、硕磊、可莹、思雨、曼丽、晨枫、文强……这一个个可爱的名字后面原本都有一张活泼的笑脸,但如今他们已经永远离开疼爱他们的亲人。对于这些失子家庭来说,那个曾经寄托无数希望的名字是一个永远都不愿去碰的伤口。

  根据安徽省政府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5月2日,阜阳市累计报告肠道病毒EV71感染病例3736例,病重30例,22例因伴有脑、心、肺等多脏器功能严重损害,经抢救无效死亡。

  病例分布由最初的阜南县、临泉县、颍州区、颍泉区两县两区扩展到全市八个县市区和开发区。发病人群年龄段相对集中,所有患者均为六岁以下儿童,主要集中在两周岁以下。病毒肆虐时期,感染者以每日三四百人的速度增加。目前,90%感染者来自农村。

  5月2日,安徽省政府已将此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从三级反应提升为二级反应。

  奶奶别走 妈妈不哭

  1岁8个月的可莹是感染死亡的第三或第四个病例。

  奶奶至今还记得孩子死亡前的许多细节,在病床上最后几分钟,懂事的孙女还在说:“好奶奶别走,好妈妈不哭……”

  可莹的老家在阜阳市郊王店镇胡大村,父母都在市区打工,平日里由54岁的奶奶照顾。奶奶说,3月27日凌晨大约1点左右,小莹哭醒了,说身上痛,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似乎有所好转,起来后还吃了一根香蕉。

  先去了村卫生室,大夫说有点发烧需要去医院验血,爷爷就骑了摩托带着奶奶和小莹去了王店镇,可不巧的是镇上停电,就继续骑车10公里赶到市区,在路上小莹还不停地又说又唱。

  小莹的爸爸去了合肥,妈妈上班出不来,老两口带着孩子直接去了市妇幼保健院。一位女医生看了看,说得验血,化验结果显示血象较高,医生给挂了两瓶吊针,晚上就住在小莹的姑姑家。

  半夜孩子浑身发抖,赶紧“打的”再去妇幼保健院,又挂了两瓶吊针似乎有所好转。

  3月28日早,老两口心里不踏实,又抱着孩子去了市人民医院,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大夫看后说,给孩子开三天吊针挂上就好了。据小莹奶奶讲,当时孩子爷爷提醒大夫说之前已注射过一天吊针,话没说完,就被大夫一句“谁是大夫?是你还是我?”给噎了回去。奶奶说,看完病后,小莹还对老大夫说了句“谢谢老爷爷”。

  中午1点多回到小莹姑姑家,孩子困了要睡觉,睡前还闹着要奶奶唱歌。到了下午3点,醒来要吃面条,可刚吃几口马上就嘴唇发紫浑身发抖,赶紧送到市人民医院,大夫判断说孩子严重缺氧,立即安排到11楼31床抢救。

  抢救时,孩子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都守在旁边,下午六点孩子离世之前,吐出来的都是深红色泡沫,体温最高时达到39.5℃。

  听着小莹奶奶叙述,旁边的几个邻居也都掉下眼泪:前一天抱出去还好好的,怎么会转眼就没了呢?

  发烧就把孩子烧“丢”了

  “谁能想到,发了次烧就把一个活生生的孩子给烧丢了……”这样的话在记者与孙艳(化名)的交谈中反复出现。她两岁零一个月的儿子晨枫4月8日不治身亡,但她极力回避着这个令她绝望的字眼。

  31岁的孙艳来自郊区农村,有两个孩子,8岁大的女儿已经上小学,她和35岁的丈夫在阜阳市区内经营着一个店面,附近周围3岁大小的孩子有五六个,但只有晨枫一个受EV71肠道病毒感染。

  小晨枫是感染死亡的第八个病例。

  孙艳回忆说,4月5日上午发现儿子脑门发热,带他去附近诊所打了退烧针,当日退烧也就没有在意。6日早又发烧到38.2℃,再次去打点滴虽然不见退烧,但孩子情绪很好,在街上和小朋友玩了一下午。晚上也没有吃多少东西到7点就睡下了,前半夜虽然睡得不踏实但也没有哭闹,可到了后半夜突然自己爬起来大喊一声:“我要栽倒!”吓得夫妻二人7日清晨六点就赶紧带孩子去诊所。

  诊所李大夫看到孩子手、脚和嘴角出红疹就建议他们去大医院,于是两口子带着孩子去了市妇幼保健院,血液化验结果只是显示血象较高,因为看病排队人多,加上孩子情绪也有所好转,他们就回到店里。

  7日下午3点再次在诊所挂完吊针后,诊所李大夫帮着在市人民医院找了熟人莫医生,莫医生说刚接到通知,要求出现同样症状的患者去市第二人民医院,也就是原地区传染病医院。

  到了二院已有许多类似病人住院治疗,他们被安排在感染病区三楼过道上,这时他们得知孩子患的是手足口病。

  7日晚孩子几乎一夜没睡,持续发烧在38.4-38.7℃,晚8点开始注射了两小瓶吊针(根据她比划的大小可能是球蛋白),之后稍微有所好转。但是到了半夜孩子嘴唇发紫,使劲咬被子。8日凌晨6点,孩子从过道转入病房,这时孩子浑身发抖,任凭大夫抢救也没有效果,到早上9点儿子就“丢”了,活生生的一个生命没有了。

  孙艳说,平日里儿子常常踩着滑板车疯跑在街道上,出生后几乎就没有去过医院。他们租的店面是一间三米宽、七八米长的上下两层楼,一楼营业二楼住宿,街道上也是干干净净,惟一可能的感染源是附近有一间诊所,但也在一个月前搬离。

  “培训过”的医生误诊孙女

  按照官方公布的数字,4月27日11时起到5月1日24时止,阜阳肠道病毒感染病例增加了2122例,死亡只增加了2例,与之前1199发生病例死亡20例相比,死亡率大大降低。

  事实证明,经过医务人员的努力,这种“怪病”并非无法医治,这对病忧心忡忡的家长们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但是对于之前逝去的20个小生命来说,那就是20个天大的“冤”字!如果他们在天有灵,一定会同声质问:能治的病,为什么当初就没有办法治疗呢?

  据报道,4月26日,卫生部部长陈竺赴阜阳视察,之后召开会议,一位专家汇报称,因为没有疫苗,所以尚无有效办法控制,言之凿凿。

  但此后第二天,卫生部驻阜阳专家组组长李兴旺就说,肠道病毒EV71感染是一种可治愈的常见病,也是全球性的传染病,去年在山东也曾有过大量类似病例。“这种病并不可怕,基本都能迅速得到治愈。”

  人们要问:阜阳市相关部门和阜阳的专家到底做了什么?短短一个月,有20个小生命终止了。

  从4月27日新华社向全国发布消息之后,阜阳市政府的不作为一度被舆论指责,但4月29日,阜阳市政府反驳了媒体的说法。

  阜阳市卫生局副局长严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坚称,从4月初开始,市卫生局就对乡镇以上医护人员进行培训,要求将发热发烧患儿送往县级以上医院治疗。

  但事实表明,目前住院的大多数患者都是4月下旬发现症状,在最初几乎全部出现误诊,甚至一名从医30年的诊所陈姓医生,也把自己感染EV71病毒的孙女误诊为发烧。

  “措施得当”说法遭质疑

  近期阜阳当地的媒体连篇累牍地报道救治工作的成绩,用“措施得当”、“报告及时”、“卓有成效”来评价前期的防控工作,但这种评价遭到患儿家属的质疑。

  最让社会不能接受的是,4月15日,怪病已经出现近一个月,并在3月27日至29日首批5例患儿全部死亡的情况下,针对当地的种种传言,《阜阳日报》用半个版的篇幅来“辟谣”,在第二版的下面发表两篇没有署名的文章,标题分别为《有关人士就近期阜城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较重患儿问题答记者问》和《市医院儿科专家就儿童呼吸道疾病答记者问》。

  文章称,由于病人多,危重病人多,有“几例”已死亡。经疾控中心专家流行病学调查,表明这几个病例没有相互传染联系,“请转告群众不用担心”。不少家属认为正是上述错误信息使阜阳各幼儿园没有采取隔离措施,致使病情迅速蔓延。

  家长们说:医院死人多属常事,但连续死人却没找出死因,这就是怪事。

  据阜阳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刘晓琳介绍,之所以病毒肆虐近两个月才现“真身”,是因为直到4月23日,才确认该病为肠道病毒EV71感染,而突破点在于解剖第六例死亡者张曼丽遗体。

  当地《颍州晚报》报道,解剖遗体的时间是4月16日。记者在张曼丽家证实,孩子的死亡时间是4月2日。也就是说,直到第六例死亡者出现时才开始着手解剖,从准备到实施再到确认病毒用了21天!

  时间就是生命,与发病到死亡仅仅间隔两三天相比,这21天又可以挽留多少个生命?

  “怪病”背后的怪事

  怪事一:病童遗体处理 “按当地风俗”办

  4月30日,在阜阳市政府三楼楼梯口,记者追上步履匆匆的阜阳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副局长严伟,提出了“病童遗体是如何处理的?”严伟反问:“怎么处理?你问病人家属去!”接着他回答:“当地风俗就是这样,很正常!”

  记者询问得知,按照当地风俗,未成年孩子夭折不能回村,只能异地安葬。

  小晨枫的父亲讲,孩子的遗体是被医院打扫卫生的哑巴抱走的,具体如何处置他也不清楚。为此他还付给对方200元钱。他反复告诉记者,如果医院提出解剖的话,他肯定会答应的,但当时医院保安出面让他必须将儿子遗体带走。

  小莹的奶奶说,孙女死亡后,孩子爷爷一气之下掀翻了医生桌子,后来派出所来人带走了病历,孩子的遗体后来如何处理也没有人提起过。

  《安徽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殡葬管理工作的通知》(皖政办200539号)明文规定,卫生部门要加强传染病患者遗体的防疫工作,指导殡葬管理部门做好传染病患者遗体的消毒处理工作,医疗机构要按照规定做好死亡病员的尸体处理。

  怪事二:记者采访随时有人跟着

  4月29日,记者找到第一例死亡病童帅帅家,跟帅帅父亲刚说两句话,一群人过来将贾从家中叫了出去,原本跟在记者后面的男子警告贾父说:“你在外打工,什么都不知道”,接着一男子骑摩托车将贾带走。

  4月30日,记者在店铺内采访孙艳,一男子进门打招呼,起初记者以为是孙艳的丈夫,所以受到询问后主动出示记者证。随后记者发现一群人站在门外,孙艳说其中的女子是街道计生办主任,孩子出事后还送来200元慰问金,也答应再为她办理准生证。在记者一再坚持下,该男子出示了工作证,上面显示他是社区办马静伟。

  也许是巧合,在那群人的计划生育宣传车后,停着一辆警用面包车,牌照为“皖K0856警”。

  等到孙艳丈夫回到店里,正与记者交谈时,外面有人两次招呼说让孙艳丈夫出去,待记者跟随孙艳丈夫到了门口,马静伟隔着街道喊:“走,那谁谁让你去一下。”马静伟身后两楼之间,刚才那群人等候着。

  怪事三:拨款上千万 病童家属没受惠

  据当地《江淮晨报》报道,4月28日,安徽省和阜阳市共拨出270万元经费,专项用于救治EV71感染患者。在安徽省卫生厅和阜阳市卫生局网站,安徽省卫生厅4月29日的新闻通报中称,省财政安排了1000万元专款用于购置救治设备。

  记者采访中发现,接受治疗的感染者的医疗费被精确到分,家属说:一分钱都没有减免。

  颍东区27岁的小任掏出六张押金收据证实,从4月25日到4月30日,他已累计交了21000元押金,他的儿子4月24日入院,何时出院还是个未知数。他的父亲说,儿子年轻在外打工根本就没有积蓄,现在自己的任务就是四处借钱为孙子治病。

  5月1日上午,董师傅夫妻俩乐呵呵地抱着儿子出院了,从4月21日入院治疗,结算的总费用是5943.33,记者问他都用的是什么药,他说医院用什么药他并不在意,只要能治好孩子的病已经谢天谢地了。

  在医院出具的费用清单中,最贵的开支在于一种名为“丙球蛋白粉针”,每支2.5克的价格是333.37元。记者随后在病房里见到正在给患儿注射的这种药剂,是四川远大蜀阳药业生产的国药准字S10980026静注入免疫球蛋白。有家长说,他的孩子一天就注射了10瓶。

  4月29日,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记者按照要求以文字形式提问,询问患者家属是否可以得到相应补贴,市新闻办公室负责人王浩、市卫生局副局长严伟均未回应。

  在与患者家长的接触中,不断有人提出类似问题,政府拨款哪里去了?是媒体误报,还是政府言而无信?大多数感染者来自农村,而一天两三千元医疗费,在这次怪病流行中是很常见的开销。

  那么,这1000多万元的专项拨款——按当地报告累计感染病童3300多人计算,人均至少3000元左右;270万元专项救治经费,人均投入也在八九百元——究竟花在了哪里,这些急需救助的家庭到底得到了哪些帮助,为何无人知道?

  直至昨日(5月4日),新华社才报道:阜阳市手足口病(EV71感染)防治工作指挥部向全市下发通知,要求全力做好困难群体手足口病治疗救助工作。规定:凡经县级以上医院确诊为手足口病(EV71感染)患儿,无论是否参加新农合或城镇医保,补办参合或参保手续后,均按规定给报销;属低保范围的,除报销外,纳入医疗救助范围;经县级以上医院确诊为手足口病(EV71感染)重症患儿,除报销外,属低保范围的,医疗费全免;危重患儿,医疗费全免。

  但报道未提及该项政策何时实施或是否已经实施。截至5月2日,大多数病童家属还不知道这一规定。昨日上午,阜阳市郊农民陈某的两岁女儿出院,结算7808.47元。没有人告诉他这个新规定,也不知道哪些可以报销,他只知道一旦账上没钱,医院马上会停药。 
  • 追查阜阳EV71病毒:就诊医生及时上报病情
  •   2008年5月4日 15:22
  • 阜阳规定手足口病患儿医药费可报销危重病例全免
  •   2008年5月4日 10:16
  • 安徽阜阳EV71感染病例数上升为3736例
  •   2008年5月3日 20:05
  • 卫生部通报阜阳手足口病疫情[图]
  •   2008年5月3日 19:08
  • 安徽阜阳肠道病毒感染者升至3321例 死亡22例
  •   2008年5月2日 22:45
  • 世博五大永久性建筑开工"春笋般破土"
  • 农民工办上海居住证将更便捷
  • 公交车超速赖站现象将受监控
  • 申城即时路况
  • "五一"小长假加班工资如何算?
  • "我型我秀"本月开战取消海选
  • 周口店遗址发现藏宝洞
  • 广东省疾病防控中心主任遭双规 曾是抗非典功臣
  • 安徽阜阳肠道病毒感染者升至3321例 死亡22例
  • 北京副市长陆昊将出任团中央第一书记
  • 湖北浙江香港澳门均出现肠道病毒感染病例
  • 温家宝考察杭州湾大桥 向工程建设者表示祝贺
  • 领导子女从政为何引发质疑?升迁之路硬伤太多
  • 月牙泉"三泉相依"
  • 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交通事故确认遇难者72人
  • 揭露达赖复辟神权政治和西方肢解中国图谋
  • 卫生部正式将手足口病纳入法定传染病管理
  • 国内部分景点抢在限制涨价规定出台前调价
  • 第71具遗体疑为T195司机 网友相约医院献血[图]
  • 沪18℃-24℃ 京9℃-18℃
    2008年全国两会
    博鳌亚洲论坛2008年年会
    拉萨3-14打砸抢烧事件
    东航飞行员罢飞 事件
    ……>>更多
    画说九州
    香港旅游大巴车祸后续
    揭秘“珠峰火种灯”
    周口店遗址发现藏宝洞
    ……>>更多
    深度·聚焦
    深圳湾体育中心换标风波:"春茧"因何代替"海之贝"
    记者调查:阜阳"怪病"千万救治款哪去了[图]
    新官上任就急于出政绩 内地官场短跑心态很浮躁
    调查:三峡库区大修活人墓 为何3年无人问[图]
    揭秘天安门民警两会安保日记
    袭击金晶凶手查明 中国自导自演谣言不攻自破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