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东方网记者"闯关"航天城 酒泉发射基地全面"戒严"

2008年9月24日 11:50

来源:东方网 作者:罗宾 选稿:朱永斌

[我要祝福神七]

    东方网记者罗宾9月23日报道:神秘的东风航天城外,一座称为“桥头”的哨所把守着最后一道关卡。由此向东不到两公里,“神七”发射塔巍然挺立。
  
  桥头哨所是航天城的必经之地,也是沿途岗哨中检查最严的,很多试图伪装入城的记者,在这里被识破身份,留下遗憾难平。
  
  但是,职业本性驱使着我们——经过三小时奔驰,穿过茫茫戈壁滩,东方网记者来到了“桥头”。神情严肃的战士迎面走来,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神秘人物老朱:帮忙办好通行证

  
  清晨六点,整个酒泉还在静静安睡,上弦月如水般倾泻光芒,我们悄悄走出宾馆,钻进事先约好的桑塔纳。
  
  车主老朱是航天城里一名司机,据媒体同行们说,他在里面颇有些“门道”。动身来酒泉前,我们就和他多次联系,一定想法带我们“入城”,老朱一口答应,包在他身上。
  
  初次见面老朱话语不多,他只是简单交待,到了检查岗不要多说话,遇到战士问话,就说到航天城看朋友,其他的由他应付。
  
  小车在月光下疾驰,一路见不到行人。我们仔细打量身旁的老朱,这个四十多岁的西北汉,身材高大皮肤黝黑,有一种混迹江湖的精明。我们打趣说,酒泉和北京相差两个时区,这时候很多人还在梦中呢。老朱咧嘴笑了笑,这才有一搭没一搭的攀谈起来。
  
  老朱说,东风航天城这几天要“戒严”,所有非场区的地方车辆、人员都要严格控制,不可能随便进出。“那我们怎么进去?”记者急切地问。老朱嘿嘿一笑,“我当然有办法。”
  
  老朱很清楚我们的身份,他说“神五”、“神六”发射前,也有一些记者偷偷“进城”采访。据他说,这次“神七”反倒没以前管的严,“因为这次发射比以往都有把握。”老朱若隐若现地暗示,他和场区负责保卫的部门很熟,可以托人帮忙办理通行证。
  
  大树里检查站:警察对我们似曾相识
  
  枯燥地行驶一个小时后,天空中晨曦微露,道路两旁戈壁渐现,偶尔几丛骆驼刺,似在提醒我们,大漠深处也有顽强。
  
  车辆经过酒泉下属的金塔县,这里离东风航天城80公里,很多媒体记者驻守在此,期望寻机“入城”。我们还算顺利,在金塔没遇到传闻中的严检。
  
  再望前走了50公里,车辆进入航天城的外围,一路看到“军事禁区、无证禁入”的警示牌,平添了几分紧张气氛。不过老朱倒是习以为常,偶尔还给我们指指点点。
  
  航天城外30公里处,我们再次来到了大树里检查站,这里是入城必检的第一道哨卡。几天前,我们租车到航天城外“观察”,也是在这里接受检查,当时民警查问时,出租车司紧张得直冒汗。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们故意显得很镇定,礼貌地打招呼,主动递上身份证。执勤民警探头打量,我们认出正是上次的警察,他看着我们也眼熟,严肃地追问:“你们去哪里?”“去看个朋友。”“你们是做什么的?”“做生意的。”“来酒泉几天了?”“刚来没几天。”“朋友是干什么的?”“也是做生意的。”
  
  老朱赶紧走出车门,和执勤民警打哈哈,看得出来,他经常进出这条道路。民警仔细查验了证件,最终挥手给我们放行。
  
  车上的人轻舒一口气,终于过了第一关,悬着的心放下一小半。我们催促老朱赶紧走,老朱依言一踩油门,车子直奔航天城而去。
  
  “神七”发射塔:我们与你近在咫尺
  
  驶过大树里不久,东风航天城就隐隐可见了。在茫茫戈壁和绵绵大山之间,远远可见冒着热气的烟囱、灰白的建筑,道路上军车频繁进出,两旁的沙漠中,偶尔还见顶着雷达的巡逻车。
  
  抬头看见路旁的警示牌:前方军事禁区,无证车辆绕行。车上的人又紧张又兴奋。
  
  再靠近一些,巍峨的“神七”发射塔显露身姿,白色的垂直总装车间守卫一旁。此时我们发现,手机信号变得很弱,互联网络受到屏蔽,手机地图根本没法显示。
  
  这次是真到军事禁区外了,我们在车上收到“最新”消息:中午12点后航天城要“戒严”,非场区人车一律不得进出。
  
  这次,也许是我们“入城”的最后机会了。心里默默祈祷:希望最后一关顺利!
  
  最后一刻检查:你们是不是记者?

  
  经过三个小时的奔驰,我们终于来到了“桥头”。执勤战士没有手握钢枪,只是一身威严的军服,显示这里非同寻常。
  
  老朱把车停在一旁,战士一脸严肃地走上来,让我们出示证件。老朱赶紧解释,他们是来看朋友的,正在申请通行证。
  
  趁着老朱在“周旋”,我们偷眼望去,这里每隔半分钟就有军车进出,到达岗哨前车子鸣笛示意,执勤的战士立正敬礼,动作干脆利落。
  
  查证的战士往我们瞟了几眼,突然冷不丁冒出一句话:你们是不是记者?我们心头一紧,依计划回答说:不是,我们来看朋友。战士让老朱离开驾驶座,喊我们下车进去登记。
  
  老朱开车进去“办事”,我们进到了检查站里,战士翻开一个记录本,再次狐疑地抬头问:“你们前几天是不是来转过?”心里咯噔一下,赶紧矢口否认。战士又厉声问:“你们是做什么的?”我们熟练地答说:“做生意的。”“做生意的?”战士严厉地望着我们。我们赶紧掩饰说,是的。说完找个借口钻进了厕所。两人一合计,在拿来通行证之前,我们就蹲在厕所里,免得出去露了马脚。
  
  要命的老朱迟迟不来消息,一个战士进厕所敲门,看来再不出去还会引疑心。我们慢慢起身走出去,站到一旁静静等候,战士紧紧盯着我们,紧张的气氛骤然上升。
  
  过不了许久,老朱急匆匆赶出来,一脸的失落不快,我们一看就感觉不好。果然,老朱气咻咻地说,岗哨给里面保卫部门打了电话,一口咬定我们就是记者,“通行证办不下来了。”我们一下掉进了冰窖,相望无言,失落和挫败感油然而生。
  
  这个时候,执勤战士走过来,嘴角微浮,“还说你们不是记者?”

>>>>相关专题:神七飞天大型专题

>>>>东方网独家新闻:酒泉个别旅行社招徕游客:1800元可看"神七"发射[图]

>>>>东方网独家新闻:"神七"待发航天城戒备森严 无证人车一律禁入[图]

>>>>东方网独家新闻:小雨降临卫星发射基地 神七身穿"雨衣"未受影响[图]

>>>>东方网独家新闻:"神七"副着陆场搜救演练 模拟航天员归来实况

>>>>东方网独家新闻:酒泉电力公安全力以赴 "神七"保障进入临战状态

>>>>东方网独家新闻:酒泉气象台服务"神七"腾飞 把脉发射场气候要素[图]

>>>>东方网独家新闻:神七最后一次全区合练 按实时发射流程1:1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