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解析"神舟"自信背后:发射十分钟 台下十年功

2008年9月27日 07:28

来源:中新网 选稿:王逾婷

[我要祝福神七]  

image

    图片说明:9月26日,北京各媒体推出特刊号外报道“神七”成功发射。

  演播室主持人(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新闻1+1》。

  9月24号的时候,航天员景海鹏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他说这次“神七”飞行任务,我们有信心,有决心,也有能力在太空中走出中国人的第一步,从他这句话里面我们看到的是执行任务的信心。岩松,作为执行任务者,他表现出来的是十足的信心,但是我当时作为一个电视观众,我的信心没他那么足,你刚从酒泉采访回来,你在现场,信心是什么样的?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其实我的信心一直很强,因为在整个的直播过程中,我不断的在强调我们要放松和放心地去看晚上的点火和发射,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一种提醒,是因为我看到了太多的航天人平常日子里的不放松,可以说是发射10分钟,因为583秒舰船分离,姑且我们算十分钟,发射十分钟,台下十年功,他们的脸上所洋溢的自信证明了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

  探索太空的进步是全人类的福音

  主持人:

  “神七”的成功发射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本台驻埃及的记者杨春已经前往以色列,对当地的航天人士进行采访,接下来我们就连线杨春。

  杨春你好。

  杨春(中央台驻埃及记者):

  主持人你好,董倩你好。

  主持人:

  请你给我们介绍一下以色列是怎么样评价中国这次成功发射“神七”的。

  杨春:

  是这样,这几天在以色列采访中,说实话,有好几个地方都出乎我的意料,首先就是我们对于以色列航天局的采访,因为大家都知道,以色列是一个世界上安保措施非常严格的国家,但是同时,以色列又是一个在航天技术领域的强国,甚至是一个大国,这跟它的国土面积多少是有点不相称的。一开始我们都有点担心,因为以色列航天局是一个比较敏感的部门,我们担心能不能够申请得到批准,但是经过几天的等待之后,以色列航天局告诉我们,以色列的航天局一直在关注着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以色列和中国是好朋友,他们愿意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在我们采访以色列航天局局长卡普兰先生的时候,他有几句话给我的印象非常深,他说中国航天技术的进步实际上是整个人类探索太空的进步,是全人类的福音。

  在以色列这两天的采访,有些方面更是让我觉得以色列是一个航天技术和航天知识都非常普及的国家,因为在很多地方,有些人就会问我一些很专业的航天知识,我想这背后还有一个悲壮的故事。可能大家还有印象,就是在2003年的时候,美国的“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在返程的时候发生了解体,机上的宇航员都遇难了,这其中就有一名以色列的首位宇航员,名字叫拉蒙,他现在在以色列已经是民族英雄,他的故事家喻户晓,所以以色列人可能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们非常关心我们的宇航员在太空上怎么生活,怎么行走,有些问题在我看来都非常专业,我就不得不感叹,以色列人的这种航空知识的素养是非常高的。所以我也一再问这个问题,为什么他们这么关心中国的“神七”,关心我们的宇航员。后来在一位以色列老人的身上我得到了答案,他在用这种生硬的中文祝贺我们的“神七”发射成功之后,突然给我掏出了一张很旧的纸,我拿过来仔细一看,上面是一个解放前上海圣约翰大学的一个毕业证,也就是说他在上海工作和学习过。他告诉我,在犹太人有困难的时候,中国人们曾经帮助过他们,他们忘不了这一点。所以在那一刻我非常吃惊,同时我也得到了答案,为什么以色列人民会对中国的“神七”,会对中国的宇航员这么关注,我想在很多年前中国和以色列人民结下的友谊的种子,今天在“神七”身上,在很多领域都开花结果。

  发射十分钟,背后十年功

  主持人:

  好,谢谢杨春。刚才岩松你也说了一句话,叫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就是在这次执行任务之前的一个月的时间我采访了,昨天你也采访了火箭系统的总指挥刘宇,刘宇当时说的一句话,因为当时火箭的安全系数是0.97,不是现在的0.98。后来我就问他0.97,只要存在这0.03它就不是1,你怎么看这个0.03它什么时候到来,他说你别问我这个问题,你一问我,我就有点紧张,但是昨天在演播室你和他聊天的时候,他似乎已经不是这样的一种紧张状态。

  白岩松:

  说句实话,我感到非常的惊讶。所以我要针对说,在信心的背后,我给大家讲几个小故事。昨天下午三点钟的时候是负六小时,也就是离9点10分发射的时候只还有六个小时,按理说我想象那个时候不太可能,虽然提出了这种要求,要求采访,但是刘宇非常帅的穿着西装就来了,跟我开着玩笑,坐在那儿之后,在跟我沟通的时候他说了这样一番话,还差六个小时,我就是要通过我坐在这儿告诉所有的人,放心,我作为火箭系统的总指挥,还剩六个小时的时候可以坐在这儿,而且还会跟大家开玩笑,很轻松的这种状态。

  另外在昨天早晨的时候有一个细节非常让我感动。当我昨天早上进入到指控大厅的门厅的时候,突然看到那个大屏幕上打出了三行字,这三行字是“请航天员放心,请党中央放心,请全国人民放心”,哟,这跟前两天的字是不一样的,其实这就像一个定心丸一样。我今天在有幸面见咱们的曹刚川副主席的时候,我给他叙述了这三个口号,他反应很快,他说这就是让大家放心。

  这是“神七”这个任务,我再举更早,其实那个时候我更紧张,“神五”的时候,“神五”发射前一个礼拜,我去了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到了那儿之后我就去找袁家军,你知道我在哪儿找着他了吗?当时我很忐忑不安,很紧张,行吗?成吗?他正在那儿打乒乓球,而且他一见到我说岩松一块玩儿,那一瞬间我就放心了,我就知道还差一个礼拜的时候,作为飞船系统的总指挥,正在那儿很潇洒的打乒乓球,我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尤其我们作为所有的观众朋友,有什么可不放心的。所以我说作为一个记者,就是要把你感受到的自信传递到所有人的面前。

  当成功成为一种习惯

  主持人:

  咱们俩采访进行的是两个阶段,我是在倒计时20天左右的时间对他们进行采访,那个时候感觉到的更多是一种全神贯注的专注,但是到你那个时候已经是大势之前的心情了。  

  白岩松:

  所以我说哪一个阶段都不可缺,正是因为有了那一个阶段的全神贯注,甚至焦虑,甚至失眠,甚至吵架,才有真正到这一天,像昨天负六小时的时候的一种神情自若。

  再举一个细节,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关注。在昨天发射前三个多小时的时候,火箭系统的总指挥和总设计师等一班人以另外一个检测的名义到了发射架,他们去跟这个火箭告别,他们把火箭当成有生命的人。他们跟我说我要触摸它们,要触摸它,因为一个老伙计要走了,因为它不会再回来,不像飞船,他说我们都会在心里跟它叨咕叨咕,伙计,好好干,因为火箭再也不会回来了,不像飞船。

  所以我这两天一直在用一句话,叫成功成为一种习惯。今天我特别向曹刚川副主席当面请教了,因为这几年他都是“神五”、“神六”、“神七”主管的首长,我就问他为什么会成功成为一种习惯,他告诉我四个字,一会儿有机会我再给大家解读,这四个字是哪四个字呢?严、慎、细、实,这四个字也是曹刚川副主席送给所有航天人,让他们当成自己的座右铭的。严就是严格,慎就是慎重谨慎,严就是严格、从严,慎就是慎重谨慎,我们再看细,细心、细节、细致,最后还有一个实,实干、务实、扎实,今天曹刚川副主席还特别跟我补充了一句,光说的好听不行,得干得漂亮。

  主持人:

  采访完整个的载人航天工程七大系统之后,我有一种感觉,就是他们每一个系统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胆大心细,大事大胆,小事小心,所有的人在每一个环节上,在整个的战略上都体现出来刚才你说的这四个字。

  白岩松:

  没错,这个严、慎跟细、实恰恰是这样一点,所以曹刚川副主席今天很开心跟我讲这四个字的时候,其实严你能够感觉到,非常非常的严,甚至有的时候很不客气,几大系统是要吵架的,你的这块稍微有一点漏洞,我提出来,你就必须进行修改,面红耳赤;慎是慎重、谨慎,包括有的时候决策都要慎重,今天曹副主席也谈到了慎重;细,所有出现问题一定是在细节出现问题,我举一个例子,在23号那天,火箭系统突然发现可能有一个细节有问题,所有系统的老总凑在一起赶紧开会,像袁家军都玩命的赶回来,我们看到车风驰电掣的就穿过去,当时我正在采访,发射场系统的总指挥,也是,采访完之后马上又回去开会,那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但是后来证明是虚惊一场,但是只要细节稍微有一点隐患甚至怀疑,也要马上大家聚起来解决它;而实就是真正的实干,你想想,每年有那么长的时间投身在里头,有无数的博士两三年就在抄数字,有这样的严、慎、细、实结合起来的工作流程能不让大家放心吗?更何况,还有一点必须说,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是经历过失败的,一会儿有时间我们再说。

  欧空局下月来华寻求合作

  主持人:

  在“神七”成功发射之后,现在全世界航天界的人士恐怕都在关注如何跟中国航天界进行合作,对这个问题,接下来我们就连线驻法国的记者李宾。

  李宾你好。

  李宾(中央电视台记者):

  你好董倩。

  主持人:

  请给我们介绍一下跟欧洲航天局方面,你怎么进行的采访,你的采访的内容是什么?

  李宾:

  好的。其实今天我们演播室我就请到了我们欧洲航空局的一位资深的官员,他是负责公共关系的,那么他也对我们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非常了解,我想先介绍一下,就是坐在我边上的欧空局的官员贝里耐斯特先生,您好,欢迎到我们演播室。

  贝里耐斯特(欧空局国际合作司负责人):

  谢谢。

  李宾:

  我知道,您过去曾经去过几次中国,去年您也被邀请过去参观西昌的卫星发射,此次您也目睹了“神舟七号”的成功发射,那么您有什么感觉呢?您的这几次经历有什么不同吗?

  贝里耐斯特:

  当然是有很大的不同,这两者之间是有很大不同的,因为昨天是一个载人的航天飞行,对于我们来说这种载人飞行印象更为深刻。

  总的来说,我想不管对于中国,对于欧洲,对于俄罗斯,对于美国来说,在每一次发射之前都是全世界所瞩目的。昨天我们也直播了这个发射的情况,这样欧洲的人也能够看到发射的情况。可以看到我们欧空局很多人都在观看昨天的发射,很多人站在走廊里看电视机,而发射成功之后,大家都长舒了一口气,我想大家都是非常关注“神舟七号”的发射的。

  李宾:

  我知道您去过中国很多次,您也目睹了,并且经历了中国和欧空局两者之间多年的合作,您能不能谈一谈欧空局和中国两者之间合作的成功范例呢?

  贝里耐斯特:

  是的,中国和欧洲之间有着非常有意思,而且非常好的,在空间科学方面的合作,中国曾经要把一些欧洲所制造的设备放在中国的卫星上,我们的“双星计划”与“星簇计划”也有合作,我也记得欧洲的这些专家对于中国的这些航空研究人员,他们工作的效率之高,他们所遵守时间的严谨都是印象非常深刻的。

  李宾:

  那么展望未来,您认为中欧之间是不是在合作上还有很多领域可以发掘呢?

  贝里耐斯特:

  我想是的,我们下一月就会去中国,继续探讨一下未来合作的可能性。我们现在已经有非常成功的合作了,我们现在要考虑的就是如何继续这种合作,因为我们共同可以做的东西有很多,因为现在有很多东西可能不是欧洲单方或者中国一方面就可以解决的,我们必须要合作起来,来共同克服这些科学的难题。

  李宾:

  我知道您也学过一些中文,在我们结束此次节目之前,您能不能用中文对我们的观众朋友说几句话,特别想不想对几位正在空中的宇航员说几句话?

  贝里耐斯特:

  我祝愿他们的太空旅行圆满成功,归来安全。

  李宾:

  谢谢,thank you。

  董倩,可能你也听到了,刚才我们欧空局的专家也向我们的宇航员表示了衷心的祝愿,希望他们能够平安的归来,也希望我们的“神舟七号”此次的飞行任务能够取得圆满的成功。可能刚才你们也听到了,他介绍了一下中欧之间,尤其是中国和欧洲航天局之间成功的合作项目,主要是从2001年开始的“双星计划”。另外他也表示,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面,中国和欧空局之间会有更多的合作领域有待我们去进一步的开发。我想今天我们的节目巴黎演播室就到这里,我们现在把时间交换给你董倩。

  主持人:

  谢谢李宾,也谢谢贝里耐斯特先生用中文对航天员进行的祝福。

  神七成功发射源于各界紧密合作

  主持人:

  刚才我们说到国际空间合作,其实对于各国来说,合作恐怕是探索太空的最佳形式。  

  白岩松:

  没错,这个合作首先要从国内说起,也要说到这种团队,七大系统的合作,他们有的时候像火箭系统是最先完成这种任务的,他们庆祝都要有所收敛,因为知道还有兄弟的系统接下来还有很多任务,但是当火箭成功之后,其他的系统却非常发自内心的去祝贺他们。

  再比如说全国各地的这样一种支持。其实很多人都知道,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是在内蒙古的额济纳旗境内,当初就为了建这个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额济纳旗的政府向北搬了160公里,现在地下有很多资源,但是他不能开采。同时,比如说内蒙、甘肃等都要做出很多的贡献。

  昨天让我们非常强烈的感受到。昨天一天是阴天,天不好,冷,有风,一直听人说晚上是最佳的发射窗口时间,我们就觉得怎么会是这样的天气呢?虽然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刘宇总指挥跟我们解释了,说这样的天是最好的,因为天气冷有助于推进液,它需要15到16度的温度,天气冷自然可以保它的温度很好。但是神了,晚上七点钟,我在现场,就在发射塔架那儿,突然一回头,看到天边开始变蓝,天开始晴,而到了八九点钟的时候,星星出现了,天上已经只剩薄云了,意味着不仅对于发射是非常有利的时间,对于我们看“神七”发射也变成了非常有利的时间。果真昨天的镜头非常的漂亮,因为云层变得非常薄,这就是天气会商系统如此精确的。今天曹刚川副主席特别的,也很牛,他们那个很厉害,比那个什么什么厉害,非常棒,的确,他们的预测非常精确的在窗口时间达到了天气的最优化,没有这样团队的一种合作,怎么可能会有那么顺利的发射。

  主持人:

  而且这个天气会商不仅是他们走的时候,他们回来的时候都已经算计好了。

  白岩松:

  所以我觉得这种合作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当然还涉及到其他的一些,中国的航天事业能够这么快速的向前走,取决于两代人,几代人之间紧密无缝的合作。因为我们似乎存在着一种中间的断层,70多岁人跟三四十岁直接衔接,比如说戚发轫跟袁家军,我们好多都是这样,现在全是少帅当道,但是他们立即就已经接班了,能够立即接班还是非常非常精彩的。

  神舟也曾遭遇较大挫折

  主持人:

  接下来,岩松我们不妨继续说合作的话题。因为刚才你说到是各系统之间的合作,还有老少几代航天人之间的合作。

  白岩松:

  没错。

  主持人:

  我在采访火箭上面那个飞船系统的总指挥尚志的时候,他就说到内心的一种感受,他说有的时候坚持非常重要,因为在整个探索的路上,会有很多当时觉得无以跨过的关,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自己就会想这关是不是真的跨不过去了。

  白岩松:

  都曾经怀疑过,而且我们这一批少帅就在这样的怀疑、挫折,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成功,建立起了更强的信心,现在我们的航天人有一批少帅,像袁家军、刘宇、尚志、张柏楠等等一片40来岁,其实是30多岁就开始顶上来了,非常棒。

  另外这个时候不得不谈到失败。其实当我们现在把成功看成了一种习惯的时候,我们要知道是经历过失败的,比如说在1995年、1996年,当时我们的航天接连遭受挫折,一会儿这拽了,那摔了。当时我们的高级首长曾经跟指挥部的负责人是这么说的,今天因为咱们前“921”工程的副总指挥王礼恒部长直接跟我说过,他说那个时候领导是这么跟我们说的,如果再出问题就不用我找你们了,你们就引咎辞职吧,这是十多年前。即使是“神舟”系列,在“神舟一号”一直到“神舟四号”的发射过程中,也曾经遭遇过比较大的挫折,但是这个挫折也曾经让他们在一段时间里,让航天人非常的沮丧、难过,但是之后从伤痛中走出来,去找问题在哪儿,去解决问题,所以失败真的是成功之母,所以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我们是从“神五”看下来,永远一帆风顺,每一个火箭打的那么漂亮,你要知道“长二F”昨天是第109次发射,但是如此的顺利,可是别忘了之前我们是付出了很多代价,但是庆幸的是我们的航天人把失败当成了自己非常宝贵的经验。

  航天人的严谨和浪漫,平静和冒险

  主持人:

  其实你看,“神舟七号”的发射,从根本上来说它也是一次科学实验,而按照科学的规律来说,只要是实验就允许有失败,甚至在个别地方的疏忽都是允许的,但是“神舟七号”不行,载人航天不行。

  白岩松:

  所以他们这里贯彻的就是一个以人为本。你请注意,我刚才举过一个例子,大屏幕上首先出来的第一行字可不是请党中央放心,第一行字是请航天员放心,因为我相信党中央也希望把它当成第一行字,因为这是人,是活生生的三个人,因此只有当我们的人得到最大了保障的时候。这个我再举一个例子,事隔五年了,我们可以说了,当时那种自信曾经非常深的感染过我,当然是开玩笑。我们的飞船航天员系统的总指宿双宁曾经在他房间跟我开玩笑,岩松放心,我们就希望把你这样的都能送上去,安全地给你拿回来,你说如果有这样的一种信心的话,怎么可能不成功呢,所以他们都是把人放在第一位,家军也不断的在谈这样的因素。

  主持人:

  但是袁家军也说过一句话,他说成功不意味着成熟,而且这一次成功不意味着下一次成功。

  白岩松:

  我举一个例子,刚才你说了成功系数由一个月前的0.97已经到了现在的0.98,我也会反过来问他这样的问题,就是说还有0.02的不成功,但是他说,放心,这是一个统共加起来的概念,它意味着这个零件的保险系数是0.99,那个保险系数是0.999,加在一起之后自然就消耗掉。他说我们每一个细节作为科学都只能无限接近于百分之百,但是永远做不到百分之百,这个时候就要用人的细心、细致,严、慎、细、实去弥补这一切,完成每一次的成功。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你不得不为航天人所付出的那种艰辛、努力。我再次举刚才的例子,昨天为什么有一对夫妇让我那么的感动,妻子在基地干四年了,老公在基地干六年了,他们天各一方,会到酒泉,在这儿认识的,然后成家,从此他们的一生就紧紧跟基地连在一起,他们做的只是并不像大家想像的那么复杂,或者惊心动魄的,像总指或者像什么,他们做的是很细的工作,我在北京的航天城就看到博士两三年抄表,抄数字,没有这样的一种信心是很难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如果中国也更多的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借鉴航天人的这种在细致和细节处着手,然后使整体非常优异,我觉得整个的社会面貌也是非常棒的。我们应该抓大,但坚决不放小,尤其抓好小,使整个大变得精采。我觉得航天的这种精神,细节精神也应该成为全社会的一种精神。

  主持人:

  没错,通过这一次我对航天人的采访,我觉得在整个航天系统的工作里面,不管是总指挥还是普通的一个工作人员,他们只有一个工作范围的不同,职责都是相同的,就是一丁点错误都不能出。

  白岩松:

  没错,平常的好朋友,但是在涉及到各种项目里的细节的时候,真吵架,吵的面红耳赤,拍桌子都有,他们后来都跟我讲过这样的事情,当然是我们看不到的。

  所以你去展望未来,展望未来也许大家可以更轻松地说将来中国航天的事业是向哪儿走,我觉得任何一个国家都首先会考虑到把它国家的最科学集大成,所能达到的登峰造极的顶端程度,包括军事,包括信息各种因素,我们还可以去畅想一些事情,将来可不可以更民用化,可不可以更国际合作化,可不可以更商业化。比如说昨天咱们的“长二F”火箭的原总设计师刘竹生就跟我说,成功率在这么高,109发,几乎小李飞刀力无须发的这种概念,永远是成功的,在国际上绝对是品牌,他说为什么我们将来不可以去尝试它可以为国际去承担很多重任呢?因为它的信誉很好。还有民用,我们就不妨做一个大胆的设想,去年拉斯维加斯的无线展上,电视出现了一种新的概念,叫无线电视,我们将来航天人是不是可以打很多个卫星,使我们的电视可以摆脱线的束缚,我们只要调出相应的波段,就像数字收音机一样,我们可以收看到任何一个频道,会不会成为电视的又一场革命呢?这跟老百姓都有关系。所以做梦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表面看所有的航天人是很务实的,非常扎实的,严、慎、细、实,但是他们是这个世界上非常棒的一群诗人。

  主持人:

  他们是领军人物,他们开辟了一条道路,接下来是有更多的人去民用,包括你刚才说的各个领域去跟着他们的足迹继续往前走。

  白岩松:

  所以我说他们是这个时代的诗人和最浪漫的人,但是他们这种大胆的想象通过小心的求证去变成现实之后可以最好的去改变我们的生活,我想你接触他们的时候,你发现他们的很多爱好本身也是这样的一种,像袁家军必须不断的,哪都能放着音乐,然后像戚总做科普的时候做的非常好,能让大家都笑得很开心。像很多的航天人都能展现出他们性格的另一面。

  还有昨天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一个细节,杨利伟在给他的三个兄弟送行的时候,跟第一个兄弟拥抱完,我当时就觉得他快哭了,果真他就没再拥抱第二个,我觉得他再拥抱,他的眼泪可能就会掉下来。当他自己执行任务的时候是那么让大家放心的一个硬汉,然后别人送行的时候是这么说的,一路顺风,你知道杨利伟回应的话是什么吗?明天见,就这一句话让听到的好多人热泪盈眶,他多有信心告诉我们明天见,但是他给自己的兄弟送行的时候,他的眼泪就在眼圈里头,你看到了他内心里柔软的这一面,我觉得所有的航天人可能就是柔软的和坚硬的混杂在一起,最后使咱们看的人看他们的成功成为一种习惯。

  主持人:

  浪漫和严谨,平静和冒险、探险在这些航天人身上可以说是最完美的结合。

  白岩松:

  没错。所以最后就云集在一起,但是我们还是要不断的强调,这永远是一个科学,是人类不断的向前走,没有百分之百,所以还会经历挫折。所以我觉得我们所有的人也应该以一种更宽容的心态和更加开放的心态去为航天人鼓掌,什么时候都为他们鼓掌,我觉得越是这样一种开放和宽容的心态,他们成功的系数越大。

>>>>相关专题:神七飞天大型专题

>>>>东方网独家新闻:"地下"记者会师航天城 伪装进城记录"神七"问天[图]

>>>>东方网独家新闻:东风航天城24日实施管控 城内居民统一观看发射

>>>>东方网独家新闻:酒泉个别旅行社招徕游客:1800元可看"神七"发射[图]

>>>>东方网独家新闻:"神七"待发航天城戒备森严 无证人车一律禁入[图]

>>>>东方网独家新闻:小雨降临卫星发射基地 神七身穿"雨衣"未受影响[图]

>>>>东方网独家新闻:"神七"副着陆场搜救演练 模拟航天员归来实况

>>>>东方网独家新闻:酒泉电力公安全力以赴 "神七"保障进入临战状态

>>>>东方网独家新闻:酒泉气象台服务"神七"腾飞 把脉发射场气候要素[图]

>>>>东方网独家新闻:神七最后一次全区合练 按实时发射流程1:1模拟

>>>>东方网独家新闻:东方网记者"闯关"航天城 酒泉发射基地全面"戒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