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部分沿海企业不景气 300万重庆民工现返乡潮

2008年10月23日 11:36

来源:重庆晚报 选稿:王霖


图片说明:回家咯,安逸!

   

    东方网10月23日消息:重庆晚报10月23日报道目前,受世界金融风暴的波及,部分沿海企业业务不景气,甚至倒闭。而这些企业中,有相当大比例的重庆籍民工。

  昨日(22),记者从重庆火车站和火车北站了解到,近来前往广州的民工数量大量减少,而返回的则不断增加。

  昨天下午3:15分,从广州开往重庆的1076次列车准时到达,乘客们如潮水般涌出车厢。其中,不少是提着大包小包回家的打工仔。

  皮鞋工——

  每月工资少了两百元

  40岁的熊正全也扛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努力往出站口挤。熊正全是北碚农民,回来之前,他在广州的一家外贸皮鞋厂做皮鞋。每个月的收入有1000元左右。近来,由于皮鞋厂业务不好,他的收入也受到影响。“每个月少了百多两百元,自己用了之后,就没剩下好多了……”他说,自己也到其他皮鞋厂试过,但情况都差不多。

  1076次列车的张车长说,近期原本不是民工返渝的高峰期,但从广州回来的民工明显比往年的这个时候多,而且都是提着几大包,像搬家一样。

  灯饰工——

  已经接了6批回家老乡

  “等你们好久了,快点……”在接站的人群中,外面穿着西装,里面穿着大红色棉毛衫的严林特别显眼。他是来接自己的老乡回家的——自从金融危机以来,这已经是他接的第6批了。

  严林此前是深圳衡裕电子厂装配组的组长,平均每个月的工资有1500元左右,工厂主要是生产灯饰配件,并出口到欧洲一些国家。但是,随着金融风暴的来临,27岁的他回到重庆。

  严林说,回到重庆之后,他就用前些年的积蓄买了一辆长安车跑客运。“我周围的朋友大约有70多人在广州打工,到现在为止,已经回来了一半了。很多人都是回来了就不打算再去了,东西都很多”。

  建筑工——

  就当是提前回家过年

  严林接的是老乡胡跃光等6人。“严林还算运气好,一回来就找到事情做了,我们可能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说话的胡跃光已经36岁了,跟妻子双双在广州市区的建筑工地上打工。以前,两人的收入加起来接近2000元,省吃俭用,还能攒下一些寄回家。前段时间,他打工的建筑工地突然停工了。随后,他们找工作四处碰壁,很多建筑公司都是只出不进。

  至于回来做什么,胡跃光说,目前还没有想好:“就当是提前回来过年吧!”

  背景

  合俊工厂倒闭的背后

  10月15日,全球最大玩具代工商之一——合俊集团旗下两工厂倒闭。有专家将其称之为金融风暴波及中国实体经济企业倒闭的第一案。其实,这只是冰山的一角。有媒体报道,短短半年时间,富甲全国的珠江三角洲,就有数千工厂已陆续倒闭。

  据了解,金融风暴对中国外向型企业的打击最大,沿海的诸多企业都是这种类型,受困于高涨的成本和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利润空间遭到严重挤压,涉及行业主要是制鞋、纺织服装、玩具、家具等。

  链接

  沿海企业有300万重庆民工

  据悉,重庆农村目前每年输出近700万劳动力,其中有300多万是输往沿海地区,差不多占了一半。而这上百万民工在为其他地区创造财富的同时,每年也给重庆市挣来几十亿、上百亿的收入。一份权威机构的专项调查披露,这几年在民工总收入上之所以超过其他一些西部省市,主要是因为重庆民工有三大优势———极能吃苦耐劳、握有一技专长和安心于技工职业。

  两地产业结构差异大

  回流民工难找称心工作

  据市内各劳务市场统计,国庆节后,登记求职者人数逐日攀升,超过节前约两成。回流民工是求职者人数迅速上涨的主要原因。但由于沿海产业结构跟重庆有差异,回流民工不太容易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岗位。

  合川人李定富已经在劳务市场等待了一周。8年前,他去到东莞市中山镇的鸿飞玩具厂打工,成为熟练工人并成为一个小负责人,有几家工厂曾经开出4000元的月薪邀请他加盟。回到重庆,李定富深感找工作的艰难,“从网上搜索,发现重庆的玩具类企业寥寥无几。”无奈之下,他只能到劳务市场碰运气,他眼红那些车工、焊工等机械类工种,“重庆到处都是机械厂。”

  市经委人士表示,重庆和沿海地区产业结构有较大差异,食品、服装、玩具等轻工产业发展相对滞后,相关行业的人才需求与沿海有较大差距。该人士分析,沿海产业向内陆地区的产业转移可能提速,不久的将来,那些熟练的重庆籍民工有望在家乡重操旧业。

  市人才中心发布消息称,今年三季度就业矛盾比较突出,预计四季度的就业压力将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