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安徽砀山动用警力强行征地 村民被迫“站岗放哨”

2008年11月10日 16:08

来源:半月谈 选稿:朱永斌

  村民为何被迫“站岗放哨”

  记者最近在安徽省砀山县采访了解到,这个县近年来为兴建经济开发区和多个工业园区,采取少批多占、未批先用等手段,违法占农民耕地千余亩。当地政府部门甚至动用警力强行征地,引发警民冲突事件,一些农民因反对征地被关押。那些失去土地的农民因失去生活来源,生活困苦。

  政府强征土地 村民彻夜巡逻

  位于砀山县政府所在地的砀城镇农民反映,当地政府强行征占农民土地。

  2007年9月,砀山县政府公告,经安徽省人民政府皖政地[2007]168号批准,征收砀城镇于楼村、屈楼村、西城社区、杨楼村、冯园村的土地16.5639公顷,其中耕地7.4980公顷;土地补偿和安置费包干4万元/亩,不再给予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村民们告诉记者,事实上,这些被征的土地全部是耕地,而且大都是基本农田。

  于楼村花园村民组胡宜军等人告诉记者,根据批复,征收该村民组农田34亩,但经村民统计,实际征收耕地95亩。同样,屈楼村信庄村民组信展超等人也告诉记者,根据批复,征收该村民组耕地65.55亩,但实际征收82.99亩。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村民不同意征地的情况下,县政府2008年3月将这82.99亩土地以每亩52.6万元的价格,出让给了一家房地产企业。

  信庄村民组村民告诉记者,由于县政府少批多占土地,群众不愿卖地。为此,政府部门动用警力,强行征地。今年10月9日,县领导带领防暴警察和城管执法队员约300人,出动多辆警车和推土机,对该村耕地实施强占,结果村民与警察发生了激烈冲突。村民向记者提供的现场录像显示,数十名头戴钢盔,手持盾牌、警棍的防暴警察与村民形成对峙,警察排成人墙向前推进,现场十分混乱。冲突中,村民何慧兰眼睛被砖头砸伤,信呈祥手被打伤。冲突中也有警察受伤,一辆警车被砸。

  对此,砀山县副县长郭德社说,信庄村的土地挂牌出让后,协议规定6个月必须交付净地。已到交地期限,如果开发商不能开工,县政府就违约了。10月9日,开发商准备开工,村民们阻止施工,形成对峙局面。为了防止事态扩大,我们出动警力维持秩序。在冲突过程中,警察无一人还手,村民可能是自己误伤。

  据记者了解,为了防止政府强占土地,从9月1日起,信庄村村民组成了“护地队”,制定了轮流值班表,日夜看守。10月9日事件发生后,村里还成立了“护村队”,选出50多名年轻力壮的村民,每晚手持锄头、大锹,分为两班彻夜巡逻,防止警察进村抓人。

  违法占地手法多样 耕地保护形同虚设

  砀城镇村民反映,违法征地现象在这里十分普遍。

  皖政地[2003]119号批复征用砀城镇366亩土地用于村庄建设,实际上县里将之用于丰原集团建设,村民反映实际征地达537亩。

  皖政地[2005]449号批复征收砀城镇屈楼村耕地76.76亩,村民们反映政府实际征地180多亩。砀城镇于楼村李楼村民组李西品说:“当时批复的征地用途是建设县二中新校区,而实际被用于房地产开发。”

  皖政地[2007]625号批复征用砀城镇建设用地400亩,县里将之用于汇源集团建设。砀城镇毛油坊村委会一名姓常的村干部告诉记者:“汇源集团在我们村实际征地660多亩。”

  砀山县国土资源局局长王连永承认土地征用中的确存在少批多占现象,其主要原因是受用地指标限制,道路建设用地没有报批,规划区红线外应预留的土地没有报批,另外在丈量土地时,群众要求“路到中心河到底”,这样多丈量的河滩地等也没有报批。至于二中建设用地变成房地产用地,其原因是县里对城市规划进行了变更。

  当地群众反映,县政府违法占地的又一手段是“批非征耕”。

  砀城镇毛李庄村村民任振华反映,2003年,县政府以非耕地和村庄建设为名,报批毛李庄村和阚油坊村137亩土地,用于建设企业,安徽省人民政府以皖政地[2003]186号文予以批复。实际上,这些地都是基本农田,而且是安徽省水利厅投资190万元的节水灌溉示范区。时任毛李庄村党支部书记的毛作仁告诉记者:“这块地基本农田的保护牌子就是我竖上去的,全部是蔬菜生产基地和果树。当时村民不同意征地。2004年1月,县里动用了一二百名警察,强行砍树,村民们都用身体来保护树和大棚,好几名村民因为不让砍树,以妨碍公务之由被拘留。”

  砀城镇部分农民对近年来该镇被征占的土地进行了统计:2003年以来,县政府占用全镇12个村的基本农田约6257亩。而砀山县国土资源局提供给记者的2003年以来砀城镇的批复用地为4926亩,两者相差1300多亩。

  砀城镇村民反映,政府为了达到占用耕地的目的,经常动用警力,强行征地,关押不同意卖地的农民。信庄村村民信祝祥夫妇告诉记者,今年1月,他们因为不愿卖地,与前来做工作的村干部发生口角,信祝祥被打得满口流血,夫妇俩被公安机关拘留。花园村民组村民胡宜林说:“今年9月28日,县政府出动城管人员和警察约100多人,开着推土机强征土地,我年近80岁的父亲因不准他们推地,被执法人员殴打,我和儿子胡大桥为此和执法人员发生冲突,被十几名警察强行塞进警车里,在车里警察对我进行殴打,我和儿子都以妨碍公务之由被拘留10天。”采访中,近20名村民向记者反映,他们都曾因反对卖地被拘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