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解析G20峰会后中美关系:G2说法不符合中国定位

2009年4月4日 12:22

来源:CCTV《新闻1+1》 选稿:张侃理

  CCTV《新闻1+1》2009年4月3日播出《岩松美国观察 从G20到G2》,以下为完成台本:

  20国集团伦敦金融峰会落下帷幕,出台1.1万亿美元增资方案,加强金融监管,G20开出的治病良方能否帮助全球金融复苏。胡锦涛、奥巴马伦敦首次会晤,建设二十一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建立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共推世界经济,恢复强劲增长。新起点、新平台、新机遇下的中美关系将如何前行?金融危机下,中美两大经济体的建设性合作又将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影响?《新闻1+1》为您解析。

  主持人(申家宁):

  G20会议召开之前,关于在一天的时间之内人们能不能达成共识,来对抗经济危机,各界充满了怀疑,最后的结果是,在会议结束的时候出台了一份普遍高于人们预期的公报。岩松,对于这次会议你总体的印象是什么?

  白岩松(新闻观察员):

  因为在美国,可能这样一种观察就会来的跟国内还不太一样,我觉得可能正是因为之前世界各地的一个对G20峰会普遍悲观的预期,因此当大家看到一个相对温暖的结局的时候,会一下子觉得收获蛮大的,其实我倒觉得这更像是对未来带有信心性的一种天气预报,说未来可能会好,但是究竟天气会怎么样,我觉得还需要观察。

  主持人:

  《新闻1+1》给你不一样解析,我们现在是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跟您共同来解析G20峰会,首先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会议取得的成果。

  (播放短片)

  解说:

  不到4个小时,20国领导人共同坐在一起,探讨拯救世界经济方案。当20国集团伦敦金融峰会落下帷幕,会议的成果备受瞩目,而这两天全球股市普遍上扬,幅度大的上涨达到7%。

  此次峰会在各方的交锋、博弈妥协之后,与会领导人在多项议题上达成共识,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期。

  20国集团领导人同意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提供总额1.1万亿美元资金,其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资金规模将由2500亿美元增加到7500亿美元。与此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增发250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分配给各成员,以增强流动性。为帮助全球经济复苏,20国集团领导人同意在未来两年内提供2500亿美元用于贸易融资,为区域性的多边发展银行提供至少1000亿美元贷款支持。

  20国集团领导人认为,有必要对所有具有系统性影响的金融机构、金融产品和金融市场实施监管和监督,并首次把对冲基金置于金融监管之下,信用评价机构和企业高管薪酬也在监管之列。此外,同意对拒不合作的“避税天堂”,也就是一些没有金融管制的离岸金融中心采取行动,并准备实施制裁。在改革国际金融机构方面,决定新建一个金融稳定委员会,取代现在的金融稳定论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也将实施改革,并赋予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更大的发言权。

  20国集团领导人在保持贸易和投、开放,抵制保护主义等方面达成共识,还要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过出售黄金,为发展中穷国在未来两到三年内提供60亿美元资金,此外还强调,致力于实现可持续性复苏,并朝着绿色经济迈进。

  此次峰会达成共识难能可贵,但一些分歧依然存在,有媒体称,G20并没有形成实质性的突破,媒体提出的质疑归纳起来有如下几点:

  其一,数字虽然惊人,但真正新增加的钱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多。

  其二,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注入的资金是需要偿还的贷款,对实体经济的刺激作用不如财政支出。

  其三,如何处理银行的有毒资产仍是语焉不详。

  其四,对如何改变世界经济的不均衡状态,如何回应人们对美元贬值的担心没有任何琢磨。

  峰会人已散曲未终,因为拯救全球经济的主题曲并未奏完,伦敦金融峰会不可能提供彻底解决当前金融危机的所有灵丹妙药,今年下半年将会再举行一次20国集团金融峰会。在严重的金融危机形势下,此次会议达成的共识能在多大程度上落实行动,对挽救金融危机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人们十分期待。

  主持人:

  岩松,你看,刚才这个片子里面也说了,很多评论认为,这次会议的成果是大于预期,包括我看到一些报纸的评论,甚至把这个会议说成是二战以来最重要的一次世界上的经济会议,对此你怎么看?

  白岩松:

  其实我觉得首先有一点,之所以大家之后的这个评价会比较高,是因为有点出乎意料的感觉,因为在之前你听到所有的声音是,这是一个分歧非常严重的一次G20的峰会。我们不妨做一个假设,如果之前没有那么强烈的分歧,直接大家很和睦,就告诉大家现在能取得的成果,你认为有多少人会很开心,也许会认为远远得不到满足。但是因为之前夸大了或者放大了这种分歧,比如欧洲大陆普遍认为应该在加强监管上立足,而像美国和英国联手,可能更多强调的是要继续刺激经济,你觉得双方很难找到一个结合点,但是最后谈判是妥协的艺术,可能大家忘掉了这句话,双方要各让半步,最后在各让半步的情况下取得了现在这个结果,大家一下觉得有可能要崩了的一个峰会居然还有结果,于是马上鼓掌,已经忘了这个结果是不是一定能取得效果,这是不是我们曾经最大的期待,而是觉得没谈崩不错了。

  主持人:

  像你刚才说的,因为在这个会议之前,我在美国这边,他们的媒体对美欧分歧炒得特别多,最早是说美国建议各国拿出国内生产总值的2%用于刺激经济,后来降到1.8%,到后来白宫的官员干脆说,奥巴马在会上不会提任何一个数字的,刚才您也提到,欧洲国家的诉求就是要整治金融监管,我认为这个事是对着美国来的。到最后达成这样一个结果,美国和欧洲大家各自得到了什么?这又说明了什么?

  白岩松:

  其实我觉得还是要回到那句话,就是谈判是双方妥协的艺术,而双方之所以妥协的重要原因是在面对目前的经济形势下,没有一方能成为唯一的赢家,不管是战争还是平常的谈判,如果说不是双方妥协而只是一方赢另一方接受,那叫占领、战胜。但是现在显然面对金融危机的时候不是这样一个结果,谁都知道必须在获取自己利益的同时,要付出一部分。透过这次的G20峰会马上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每个人都可以一转身回到自己国内的时候,对自己的国民说我们得到了我们要得到的。其实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妥协,我觉得在目前的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双方能够妥协,达成妥协后的一个结果,代表了一种团结,会给人们一种信心,因此这个积极意义甚至大于G20最后取得的那个结果,就是给世界一种更多的信心,大家还愿意坐下来共同讨论我们所要面对的问题。

  主持人:

  这次会议最实的一个结果可能就是增资1.1万亿美元,而且很多的评论家都说,这次IMF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最大的赢家,这个事您怎么看?

  白岩松:

  其实这之前就有评论,我在美国也看到相关的评论,很有意思,说谁会是赢家,一定是IMF,为什么呢?当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在我们平常生活中也是这样,两个人如果有不同的意见的时候,往往要征求另外一个人,第三票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同样是这个道理,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可能会把一部分的权力转到中立的机构,所以IMF就成了一个很大的赢家,的确这是一个很具体的结果,毕竟有了这样一种增资的计划。贫穷的国家在这次金融危机当中非常有可能走向一个谁都不愿意看到的战争和饥荒的结果,他们会是受益者,还有一个受益者就是很多新兴国家,他们面临着突然巨大的威胁,比如东欧的一些国家、匈牙利、罗马尼亚等等,而他们向德国、法国求救的时候,德国、法国考虑到自己国内民众的情绪,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不愿意伸手,这个时候有了第三方IMF增资计划之后,他们可以得到救助,世界会多一些稳定。可是另外一个角度,你必须提起一些担心,IMF同样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我不愿意加官僚这样的字眼,一个庞大的机构,他们从来没有扮演过对世界的前途有重要影响的作用,他们会不会很好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我觉得这要打一定的折扣。

  主持人:

  而且此前很多人对IMF批评声音是很强烈的,认为他在援助的过程当中很多时候是在执行双重的标准,所以这个东西最后到底有多大的时效,能不能落到实处,现在还要看。

  白岩松:

  对,我看到国外也的媒体标题很有意思,叫“G20是一半的成功”,的确,当你看到好的结果的时候,总有另外一些担心,在IMF的时候同样体现出来,它还会不会急需这样的双重标准,但是我觉得增资的背后也有着一种悄然进行的改革,比如说大家已经看到,过去IMF的负责人一定是欧洲和美国轮流执政,现在已经明确地说了任人唯贤,什么意思?也就是说将来非常有可能,它的下一任领导出在亚洲或者出在其他大洲,即使出在欧美,这个口子也已经开了,所以必然会带来一些相应的改革。我觉得在这种经济形势下,如果IMF只得到了增资,而不进行一些相应的改革,包括措施和能力的建设,这笔钱也是有风险的。

  主持人:

  关于这次会议我是比较关注美国的媒体,咱们现在一起跟观众看一下两条媒体的评论,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一个就是美国广播公司说,各国领导人在伦敦达成的协议,可能会重写资本主义的规则,而这在一年前是没有人会考虑的东西。澎博新闻社的一篇文章说,世界领导人朝着新的世界秩序迈出了最大的步伐,而这个新的世界秩序不那么以美国为中心,而且对金融业实行更为严格的监管,国际机构和新兴市场在其中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那么你认为这次会议的意义真有这么深远吗?它真的是建立一个世界新秩序的开端吗?

  白岩松:

  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的一种情况是,在美国反而这样的声音会更高一点,这反映出了在美国自身的担心,而其实你在中国或者在其他一些国家,这个声音并没有那么强烈,虽然可能在法国和德国领导人的声音发出的很强烈,我也注意到昨天晚上CNN始终那样一个直播的特别报道,它的大标题就是“世界新秩序”,但是我觉得他后面可能缺了问号,一定会进行相关的改革,但是是不是变成了一个全新的秩序,我觉得也许谈论它还有点过早。比如这次奥巴马在G20峰会上谈到了这样一句话,很耐人寻味,他说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力也正在慢慢地复苏,当然你可以找到另外的答案,比如说连他最忠实的盟友——布朗首相都已经批评了去年的G20华盛顿峰会,但我觉得不要仅仅把它当成对美国的批评,也可以当成G20峰会第一次相聚的时候,大家还没有太多的经验。

  我们现在谈美国,它慢慢成为不再是一股独大了,好像谈得有点过多,我觉得这一点还有点早,它可能过去对世界经济的控股,比如说70%现在可能变成60%或者55%,别忘了还具有某种控股性,我们是看到了一种衰减,但是这种衰减还没有到一个失去控股权的地位。

  主持人:

  刚才你谈到奥巴马,奥巴马个人的风格肯定跟原来的布什总统是截然不同的,从你个人的观察来看,你认为这次会议,他之所以有现在这个成果,跟奥巴马个人的作风有没有那么一点关系?

  白岩松:

  我觉得奥巴马只是个人的观察,我注意到他在G20峰会上,我认为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世界要共同面对这种危机,要有很多的国家来共同想办法去应对,他表达了这样一个意思。这跟他上任之后,比如让希拉里进行穿梭外交的时候,包括伊朗,包括以色列等等各方面的声音他都要学会聆听,先聆听再拿注意,这本身是非常重要的改变,我觉得奥巴马可能会拉开一个多极时代的开始,而不意味着在多极时代当中美国的地位会得到非常大的衰减,我觉得不是这样,但是美国有必要开始学会聆听了。

  主持人:

  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新闻频道在美国华盛顿直播的《新闻1+1》,我们今天探讨的话题是G20峰会。其实从金融危机开始之后,有些人提出,要解决金融危机或者要拯救全球的经济,很多人寄希望于G2,也就是中美两国的合作。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国家主席胡锦涛和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会见。

  (播放短片)

  解说:

  这一瞬间尽管已经过去了五十多个小时,但仍然是全球各大媒体竞相报道的内容。两天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伦敦的第一次会晤是中美关系史上一个重要的日子,更重要的是,中国和美国也是目前全球瞩目,带领世界走出金融危机两个最重要的国家。两个大国究竟会如何携手走出金融危机,推动世界经济恢复增长,必然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

  目前,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而美国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之间相互的依存度越来越高。在这次会晤中,除了双方一致同意要共同努力建设二十一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之外,会谈最受瞩目的一个成果是,两国元首宣布,双方一致同意建立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并希望通过加强接触和对话,使两国关系在现有坚实基础上继续向前发展,并确定首轮对话将于今年夏天在华盛顿举行。

  在此前,中美两国共有六十多个磋商机制,布什总统执政时期的战略对话与战略经济对话机制,是双边交流的两个重要机制,相比较起来,这次提出的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并不是简单的一个字数增加,而是显示出中美两国对加强合作认识的加深,以及两国合作重要性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的新高度到底体现在哪里?就在昨天下午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对此做出了回答,首先从级别上,以前的战略经济对话是双方各自由一位元首特别代表来主持,而在新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下,两国元首各任命了两位特别代表,分别来主持战略对话和经济对话,也就是说战略对话和经济对话被提升到了同样重要的高度。其次从频率上,以前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是一年举行两次,今后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原则上是一年一次。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究竟如何推动中美关系进入新航程?这是否说明从此中美关系将更加紧密强劲?在此次的会晤中,中美两国元首达成了许多共识,奥巴马也接受了邀请,将于今年下半年访问中国,但在国际金融危机仍在蔓延的情况之下,中美作为两个主要经济体究竟该如何共同面对,在此次卓有成效的会晤之后,中美两国面前的道路又究竟该如何携手,实现积极合作,全面地走下去呢?

  主持人:

  岩松,你看,这次G20峰会上可以说中美两国元首的会晤是其中一个亮点,美国媒体对它也很关注。从你的观察,你对这次“胡奥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印象?

  白岩松:

  因为这毕竟是奥巴马执政之后,他除了出访一次加拿大之外,这是非常大规模的一次出访。另外,他在这次出访当中有很多第一次握手,比如跟俄罗斯的,跟印度的、跟韩国的,当然大家很关注的是中国的,而且这与之前的吹风很有意思,包括很多媒体上专家、学者甚至有一些政府的人士大大谈G2这样的概念,就是中国与美国,所以把热度做得很高。另外一句话我觉得很有意思,中国常说一句话,冤有头债有主,这哥俩遇一块了,因为这次世界金融危机的起源,虽然在这次G20上淡化了它,因为给美国一定的面子,大家都知道从美国发生的,这真是冤有头。另一方面是债有主,因为中国作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又作为发展中国家重要的一个代表发言的国家,所以我觉得他们两者相聚必然会产生化学反映,媒体必然会对这种具有新闻事件的两国元首的第一次,它有很多的新闻点,所以给予很大的关注。

  主持人:

  刚才您也说了,有这种G2的提法,您怎么看这件事?

  白岩松:

  其实如果要说是换一个字母U2的话我会听,因为它是一个乐队,音乐很好听,但是G2我不愿意听,这句话可能不太好听,我觉得更像是一种忽悠,首先它来自一种对国际目前面对金融危机的时候新秩序建立的一种反对,什么叫反对呢?G20跟它做对应的是G7或者G8,为什么要扩大,十年前为什么要成立部长级的G20会议,说这个世界由几个国家讨论问题的时代可能陆续要结束了,这几年大家的感受非常明确,连美国人自己都在这次G20都说,这样的金融危机、这样的事情需要很多国家一起解决,趋势是在更民主、更扩大的前提下,G20是一个缩小版,反向的,反而缩小了。

  第二,拥有什么样的权力你就要付出什么样的义务。中国发展得很快,可是是否做好了这两者同时的准备呢?大家可能愿意议论G2的时候你的某种权力,但是你要付出相关的很大的义务,我觉得也没到。

  第三,我非常相信,中方比如政府的人士或者很多专家也不会接受G2的说法,我觉得这不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也不符合目前中国对自己的定位,也不符合一种价值观的追求。

  主持人:

  还有一种提法,说面对金融危机,中美两国可能会成为一种取暖共同体,这个提法你怎么看?

  白岩松:

  这个我同意,因为我们之间可以互相取暖,同时你也可以跟欧盟互相取暖,跟日本等等都可以互相取暖。

  主持人:

  不是排他的?

  白岩松:

  不是排他的,所以我觉得这是肯定的。

  主持人:

  在这次两国元首会晤的时候,其中很关键的一点,就是重新定位了两国的关系,这里面有几个关键字,有“积极”,有“合作”,有“全面”,你认为它们的含义是什么?

  白岩松:

  我觉得这次他俩的聚会很多媒体人都在期待得到更多的新闻点,所以很多的记者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也会去关注,谈没谈经济问题,尤其谈没谈货币问题,因为之间央行行长周小川已经谈出,关于超主权储备货币等等,结果都没谈,其实你可以把它理解成第一次握手必有的一种定位的会晤,再次对中美关系的定位。另外我觉得跟大家的很多判断是温和的,中美不会因为奥巴马的上台发生一个新的变化,它带有某种延续性,否则大家也不会说,布什即使遭受了很多的批评,也有一点是该被表扬的,那就是对中美关系的确立,所以这是一种延续性。我觉得因此当缺了很多新闻点,大家也没谈经济问题,他们两个人也没有谈货币问题,那改变定位问题了,所以定位问题的时候有这样两点我希望大家注意,一个是美方表达了中美两国的双边关系他们认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还有一个是中美双方要密切关注对方的核心利益。另外一个就是把战略与经济的双重计划,现在合二为一变成一个战略经济对话,我觉得这两个是新闻点。

  主持人:

  对,根据你刚刚提到这个,把战略对话的机制变了一下,这个变的意义在哪里,我们知道原来是有两个,一个叫战略经济对话,一个是战略对话,现在变成一个双轨的了,为什么要这样?

  白岩松:

  其实我反问一下,包括电视机前观众朋友可以想一想,即使过去有这样双轨的两个对话,你记住过战略对话吗?你能想起来战略对话是谁跟谁在聊吗?你记住的一定是吴仪跟保尔森,以及后来王岐山跟保尔森的经济对话,等于说这是两个非常不平衡的对话,这一次第一个是合并之后升格了,因为美方有希拉里国务卿,中方有国务委员戴秉国,同时也由副总理王岐山来跟盖特纳在这方面进行。另一方面可能在美国国内的主导权,因为之前也有评论,只是我转引美国传媒上的语言,不是我们的判断。中美关系的主导权已经从经济和商业、财政这块的系统转移回到了白宫里面,回到了国务卿。我觉得战略的对话可能要有相应的升格,另外效率也会变得更高,所以我倾向于这是一个更积极、更有利的变化。

  主持人:

  另外,关于这次两国元首会晤,还有一点,就是奥巴马答应今年下半年要访华,我们知道奥巴马现在上任还不到一百天,他就承诺下半年要访华,你认为这说明了什么?

  白岩松:

  对,下半年也会去俄罗斯,我相信他下半年会腾出时间,随着经济的好转,他必须展开他上任之后的一些旅行,当然在这其中毫无疑问、中国、俄罗斯都是要首先选择,包括要定下行程。我觉得这来自于对中美关系一种更清晰的地位。我注意到一个细节是很有意思的,在双方的首脑完成了第一次握手之后,各自回国内的陈述大部分是重合的,因为毕竟是一样的内容,但是也有少部分的内容是自己回到自己的公告中,有一部分是只自己单方面说了,比如中方说了,美方认为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同时密切关注对方的核心利益,而这句话在美方的公告里并没有说,所以你就可以在目前的情况下,虽然大家已经相同和可沟通的地方越来越多,但是也有一些因素是,我要照顾对方的利益,但是前提是都已经有了非常清晰的定位,中美关系不能说是最重要的世界上的双边关系,但起码是非常非常重要,对于双方的核心利益来说也是一个重要、必须要考虑的国家。

  主持人:

  在现在应对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下,您认为中美两国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哪些双赢点,哪些又可能是双方当中存在的一些分歧?

  白岩松:

  我觉得其实进入新世纪之后给了中美两国不断更好合作的基础,虽然这种基础都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一些事件,这话怎么说呢?在2001年的时候,“9.11”问题的出现,其实立即改变了小布什总统对中美关系过去的定位,因为他刚上台不久的时候,其实还是存在某些犹豫,但是“9.11”一瞬间改变了他,他突然发现我必须同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去把所有的关系做好,因为我们面临共同的挑战,世界反恐这样一个局面。

  好了,几年过去了,这个关系发展得非常顺畅,但是这样一场必然会到来的金融危机,又给中美两国有了新的另外一个定位,就是在目前这个情况下,作为一个最发达的国家和一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双方的联手已经不仅仅是你我的事情了,而是世界各方的事情,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中美关系大家完全可以谨慎的乐观,既不可能非常非常地蜜月,出现很大的问题,敌对也很难,所以我觉得进入到一个相对比较正常的发展阶段。

  主持人:

  这样一步步地走下去,反而是更坚实。

  白岩松:

  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