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陈江会三项协议为两岸深入合作奠定基础

2009年4月28日 02:09

来源:CCTV《新闻1+1》 选稿:方清

  东方网4月28日消息:央视《新闻1+1》4月27日播出《陈江会:渐入“佳径”》,以下为节目实录;


  海协会会长陈云林与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南京举行“两会”恢复协商以来的第三次会谈,大陆资本可以入台投资,两岸常态化包机转为空中定期航班。面对陈江会谈达成的多方面共识,三项协议的签署究竟会给两岸带来哪些积极影响?双方利益,敏感话题,面对未来会谈可能存在的难点问题,我们又该如何克服困难,携手并进?《新闻1+1》为您解析。


  主持人(王跃军):


  您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1+1》。


  昨天的一则新闻使海峡两岸关系的问题再次吸引人们的眼球,那就是海基会的董事长江丙坤和海协会的会长陈云林在南京进行了会谈,这是从去年6月份到现在陈江的第三次会谈,这次会谈是签署了三项协议,达成了一项共识,可以说海峡两岸关系向前又迈进了一步。


  岩松,怎么看待这次陈江的会谈,比如在金融领域、共同打击犯罪,包括大陆企业到台湾投资等各个方面所达成的协议和共识?


  白岩松:


  我觉得你刚才提到的这三点就是这次的新闻性,怎么来理解呢?第一次的时候新闻在于他俩握手,谈什么不重要。第二次陈江会的时候,新闻在于在台湾谈的,谈什么也不重要,但是这一次已经变成了一个常态性的谈,因此谈什么很重要,这就意味着两岸的沟通已经向制度化和日常化来行进,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主持人:


  应该说从北京到台北,又从台北到南京,接下来我们就来看一看陈江的第三次会谈。


  (播放短片)


  解说:


  昨天上午,在南京紫金山庄,作为“两会”领导人,同时也是老朋友的海协会会长陈云林与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的手再次紧紧握在了一起,这是“两会”恢复协商以来的第三次领导人会谈。


  陈云林(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们“两会”的制度化协商已经向纵深的方向推进,两岸和平发展的态势在持续地增强。


  江丙坤(海基会董事长):


  目前国际金融危机深深影响两岸经济的发展,在这个时候,两岸之间同舟共济,相互扶持,就显得特别有意义,因为同舟共济,相互扶持,不只是双赢的局面,而且我们共同把饼做大,也就是一加一大于二。


  解说:


  时隔五个多月,第三次陈江会如期登场,再谱两岸关系新篇章。在会上,陈云林说,两岸恢复会谈以来已经签署了六项协议,各协议的执行情况越来越好,截至二月底,双方客运包机共运载旅客74万人次,预计今年的大陆居民赴台旅游人数也将突破50万人次,“两会”的合作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民众肯定。


  陈云林:


  (我)相信如果我们携手并进,就一定能够在两岸和平发展的这样一个轨道上克服困难,共创互利双赢的经济荣景。


  解说:


  两个半小时里,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两会”就两岸空中定期航班、金融合作、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等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并就大陆资本赴台投资事宜取得共识,双方希望两岸业务主管部门,以适当方式建立沟通机制,共同推进大陆企业赴台投资。


  江丙坤:


  我希望“两会”能够在过去我们奠定的稳固的基石上,共同努力,继续前进,为两岸和平建构深厚的基础。


  解说:


  在经过充分磋商,达成共识后,昨天下午,海协会会长陈云林与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签署了《海峡两岸空中补充协议》等三项协议,同意增加定期航班,建立两岸金融监管合作机制,携手打击跨境犯罪等。协议签署后,双方互赠了礼物。会后,中共中央台办主任王毅在会见江丙坤时表示,两岸关系的改善是大势所趋,也是人心所向,对于如何推进两岸关系,王毅提出,“经济为先,循序全面发展,互信为重,逐步破解难题。”他期望在实现两岸经济往来正常化基础上,尽快推进两岸经济关系的制度化和机制化。


  三项协议为两岸深入合作奠定基础


  主持人:


  陈江会从去年六月第一次在北京,第二次是在台北,这一次是在南京,那么对于这一次的陈江会,各方的评价如何呢?接下来我们来连线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的朱卫东。


  朱老师,您好。


  朱卫东(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


  你好。


  主持人:


  朱老师,我们大家也知道了,这一次是签署了三个协议,而且有一项共识,在这些协议和共识当中,你觉得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朱卫东:


  我觉得这三点都挺亮的。第一点是解决了上一次陈江会没有解决的常态化包机改为空中定期航班的问题,它基本上可以说是真正的“大三通”已经实现,就是空中直航,比较引人关注的是后两点,一个是签署《金融合作协议》,这是两岸业界多年期盼的,这个在国际金融危机对两岸经济构成重大冲击的今天,我觉得更具现实意义,它的意义主要是体现在为下一步的两岸的银行、保险、证券、后续签订金融监理备忘录铺路,也就是说,使下一步的两岸经济合作深化发展创造了条件、奠定了基础。


  还有一个我觉得也是比较大的一个亮点,就是关于两岸共同打击犯罪问题,以及司法互助。这个我觉得它最大的目的主要是维护两岸同胞的正当权益和两岸交流交往的正当秩序,因为这儿解决了过去以来一个是两岸密切往来所带来的民事纠纷,以及过去由于两岸这方面共同打击犯罪的机制司法工作没有建立,有一些不法分子游走两岸,所以我觉得这两年,特别是后两点,就是签署金融合作协议和共同打击犯罪可能是比较新的,也是对于当前乃至今后两岸关系的发展有很大的意义,是两岸关系向纵深发展的一个标志吧。


  主持人:


  朱老师,你提到签署的三个协议,包括达成的共识都挺亮的,我们注意到,达成的共识是大陆的企业可以到台湾去投资了,这一点亮在哪儿呢?


  我觉得这亮就是我们小平同志以前讲过,过去希望两岸经济能够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我们现在基本上达到我中有你,我们欢迎台湾企业尽早地来大陆投资,经过这么多年努力,应该发展比较快。但是在你中有我的这一点,也就是大陆资本进入岛内这方面,由于台湾方面种种限制,这方面一直没有取得进展,这次协议在这方面我觉得可以说结束了过去非正常的单向投资的局面。


  主持人:


  大家有一种担忧,大陆的企业到台湾去投资,现在条件不太成熟,你觉得呢?


  朱卫东:


  什么叫成熟不成熟,条件都是在创造的。我觉得现在在来说,条件是非常成熟了,从外在的条件来说,有共同应对金融危机冲击,从内在的条件来说,岛内的这些产业需要升级,同时台湾方面在有关领域的投资方面是不足的,大陆方面经过改革开放发展,大陆企业在一些制造业、新能源、服务很多方面可以弥补一些台湾的投资不足。另一方面,它对大陆资金来说也提供了一个新的投资的渠道。总的来说,我觉得时机是越来越成熟。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朱老师带来的分析。


  两岸关系进入到“过日子”阶段


  主持人:岩松,刚才朱老师的分析,我觉得他说的话很有意思,说这几点都很亮。首先我们看所谓的定期直航,由过去的节日包机到周末包机,包括后来的直航,不飞香港的飞行情报区,这次又有新的突破,这一点你觉得进步在哪儿?


  白岩松:


  其实先说一个大的概念,我倒觉得三个协议包括一个共识,我们可以说它是亮点,但是这还不是真正的亮点,我觉得什么的亮点是,双方已经摆起了要长期过日子的准备,来探讨过日子必须面对的一件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这是最重要的一个亮点,也就是说,向纵深发展,向日常化、向制度化、向机制化发展,比如说过去我们说“三通”了,飞机都可以包机了,但别忘了,第一是包机,第二个,每周才108个班次,而且航点也并不全。那这一次考虑到需要,按照长期过日子的角度来计算了,正式成为直航,定期航班才敢印时刻表,航班次一周由108一下子变成270,请注意,要慢慢变成270是一个过程,要没有人坐飞机,企业不会干这种傻事,牵这协议也没有意义。台湾每年到大陆的游客人次是500万人,大陆到台湾的120万,加起来是620万,那对于这样一个航班次其实是有很大的需求,所以我觉得这个协议是为了过日子准备的,不是为了给大家看一看,让大家很开心,你看我们都通航了,不是。


  主持人:


  过日子也好,或者说总体来讲是一个大的亮点也好,它这里由好几个小的亮点组成的,我们再回到小的亮点当中来,像过去是台湾企业到大陆来投资,现在是要实现一种双方金融上的合作,这个从过日子的角度来讲有什么变化?


  白岩松:


  其实过去我们总是看到双方进步、突破的一面,但是对它背后其实还欠缺的那一面很少关注,这是因为我们对海峡两岸的关系一直是抱有一种期待。其实你仔细去看看,过去第一,台商在这面投资,但是由于金融系统跟不上,包括货币很难去兑换等等很多因素,它无法有很好的保障。比如这次金融危机,面临巨大的企业风险的时候,想要融资都很难,它怎么更长期的生存下去。所以当金融的系统可以进行很好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时候,恐怕就像王毅说的那样,两岸的经济已经由实体经济向金融经济去扩宽,所以这对将来长远的过日子是非常重要,依然是为了长远的过日子。


  主持人:


  这么多年的交流或者双方的协商,很多都集中在了经济领域,这次我们注意到,比如双方能够携手,共同打击犯罪,要进行司法方面的合作,给人感觉好像已经跳出了经济领域了。


  白岩松:


  我觉得是既跳出了一点,其实又没有跳出,因为你从经济的角度来说,可以把它看成是两岸在共同打击犯罪的时候本身就是营造一个更好的投资环境,另外在经济交往过程当中,裹胁着的很多犯罪也必然要成为合作打击的这一面,比如假钞等等一些情况,将来你也可以去想象,有了这样的一个合作协议的时候,对方都不会成为你的避罪天堂,就是当你有问题的时候,你逃到另一方,你就可以躲避,不对,以后双方打击犯罪是要合作的。所以它向社会领域扩宽,由长期海峡两岸只能经济合作,现在已经向社会领域进一步扩宽,但同时也跟经济的交往有着很大的关系。


  主持人:


  应该说由经济领域向社会领域扩宽,同时经济方面又有一种纵深向,比如这次大陆企业可以到台湾去投资了,这一点让大家感觉是很大的一个突破。


  白岩松:


  对,但是提醒大家注意一下,你看第三次陈江会,它的结果是用这样的一句话概括的,“三个协议,一个共识”,那么大陆向台湾去投资,为什么不是协议,而是共识呢?共识就意味着双方打算着这么干,但是现在是不是立即能干,还不能,它还要解决很多的障碍,尤其在台湾方面,现在有关的部门也在审议,最后让大陆的资本可以进入台湾,因为大陆资本进入台湾去投资的时候是两种渠道,一个是直接投资,还有一个间接投资,间接投资就是买它上市的公司的股票,因此它会有很多的限制,我也同意刚才朱老师说的那句话,什么时候成熟?现在就是很成熟的时候,这意思是什么呢,有问题不怕,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再向前走,所以从这个角度说,任何时候都是好时机。


  主持人:


  像陈江会,假如由联姻这个角度来讲,最开始认识的时候,大家非常关注,结婚的时候大家可能非常关注,像你刚才说,一旦过日子来了,我们媒体好像现在不是特别关注问题了,怎么会呈现这样一个变化?


  白岩松:


  所以我说这柴是最大的进步,讲一个小花絮,很有意思。昨天签完协议之后,开完记者招待会在紫金厅,五点钟记者招待会一开完。突然大厅就开始变了,白色的纱帘什么的,里面开始布置,原来一对新人要在这厅里结婚,人家说谁沾谁的喜气,是陈江会沾马上要结婚的喜气,还是结婚的两口子也说,我们很高兴接了陈江会这么一个喜气。但是它给了我们一个提醒,不管是谈恋爱的时候还是结婚的时候,都非常在乎仪式感,衣服、礼物等等。然后从结婚的第二天开始,要过日子了,要实实在在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问题。所以我觉得两岸现在在经济、交往的层面已经告别了最开始的那种,第一次握手,第一次在台湾俩人谈,你想想新闻点全在这儿上,谈什么不太重要,相对于这个标志性的意义来说,但是从这第三次来说,他俩握手不是新闻,也没有人去计算他俩握手了多少秒,礼物也放在了一个相对次要的位置,但是主体结构变成了这“三个协议和一个共识”,我觉得今后更会是这样的。


  主持人:


  海峡两岸之间如果要是像岩松刚才说的,过日子的话,下一步应该怎么过,还有哪些要进一步协商?稍候我们将继续。



  两岸会谈将由易变难


  主持人:


  陈江会谈已经进行了三次,以后还会谈什么,还有解决哪些方面相关的问题呢?接下来我们来连线一下台湾资深媒体人、《新新闻》周刊的董事长周天瑞。


  周董事长,你好。


  周天瑞(台湾《新新闻》周刊董事长):


  你好,我是周天瑞。


  主持人:


  从台湾媒体角度来讲,像这次陈江会谈,大家的评价如何?


  周天瑞:


  我想对于陈江会谈的第三次举行各方面同样还是很重视的,当然在过去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两岸的情况没有进展,而这一年来在“马政府”的领导之下,后来开展两岸的协商,进行了谈判,在过程里面可以说有相当多的进展,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当然受到重视的程度也相当高,有长时间没有作为,以致于目前有非常多的作为,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就等于说一个人肚子饿了很久了,没有吃饭,你一旦吃的话就会吃很多,目前看就是这种情况。接下来还要吃什么饭,还要吃多少饭,它当然又会面临新的问题,它就不一定会是说像起先那样顺畅了。因为在原来可以做的事情当中没有做,而如今做了的时候,当然拣比较容易的先做,比较没有争议的先做起,当没有争议了,已经做了一定程度的时候,接下来逐渐就会碰到比较会有争议的事项方面,那么在未来方面当中就会产生新的一些,可能彼此之间不能完全敲定事情会发生,也就是说,这次的议题里面,有些是台湾所希望的,有些是我们大陆所希望的,可是两边并没有完全达到一致的协议也不少,可以看得出来,这一个征兆,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可能是未来所要进一步面对的。


  主持人:


  周董事长,这是您作为一个媒体人,对这个问题的一个分析。我们也注意到,像台湾领导人马英九对这次陈江会给予了肯定,包括陆委会,同时民进党却提出了批评,比如说该让的没有让,该给的没有拿回来,对于像这样的一种评价,您怎么来看待呢?


  周天瑞:


  当然民进党一定会有不同的看法,它作为一个反对党,同时它有不同角度的看法,它不会改变,也不会消失,当然有些问题它也可能适当的程度反映台湾的想法和看法,所以也不能说完全是没有道理的,也就是说,我刚才讲到,两岸进一步发展的时候,会碰到的一些问题,其中有一些也会是来自内部的某种压力。所以在目前来讲,民进党固然说一些可能是旁边的泼冷水的话,有它政治上的其他意图,不过,某种程度上也可能反映是事实,这个事实也不能不面对,这是台湾有很多地方我们在进行两岸互动的时候,可能也要注意到的一个焦点,一个角度。


  主持人:


  周董事长,我刚才也听到了,您提到,未来可能还会遇到一些困难或者说是难题,您能不能跟我们具体说一下,可能会面临哪些方面的问题吗?


  周天瑞:


  台湾希望在大陆那边,比如在台湾说的集体合作架构协议这件事情上,“马政府”当然很希望在这方面有一个新的进展,这是民进党政府相当反对的,目前在这次会议中,虽然有一些闭塞的谈到,可是并没有很确定的进入到未来会议的议程里面的决定,也就是说,马英九先生在两岸签署协议或者议定努力当中,遭遇到内部的反对,但是似乎也没有得到来自于大陆完全积极的响应,这个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或者考量,当然是可以继续分析下去的,可是也无形中让“马政府”在他对内部的希望完成的跟大陆之间的协议,却没有一种所谓具体的进展,造成一些困扰,或者造成它一种进退维谷的状态,这个也是可能受到台湾批评的地方,当然也是我们在大陆这边也可能做一些面对的,我觉得这样对两岸再走下去会是更多进展,在我们看来可能才是一个适当的做法。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周董事长。


  两岸会谈议题将越来越广泛


  主持人:刚才台湾的媒体人也对陈江会进行了他们的一种分析,你刚才说要过日子,过日子将来肯定还会遇到一些矛盾,要解决这些矛盾,你觉得如果陈江会再谈的话,可能会谈哪些分析的问题,解决哪方面的一些困难?


  白岩松:


  你这个问题既可以理解成第四次陈江会谈是什么,也可以理解成四五六七,将来的一个目标,我觉得后者可能更重要。我注意到最近海峡两岸发出的声音非常相似,马英九在台湾发出这样声音,有记者问他的时候说,会不会针对一些很敏感的问题,双方已经开始合作,马英九说,我还是倾向于先谈经济,先把经济谈好,将来条件成熟,再去谈一些敏感的问题,王毅,台办的主任也谈了几乎是同样内容的话语,我们姑且做一个这样的分析,有一个大的前提,海峡两岸的交往非常长远的目标是统一,但是它并不是目前的目标,目前的目标是“和平”二字。我们有三个事情要谈,第一是经济,第二是安全,长远还包括政治,我们现在行进在第一个问题上,要谈经济,但是不排除接下来的时候关于安全会有所协商,刚才你看,它也在谈经济的协议问题,可能很多人乐观的说,今年年底差不多,双方在经济方面会签一个协议,第二个方面围绕安全这个角度去谈,将来会不会变成大家期待的和平协议,我觉得可能是走向统一的三步棋,但是现在很重要的一个目标是把头两步走完,一直变成一个和平协议的签署,我觉得这都是未来陈江会要面临的很具体的问题。


  主持人:


  像王毅也提到,要由易到难,由经到政,实际上我们也看到相应的评论,包括这次会谈当中谈到,从经济向社会领域在扩展,那么是不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比如文化上的合作,包括青少年的交流?


  白岩松:


  我觉得这些事情恰恰是非常容易开展的事情,不复杂,但是接下来我也有这样的看法,其实他们刚才谈的时候我也特别想谈,我们看到了陈江会,看到了海峡交流,尤其在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面,全是笑脸,全是笑容,全是和谐,全是友善,不会的,我觉得接下来的时候就意味着,其实我们头三次谈下来的内容符合大家的期待,在原来的想象当中,但是接下来随着大家,过日子磕磕碰碰是很正常的事情,越来越有一些事情是各自有各自的看法,但是谈判是双方妥协的艺术,如果都不让步,很难。


  另一个角度来说,其实我个人也同意这样的看法,从大陆的角度来说,还会延续像过需这么长时间,更主动地释放善意,不能再签很多东西,在谈很多东西的时候都是形成一个僵局,恐怕大陆还会释放更多的善意,这更有助于大家谈得不错,我觉得我们作为一个普通的观察者来说,可能也要主动迎接过去一些陈江会包括一些具体议题当中其实双方是有争执,甚至吵架,甚至有分歧,非常正常,这才像过日子。


  主持人:


  在这个过程当中,实际上像陈云林在和江丙坤会见的时候,提到要挺住,实际上是有别意的,你刚才说会谈,双方比较熟悉了,应该谈得更融洽,如果海基会发生某些人事上的变动,会不会对双方的会谈产生一定影响?


  白岩松:


  其实这都是媒体的预测或者猜,因为前一阵子马英九也在说,他要重新回到党主席的位置,吴伯雄会不会接江丙坤,成为新的会长,一旦马英九成为了国民党新的党主席,就出现了一个海峡两岸当中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国共两党的合作现在已经形成了非常默契的一个渠道,国共论坛等等都是在国共两党以党的名义合作,可是马英九身兼二职,他既是台湾地区的领导人,同时,假如说它又是国民党新的主席,接下来怎么交流?吴伯雄可以作为党主席,经常来大陆,马英九可以吗?该怎么办,所以这是媒体猜测的地方,所以我觉得将来的海峡两岸关系有很多期待,更加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