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西花厅里也有党支部 谁是周恩来的“领导”?

2010年4月5日 08:13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简介 选稿:袁野

  周恩来总理的组织关系一直在西花厅党支部

  虽然周恩来总理在党内的职务是中共中央副主席,但他的组织关系一直在西花厅党支部。在这里,他和邓颖超大姐以普通共产党员的身份参加基层的组织生活,同时又对这个基层党支部的工作给予了很多特别的指导。所有这些,都在身为西花厅党支部委员的赵炜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到西花厅后,我就开始同周总理和邓大姐一起过组织生活,但因为周总理工作忙,很多时候的活动他都无法参加,相比之下,邓大姐倒是经常参加支部的活动,还经常给我们讲党课。周总理常为自己不能参加支部大会感到遗憾,但他却明确地告诉过我们,他在家时支部有活动一定要通知,有些重要的事情他一定要参与,比如党支部改选。可是,有时我们看到周总理太忙了,开会也就不通知他,有一次我就因为这事挨了周总理一顿批评。

  那次党支部改选的时候,周总理正好在家,我们看到他忙于办公,就没有前去打忧。等会开完了,我跟在邓大姐身后到办公室去,经过周总理办公室时,邓大姐叮嘱了一句让周总理休息。正好周总理手头的事也差不多处理完了,就和我们聊起来。

  “今天你们干什么了?”周总理顺便问了一句。

  “党支部改选了,我们刚刚开完会。”邓大姐兴致勃勃地说。

  “哦,今天支部活动,改选支委,怎么没有通知我?”周总理放下手中的文件有些不悦地问。

  “总理,我们看您太忙就没告诉您。”我在大姐身后连忙向周总理解释,当时我是支部组织委员,改选投票恰好是我负责。

  “你们这样想不对,”总理很严肃地说,“我有事儿不能参加会是要请假的,可你们不通知我就是你们的失职,我这个党员不能搞特殊,今天在家可以投票嘛。”

  赵炜是组织委员 周总理说“赵炜,以后在党支部里你就是我的领导”

  听周总理这样一说,我感到很内疚,站在那儿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看到我那副自责的样子,周总理的语调又温和了:“既往不咎,以后开会可要通知我呀。好了,说说你们开会的结果吧,谁当选新支委了?”

  听周总理这样一说,我心里又轻松了。“让赵炜给你介绍吧,她是组织委员。”邓大姐也笑呵呵在应道。

  于是,我把几个人名告诉总理,还拿来纸请他也投票。周总理认真地划完选票后显得很满意,还同我开玩笑说:“不错嘛,赵炜,以后在党支部里你就是我的领导,我拥护你们。”

  “不,总理,您永远是我们的领导。”看到周总理一放松,我也没了拘束,又恢复了平日同他讲话的随和劲儿。

  从那以后,党支部一有活动,我还真的都通知周总理,当然,大部分活动他还是因为国事繁忙无法参加。

  作者简介:

  赵炜 全国政协原副秘书长,长期在周恩来、邓颖超身边担任秘书,现任中央文献研究室周恩来邓颖超研究中心顾问。辽宁省新民县人,1951年参军,1954年转业到国务院机要处,1955年调至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先后任干事、秘书,1965年起任邓颖超的生活秘书。1983年任中央对台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是第七、第八、第九届政协委员,曾任第六、第七届全国政协副秘书长,第八、第九届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现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理事、中日友好协会理事、周恩来邓颖超研究中心及纪念馆顾问。著有回忆录《西花厅岁月:我在周恩来邓颖超身边三十七年》等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