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广西全州手足口病调查:当地医疗设施医护条件差

2010年4月28日 10:24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谢洋 选稿:张侃理

  东方网4月28日消息:“没有想到我们因为这事出了名。”见到记者来访,广西全州县一名官员感慨道。


  前不久,一则题为《广西全州县暴发手足口病13名婴幼儿死亡》的新闻在网上广为传播。在百度搜索栏里输入“全州”,第一个跳出来的关联词便是“手足口病”,这个位于湘桂交界处的县城一时间受到外界的空前关注。


  手足口病是由肠道病毒引起的传染病。2008年5月2日,我国正式将手足口病列为丙类传染病进行法定传染病管理。这种平时症状平和的传染病怎么会突然导致这么多患儿死亡?面对突如其来的病魔,县级卫生防疫体系能否有效抵御?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赴全州疫区实地调查走访。


  凶猛病毒悄然来袭


  “孩子的眼睛睁得很大!”全州县蕉江乡苦马田村村民曾玉翠至今也忘不了今年1月25日下午1时,她在全州县妇幼保健院抢救室看到侄子王帆帆最后一面时的情形。


  上午11时送到医院,下午1时40分死亡。不到3个小时,王帆帆的家人便经历了生离死别。抢救结束后,医生告诉患儿家属,孩子当时身患3种疾病:颅内感染、严重脱水和急性脑膜炎。


  在家人的印象中,22个月大的王帆帆是个活泼的男孩儿。奶奶谢永秀回忆,出事的前几天,他还嚷着要坐爸爸的农用拖拉机出去玩。


  2009年12月,王帆帆的身上突然出现一些红色的疱疹,但这并没有引起家人的足够重视。“我们以为那只是普通的疱疹,给他涂了点痱子粉。”谢永秀说。这种情况持续了1个多月后,到今年1月23日,王帆帆突然发起了高烧,而且拉了一天的肚子,爷爷把他送到万板桥镇卫生院,医生也以为只是普通感冒,打了一针便让患儿回家。


  随后的几天,王帆帆显得越来越没有精神,全然不见了往日的活泼劲儿。1月25日这天,王帆帆脸色发青,小腿根部出现红色的疱疹,舌头上也出现红色的斑块,家人赶快将他送到全州县妇幼保健院就诊。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抢救没能留住这个年幼的生命。


  “我们一直以为孩子是得脑膜炎死的。”曾玉翠告诉记者,王帆帆去世后,家人为了告别这段痛苦的回忆,把孩子所有的照片,包括病危通知书都烧了,只剩下一张全家福,是孩子曾经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后印记。


  事实上,王帆帆的死,只是今年春天全州地区一系列儿童因突发性传染病抢救无效死亡的一例。全州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疾控中心”)的统计资料显示,从1月25日到4月10日,全州县8个乡13个自然村先后有13名婴幼儿因病死亡。


  EV71现身


  即使到4月6日凌晨,全州县龙岩村两岁5个月大的患儿谭文长入院抢救时,人们依旧没有弄清夺去这条鲜活生命的病魔到底是什么。


  4月20日傍晚,记者在全州县新塘坪路口的一家鱼铺见到了谭逢杰夫妇。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努力试图从儿子夭折的阴影中走出来。


  谭文长的妈妈蒋立玉清楚地记得,儿子发烧是在2010年4月3日,她的丈夫当天就带着孩子去了鱼铺斜对面的“联合诊所”就诊。测量发现,孩子的体温已达38.8摄氏度,但村医初步诊断为扁桃体发炎,给孩子注射了3瓶退烧的点滴。晚上回家后,蒋立玉看到儿子症状减轻了,睡得也安稳,以为没事了。


  5日早上,蒋立玉醒来后,发现睡梦中的小文长眼睛半睁着,好像受惊了似的,她急忙到街上找人帮孩子收惊,然后又找了另一家诊所,请那个诊所的老医生帮儿子退烧。然而当晚,谭文长却一直表现得烦躁不安。午夜时分,蒋立玉已经很困了,但儿子嚷着要去撒尿。撒完尿回到床上,她猛然发现孩子嘴唇乌黑、手脚冰凉,大惊失色的她赶紧把丈夫叫起来,开着卖鱼的农用车奔向县城。


  “孩子在路上还会说话。”蒋立玉眼泪汪汪地回忆道,县中医院的医生检查完孩子的病情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像是重症肺炎,救不救得到还不一定。”


  很快,谭文长被转院到全州县妇幼保健院。在抢救室里,当医生给他扣上氧气罩时,他还嘟囔了一声,“妈妈,我们干嘛?”但不多久后,孩子就陷入了昏迷,怎么叫没有应声了。


  全州县卫生局局长蒋贤鉴参与了当晚的抢救。4月6日凌晨,他接到妇幼保健院院长打来的电话,说医院1时10分左右收治了一个儿童,病情比较重,请局里组织专家予以支持。蒋当时联系了县人民医院的相关专家迅速赶到妇幼保健院进行会诊,但经过几十分钟抢救,毫无效果。


  看到这一局面,蒋贤鉴马上致电桂林市卫生局副局长陈敏玲,请求支援。6日早上5时左右,桂林市人民医院儿科主任王鹰和桂林市卫生局医政科龙科长赶到全州妇幼保健院,对患儿进行了近20分钟抢救,但孩子终究没能再醒过来。


  “那天早上,大家都没有睡。”蒋贤鉴说,王鹰仔细地分析了病历并回顾抢救过程后,并没有立刻作出孩子是手足口病的结论,因为他仔细检查了患儿的手、脚、膝盖、肘关节和肛门等处,都没有发现疹子。按照卫生部办公厅印发的《手足口病诊疗指南(2008年版)》,若无皮疹,临床不宜诊断为手足口病。


  后来,医院动员死者家属做尸体解剖,采样后送实验室做病毒检测。由于县市一级疾控中心缺乏这类检测试剂,样本最后被送到广西壮族自治区疾控中心进行全面检测,结果显示EV71病毒呈阳性。“这是我们全州地区第一例确诊的EV71死亡的(病例)。”蒋贤鉴说。


  疫情变化导致防控难


  谭文长夭亡后不久,4月7日、4月8日、4月10日,全州地区又相继有3名幼儿死亡,病毒检测发现这些患儿均感染了EV71型病毒。


  4月9日当天,全州县启动手足口病应急预案。4月11日,该县发布紧急通知:“凡有6岁以下发热儿童、出现皮疹儿童、口腔疱疹儿童到你诊所就诊时,请立即转上级医院就诊。如伴有精神不振、嗜睡、肺炎患儿,马上转县人民医院。”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2010年1月1日至4月8日,全州县累计报告手足口病例111例,其中死亡病例累计3例。4月8日到12日,全州县新增手足口病例287例,其中死亡病例1例。目前,全县收治的病例中暂未发现重症病例。疫情发生以来,全州县共向上级医院转诊重症病例10例。4月初以前一些可能感染EV71型手足口病的重症或死亡患儿,由于没有得到确诊,没在计算之内。


  真正让全州县手足口病疫情引起外界关注的,是4月12日某权威媒体刊发的消息《广西全州县暴发手足口病13名婴幼儿死亡》。当日,数百家网站对这条消息进行了转载。


  “标题中的‘暴发’一词不准确。”全州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滋创认为,医学上对“暴发”一词的界定是一个集体或小地区在相当短时间内突然发生很多病例,但全州的情况有所不同,属于“散发”病例,而非“暴发”。


  王滋创的这一说法,也得到了记者随后采访的相关专家的认同。4月23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厅疾病控制处处长林桂新向记者表示,前不久,卫生部的专家到全州考察后认为,当地手足口病疫情属于高度散发。而从目前的统计状况来看,广西全区14个地级市、109个县级行政单位都有手足口病的疫情报告,也同样表现出高度散发的特点。


  “今年广西手足口病最要命的一点是EV71病毒占主导地位。”林桂新说,通过抽查在医院抢救的部分重症患者情况,疾控部门发现今年手足口病的发病病例中EV71所占的比例很高,检测的阳性率大概达到62%,而去年EV71检测的阳性率只有20%多。前段时间,全区有40多个孩子死亡,能采样到的38例死亡儿童中,有37例是由EV71病毒引起的。


  由于EV71具有传染性强、毒性烈、临床症状不典型(没有明显的皮疹)等特点,再加上今年全国手足口病发病高峰整体前移,给基层防疫和救治工作带来了诸多困难。“连县里的医生都可能误诊漏诊,何况村医了,让他一见到小孩就考虑到是EV71病毒感染或手足口病是不现实的。从整体的防控来看,研制出针对手足口病的疫苗是目前最安全、最有效、最经济的办法。”林桂新说。



  “我们的基础设施太脆弱了”


  尽管政府启动了应急预案,但随着发病高峰期的来临,全州县城依旧笼罩在手足口病的阴云之下。


  “我现在都把孙女放到屋里,不让她出去。”全州镇一名摩的司机告诉记者,他是在十多天前听说手足口病的,知道村里有孩子因为这个病死亡后,非常担心,好几次家人想把孙女带上街,都被他制止了。


  4月19日清晨,尽管下着雨,但全州县人民医院的发热门诊室前,依旧排满了前来就诊的家长和孩子。记者了解到,目前每天来此做检查的患儿高达500多人次。医院原来的感染性疾病科也被临时开辟成手足口病隔离区,区内除了一张值班的桌椅作为拦截外人的屏障,基本不设防,很多患儿家属担心,聚集过程中可能会导致新的交叉感染。


  4月19日下午,全州县人民医院院长王忠云带记者参观了县政府紧急为他们购置的一台价值40多万元的瑞士产儿童呼吸机。在此之前,县里的所有医疗机构,没有一台儿童呼吸机。有专家告诉记者,在手足口病重症患儿的救治过程中,儿童呼吸机是很重要的设备,当孩子因神经元性的肺水肿出现呼吸困难时,呼吸机能帮助病人供氧,争取救治时间。而在缺乏必要抢救设备的条件下,有很多重症病例只能转院到市一级医疗机构救治,可能转院的途中病患就不治了。


  全州县卫生局局长蒋贤鉴说:“市里规定只有大型的定点医院,才能收治手足口病的患儿,出现症状的儿童必须到县人民医院来就诊,这暴露出我们的基础设施实在是太脆弱了。”


  对于全州县疾控中心主任房天喜而言,今年突然来袭的EV71型手足口病是他上任以来最大的一次考验,他坦承县疾控中心检测条件十分有限,“伤寒等细菌类的检测勉强可以做,但像EV71这样病毒类的检测完全不行,只能送到市区一级的相关部门去检测。”


  蒋贤鉴告诉记者,县里对手足口病患儿采样后,要长途跋涉7小时才能送到位于南宁的自治区疾控中心,等到检测结果出来,一个星期都过去了。“如果EV71病毒检测我们县疾控中心自己能做的话,可以节约很多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也会降低更多人感染的可能性。”


  最困难的是缺少医护


  除了硬件设施的欠缺,让全州县人民医院院长王忠云感到头疼的,还有应急医护人员的短缺。4月9日,全州县启动手足口病应急预案后,县人民医院增开了发热门诊。“平时发热门诊只有一个人在那里,现在上午病人多的时候9个医生在那处理都忙不过来。”


  “现在我们最困难的就是人员问题。”王忠云表示,成年人的病可以让其他医师去做,但儿科的用药剂量不一样,很多内科医生没有办法做。为了处理这次突发事件,医院在原来11个儿科医师的基础上,又紧急抽调其他科室和乡镇一级医生,组成了一支近30人的医疗队伍。


  柳州市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龙兴江博士是不久前自治区安排支援全州县的3名专家之一。4月19日晚,记者在隔离区病房内见到他时,他刚刚接到柳州方面的电话。因为柳州疫情告急,他马上要被抽调回去。


  “他们真的很累!”谈到这些天参与应急救治的体会时,龙兴江觉得那些一线门诊医生的劳动强度真是太大了。传染病病例必须详细登记病人的住址、电话等,比一般门诊的工作量要大很多,而且一些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带来看病,老人讲不清楚病情就得反复询问。“一天从早到晚接待数百号病人,我想谁也不可能连续3个星期这样坚持的。”


  和县医院医生人手不够、高强度运转不同的是,一些曾经参与手足口病患儿诊治的乡镇医生则要面对来自病人家属的压力。


  1岁零3个月大的王敏媛十多天前因手足口病重症抢救无效死亡后,石塘镇白露村村医王殿学心里就一直没有消停过。王敏媛的父母四处投诉,说他的诊所误诊耽误了孩子的救治时间,王殿学不得不做好执业资格证被吊销的打算。


  据介绍,出事前,王殿学虽行医11年,但从未接受过当地政府部门组织的手足口病培训。往年,他也曾参加乡卫生院和县医院组织的各种培训,内容主要是常见病和医疗规章制度等,也有传染病的防治,但关于手足口病的培训从来没有。


  目前全州县各村卫生室已被命令告知,不允许接诊6岁以下发热儿童。


  “在农村地区当一个临床医生,月收入千元都不到,又要养家,确实很难的。有点技术水平,能力强的都走了,能留下的可以想象他们的能力和技术水平。”广西壮族自治区疾控中心病毒科科长谭毅认为,基层卫生机构怎么培养人,怎么留得住人,怎么从根本上改善他们的待遇,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现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也知道这种情况,在不断加强基层医疗救治和防控的能力,但这需要时间,没有5年到10年的长远规划跟建设,很难形成规模”,谭毅说,今年广东手足口病的发病数在全国是最高的,但死亡人数却低于广西,“为什么?背后就是一个经济发展水平跟投入的问题。”


  手足口病疫苗研发迫在眉睫


  “往年也有,但今年是历史上最重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卫生厅疾病控制处处长林桂新这样形容今年广西的手足口病疫情。


  不久前卫生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1日,今年全国累计报告手足口病例19万余例,比去年同期上升了38%。其中,重症2119例,死亡94例。广东、河南、广西、浙江等10个省区的发病数占全国总数的近80%。目前,有14个省区报告有死亡的病例,广西27例,湖南23例,河南9例,三省区居前三位。目前,随着疫情的发展,这些数字仍在不断增长。


  为什么没有提前做好预防工作呢?面对这一疑问,相关专家表示,这是由于今年广西地区手足口病疫情所出现的新特点造成的。


  “引起手足口病的病原常见的就有20多种,其中最常见的类型就是柯萨奇A16和EV71。从病原学上说,EV71成为今年一个优势的病原体。EV71本身又有两个特性:传染性强和毒力强,容易引起一些重症和死亡。”广西壮族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科科长谭毅表示,一方面由于EV71所引起的手足口病症状不典型,很多患儿没有表现出皮疹,容易出现漏诊误诊;另一方面病毒侵入人体后,从发热到发病死亡特别快,“不说两三天,有时早上还好好的,如果抢救不及时,下午就不行了。”


  谭毅介绍说,手足口病还有一个特点是隐性感染的比例相当多,成年人感染后没有临床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可能作为一个传染源传染给孩子。而绝大多数手足口病的感染者都是隐性感染或者轻症病例,只有不到0.1%的是重症病例,这是造成广西地区目前手足口病高度散发的主要原因。此外,一般国内手足口病的流行高峰是夏秋季,而今年广西手足口病的流行高峰前移,从3月就开始了。


  “病毒在自然界满地都是,而且广西的气候比较潮湿温暖,你想阻断是不可能的,我们要想用一种更好的办法预防它,疫苗就是一个首选。”林桂新认为,2008年,我国正式将手足口病列为丙类传染病后,疫情在不断发生变化,一年比一年重,“现在你再不下决心研究疫苗,可能对孩子的健康、生命、安全就不负责了。”


  早在去年3月卫生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杨维中就表示,正针对EV71病毒,在科技部、卫生部很大的财力支持下,组织有关专家抓紧研发疫苗。然而,直到目前,仍没有相关疫苗面世的消息。


  不少人对疫苗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持怀疑态度,但林桂新坚信疫苗是很有效的。他说,以前广西每年都有一二十个幼儿因为乙型脑炎死亡,最多的时候1999年死了四五十人,而疫苗研制出来以后,现在乙型脑炎在广西已经不足为害了。


  “有些人由于个体差异,对疫苗出现反应,也有些地方打疫苗的时候责任心不强,打错疫苗或是打错部位,出现一些事故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不能因此就对疫苗全盘否认。”林桂新说,疫苗的研发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做到的,需要国家下决心投入资金去做,“我建议财政部还是要拿钱出来研发这个,不能交给一个公司,或者一个经营单位去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