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记者采访伊春鞭炮厂爆炸 管理部门要求统一口径

2010年8月24日 09:39

来源: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王立三 选稿:黄骏

  黑龙江伊春:要命的烟花

  “采访应该由市委宣传部带着,你应该懂规矩,得统一口径,要和上面说得不一样那不坏事了么”

  对于在振兴鞭炮厂打工的这些来自江西萍乡的人来说,这是一笔危险的买卖:每做一个“饼子”,大约需要安插465个引信,能够赚到一角三分钱,工作12个小时,会有600个“饼子”从手中经过。

  “我们萍乡来了26人,厂里还有1个湖南师傅负责烟花,当地人最多,是我们的两倍。”李积财告诉本刊记者。他45岁,以前做泥水匠,被弟弟李积来喊来,从中国烟花爆竹之乡---江西萍乡坐了几十个小时的火车,到小兴安岭脚下的黑龙江省伊春市给金朝相老板做鞭炮。 李积来还喊来了媳妇和妻弟与诸多同乡,这些江西工匠负责着烟花厂制作鞭炮的技术环节,而负责给他们打下手的则是本地打工者。此前,李积来和金朝相这样的合作已持续了四五年。

  还以为是地震

  8月16日上午9点40分左右,工匠们还在埋头苦干。

  “砰的一声,房顶飞了。”这些自幼和鞭炮打交道的人深知事情严重,砖头和瓦块伴随着纸屑不时落下,一些人被砸倒,另一些人慌忙往外狂奔,有人甚至将鞋子跑丢。

  整个鞭炮厂内房倒屋塌,隔壁的木器厂也被炸毁,附近的居民区也受到重创,房屋被炸倒或者被炸飞了屋顶。冲击波越过流淌的乌马河,袭击了乌马河区医院、交警大队和乌马河区一所放假的学校。

  约五公里外的伊春市黄金花园小区,窗户玻璃也被震碎。一些居民向本刊记者描述:砰的一声巨响,鞭炮声大作,最初还以为是附近楼盘开业或者危楼爆破,看着被震碎的窗户玻璃,心里还大骂“有钱也不能这样”;接着,第二声爆炸传来,远处升起一片巨大的蘑菇云,然后漫天的红色纸屑便上下翻飞。

  实际上,更远的地方也感受到了爆炸的威力,伊春市伊春区一政府官员描述:听到四声响,还以为地震。爆炸后因为线路拥堵电话打不出去,多方打探后,才知道可能是乌马河鞭炮厂出事。

  爆炸过后,伊春市众多领导赶赴现场,包括市委书记许兆君和市长王爱文。有应急办官员向本刊记者描述,事发后30分钟左右,他驱车赶赴现场,待他赶到现场附近时,市领导都到了,但火势太猛还可能会有爆炸,已经很难靠近厂区。后有警察用扩音器高喊,都撤出来,众多人员迅速撤出。

  爆炸发生后,伊春市举行新闻发布会称,该厂成品库房漏雨导致产品受潮,16日天气晴好,该厂便组织人员倒库,在倒库过程中不慎发生爆炸。随后,伊春市市长王爱文向新华社记者承认,企业可能从15日开始偷偷生产。

  《望东方周刊》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爆炸发生时振兴鞭炮厂正在生产,此前为躲避相关部门检查停工,复工两天后即发生爆炸事故。振兴鞭炮厂持有C类资质,生产资质仅为C级爆竹产品和B、C级烟花产品。烟花制作部分的技术由一名湖南籍师傅负责,爆炸发生前正在超范围生产5寸和7寸的A级礼花弹,在制造大型的烟花过程中需要添加钡粉,操作不当引发明火。致命的是烟花仓库就在同一栋厂房的另一端,爆炸不可避免。

  居民希望公布死亡名单

  振兴鞭炮厂成立之初,恐怖的记忆就已经种下,同样是鞭炮爆炸,死两人。

  多年之后,梦魇再次纠缠。

  在乌马河人的记忆中,振兴鞭炮厂原址是麻刀厂,后来还开过砖厂和瓦厂,经济效益都不好。鞭炮厂成立于1991年,1994年6月改制为股份制企业,隶属于伊春市华利实业有限公司,拥有者是本地名人金朝相。2007年,华利公司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以及伊春市政府“先进集体”等称号。

  振兴鞭炮厂生产两大类商品,鞭炮和烟花。伊春当地举办的“小兴安岭森林节”,燃放的烟花大部分是该公司的产品。华利公司公开称,这些自产的土产品给公司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效益。“小兴安岭森林节”的接连召开,把“华利人”推上了市场经济发展的“快车道”。

  本刊获悉,振兴鞭炮厂年销售收入在450万元左右。

  “工厂要搬迁,想把剩下的原材料都用完。有检查的时候就让我们走(躲避),开工两天就出事了。”江西师傅高永生(化名)告诉本刊记者。衣服上粘满炸药粉末的他反复强调,“成品太多了,仓库里成品太多了,危险。”这座被低矮平房和木器厂半包围的危险工厂,将更多的危险传递给生活在附近的居民。

  在这些来自江西的烟花鞭炮制作老手看来,鞭炮和烟花在一起生产,距离不过百米,足以构成致命威胁。一位江西师傅告诉本刊记者:江西的鞭炮行业相对规范,鞭炮和烟花生产要有一定的安全距离,而且中间要有围墙隔离,这个厂子成品烟花就放在车间的另一头。

  对于这样的危险,作为打工者的他们已无力拒绝,他们的想法是挣到钱早日回家。但巨响过后,从江西远道而来的工匠们将有人永远回不了家了:江西籍的26位打工者中,18人受轻伤,1人死亡,1人失踪,1人重伤。

  李积来的妻子陈月华也没能幸免,冲击波击碎了她的肝脏,后脑部也被玻璃扎伤,她在伊春林业中心医院三楼的走廊里获得一张加床。8月17日早晨,因政府挂账预付的5000元住院押金用完,续费衔接上出了问题,她不得不躺在担架上在CT室门前苦等2小时。她的弟弟告诉本刊记者:“身份证和钱都砸到里面了,我们很久都没吃饭了。”得到接济后,他们买来馅饼充饥。

  8月17日上午,在有关部门宣布火势扑灭后。本刊记者进入现场,鞭炮的爆炸声依然时断时续,邻近村庄的房屋仍在冒烟,焦急的试图回家的村民被警察阻拦,徘徊在村口。

  8月18日,黑龙江省政府通过省安全监管系统视频会议通报伊春华利实业有限公司振兴烟花厂“8·16”重大爆炸事故称,事故已造成20人死亡,4人失踪,153人入院治疗(其中,重伤14人)。这组数据被当地流言困扰,有当地居民称,怀疑数据真实性,希望事故处理部门公布伤亡人员名单。

  管理部门要求统一口径

  8月17日上午,本刊记者来到伊春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试图了解该局对振兴鞭炮厂的日常监管情况。在一间标有“副局长”标牌的办公室,四位工作人员称分管的领导都去了爆炸现场,让记者找负责监管的乌马河区安监局,“采访应该由市委宣传部带着,你应该懂规矩,得统一口径,要和上面说得不一样那不坏事了么?”

  事情正在悄悄变化。经过黑龙江省调查组的初步调查,推翻了“振兴鞭炮厂因连续降雨,对存在的烟花爆竹成品进行倒库引发事故”的说法,直接被定性为“这是一起由非法生产引发的事故”。振兴鞭炮厂曾因生产的礼花不合格被关停,但其已经开工生产达五个月之久。

  黑龙江省政府公布的初步调查结果称:一是未经审批违规启动生产。该企业今年未提出开工申请,于2010年6月11日,上交了烟花爆竹安全生产许可证,在不具备生产条件的情况下,擅自开工生产。二是企业为逃避监管部门检查,在未经审批的区域内非法组织生产。三是在非储存区非法储存。企业未经批准,擅自设置仓库储存A2级亮珠、引线、黑火药和产品。四是超审批资质范围生产。该厂审批的生产资质为C级爆竹产品和B、C级烟花产品,但非法组织生产5寸和7寸A级礼花弹,严重超范围生产。五是安全管理混乱。该厂私搭乱建临时用房、生产原料多处堆放,库房四周安全措施不到位。

  本刊记者获悉,因涉嫌“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伊春警方已将负有重大责任的烟花厂厂长金朝相、负责生产的副厂长周世吉刑事拘留。伊春市检察院以涉嫌玩忽职守罪,对乌马河区安监局安检员刘纯亚刑事拘留。

  行政问责的拳头亦高高举起,被砸中的有乌马河区政府主管领导、主管部门领导。他们对“高危企业监管不力,是造成爆炸事故的一个原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8月17日,伊春市委常委会依据《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免去乌马河区主管安全工作的副区长赵维强的职务。同日,乌马河区委常委会决定,免去对该起事故负有监管责任的乌马河区安监局局长程传信的职务。

  在众多官员被问责的同时,那些悲伤的家庭正忙着让遇难的亲人入土为安。按当地政府规定,在18日出殡会获得政府给予的23.5万元的赔偿金,如果拖一天,则少给1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