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湖南湘江砂石遭非法开采 潦洲岛被挖空[图]

2010年10月20日 10:08

来源: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陈安庆 傅天明 选稿:黄骏

瞭望东方周刊2010041期封面

资料图:在湘江支流沩水团山湖段就有10来个地摊砂场,10余艘吸砂船不断将江心的砂石抽到大堤边上。凌小妹摄(图片来源:红网)

  砂石过度开采后,潦洲岛被吞噬了。潦洲岛位于湘江株洲段建宁大桥上游几百米处,这座历经千年沧桑的小岛,在短短几十年内被挖空。

  湘江,湖南人的母亲河,作为长江主要支流,丰沛的江水滋养出刚烈、直率、热情嗜辣的湖南人。株洲地处湘江中下游,近几年采砂船掠夺式的开采,已经威胁到了当地的生态经济发展。

  株洲县湘江两岸共有砂石码头102家、采砂船49条,涉及湘江沿岸10个乡镇。全县境内没有一家证照手续齐全的采砂者,基本上都是“黑砂”。  

  湘江“黑砂”阻击战

  株洲县县长蔡周良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株洲县湘江两岸共有砂石码头102家、采砂船49条,涉及湘江沿岸10个乡镇。全县境内没有一家证照手续齐全的采砂者,基本上都是“黑砂”

  砂石过度开采后,潦洲岛被吞噬了。潦洲岛位于湘江株洲段建宁大桥上游几百米处,这座历经千年沧桑的小岛,在短短几十年内被挖空。

  “挖砂船实在太多了。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岛一天天缩小。”岛上居民梁友根说,在潦洲岛被蚕食过程中,当地居民曾多次与采砂船主交涉,但无效果。

  湘江,湖南人的母亲河,作为长江主要支流,丰沛的江水滋养出刚烈、直率、热情嗜辣的湖南人。株洲地处湘江中下游,近几年采砂船掠夺式的开采,已经威胁到了当地的生态经济发展。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现场看到,沿洲坪乡的江堤一路前行,不时有满载砂石的大卡车轰然而过。沿岸几近没有一丘良田,堆积如山的砂堆笼罩其上。江岸附近的三门镇更甚,砂石直接堆到了河道内,部分河岸出现崩塌。

  株洲湘江航运枢纽,集防洪发电运输于一体,在整个大湘江战略中起着承启作用。距湘江航电枢纽不足千米处的码头,被载满砂石的船只挤得满满当当。江上十余条采砂船轰鸣,开掘、洗砂、传送,废水直排江中。岸边运输船不断卸载砂石,运载砂石的大货车排出了长尾巴。

  新建的砂石场将大量黄土石块倾倒填占河道,一些地段填埋的黄土高约10米,几乎与旁边的公路堤坝齐平,靠近水面的河滩也被填高。

  株洲县县长蔡周良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株洲县湘江两岸共有砂石码头102家、采砂船49条,涉及湘江沿岸10个乡镇。全县境内没有一家证照手续齐全的采砂者,基本上都是“黑砂”。

  湘江之殇

  本刊记者了解到,株洲县水利局在3年前,就停止了“河道占用临时许可”的办理。但株洲县疯狂的非法采砂局面也在此时萌动,2008年前采砂场只有一两家,现在冒出了近百家,砂石年产量约在1200万吨,“由于上游的衡阳和下游的长沙都在整治,我们处于夹击状态,采砂淘金客都蜂拥至株洲段!”株洲县治砂办孙志恒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原本坝上、坝下1500米内禁止采砂,但现在挖砂船越来越向中心区域靠拢。”湘江航电枢纽办公室主任刘宽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刘宽伟说,运输车载重超标,由过去限载20吨,私自改装,变成了80吨。运砂车的碾压已经造成部分桥段面板开裂,随时有坍塌危险。“湘江下游已无砂可采,采砂车由此转战上游,大坝坝基也被损毁。”

  同样,湘江流域其他河段非法采砂活动也很猖獗。统计数据表明,仅长沙市区内的砂石经营户已达80家,全市拥有砂场85个。

  自从长江采砂受到严格控制之后,湖北、安徽和湖南几省的大批非法采砂船便转移阵地、涌进湘江。湘江千吨级航道目前已被挖砂船挤占一半,湘江二桥的14个桥墩日益凸现,电缆被挖断的事故接连发生。

  2006年,株洲县举全县之力耗资数亿元整修加固了防洪大堤,但由于湘江河道内采砂泛滥,导致在今年洪峰未达到警戒水位情况下,出现多处护堤滑坡,多个河堤岌岌可危,最险处长达400余米,引发了包括干支流江堤滑坡的险情。

  令人震惊的是,采砂船只已经将开采战线延伸至京广铁路桥下,河道被挖空,再加上河水冲刷,桥墩底部外露,对桥梁基础造成严重威胁。

  株洲县常务副县长罗克俭对《望东方周刊》介绍说,跨京广线的一座公路桥,因为严重超载,引起铁道部和湖南省安全委员会关注,株洲县对此地限行检修了两个月。

  该县内一些马路及沿河乡镇路网变得面目全非,株洲县政府将为此埋单逾4亿元。

  株洲县县长蔡周良告诉本刊,砂石运输车每天往来株洲县近2000车次,普遍超限超载,使该县公路路网及沿河乡镇路网遭受毁灭性破坏,砂场和公路沿线机器轰鸣、沙尘蔽天、噪声超标。

  暴利

  株洲县洲坪乡乡长兰海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一条小型的吸砂船成本一般在10万元以内,一艘功率为780千瓦的采砂船,一小时大约采砂1000吨,按照每天采砂10小时计算,每天采砂将近1万吨,每吨按照10元计算,一天可获10万元毛收入,扣除柴油、工资、损耗等一天仍有7万元利润,保守计算,一艘采砂船的年利润在2000万元以上。

  按照国家有关法规,砂石经营者应缴纳给国家的税费合计每吨4.5元,按照市场年销量800万吨计算,税费高达3000多万元。

  而实际上各部门所收的税费不到应收额的10%,光河道采砂管理费一项,每年长沙就流失600万元以上。各种应缴纳的税费在市场的不正当竞争中,通过杀价、赊销、超量供货等不规范行为及管理失控而流失。

  实际上,挖砂船绝大多数是乡镇船舶,一些乡镇政府考虑到地方财政收入,在管理上往往踌躇不前,“由于水上效益太低,管理成本又高,多龙治水,实际上谁都没有管,”株洲县法制办宋雪云对本刊说。

  湘江岳阳段,同样面临着滥采现象。汨罗砂金开采已经形成较大规模,逼迫汨罗政府提出“誓死保卫母亲河”的口号。据岳阳市政协经科委主任潘刚强介绍,2008年,岳阳年采砂量从500万吨增加到了4000万吨。

  虽濒临洞庭湖,但岳阳部分县区却严重缺水,潘刚强说,今年,水利部和三峡委都下派专员调研,明确表示,洞庭湖附近淡水缺乏与采砂泛滥有关。

  同时,采砂对鱼类的活跃通道、产卵都有影响,且改变了原有的浅滩、漫坡,产生了许多漩涡,表层土壤被冲洗掉,大量的表层植被遭破坏,湖水变浑。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蒋勇告诉本刊:“今年只有正月初一到初七这几天假期,湖水才现出清澈,长江最后的精灵---江豚濒临灭绝命运!”

  蒋勇介绍,由于数量锐减,被称为白鳍豚的“丑表妹”的江豚,早已入列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极危等级种群,它和人类都同属于哺乳动物。由于濒临灭绝,将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提升为国家一级。

  “红与黑”

  从9月下旬开始,湖南省株洲县等地开始祭出铁腕,整治采砂乱象。当地政府将矛头直指砂场背后的“保护伞”。

  株洲县监察局副局长刘继伟告诉本刊,纪检部门规定干部和公职人员入股非法开采砂石和采金的,都必须在10月15日“最后通牒”前撤股。逾期拒不撤资或隐瞒、继续投资入股的,一经查实将严厉制裁。

  之前,株洲县也曾多次清理采砂行业中的官股,但总会出现通风报信的情况。“这次,为避免通风报信,我们连手机都不带,原来确定走一条路,后来又改另一条。”株洲县常务副县长罗克俭说。

  2010年6月16日,由于存在安全隐患,湘江航电枢纽坝顶公路被封闭,从湘江大坝上通过的一些“大金刚”运砂车使坝顶公路桥面坍塌,面板开裂,维持秩序的路政人员遭到围攻。

  罗克俭介绍,有砂场老板成立了“采砂联合体”,湘江上甚至出现了与执法人员对抗的所谓“水上稽查队”,来争夺执法权力,让人意外的是,正规的执法队在一次又一次的执法行动中,竟然多次遭到非法“水上稽查队”的暴力抗法。

  株洲县长蔡周良并不讳言,有些采砂场与当地黑恶势力有盘根错节的关联,并可能牵出一系列腐败问题,他呼吁媒体大胆曝光其中的利益寻租。

  株洲县在国庆前3天连续召开了7次座谈会,分别与挖砂船业主、矿石场老板和村干部进行了座谈。

  会上,罗克俭看到一排20多岁剃平头的黑衣青年笔直站立砂石老板身后,“我担心他们背后有势力,我们和安全部门交流了情报信息,要时刻准备,一旦涉黑涉恶,露头就打。”这些砂石矿厂老板一旦联合,就会形成组织。

  去年,正值国庆六十周年,矿厂老板组织了100多人的集会,株洲县面临严峻的维稳压力。

  此前,一次纠纷,更是惊动当地。洲坪乡农科村东保组长陈忠炎因为拦截一辆江西采砂车,当场被撞身亡。由于担心报复,死者的女儿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仍小心翼翼。

  罗克俭介绍说,调查组与每个砂场和砂石码头建立了联系,了解他们的股份构成和现状。但暴力对抗也会发生,“我们县工商局执法时,那些矿厂老板总是全程紧盯。”有一次,甚至将工作队的设备全部推翻,并把工作人员逼到了农民家里。

  此类纠纷并非株洲仅有。岳阳县人大代表彭孝道告诉本刊,他最近正忧心,近年来,每到十月下旬,渔民和砂场纠纷就凸现,“去年,渔民砂之间发生过20多次纠纷和争斗。”

  岳阳县多次召开紧急会议,彭孝道前往现场协调,看到情绪激动的两方,只得两边说好话。彭孝道已经调研采砂多年,砂石场老板互相争夺,均想垄断该行业。如果想垄断一方水土中的砂石,就要多出点子,控制他人。

  黑金

  采砂的另外一端是非法采金。株洲县朱亭镇境内黄龙港非法采金,从1990年起,至今已有20年的开采经历。

  湘江的砂石中富含黄金资源。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沿江居民开始采砂淘金,到上世纪80年代初,采砂船发展到180多条。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国内市场黄金价格飞涨,今年国庆期间千足金首饰的价格一度飞涨到362元/克,吸引了很多投资者,实物黄金成了市场备受追捧的香饽饽。投资一条淘金船20多万元,一个月就能收回来,剩下就是利润了。

  围绕黄金,在当地已经形成了一个小有规模的地下市场,淘金船淘到金子后,就会有人上门收购,收购价格随行就市,有专人每天盯着国际金价来确定交易价格。

  朱亭镇政协联工委主任彭兰庄对本刊说,最高峰时,湘江上会有几十条淘金船一字铺开,场面非常壮观。因此难免出现抢地盘的现象。每个淘金者都等待着命运的垂青,一般一天可以采到100多克,如果运气好,几百克也有可能。如果以一克黄金200元计算,一条淘金船一天就能挣五万元,一年可赚上千万元。

  在朱亭镇和汨罗市,从事这门生意的人不在少数,当地人都把淘金船看做身份和财富的象征,谁的淘金船越多谁就越有地位。

  受利益的驱动,采金船主不仅随意在河道采挖,使得水路河道堆成小山严重阻滞,而且有的干脆向农田掘进,严重破坏了农田水利基础设施。稍遇洪水泛滥,轻则淹没农作物,重则冲毁农田、渠道和灌溉大坝。

  朱亭镇党委书记陈远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正常情况下,一条采金船投入运营,除生产费用,约2个月可收回投资。由于目前下水船只绝大多数系2009年及以前下水作业,尽管政府多次阻止,时打时停的采挖使每条船至少正常采挖达3个月以上,船主收回投资的概率为八成以上。

  由于非法淘金和乱采滥挖造成堤岸崩塌,千疮百孔,尾堆林立,危及防汛和河床稳定;同时污染了饮用水源。当地政府采取拆沉淘金船只、限期靠岸离境措施,但依然不能解决问题,反复几次,炸掉的淘金船不久就会死灰复燃,很多被炸的船只都被焊接组装后重新使用。

  整肃时刻

  由于无序开采,多年来砂石开采量呈直线飙升态势,砂石市场严重扭曲,多方竞争造成价低利薄。株洲县政府办副主任李铁安对本刊说:“由于无序开采,大量的资源都外流至江西等其他省份。”

  沉疴流弊多年,沿岸群众情绪激烈,多次要求政府对砂石采挖进行整肃。从2000年开始,株洲政府就决心整治采砂乱象,但由于近几年砂石供不应求,强大的利益驱动使得每次整治行动都效果不彰。

  “现在是到了非治理不可的地步了,我们承受着来自上下级的双重压力。”株洲县治砂办工作人员孙志恒说。

  从10月中旬起至11月下旬,株洲县政府将拆除取缔非法采砂船和砂石场,治理超限超载运输,组织湘江砂石资源采矿权的公开竞拍,并制订实施税费征管办法。

  为此,株洲县成立了专门领导小组,清理全线参与或变相参与砂石资源经营的党员领导干部和其他公职人员,在砂石资源运输存放、中转的经营活动中,对工商、税务、公安、国土、水利、安监、环保、海事等部门进行重点清理。

  株洲县国土部门负责湘江、渌江、株洲河段河道砂石采矿权的公开竞拍工作,县水利局负责有关执法部门和砂石场的整治工作。

  几乎在同时,湘潭、长沙等地也展开了非法采砂专项整治,将矛头直指砂场背后的“保护伞”,要求限期清理采砂场幕后的官股。

  由于利益关联方众多,牵涉到10个乡镇,100多个采砂场,还有当地近万人的就业,李铁安坦言,株洲县政府从一开始就遇到了阻力,因此“慎重”被一再强调。

  株洲县为此连续召开了三次座谈会,分别与挖砂船业主、矿石场老板和村干部进行了座谈。“阻力肯定有,毕竟有人投资很多钱,因为5个标段,容纳不了这么多采砂淘金客。”株洲县常务副县长罗克俭说。

  在座谈会上,有人甚至叫嚣不惜以命相拼,希望政府能网开一面。县长蔡周良也多次收到匿名信,“你们搞内部竞拍,就是在搞官商勾结。”

  利益网

  这无疑是一次彻底的行业洗牌,由于所有砂石经营户证件均不齐全,这意味着所有企业将面临停业。

  南洋桥乡庆毛砂场老板颜庆毛自称是其中的“受害者”,他刚投资砂石业不久,政府的“休克治疗法”将让他血本无归,这属于严重的“行政违法”。颜庆毛说,自己将不惜以命相拼,誓死保住自己的砂场。

  三门镇湘江沿岸迤逦着30多家砂场,砂场数量排名株洲县第一位。由于省道S313通过此地,作为运砂必经之路,三门镇依托高速公路渐渐勃兴。

  株洲县当地规模最大的砂场由三门镇一本地老板投资,投资过千万。开座谈会时,该老板并未露面,“他也知道自己赚的钱不是合法的,他没办证,所以理亏,他知道自己在本地并不受欢迎。” 孙志恒说,“在那次座谈会上,只有一个人反对,99%的人都支持整治株洲最大的这家砂场。”

  本刊记者获悉,当地砂场多是村民通过借贷开办的,较早的一批投资者已经赚得钵满盆满,但刚开办的砂场还未发展起来。每条采砂船只造价约25万~40万元不等,股东少则3~4人,多则10人以上。部分船主是借贷融资购船,多数则倾尽家有积蓄入股,也有外来资本入伙者。

  “如果现在严厉整顿,就非常难办,并且投资越大越难办。”一边是当地逐渐恶化的生态及迫切的防汛紧箍,一边是砂场投资者的经济利益,株洲县治砂办孙志恒坦言,政府正面临两难境地,牵涉利益太多,最担心铩羽而归。

  从去年开始,岳阳县采砂业已经出现疲态,砂石成了廉价买卖。彭孝道介绍,“洞庭湖挖成什么样子,破坏有多大,我心里都有一本账。”因此,他联同其他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将一份洞庭湖采砂调研报告递交给了政府,但调研报告并未引起足够重视,他对此忧心。

  彭孝道说,湘江流域砂石资源已经面临枯竭,“再过三五年后怎么办?这就要打个问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