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广东8所机关幼儿园一年吃财政6863万

2011年1月25日 10:22

来源:东方网 作者:于松 选稿:张侃理

  《广东省2011年省级部门预算草案》显示的8所机关幼儿园财政预算支出情况。赵佳峰 制图

  东方网1月25日消息:《东方早报》报道,这几天, 广东省“两会”很热闹,时隔多年之后,一场“公平”与“特权思维”再次交锋。

  引发交锋的源头是广东省拟动用财政6863万元,供养8所机关幼儿园。

  消息一出,就引来多方广泛质疑——“是权力自肥”,“是公仆拿纳税人的钱为自己的孩子服务”……

  对此,广东省财政厅的解释是“历史遗留问题”,而广东省人大财经委预算监督室主任黄平日前答复说,这8所幼儿园都是事业单位,按照我国财政体制,都会给予财政预算安排,所以预算编制本身并无不妥。

  资料表明,其实从2004年起,一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广东“两会”上,就曾连续多年对“财政供养机关幼儿园”的做法进行质疑与抵制,并一度将这项财政拨款由2004年的3600万元“打压”到2006年的1000万元。然而,到2010年,这项财政拨款开始绝地反弹,达到5731万元,今年又增加到6863万元。

  此现象并非广东省财政所独有。广东省各县市、全国其他省市区亦不同程度存在同样的问题,一些地方的类似问题未曝光的原因,或在于其未向人大或社会公开这一财政预算。广东省财政也是自2003年起向省人大会议公开财政预算,才曝出了这一问题。

  一边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力求推动更显公平的财政预算,一边是“历史遗留”与“财政体制”的条条框框。目前看来,这场7年前就开始的“交锋”还将持续下去。

  吃财政饭幼儿园不足4%

  今年“两会”期间,广东省人大代表人手一本的《广东省2011年省级部门预算草案》显示,广东省委机关幼儿园、省公安厅、文化厅、科技厅、卫生厅、科学院幼儿园以及广东育才幼儿园一院、二院总计8所机关附属幼儿园,在2011年所获的财政预算拨款高达6863万元。

  其中,广东省育才幼儿园一院以2404.03万元的预算高居榜首,广东省育才幼儿园二院、省委机关幼儿园分别以1533.68万元、1130.4万元位列二、三位,其他5所幼儿园的预算基本也在200万元以上,只有省科技厅幼儿园以159万元的预算“垫底”。

  该《草案》显示,这些预算将支出每所学校的5项费用:2011年预算基本支出、工资福利支出、商品和服务支出、个人和家庭补助支出、其他资本性支出。

  与之相对,一组数字却显示了幼儿园“公”与“民”的差距。据广东省政协委员吴翰、吴潭伟调查,广东省享受财政预算全额和差额拨款的幼儿园约410所,不到总数的4%。

  学生多为机关人员子女

  差距如此明显,立即引来一片质疑声。

  “这些最优资源的公办幼儿园,获得惊人的补贴,拿的是纳税人的钱财,获利的却是少数的政府机关单位工作人员的子女。”广东省人大代表谭燕红认为,教育资源向政府机关办的幼儿园倾斜是典型的“权力自肥”。

  网上也引来众多网友发帖质疑。网民“hyj1979”说:“这是公仆拿纳税人的钱为自己的孩子服务,极其明显的权力自肥。”网民“岭南文抄公”称:“不公平,广州有几千所幼儿园,为什么财政只拨款给这几所机关幼儿园?”

  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辛瀑从另一个方面提出质问,幼儿园享受公共财政拨款,但它是不是公开向社会招生?“公共财政是面向大众的,用公共财政办幼儿园,就应该面向社会大众招生,假如不是这样,它的合理性就值得怀疑。”

  事实上,这8所机关幼儿园大多位于所属机关大院内部,其在读学生也多为相应机关的工作人员子女。一位孩子就读机关幼儿园、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称,机关幼儿园一般都是优先满足所属机关工作人员子女入园的需要,生源有余才接收社会幼儿,一般还要交纳一定数额的“赞助费”,通常在1万多元到3万元不等。

  官方回应吃财政没有错

  针对来自代表、委员和民间的质疑,广东省财政厅一名处级干部日前曾向《羊城晚报》记者解释,由于历史原因,这些幼儿园是相应机关的附属事业单位。在没改革事业单位之前,按现在体制,这些幼儿园就会像其他附属事业单位一样,使用财政资金进行运作。

  而广东省人大财经委预算监督室主任黄平的答复是:这些幼儿园都是事业单位,按照我国财政体制,都会给予财政预算安排,所以预算编制本身并无不妥。

  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事业单位分为“参照公务员管理”“全额拨款”“财政补贴”和“自收自支”四类。除“自收自支”这类外,其他都享受全额或一定比例的财政拨款,均列入同级预算。

  近7年来,广东“两会”多次遇到这个话题。2004年已有代表抗议称,公共财政用来养公务员是应该的,但为什么还要养公务员的儿子、孙子?

  当时,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郑振涛曾回应说,机关幼儿园的社会化是改革方向,但在改革前,省财政仍然要拨款。他表示对幼儿园的拨款已在控制。

  但7年过去了,人们发现广东省财政对幼儿园的拨款有增无减,预期中的改革也毫无迹象。

  网民“斯坦伯格”日前说:“广东省对幼儿园的财政预算网上曝光曝得好,让大家评一评合理不合理,合情不合情,合法不合法。全国像此类情况的财政预算也应成为警示,不要因为是机关幼儿园就花纳税人的钱,坚决堵住财政拨款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