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新华调查:石家庄一居民区预收5年水费事件调查

2011年3月20日 15:54

来源:新华网 作者:齐雷杰、岳文婷 选稿:王逾婷

  (新华调查)预收水费至2016年:霸道?无奈?

  ——石家庄一居民区预收5年水费事件调查

  东方网3月20日消息:近日,石家庄阀门一厂家属院宿舍门口贴出物业公司通知,让居民预交5年水费,并与之前小区居民所欠水费一并缴纳,合计每户居民需缴纳至2016年的水费共计7000多元。阀门一厂有关部门还将本单位离退休人员医药费报销等事宜与是否缴纳水费挂钩,引起涉事住户强烈质疑。新华社记者深入调查发现,这一被当地居民称作“鹅城”式收费事件的背后,交织着供水公司、企业与居民复杂的矛盾纠葛。

  工厂物业向家属院预收5年水费

  日前,家住石家庄市中华南大街60号院的石家庄阀门一厂退休职工尉老太,被家属院门口一则通知惊呆。原来,石家庄阀门一厂物业公司贴出的《家属宿舍水费收缴规定》提出:“凡是不按规定2011年3月15日前缴纳水费的,公司将不能保证您的用水,并不再办理所有牵扯到企业的一切手续。已退休、离职人员不知该缴水费数额的,先预缴5年水费,即缴到2016年12月31日。”

  这则通知的附表还提到,“中华南大街60号院3号、4号楼截止到2011年2月欠水费147376.46元,预收水费至2016年12月,合计约为343376.46元,每户缴纳水费约为7010元。中华南大街60号院筒子楼、小平房,截止到2007年11月欠水费101849.04元,预收水费至2016年12月,合计约为396149.04元,每户缴纳水费约为7074元。”

  72岁的尉老太告诉记者,她和1993年患上脑血栓的老伴都是阀门一厂退休职工,至今还有按规定应当报销的医药费2500多元。然而,不久前当她前去报销医药费时,却被告知“必须先交纳历年欠缴水费和预交到2016年水费,才能报销医药费。”

  记者了解到,除尉老太所在家属院外,新石小区另外两栋阀门一厂居民楼住户也被告知,须缴费至2016年,否则便不能保证用水。“这不是跟电影《让子弹飞》里,‘鹅城’的收费方法吗?”对这种“霸道”做派,家属院部分居民表示强烈质疑。

  一位住户质问称,他们老两口每月用水只有三四吨,即便按照一吨水3.9元,7000多元水费也足够他们吃40多年。“我们老人都是有今天没明天了,却要交水费到2016年,这种做法有何依据呢?”

  屡欠水费是诱因 老旧小区水费结算成难题

  阀门一厂一位退休职工告诉记者,一些家属楼都是有二三十年楼龄的老旧楼房,房屋年久失修,自来水管网老化破损,“跑、冒、滴、漏”现象严重,却一直维修不力。这里大部分居民家中都安装有水表,2005年之前职工水费一直都由单位按表收缴。2005年曾有人上门收过最后一次水费,此后就再也没人来收水费。“我们不是不按照水表缴费,而是不知道向谁缴纳。”

  对此,负责当地供水的石家庄东方龙供水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供水公司”)销售公司第二营业处处长刘建龙表示,2005年以后,阀门一厂家属院一直无法正常缴纳水费,供水公司始终努力向阀门一厂进行追缴。

  然而,每户居民家中的入户水表总额与小区总表数额有相当差距,小区水费收缴相当“纠结”。据刘建龙介绍,永安街阀门一厂家属院一座筒子楼里,曾经有五、六位收费人员催缴10天,都无法把水费收齐。自1999年至今,石家庄阀门一厂股份有限公司在供水集团立户贸易结算水表共计9块,累计欠缴水费已高达64万多元。

  面对水费欠费逐年累增的现实,供水公司副总经理郭利表示,公司虽然采取过各种措施甚至包括停水,然而却“收效甚微”。不过,近日阀门一厂采取的“鹅城”式预收水费办法,供水公司却并不知情,也与公司没有直接关系。

  据郭利介绍,供水公司只与阀门一厂存在贸易结算关系,根据小区总水表向阀门一厂收缴水费。居民家中的水表不属于贸易结算水表,其维修、收费、校验、计量等都由单位或居民负责,公司只负责总表以外的供水管网维修。

  然而,物业管理条例的出台却给供水公司传统收费模式带来冲击。按照条例规定,供水、供电、燃气等物业收费要到居民终端,不少单位虽然与供水公司存在贸易结算关系,但是房屋产权却归个人所有,一些单位要求供水公司到户收费。同时,国家规定水表每隔6年应强制检测,而事实上,一些水表自上世纪80年代安装后就没有动过,计量准确率很差。总水表与入户水表计量差异问题,成为制约城市老旧小区收水费的一道障碍。

  “水表出户,一户一表”化解“大锅水”难题

  据石家庄供水公司透露,目前公司每年被欠缴水费1000多万元,欠缴总额高达1.2亿,其中80%系居民欠缴。几年前,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0年刚刚达到收支平衡。巨额欠缴水费,已对供水公司正常运营造成极大冲击。

  记者了解到,2007年,石家庄市政府出台文件,要求市区内公共供水的居民家庭用户,实行“一户一表,计量出户,抄表到户”,即每户家庭在户外公共部位集中统一安装一块贸易结算计量水表,供水企业直接查表、计量收费到户。暂未进行“一户一表,计量出户”改造的,继续按原管理方式收取水费。

  目前,石家庄市“水表出户”工程已完成8万多户,约占居民总户数的四分之一。而阀门一厂几个家属楼,都没有进行“水表出户”改造,因此,供水公司仍然按照原管理方式收取水费。然而,郭利表示,传统“大锅水”模式,导致供水公司面对欠费用户,很难采取“停止供水”等措施。自来水供应与民生密切相连,一个小区有的居民缴水费了,有的没有缴费,公司不可能对整个小区采取断水措施,水费催缴令人头疼。

  面对阀门一厂宿舍水费拖欠,供水公司表示,水费是国有资产,被欠缴水费必须如数足额收缴。阀门一厂家属院总水表与分表的总分差问题,应由阀门一厂跟住户协商解决。“将来水表出户后,公司将向终端用户收取水费。这对提高居民节约用水意识以及将来实行阶梯水价都有好处。”刘建龙说,届时,公司将负责市政供水管网到居民楼管网的管理和服务工作。欠缴水费居民家庭可能被停止供水,其他居民不会受任何影响,“水费老赖”将失去生存土壤。

  自3月18日上午至19日上午,记者一直试图联系石家庄阀门一厂有关人员,了解此前家属楼水费收缴情况、为何要预收水费至2016年、将水费缴纳与退休职工医药费报销挂钩有何依据等问题,然而却被拒之门外,相关人员手机也一直无法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