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许世友听毛泽东话读《红楼梦》 读5万字节本

2012年1月2日 10:55

来源:中新网 作者:王春南 选稿:张侃理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朴实无华

  许世友读《红楼梦》

  曾经看到媒体上一些介绍许世友读《红楼梦》的文章,《瞭望新闻周刊》上一篇文章说,许世友读的《红楼梦》,是经过他当时的秘书删节的:“有一种回忆录说许世友最后是让秘书抄录‘精华’给他读,这应该更接近真实……”

  以上说法未必“更接近真实”。本文作者当年曾就职于《新华日报》,对此事有所耳闻,最近,他采访到了删节者本人。

  许世友按照毛泽东的指示读《红楼梦》(节本),是“文革”中的事。那时许世友除了担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职务外,还任中共江苏省委第一书记、江苏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因为在地方上任职,所以江苏的很多人都见过许,或跟他有过交往,我就曾听过他的报告。

  许世友作报告

  有一次,新华日报社军管组的同志把全体办报人员(大约有30多人,其余人员都被送到一个人去楼空的大学校园关门搞“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带到南京中山东路31号省革委会招待所(现钟山宾馆),听取许世友司令员的报告。

  那天许世友穿着一双草鞋,那是用布条打的。他作报告有秘书拟的稿子,一页纸上只有几十个大字,据说有些“生僻字”——对认字不多的许来说,秘书都用同音字注音。许世友的这次报告,最核心的一点是,要求报社“不要东张西望”。这其实就是指不要受上海方面的影响、干扰,不要被当时特别走红的张春桥、姚文元等人牵着鼻子走。

  据我当时的笔记,他是这么说的:“要坚决打击投机倒把,坚决纠正不正之风。政治上的投机倒把比经济上的投机倒把更坏。不能什么人都代表党中央,哪有那么多党中央?跟路线,不要跟人。不要像《封神榜》上姜子牙斩将封神。少吹牛。大城市的东西,小城市不一定都学。一定要根据实际情况,小孩子穿大人衣服怎么行?不要耍两面派,不要找什么‘靠山’,要靠党,靠路线。”

  他的话,当时觉得有点隐晦,不大听得懂。后来才明白,他是告诫我们不要跟错了人,不要跟上海的那几个人(张春桥、姚文元等)跑。

  毛泽东让许世友读《红楼梦》

  1973年12月12日,中央军委根据毛泽东的建议,发布命令,对八大军区司令员实行对调。毛泽东在接见各大军区负责人时,问许世友看过《红楼梦》没有,许回答说看过。毛泽东说:《红楼梦》要看五遍才有发言权,要坚持看五遍。并指出:中国古典小说写得最好的是《红楼梦》,你们要搞点文,文武结合嘛!你们只讲武,爱打仗,还要讲点文才行啊!文官务武,武官务文,文武官员都要读点文学。

  毛泽东让许世友读《红楼梦》,许世友还真的照办了。不过他读的《红楼梦》,不是足本,而是节本。

  我当时在新华日报社评论组工作,信息比较灵通。我从报社军管会的军代表处得知,许世友读的删节本《红楼梦》,不是由其秘书,而是由南京大学中文系的年青教师吴新雷删的。

  为了验证我当年听到的这个消息,也为了验证我的记忆,2011年夏我特地请教了南京大学原副校长、文学院院长董健教授,他说:“许世友要读《红楼梦》,他的秘书找到南京大学,要学校搞一个删节本,南大的领导指定中文系的吴新雷承担这项任务。经他删节,《红楼梦》还剩5万字。”

  把《红楼梦》精简成5万字

  吴新雷教授现为南京大学中文系博导,年届八旬,现任中国古代戏曲学会常务理事。他有《中国戏曲史论》、《两宋文学史》、《曹雪芹》、《曹雪芹江南家世考》等专著行世,在学术上卓有建树。2011年11月19日晚,我拨通了吴老师府上的电话,向他求证删节《红楼梦》一事。他告诉我:“1973年12月,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南京军区司令许世友到北京开会,毛泽东对许世友说,《红楼梦》不读五遍没有发言权。《红楼梦》部头那么大,许世友怎么读?他手下人就动脑筋了,想到了找研究《红楼梦》的人把《红楼梦》精简成5万字。这事是保密的,不说许世友要看。由南京军区政治部出面,找南京大学革委会落实。南京大学革委会的军代表把任务交给了中文系。中文系的军宣队、工宣队就询问系里的教师,谁研究清代文学,得知我是搞宋、元、明、清文学,特别是戏剧、小说研究的,于是把任务交给了我。当时向我交代:对《红楼梦》是压缩,而不是缩写;要全部用原文,不能有自己的话;主要人物、情节都要有。搞了几个月,我倒是真的读了五遍,不然串不起来。《红楼梦》中的诗词,只保留了一两首,《葬花吟》‘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还是保留了。”

  我问吴老师:“你当时不知道是为许世友删节《红楼梦》吗?”他回答说:“当时只说是南京军区政治部下的任务,没有说许世友要看《红楼梦》节本。删节《红楼梦》,当时不好说,因为毛泽东让许世友读《红楼梦》,是让许世友读全本,哪个叫你看5万字的节本的呢?删节《红楼梦》当时如讲出去,会出许世友的洋相。现在来说这件事,就当做奇闻轶事了。因为我们是老朋友,我才对你讲这么多。”吴老师是我敬仰的老师,承他看得起。

  我又问吴老师:“《红楼梦》节本的底稿有没有保存下来?”他说:“没有保存。因为是政治任务,谁还敢偷偷摸摸地留底?”

  许世友读《红楼梦》才过去30多年,他用过的《红楼梦》删节本出自谁之手已不甚了了。幸好为许世友删节《红楼梦》的吴新雷老师健在。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