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部分机构冒充国家级协会发放证书敛财

2012年1月6日 07:34

来源:中国青年报 选稿:张侃理

各种“中字头”机构颁发给张振中(化名)的职务或资格证书。本报记者 来扬摄

各种“中字头”机构颁发给张振中(化名)的职务或资格证书。本报记者 来扬摄

各种“中字头”机构颁发给张振中(化名)的职务或资格证书。本报记者 来扬摄

各种“中字头”机构颁发给张振中(化名)的职务或资格证书。本报记者 来扬摄

  “他们竟然利用报纸的名义做幌子骗人,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我是第一次遇到。”

  对张振中(化名)来说,近半年讨要证书的经历可谓费尽周折。这位业余喜爱作诗、书法的退休医生曾一度因为多家机构找上门来让他赐稿而感到高兴,但在发现这些打着“中字头”名号的机构只注重收费而不发证书的情况后,他开始对这类作品征集活动产生警惕,并向有关部门举报。

  中国青年报记者经调查发现,给张振中发证书的多家“中字头”机构并未在民政部门登记,且其所颁发的相关证书,也未经权威部门认可。

  盖满“红帽子”的邀请函

  年过七旬的张振中是一名文学和书法爱好者,退休后,经常创作一些作品,“在诗歌界也有些名气”。但正是在诗歌、书法界的名气,让他在一场借“建党90周年”为名的艺术大典活动中,“赔了作品又费钱”。

  2011年5月25日,一封名为《献礼建党90周年艺术大典》的邀请函寄到了张振中的手里。该邀请函看着像是一份“红头文件”,邀请函下方盖着4家举办单位的公章: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全国艺术文化专业考评专家委员会、商务时报社、中国企业新闻网。

  “商务时报社给我寄来一封邀请函,落款处印满了举办单位的公章。但我的本职工作是医生,退休后被民营医院返聘,平时工作很忙,就没把邀请函当回事儿。”

  毫无征兆地收到邀请函,张振中不禁产生了疑问——“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

  后来,张振中从商务时报社一名薛姓工作人员处得知,因为他的作品曾在2008年被一个名为“中国文化管理学会”的组织编入一本名为《共和国经典诗词格言选萃》的书中,举办方正是按照书中的介绍找到他的。

  一个月后,张振中接到了一名自称商务时报社工作人员薛某的电话。

  “他问我来不来。我不可能放下患者就去参加这个活动,平时也只是抱着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心态去作诗、写字的,就回复他们去不了。”张振中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在得知张振中没有参加意向后,薛某开始和张振中套近乎、认老乡。

  为了“关照”老乡,薛某让张振中将书法作品寄过来,表示如果通过协会的专家认可,可以办理相应的艺术资格证书和作品润格证书。随后,张振中将自己的相关材料与四幅书法作品寄给了薛某。

  一周后,薛某通知张振中:“专家组初步认为可以”。

  “我感觉他们的活动是报社举办的,而且还有‘中字头’机构联合举办,肯定不会有暗箱操作,就相信了。”张振中说。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这份盖着多家举办单位公章的邀请函上看到,除邀请受邀者参加庆典活动外,举办方还询问受邀者是否收藏《献礼建党90周年艺术大典》纪念册,是否申报“中华人民共和国艺术文化人才资质证书”等证书,是否申报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理事等。

  在从薛某处获知办理高级证书3800元、中级证书2000元等相关资格证书的价格后,张振中选择了办理中级证书和润格证书。

  “薛某让我将钱寄到一位姓邵的个人的银行账户。”张振中说,“我想,这个活动是公家举办的,又不是私人举办的,怎么能寄给私人账号呢?况且,报社都有管财务的机构,所以就没有寄给他。”

  之后,薛某又给张振中提供了一个名为“神州游学北京文化传媒中心”的汇款单位。但是,张振中去邮局储蓄银行汇钱时,经查并没有这个单位,银行的工作人员劝张振中“慎重一些,别上当了”。

  为了打消张振中的怀疑,薛某最后提供的汇款信息为“北京市丰台区西四环南路63院商务时报社新闻中心二层,财务处薛某收”。

  几乎在同时,2011年7月25日,《商务时报》刊登了张振中的两幅书法作品,这也使得他认为此次活动没有骗人,是正规的。

  于是,张振中在2011年7月27日将办理中级证书和润格证书的费用寄给了薛某所说的上述收款人。

  杳无音讯的证书

  2011年8月3日,收到汇款的薛某通知张振中:“钱已收到,证书正在办理”。但令张振中想不到的是,此后的证书办理竟然成了一场看不到头的马拉松。

  “之前,薛某告诉我,我的作品通过了协会专家的审核,但证书却迟迟寄不到我手里。”张振中说。

  在随后的几周内,张振中多次向薛某催要证书,但都被薛某以各种理由回绝。

  “到最后他就不接我的电话了。我又用另一个手机号给他打电话,他不知道是我打的就接了。”张振中说。

  电话中,张振中得知薛某已经调到上海工作了。“他自称去了商务时报社上海记者站,不在北京工作了,但还是报社的人。”张振中说。

  意识到可能被骗的张振中赶紧拨打商务时报社的电话咨询。

  “我开始找他们报社的党委书记,但他们报社没有党组织。一个姓范的负责人告诉我,这次活动是一个姓邵的负责人管的,并且已经通知他处理这件事了。”张振中告诉记者。

  尽管商务时报社的范姓负责人对张振中表示,有邵姓工作人员处理此事,且这位邵姓工作人员也在电话中对张振中表示“快了”,但证书始终没有寄到张振中手里。

  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商务时报社咨询“献礼建党90周年艺术大典”活动情况,一名邵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活动没有举办,发出去了100多张邀请函,但因为没人参加,我们就取消这个活动了。”

  至于未举办活动的原因,邵姓工作人员称,“因为我们考虑到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是‘中字头’的单位,可以举办。我们不够级别,就取消了。”

  对于张振中办理证书的遭遇,邵姓工作人员表示,办理相关证件的事情是薛某告诉张振中的,不是张振中主动提出来的。

  “我们正好又跟文化普及促进会那边认识,然后给他报上了。正在审批,一直没下来。”他说。

  “每期都刊登书画作品”

  对于举办单位之一商务时报社的性质,邵姓工作人员表示,“《商务时报》在内蒙古,北京的是商务时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这次举办‘献礼建党90周年艺术大典’活动的是北京商务时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新闻机构查询系统发现,《商务时报》的主管单位为“内蒙古新华报业中心”,刊号为“CN15-0075”。

  记者在北京市企业信用网上查询得知,“北京商务时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4月,企业类型是“有限责任公司(法人独资)”,法定代表人是孙五四。而《商务时报》在新闻出版总署登记的记者名单中,也有“孙五四”的名字,同时还有几名在北京商务时报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工作的人员的名字。

  记者在《商务时报》往期出版的报纸看到,其刊号为“CN15-0075”。

  记者还发现,《商务时报》每周出版两期,一期32个版的责任编辑有两人,但这两名责任编辑均未在新闻出版总署新闻记者证查询系统中登记。

  “每期都刊登书画作品。”《商务时报》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登一个版的书画作品需要3000元。不一定是书画名家,三教九流都可以。”

  “报刊的采编环节是不允许有任何资本介入的,必须是国有的。如果是文化公司办报刊的话是违规的。作为一个公司是不允许去经办报纸的。这其中也可能涉及到买卖刊号和违规合作的问题。”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司一位工作人员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

  未经审批的“中字头”机构

  记者从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刘姓秘书长处获悉,商务时报社联合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举办“献礼建党90周年艺术大典”的活动确有其事。但当记者询问活动具体情况时,刘姓秘书长未给出明确说法。

  据邵姓工作人员介绍,“张振中要办理的证书是由‘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与‘全国艺术文化专业考评专家委员会’盖章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艺术文化专业证书’。全国艺术文化专业考评专家委员会也是他们(指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记者注)的一个机构。除艺术证书外,润格证书也是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颁发的。”

  除了对书画作品进行认证、颁发证书外,在“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网站的认证项目中,还设有“雕刻类、影视类、少儿才艺教练、装饰设计类”等11个认证项目。

  记者在民政部查询发现,“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的业务主管单位为“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在“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的网站公告中,有一篇题为“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关于成立‘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的决定”的公告,发布时间为2008年7月22日。

  “中国文联没有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那是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内部设立的机构,跟我们文联没有关系。它就是一种挂靠。”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社团办一位王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社团办一位周姓主任也对记者表示,“他们(指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记者注)底下的机构多着呢,都没经过我们审批。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是他们内部自己成立的,没有给我们报批过。”

  记者了解到,在2007年12月31日,国务院办公厅为“清理规范各类职业资格和严厉打击违规违法印制、滥发证书等活动”,下发过一个“国办发 [2007]73号”文件。

  该文件规定,“全国性行业协会、学会等社会团体自行设置的应及时清理,确有必要的,经业务主管单位审核同意,报国务院人事、劳动保障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审批后纳入国家统一管理,并向社会公布,其他的一律停止或调整为专业培训”。

  记者向周姓主任求证: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盖章颁发的艺术文化专业证书是否向中国文联报批过?

  “他们没有来我们这报批,我们没有批准这个业务。社团的成立、登记、年检我们管,但社团发证书不需要我们批,而且社团多着呢,都在发证书,都没经过我们同意自己在发证书。”周姓主任说,“因为社会上有人喜欢证书,明知道这是不符合规定的,还是愿意要。这是有社会需求的,有人愿意去评大师,我们也劝阻不了,而且他们评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也不会报给我们,我们也不会批这种东西。”

  对于决定成立“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的“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周主任对记者表示,“这个社团管理上不规范,我们正要清理整顿”。

  还有多少冒牌的“中字头”机构

  除了被邀请参加商务时报社与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举办的活动外,张振中还接到过很多“中字头”机构为其办理证书、授予荣誉头衔、出版书籍为由的邀请函。

  令张振中记忆犹新的经历有3次。

  “第一次是发生在2008年5月,一个名为‘中国人才发展中心’的机构给我发来邀请函,说是要聘请我当他们的高级研究员,让我交纳了2000元。可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寄给我,我打电话也没人接了,当初联系我的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张振中向记者回忆道。

  虽然机构以“中字头”为名,但在民政部国家民间组织管理局的全国性社会组织查询系统中,记者并未查到该组织。

  “第二次是2011年5月,一个名为‘中国艺术家交流协会’的机构给我来函,委任我为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信是以红头文件的形式打印的,有‘中艺交2011年09号’文件的字样。”张振中告诉记者,“信中说,如果想成为邀请函上委任的职务,须交780元。同时还可以帮我办理中国国家人才网专业人才库的入库证书。我当时看他们的邀请信挺正规的,就将钱汇给了他们,可到现在连证书的影子我都没看到。”

  记者在网上搜索“中国艺术家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发现有提问者在2011年5月27日发帖询问,“中国艺术家交流协会给我来函,委任我为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须交赞助费850元,有多少人被委任这个职务呢?”一位网友的回复简洁明了:“骗人的”。

  “第三次是在2011年7月,一个名为‘北京华艺苑国际文化艺术交流中心’的机构给我发函,聘请我当高级顾问,邀请信中的题头还印着‘2011年2号文’的字样。张振中说,“并且他们告诉我可以办理中国国家人才网专业人才库入库证书,我因此交了上千元,可是顾问证书始终没寄给我,人才库也没入成,最后的结果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相比“失约”的一些“中字头”机构,还有一些“中字头”机构则先将证书、荣誉头衔给予张振中,再做出“温馨提示”。

  一个名为“中国艺术工作者协会”的机构在2011年8月为张振中颁发了一本印有“国际德艺双馨艺术家”的荣誉证书。

  “这个证书是他们免费发给我的,此后他们还对我说现在老百姓出书难、出书贵,他们帮助民间艺术家出书,我本人也想出书,就给他们寄去了60首诗,他们将我的诗编入到诗词专题。当然,书出来以后要我买50本,给他们交1800元。”张振中告诉记者。

  “中国艺术工作者协会”在其官方网站上宣称为“全国性民间社团组织”,但记者在民政部国家民间组织管理局的全国性社会组织查询系统中并没有查到该协会的信息。

  尽管《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总则中明确要求“社会团体不得从事营利性经营活动”,但一些未经登记的“中字头”机构却从未停止过经营行为。

  一个名为“中国当代艺术协会”的机构在2009年7月为张振中寄来了一本工作证。“他们告诉我60岁以上的老人交600元,只要把自己的个人简历、艺术简历和荣誉证书寄给他们就行。”张振中说。

  但这一“中字头”机构也未在民政部门登记。

  除担任各“中字头”机构的会员外,张振中还拥有一个“领导人专用聘书”。

  该聘书印有“鉴于您在艺术研究和创作领域中所取得的突出成就,兹聘任您为中国文化艺术协会名誉会长”的字样。

  “他们发函要我把个人简历和艺术简历等证书寄给他们,通过审核后授予我的,并且让我交纳了700元。”张振中说。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网上发现一个名为“全国高协组织”的机构在2011年1月发布消息,声称可以办理由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专业人才管理发展中心和全国艺术文化专业考评专家委员会颁发的艺术文化专业证书,并且也能办理中国国家人才网专业人才入库证明证书。

  但同年5月,民政部就依法对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开展活动的“全国高技术产业化协作组织”(简称“全国高协组织”)及其非法设立的相关机构宣布取缔。

  2011年6月8日,新华社就发布了一则“民政部有关负责人就取缔‘全国高协组织’答问”的新闻。

  民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法律规定,我国社会组织的登记管理机关是各级民政部门,除国家另有规定外,只有经过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团体、民办非企业单位、基金会,才能在社会上依法开展活动。”

  该负责人还提醒公众:“如果其使用的是全国性社会组织名称,可以直接登录中国社会组织网进行查询;如果其使用的是地方性社会组织名称,可向当地民政部门进行查询,以确定身份,谨防上当受骗。”

  面对眼前名目繁多的奖励证书和荣誉头衔,张振中陷入了迷茫。

  “我本打算凭写字挣一些养老费,给儿女减轻负担,没想到这么多号称国家级的协会是假冒的,这些冒牌的假协会把我坑苦了。”张振中说。

  子虚乌有的“达芬奇国际艺术大赛”

  在张振中(化名)收藏的各种证书中,有一张印有达芬奇头像的外文获奖证书格外显眼。

  “这是在2011年5月意大利中国文化年艺术品巡展中,我的书法作品获得了‘达芬奇国际艺术大赛’金奖的证书。”张振中说。

  但这一金奖并非平白无故得来。

  “写意中华组委会要我交1500元,说是国家出大头,个人出小头。作品要用飞机运到国外展览,所以要交运费和场地费。获奖作品编成书后,还要交1800元购买。”张振中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记者看到,在张振中收到的所谓“意大利中国文化年艺术品巡展证书”上,盖有三个单位的公章,分别是“写意中华全国书画艺术活动组委会”、“华夏老年艺术报”和“北京华夏大家书画艺术院”。虽然单位名称不同,但相关网站显示,写意中华全国书画艺术活动组委会与华夏老年艺术报均为北京华夏大家书画艺术院所办。

  尽管宣称是“中字头”的机构,但记者在民政部国家民间组织管理局网站上的全国性社会组织查询系统中并未查到“写意中华全国书画艺术活动组委会”,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新闻机构查询系统中也未查到“华夏老年艺术报”。

  记者致电华夏老年艺术报询问,一位杨姓工作人员表示,“主管单位是北京华夏大家书画艺术院,报纸没有刊号,只是内部交流资料,起了个名字叫华夏老年艺术报,实际不是报纸。”

  虽然没有刊号,不公开发行,但华夏老年艺术报仍凭借“内部交流资料”进行经营活动,收取相关费用。

  “可以登作品,登作品是收费的。最近在做调整,未调整之前,一个整版是1万多元,半个版是6000多元,四分之一版大概是3000多元。”杨姓工作人员说。

  除了刊登作品以外,华夏老年艺术报在网上还表示,欢迎老年朋友“应聘理事、编委等职务”。

  “除了报纸还有杂志,我们现在正在邀请(人担任)这方面的职务,不仅仅是编委,还有杂志的副社长,学术委员会主任、副主任都有。”杨姓工作人员表示,“对应聘者审查完以后,相关职务和费用都有一个单子,具体费用会详细告诉对方。报社之前征集过三四个编委,每个编委每年交纳三四百元。”

  在获得“意大利中国文化年艺术品巡展暨达芬奇杯国际艺术大奖赛”的名次后,一部分获奖者又被写意中华全国书画艺术活动组委会与华夏老年艺术报评选成为了“共和国百位书画名家”。在其公布的名单下方还特别说明:“百位名家认证每两年一届,第一届为2009年,今年为第二届”。

  按照公布的名单,记者搜集到被评为“共和国百位书画名家”的50多位人选的资料,其年龄大部分都在60岁以上,80岁以上老人有5人。这些人并非都是书画界人士,有退休干部、退休教师,还有民营企业主等。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人大部分都有显赫的艺术“头衔”。仅担任“中国当代艺术协会副主席”一职的就有3人,其他还有担任“中国书法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化艺术协会副会长”、“中国艺术工作者协会名誉会长”、“中国美术学会终身常务副主席”、以及“世界艺术家协会副主席”等职务。而记者经过查询后发现,以上以“中字头”命名的机构均未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

  “成为‘共和国百位书画名家’没有收取费用,但现在回味一下,就像事先给我灌了迷魂汤一样,整个过程都是他们有步骤策划的。”张振中说。

  记者在北京华夏大家书画艺术院网站上(即写意中华组委会网站——记者注)看到,对“意大利中国文化年艺术品巡展暨达芬奇国际艺术大赛”的表述为,“遵照上级主管部门及相关政府机构指示,特举荐知名艺术家作品参加意大利中国文化年巡展活动;同时受第16届达芬奇国际艺术大奖赛组委会的邀请,我国首次组织艺术作品参与本届‘达芬奇’国际艺术大奖赛(俗称‘国际小金人奖’)评选活动。”

  记者在网上对往届奖项进行搜索,并未找到该奖项往届颁奖情况的相关信息。

  记者又以“达芬奇国际艺术大奖赛金奖”为关键词搜索,发现有3条刊登获奖者消息的信息。其中两条信息对此次活动主办方的描述为:“本次意大利中国文化年庆典由‘意大利中国文化年’组织机构和写意中华全国书画艺术活动组委会主办”。

  记者登录“意大利中国文化年”官方网站,在意大利中国文化年活动流程一览表“项目名称”中的“展览”一栏里,没有发现“意大利中国文化年艺术品巡展”活动,在“合作机构”一栏里也没有发现“写意中华全国书画艺术活动组委会”。

  负责意大利中国文化年官方网站制作的新华社网络信息部杨姓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文化部委托我们制作意大利中国文化年网站以及有关招商的部分,我们没有听说过写意中华组委会和达芬奇奖。如果要在官网上刊登意大利中国文化年的相关活动信息,需要经过文化部审批。”

  记者致电文化部外联局西欧处咨询相关事宜。

  “我们(西欧)处负责意大利中国文化年活动,到目前为止我们不知道有写意中华组委会所举办的意大利中国文化年艺术品巡展一事。”西欧处一位赵姓工作人员说。

  “如果一个民间机构要纳入意大利文化年的话,至少要具备以下条件。”赵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是文化活动的话,比如展览,要有相关部门的批文。意大利中国文化年主要是由文化部负责的,要在意大利办中国年的话,中方和意方事先都要谈好,比如合作伙伴、场地、时间,这些都落实以后,文化部才会下一个批文,将其纳入意大利文化年活动里。不经过文化部审批,自己说是没有效力的,这毕竟是国家办的。他们只不过是一个民间的书画院,不经过我们审批是不能擅自使用意大利中国文化年名义举办活动的。”

  对于写意中华组委会收取张振中参展费时提到的“国家出大头,个人出小头”的说法,赵姓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是收钱的话,那就是他们个人的问题,和文化部是没有关系的。”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