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媒体称质检部门坐视不理达芬奇事件致公众糊涂

2012年1月9日 07:56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选稿:张侃理

  达芬奇家居“造假门”又有最新进展。近日有媒体报道央视记者李文学,涉嫌敲诈达芬奇100万元。当事人李文学声明否认此事。随后,达芬奇家具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潘庄秀华披露,李文学企图趁人之危侵吞达芬奇杭州店,并欲把“达芬奇”更名为“芬达奇”。达芬奇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

  “法制片”达芬奇

  对于已经有偃旗息鼓之势的“达芬奇”事件再爆出新闻,涉嫌敲诈使整个事件矛盾上升。

  近日,财新《新世纪》周刊揭开了达芬奇家居“造假门”的序幕。其报道称,达芬奇自称“汇”了100万元摆平“造假门”。这让公众把视线重新回到最初揭开“达芬奇密码”的央视《每周质量报告》记者李文学身上。

  李文学在央视网上针对《新世纪》周刊的报道做出四点“严正”声明,对自己报道事实负责,并否认敲诈达芬奇。

  随后,达芬奇官方微博贴出了潘庄秀华《对李文学个人声明的回应》,对李文学提出了六点质疑:

  第一,单方面采访举报人便得出“达芬奇家具气味刺鼻”的结论,无相关部门认定,也没有向达芬奇求证;第二,李文学通过采访得知卡布丽缇家具(达芬奇代理品牌)产自意大利,节目中却称卡布丽缇是国内生产,存在产地造假问题;第三,节目中“长丰家具厂”的总经理,并非彭杰的真实身份,而是东莞街头为各个家具厂自由跑单的业务员;第四,节目中认定的“卡布丽缇家具,是由国内企业长丰家具厂代工的”这一核心事实不存在。事实是,长丰家具厂为达芬奇代工的是深圳达芬奇展厅里的自用品;第五,节目中称达芬奇重庆店存在进口货物海关报关单造假问题。重庆工商局前往上海海关调查的结果与其相反,不存在伪造海关报关单的问题;第六,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调查,未发现达芬奇产地造假这一事实,被节目忽略了。

  同时,潘庄秀华本人表示,未对李文学作任何诽谤和诬陷,欢迎李文学起诉,她会在法庭上详尽披露相应的证据。

  至此,记者李文学与达芬奇家具都开始列举证据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双方都在试图用证据来反驳对方,这是我们乐于见到的。如果双方只是相互污蔑、相互指责,那么整件事就会变成一场闹剧,让人觉得厌烦。

  “新闻片”达芬奇

  “达芬奇”事件如何会被炒到这个地步?

  时间要回溯到2011年7月10日,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播出《达芬奇天价家具“洋品牌”身份被指造假》。达芬奇家具可以说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家具高端品牌,以价格昂贵著称。一张单人床能卖到10多万元,一套沙发能卖到30多万元。之所以能将这些家具卖到如此高的天价,达芬奇销售人员说是因为他们销售的家具是100%意大利生产的“国际超级品牌”,而且使用的原料是没有污染的“天然的高品质原料”。而央视记者经过了长达半年多的调查后发现,达芬奇公司销售的这些天价家具有相当一部分根本就不是意大利生产的,所用的原料也不是达芬奇公司宣称的名贵实木,经过检测,消费者购买的达芬奇家具甚至被判定为不合格产品。

  北京达芬奇专卖店销售人员说,他们出售的卡布丽缇都是位于意大利坎图镇卡布丽缇公司生产的。按照销售人员提供的地址,央视记者在意大利的坎图镇找到了卡布丽缇公司,公司负责人说,他们和达芬奇公司确实有合作关系,但是他们生产家具上的雕花并不是实木雕刻的,而是由一种特殊的树脂材料做成的。

  终于在东莞长丰家具有限公司展厅里,央视记者发现有一张床和北京达芬奇家具专卖店里的那张卡布丽缇双人床几乎一模一样。长丰家具公司的总经理彭杰说,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达芬奇公司销售的卡布丽缇家具都是他们公司生产的,为了印证他的说法,他还向记者出示了深圳达芬奇公司给他们公司付款的电子回单。负责人还说,这张在达芬奇专卖店卖到30多万元的双人床,在它们这里只需要3万元左右。

  “悬疑片”达芬奇

  到目前为止,“达芬奇”与李文学争论的焦点在于两个,一是其宣称的原装意大利家具是否为国内工厂代做?二是其宣称卡布丽缇家具用意大利独有木材雕花,是否实为高树脂材料构成?

  其实事情本来可以很容易就解决,不用这样相互扯皮。央视报道之后上海工商局迅速介入了调查,其当时也是信誓旦旦地说,要给出最终调查结论。然而,7月份,上海工商局给达芬奇开出了133万元罚单,理由却是“缺乏中文说明书”、“广告宣传使用绝对用语”等无关痛痒的话语,对于达芬奇质量、产地是否造假这些最为核心的问题却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而更让人不解的是,国家质检部门一直坐视不理,达芬奇产品质量成色如何,只有在企业与媒体之间的论战中得知。这种“仲裁者声音”的缺失,让达芬奇事件跌入自说自话和自证清白的裸奔状态,各自依据的标准亦大相径庭。

  纵观整个事件的前前后后,之所以成了“谁都猜不了结局”的悬疑片,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即在于必要的规范和标准暧昧不明。比如,代理外国品牌是否就一定必须是在国外本土原装生产?家具是否必须是实木?

  假如相关部门及时介入后开诚布公、不偏不倚地发布调查结论,也许达芬奇“事变”之前就会有一种不同的声音,从而让我们更易于辨明真相。不至于普通百姓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争辩中稀里糊涂。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