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代名将粟裕的“衣食住行”

2012年1月21日 12:32

来源:解放军报 选稿:赵菊玲

  编者按:胡锦涛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上指出,要弘扬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作风。本报今天推出的这篇访谈,让我们看到了一代名将粟裕身上展现的我们党的优良作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从“衣食住行”等生活细节做起,弘扬这种优良作风,对于保持党的纯洁性,增强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北京永定路26号。国防大学第二干休所一座静谧的院落。

  满头银发、面容清癯的离休干部鞠开,在刚刚乔迁新居的会客室,为记者讲述粟裕大将鲜为人知的生活细节。鞠老今年85岁,在粟裕身边担任秘书工作14年,离开粟裕后,也没有和老首长中断过联系,即使在“文革”那段艰难的时期,也常常去看望老首长,彼此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他动情地说,粟裕的军旅人生波澜壮阔,光照千秋,而他生活俭朴的优良作风同样令人景仰。

  1949年7月12日,第三野战军机关由上海移防到南京。粟裕同志奉中央军委命令兼任南京市军管会主任、南京市市长、中共南京市委书记。为了工作方便,华东军区后勤部蔡部长要给粟裕做套便衣,他对粟裕说,“你现在担任一市之长,应该给你做套毛料便衣穿穿”。粟裕说:“不行,为什么要做套毛料的呢?做套布的不行吗?刚进城就讲究穿着不好嘛!要脱离群众的。人民群众不是看我这个市长衣服穿得好不好,而是看我的工作做得好不好,看我是不是为他们服务。你一定要做毛料的那就你穿,反正我是不穿,请你们还是多从工作上关心我吧。”在粟裕的坚持下,蔡部长给他做了一套蓝灰卡其布便衣。粟裕穿着这套中山装同南京人民见面,显得朴素大方,平易近人。这套衣服粟裕一直穿到北京,变成了灰白色,快要磨透了,还是舍不得丢掉……

  鞠开回忆说,粟裕是一个喜欢粗茶淡饭的人。炊事员做什么吃什么,从不挑三拣四,嫌淡嫌咸,而且总怕炊事员做得多了而导致浪费。在他身边工作的炊事员很轻松,觉得首长很随和,常常有说有笑。

  1951年底,粟裕同志任副总参谋长,组织上安排他住在北京一所四合院里。这个院落有正房厢房,房子跑风漏雨。正房他让给别的领导同志住了,自己住在厢房里。因为年久失修,人踩在地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夜里老鼠从地板缝里钻出来,在房间里来回穿梭。管理部门的同志见状便提议把老房子扒掉,新建几间房子。粟裕硬是不同意,说补一补能住就行了。修房子的时候,他亲自审查把关,不让多花公家一分钱。

  在用车上,粟裕也是严于律己。他当总参谋长时,有关部门想给他换车。他说:“为什么要换呢?官做大了就应该坐更好的车子吗?这是什么思想?”车子没有换成,还挨了一顿批。为了体验生活,了解民情,粟裕还常常乘公共汽车或坐三轮车到农贸市场了解行情、民意。工作人员提醒他说,这样做太不安全了!他说:“那有什么关系?人家外国总理夹起公文包坐公共汽车上班。怎么我们就不行,难道我们的身体就比人家宝贵? ”

  鞠开告诉记者,在公私问题上,粟裕是一点不含糊的,分得一清二楚。粟裕对同志慷慨大方,关怀备至,但从未用公款请过一次客。凡到过他家的人都知道,遇上吃饭的时候,他都要把客人留在家里吃饭。粟裕下去检查工作,住招待所,都要督促工作人员替他交粮票和伙食费,并一再叮咛不要忘了,只怕占了公家的便宜。

  说到动情处,鞠开感慨万千,几次流下激动的泪水。他说,粟裕大将对自己要求极严,他每晚就寝前依然像战争年代一样,将衣服鞋袜、腰带背包放到随手可及的地方,几十年如一日。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