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包头空难案8年后事故调查报告仍未公布

2012年10月10日 03:14

来源:潇湘晨报 作者:周喜丰 选稿:华迎

  东方网10月10日消息:还有一个多月便满8年的包头空难的索赔案又有新进展。

  10月9日,由32名遇难者家属起诉的这起空难索赔案件在立案三年之后,终于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据悉,这是国内法院受理的首起空难集体诉讼案。

  据原告方律师郝俊波介绍,庭审进行了一上午便宣告结束,因为当天主要是对之前原被告双方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标志该案进入实质性审理阶段。因为是质证,没有通知遇难者家属到场。

  2004年11月21日,一架庞巴迪CRJ200LR支线喷气式飞机从包头飞往上海的途中坠毁。47名乘客、6名机组人员及1名地面工作人员和1名游客不幸遇难。东航提出向每位遇难乘客赔偿21.1万元。此后,部分遇难者家属展开了漫长的索赔路。

  索赔超1亿,人均400余万

  据了解,32名遇难者家属起诉东方航空公司、飞机制造商庞巴迪公司、东方航空集团及生产事故飞机发动机的通用电气公司,为经济及精神损害索赔1.32亿元,人均413.6万元。

  遇难者家属除要求巨额赔偿外,还要求4被告公布包头空难的原因及经过等详细调查报告;在全国性报纸、电视台和网站等媒体上向家属道歉;在事故发生地为死难者建立一座永久性纪念碑等。

  10月9日上午11点半庭审结束。律师郝俊波表示,上午质证焦点主要围绕赔偿问题。东航方面向法庭表示,空难发生后,他们迅速制定了一套赔偿方案,以人均21万作为赔偿基础。上午涉诉的32名遇难者家属中有20余户已经领取了这笔赔偿,并且签署了一份类似“免责协议”。法庭上,东航方面提交了相关证据,他们认为,这些遇难者家属已经领取了赔偿。对于其他没有领取赔偿的家属的赔偿问题,东航方面没有作出表示。

  苦等8年,未见调查报告

  据国家安监总局调查,认定包头空难事故系责任事故,东航董事长等12名责任人分别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事故原因系飞机起飞过程中,由于机翼污染使机翼失速临界迎角减小,飞机失速,直至飞机坠毁。调查组认为,飞机在包头机场过夜时存在结霜的天气条件,机翼污染物最大可能是霜,飞机起飞前没有进行除霜(冰)。

  但事发8年后的今天,事故调查报告仍没有公布。因而,原告方9日再次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被告出示包头空难的调查报告。

  郝俊波认为,调查报告不仅能分清被告在空难中的责任构成,而且痛失亲人的家属为了解这一事故真相已经苦苦等待了8年,他们至今仍不了解空难发生时的详情,他们渴望也有权利看到调查报告,了解自己亲人的最后时刻,了解到底是谁的责任。

  两国外被告认为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庞巴迪提交的证据是飞机的出口试航证书和型号证书,通用公司提交的是发动机型号合格证和生产许可证。两被告打算以此证明其不应对包头空难事故承担责任。

  原告律师郝俊波认为这些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产品合格证书,只能证明事故飞机和发动机在销售到中国时通过了某些标准检测,根本不能排除其导致空难发生的可能性。庞巴迪和通用如果想证明他们的产品不存在缺陷,对空难没有责任,必须出示本案空难调查报告对其产品结论性的调查意见和结论。只有调查结论中清楚地排除了他们的产品责任,才能排除其在本案中的赔偿责任。比如,伊春空难的空难调查报告已经公布了,从该调查报告中可以看出空难与飞机和发动机无关。

  遇难者家属:悲伤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减少

  8年了,很多遇难者的家庭在等待中发生着变化。郝俊波律师说,一些遇难者的父母已经去世,还有遇难者的孩子长大,但却出现了心理问题。

  9日,记者联系到遇难者家属梁玉芳,她的姐姐梁玉霞在包头空难中遇难,享年53岁。

  “8年过去了,我们全家人的悲伤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梁玉芳说,事发后,姐姐的女儿“差点疯了”,不吃不喝也不说话,事后才知道自己怀孕,而且被查出是宫外孕,差点有生命危险。“我姐夫一直不动家里的摆设,姐姐在时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谈及打了几年的官司,梁玉芳说,“钱不钱的,说实话我们已经看淡了,只希望法院判决时,将人的生命价值有所提升。”

  案情回放

  客机坠毁

  2004年11月21日8时21分,东方航空公司从包头飞往上海的MU5210航班起飞出现侧滑,一分钟后调度室就搜索不到飞机。

  据包头机场调度室记录,飞机尾部摇晃,冒浓烟,紧接着就坠到了包头市南海公园的湖中发生爆炸起火,湖中的五六艘游艇和岸上的房屋也被殃及。机上47名乘客,6名机组人员以及地面2人共55人在事故中丧生,直接经济损失1.8亿元。机上5吨燃油也倾泻在湖水中。

  坎坷诉讼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记载,空难发生后一周,东航公布对每名遇难者全部赔偿额为21.1万元。但是,这个赔偿标准引起绝大部分空难家属的不满。

  2005年,部分遇难者家属委托律师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郡高级法院提起诉讼,告东航、加拿大庞巴迪公司及美国通用电气公司。他们认为,出事飞机的发动机是由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生产的,空难事故不能完全排除发动机故障的可能性;同时,飞机制造商之一的庞巴迪公司和东航均在美国有营业活动。美法院依据“长臂管辖原则”受理此案。

  据当时原告方律师介绍,原被告双方曾于2006年底在美达成调解协议,三方赔偿遇难者家属1175万美元。通用电气和庞巴迪都愿意履行调解协议,但东航以不方便诉讼为由,要求将此案移送中国法院受理。美国法院暂停审理,由通用电气、庞巴迪及东航三方共同承担赔偿金也未兑现。

  2007年底,32位空难遇害者家属向北京市二中院递诉状,索赔1175万美元并支付相关利息,但未获立案。集体诉讼陷入僵局。

  此后,死者家属又选择在上海一中院继续起诉,法院收下了材料,但没过几天,就把材料寄回来了。

  2009年3月,代理律师再次向北京二中院提交材料,当年8月,法院正式受理“包头空难案”,这是国内受理的首起空难集体诉讼案件。据律师介绍,此后法院进行了20余次谈话、交换证据等。

  [他山之石]

  1.美国:

  在美国,空难赔偿按照余生价值计算,有基本的参照数额。美国一般假定男性公民能活到80岁,如果遇难人死亡时是40岁,那么就按照40年的基本数额来赔偿。这将成为赔偿谈判的基础出发点。

  2.肯尼亚:

  2007年5月5日,肯尼亚航空公司507航班在喀麦隆杜阿拉发生空难,遇难者中包括5名中国公民,理赔案诉讼过程中,波音公司及其保险公司赔付每位遇难中国公民近200万元人民币,并于2009年底全部赔付完毕。

  3.法国:

  2009年5月31日,法航447航班客机从巴西里约热内卢飞往法国巴黎途中坠落大西洋。机上228名乘员来自32个国家和地区,包括9名中国乘客。

  事故发生20天后,法国航空公司称法航方面将通过为公司承保的保险公司,先行赔付失事的法航447航班客机每名遇难者家庭1.75万欧元(约合2.4万美元)。并透露每名遇难者家庭最终将获得大约10万欧元(约合14万美元)赔偿。

  当被问及遇难者家属接受这笔赔偿是否意味着将丧失起诉法航的权利时,法国空难联络大使万多奥恩回答说:“据我所知,赔偿不会成为任何民事诉讼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