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正文
女大学生用微博向两会代表建言提高女厕位比例
2012年3月13日 16:08
来源:法制周报 作者:余修宇 选稿:黄骏

  2月19日,西安女大学生李麦子(网名)和广东女大学生郑楚然在广州市越秀公园附近的一个公共厕所,发起了一场“占领男厕”的活动。此后,北京、郑州、南京、成都、武汉、福州相继响应该活动。

  “两会”前,“占领男厕”活动志愿者纷纷发邮件、微博游说“两会”代表,希望代表们帮忙提建议提高公厕女厕厕位比例。此后他们陆续收到四五位代表回复,表示将关注此事,上提议案。

  3月8日,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向会议组提交了建议《完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提高女厕位比例》,建议强制性规定公共厕所中女厕位(蹲和坐)与男厕位(蹲、坐和站)的比例必须达到2∶1。

  这场由大学生发起的活动,影响范围从市井延伸至“两会”。“他们的成功,也为广大民众开辟了一条参政议政的新路径。”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欧爱民对《法制周报》记者说。

  缘起:“占领男厕”活动

  2月16日,李麦子清晨5时起床,迷迷糊糊地登上了前往广州的飞机。

  李麦子此行是为了参加广州的关于女性参与社会建设的工作坊。会议上大家一致觉得公厕男女比例不平衡这个话题很重要,可以用来做切入点。

  李麦子在去广州前有过占领男厕的经验,不过只算是个“花絮”。“因为女厕所被锁上了,所以只能男女共用厕所。”李麦子说,自己当时还拍照留念。

  郑楚然和李麦子通过网络早已相识,两人在今年1月时曾商量过此事。情人节当天,郑楚然还和男友在广州一些公厕“踩点”。“那个地方(越秀公园附近公厕)很宽敞,而且管理比较开明,保安、城管不会干涉,活动相对安全。”郑楚然说。

  决定发起“占领男厕”的共有7人,6女1男。随即,几个人一起起草了《致男性同胞的一封信》。

  “各位男同胞:请镇定,不要惊慌。我们不是女‘暴徒’。这次‘占领男厕所’,一不为财,二不为色。只为帮助广大女同胞解决内急问题……请您帮助她们暂时‘征用’男厕,为她们把门。即使您和这些排队的女人不认识,也可以显示您新好男人的风度,让她们先用男厕。具体怎么做,我们在示范。”

  2月19日,在广州市越秀公园附近的一个公共厕所,活动正式开始。7名志愿者举着自制的纸牌子“关爱女性从‘方便’开始”,“女人更‘方便’,性别更平等”,“爱她就别让她等待”,疏导女性到男厕所如厕。

  “本来女生们都有点害羞不敢进男厕,后来有一些阿姨,十分开心我们提出进男厕的想法,她们也内急了,所以就笑哈哈地进去了。女孩子看见了,也就很自然地进去了。其实只要鼓动了阿姨们,大家有了先例,就都不羞涩了。”郑楚然向记者回忆当时的细节。

  活动当天,媒体纷纷赶来争相报道。2月21日,广州城管委首次在媒体上回应:目前正推进《广州市公共厕所管理办法》立法工作,将男女厕位比例不低于1∶1.5作为强制性执行条款列入《办法》中。

  演变:微博“提案”受关注

  2月21日12时07分,“新浪广东”在微博上发起“带我的提案上‘两会’”话题。李麦子第一时间提出:建议新建厕所比例和原有厕所比例改造为男比女为1∶2。

  “占领男厕”活动结束后,志愿者纷纷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大家在网络上交流,草拟建议。鉴于“两会”前许多代表都会在网上征集建议,志愿者们决定用电子邮件和微博游说代表。

  “两会”前几天,志愿者们开始忙起来了。“我们发动了很多朋友帮我们一起找代表的联系方式,找到了就发邮件。”郑楚然说。郑楚然的邮件附件有两个,一个是《关于完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的建议》,另一个是《给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于提高女厕位比例,保障女性平等权利的建议信》。通过一些朋友、网络搜集,志愿者们找到了100多个代表们的联系方式。然而令郑楚然苦恼的是,很多邮箱地址是错的。

  另一方面,李麦子也在用微博、邮件积极进言,不过大多石沉大海。“代表们可能太忙了,没有时间看邮件。”

  3月1日,李麦子发了一条微博给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希望她帮忙提交关于修改男女厕所厕位比例的“两会”建议。之后,张晓梅回复李麦子:“支持,如果你同意,可考虑修改为提案。”

  张晓梅的回复也带来了好运。郑楚然接着陆续收到了几位代表、委员的回复,表示将参考建议,尽力解决问题。其中,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表示将提出提高女厕厕位比例的建议。

  之后,李麦子一直关注着“两会”动向。“让我觉得有意思的是,人民大会堂的女厕所也在排队。我觉得这个问题也关系到代表们的切身利益。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一个民生问题。”

  成果:人大代表提交建议

  3月8日,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向会议组提交了建议 《完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提高女厕位比例》的议案。众多媒体在形容这个议案时都用到了“特别”一词。

  叶青介绍,自2005年12月起实施的建设部《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提出,公共厕所男蹲(坐、站)位与女蹲(坐)位的比例宜为1∶1∶2∶3,商业区域内公共厕所宜为2∶3。但是,“宜为”即表明这一标准并非强制性的,导致具体执行起来随意性较大。

  叶青建议修改该《标准》,强制性规定公共厕所中女厕位(蹲和坐)与男厕位(蹲、坐和站)的比例必须达到2∶1,其中女厕和男厕的蹲(坐)位的比例必须达到4∶1,女厕所面积也必须相应增加,并同时要求各地行政管理部门(城建管理部门)认真执行加强监督。如果无法改建的,应适当增设无性别厕所。

  全国人大代表、滁州市政协副主席徐崇华也认为,设计公厕应改变比例。徐崇华说自己也经常遇到如厕排长队的情况,因此她也建议,国家应重视对公厕的差别设计,尽快解决这一普遍问题。

  “之所以会出现女厕排长队,男厕没人上的问题,实际上还是设计的问题。”徐崇华认为,在设计公共厕所时应考虑到男女不同的生理,将男厕的小便池也纳入到男女厕位的比例;对男女厕所区别对待,女厕的蹲位应该多一些,面积大一些。“应该说男女厕所的差异是可以通过设计解决的。”

  观点:新媒体拓宽参政议政渠道

  “我认为,民主其实是一种生活方式。”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欧爱民说,“随着新技术的发展,参政议政不再是政治人物的专利。”

  对于此次李麦子、郑楚然等女大学生通过微博、邮件游说“两会”代表、委员们提交议案,欧爱民认为:“新媒体的出现,为有责任心、公益心的民众参与国家大事和公益事件提供了平台。”

  李麦子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强调:“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表达我们的具体诉求,推动政策的变革。”

  欧爱民介绍,一个普通人虽然有权利参政议政,但相对来说资源比较薄弱。

  首先要有参政议政的意识,其次强化发现问题的能力,最后要畅通参政议政的平台,找到合适的表达渠道。三者融合到一起,才能取得一定的效果。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几位大学生通过自己的切身实践,为广大青年学子参政议政提供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范例。他们的成功,也为广大民众开辟了一条参政议政的新路。”欧爱民如此称赞“占领男厕”活动的志愿者。

  “技术的革命在一定程度上也带来了公民参政方式的革命,所以我认为在新媒体日益发展的情况下,国家应该研究一下如何扩大和畅通公民参政议政的渠道。”欧爱民建议。

点击此处进入2012全国人大政协会议专题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