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中国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重庆老兵战地日记曝光 几十万字重现朝鲜战场

2013年1月31日 03:22

来源:重庆晨报 作者:马拉 选稿:王笑

杨光在朝鲜和爱车吉斯150。

  杨光在朝鲜和爱车吉斯150。

杨光近年照

  杨光近年照

“四万公里红旗车”奖牌

  “四万公里红旗车”奖牌

  上周四我们说到重庆老兵杨光19岁参加中国远征军奔赴印度,运用美军教会的驾驶技术开着美式卡车,在中印公路上冒着日军的轰炸转运物资。今天,我们来说说六年后,在朝鲜战场上,他又凭着当年美军教会的一手开车绝活,开着苏制卡车冒着美军的轰炸转运物资和伤病员。

  赴朝

  1946年,在张家口傅作义部队汽车一团任副排长的杨光,为逃避内战,申请退伍回到重庆。1950年,《重庆日报》刊登了一则东北军政委员会和公路总局招聘司机的广告,杨光一报名就考取了。

  志愿军1950年10月19日赴朝参战,12月杨光随志愿军后勤部队开进朝鲜,“我开车为前线运送武器弹药、粮食、蔬菜、香烟、医药、血浆,并为后方转运伤病员和营级以上干部的尸首回丹东。”

  杨光老人2010年在重庆科教频道拍摄的一段名叫《荣誉车牌》的视频中证实,他们去之前,志愿军后勤运输基本靠骡马。杨光他们这批开着苏式吉斯卡车的“老”司机一去,骡马队就回国了。杨光回忆道:“美国飞机多得很,他们看到目标就打你,所以我们把一个山挖开,上面用树来伪装。我们白天睡觉,晚上出车。美国飞机丢照明弹,亮得跟白天一样,我们就跑,路上的灰尘一起来,他们就看不到你了。但胆子小了,就死得不少,因为你要是吓到了,把车子一停,他照明弹一看到你,就用火箭炮、燃烧弹打你。”

  胆大有时也躲不过。美军飞机有一次发射的火箭炮击中他的车,“我身体多处受伤,牙齿也被打掉一颗,胃出血,送往后方沈阳军区医院救治,伤愈后我又返回朝鲜战场。”部队长期住宿山洞和掩体,非常潮湿,他患上了严重的风湿关节炎,长期下肢失去知觉,双腿踩油门和离合都很吃力,1954年,杨光因病复员回渝。

  他带回一堆奖章和奖状,荣获“万公里红旗车”光荣称号三次,“四万公里红旗车”奖牌一次,他说:“毛主席(实为周恩来)也讲过,抗美援朝,千条万条,运输第一条。这个奖牌可以挂在车上,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政治部颁发的,我们只有37个司机得到过这个奖牌”。

  日记

  杨光有一摞用橡筋捆着的老日记本,藏在一个柜子里,和儿女们送给他的好酒搁在一起。幺儿杨小波开玩笑说:“他不准我们碰这些本子,可能怕我们偷他的酒喝”。

  杨光的日记可分为填写式的行车日记和抒写式的私人日记两大类。他参军后入朝初就不间断地写日记,1951年 4月五次战役前从中国安东(今丹东)运物资到朝鲜平康(后来重庆籍烈士邱少云纪念碑所在地),日记和所有行李被窃失。他在朝四年,现在遗留两本行车日记和三本私人日记。两本行车日记时跨1952年3月17日到1954年5月30日,三本私人日记总约20多万字,时跨1952年到1954年,其中1952年只写了5天,1953、1954年齐全。朝鲜战争1953年7月27日晚10时起停战,杨光1954年6月在朝鲜接到转业通知。

  行车日记中有一本是红漆布面精装“中国人民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随车记录簿”。“司机守则”里“遵守中朝联军司令部颁发之交通规则,主动团结中朝人民及兄弟部队,并主动援助中途受难车辆”、“遵守防空纪律,不逞个人英雄,细心伪装、闻警号闭灯”、“为伤病员服务”等语,带有浓烈的战时气息。

  1953年5月8日下午6时半,杨光出车,“天刚黑敌机则大批出动骚扰,照明弹四处张挂,尤其在我们的行走的正前方最多,恍得眼晴都开花又不能不摸。在兴水瑞兴的山岗上照明弹光线更亮。”

  5月16日周6是个晴天,杨光写道:“今晚飞机特多,在新幕时几乎又被炸,炸弹皮嗖嗖之音均掠气而过,炸药味逼得我呼吸困难,灰尘之大,真是伸手不见五指,附近车辆人员均停下或卧倒,我仍往回开,油料员口赫得变色。真是。”

  甜蜜

  86岁的杨光老伴苏公贤女士回忆起1954年转业军人杨光追她的情景,仍充满甜蜜。苏公贤年轻时长得很像中国第一部室内电视连续剧《渴望》里面的演员黄梅莹,在电业局业余文工团能歌善舞。“他当时很帅,原来别人给他介绍过很多女娃儿,他都不干,经一个同事介绍后,我们约会,在附二院对面一排火锅馆吃火锅,他对我殷勤得不得了,尽给我挑菜,吃完了就去国泰电影院看电影。”

  杨光当时被分配到重庆中胜汽车公司(现重庆公交四总站)任驾驶员,跑海棠溪到南泉。“他每天都给我打好几次电话,约我去看电影或跳舞。单位上的同事都说,你这个男娃儿怕是要把你追到起哟。我们单位里面也有人在追我,当时是工人阶级领导一切,他又是技术工人,我感觉不错。后来他说他到过印度,说是远征军”。

  结婚后,家里在小什字附近的筷子街、望龙门、两路口山城电影院后面都住过,最后定居大溪沟,三女一儿就在这些地名之中陆续出生长大,“他一直在跑车,也管不到家里面,都是我一个人在管家,他也说过很对不起我。其实他这一辈子比我还辛苦,又打过仗又受过伤。我们家里,儿子小波曾经当兵三年,我们三女的儿子也曾在昆明当过兵,称得上是军人世家,这都是杨光开了一个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