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陈云曾亲笔写证明材料为席懋昭洗冤

2013年7月27日 15:43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叶永烈 选稿:赵菊玲

  ▲1935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遵义召开,图为会场

  

  “收账先生”突破重重包围圈

  从长征途中前往上海,颇为危险,也颇为艰难。陈云对四川人生地不熟,而且他有浓重的上海口音,在四川只要陈云一开口,就知道是外地人……

  陈云秘书朱佳木告诉笔者,陈云是由一位名叫席懋昭的中共地下党员护送的。

  席懋昭是朱德的同乡,1912年出生于四川仪陇县观音乡。又名席哲明、席克进。1930年在仪陇中学读书时,因领导学生运动被捕,在押解途中脱险。1931年入保宁高中,次年秋在成都天府中学读书,1933年春在成都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10月,党组织遭到破坏,叛徒出卖了他,席懋昭按上级指示转移到了荥经县,后来又转到天全县,依靠他在川军24军5旅28团一营任营长的长兄席伦的关系,被天全县长委派到灵关殿小学任校长,他的妻子贺伯琼(也是中共地下党员)则担任教导主任。有了这样的公开身份做掩护,席懋昭在天全县与二音院(观音寺)主任教员、中共地下党员魏守端取得了联系,开展地下工作。

  1935年6月6日晚,席懋昭带领游击队在天全县城附近迎接红军,并带领红军先遣队一军二师四团避开敌人重兵把守的大路,抄小路经十八道水、苦蒿坪直抵灵关。从此一连6天,红军源源不断从灵关经过,向宝兴进发。席懋昭和魏守端带领红军战士打开了地主的粮仓,把粮食分给乡亲。

  6月12日,红军先遣部队胜利翻越了夹金山。就在红军的中央纵队即将从灵关启程赶往夹金山时,席懋昭接到中央纵队红军两名指挥员交给的重要任务,护送陈云出川。

  当时,陈云就住在灵关殿小学。当席懋昭来到陈云住处,一位名叫陈梁的中共地下党员也来到这里。陈梁是四川冕宁县沙坝中共党支部负责人,红军经过冕宁时,他随红军北上,来到了天全县灵关,奉命与席懋昭一起护送陈云出川。

  为了对付沿途的盘查,当时席懋昭、陈梁与陈云一起商量,陈云的“身份”有两种:通常说成“小学教员”,因为席懋昭是小学校长,容易掩护陈云。也有时可以把陈云说成是去川西做药材生意的“收账先生”,化名“廖家骏”,陈云的算盘打得飞快,熟悉“收账先生”的“业务”。考虑到大批国民党军队正在追击红军,他们商定避开大路,走山路,绕道荥经,再折回雅安,到达成都,再从成都前往重庆。席懋昭在荥经县工作过,对那一带很熟悉。

  为了确保陈云能够顺利“过关”,中央纵队红军的指挥员根据席懋昭的建议略施妙计,以给陈云一道“护身符”。

  当天,陈云一行在细雨中离开灵关殿小学,踏上征途。就在他们走出灵关不远的地方,忽然有一个满身是泥水的30多岁的男子急急忙忙从后面追了上来。席懋昭认得此人,大声喊道:“局座,怎么落得这个样子?”

  此人正是席懋昭的顶头上司、天全县教育局长熊某人。他作为国民党官员,在红军攻下天全县城时被抓。这天,把他从县城押解到灵关,红军“一不小心”,被他逃脱——逃脱的时间,恰恰是在席懋昭等刚刚离开灵关的时候。熊某人的家在荥经县,他是荥经县的地主,红军料定他会从灵关逃往荥经县,在山路上与席懋昭等“不期而遇”。

  席懋昭向熊局长介绍陈梁说,是他冕宁的远房亲戚。接着又介绍了“收账先生”,说是做药材的商人(席懋昭随机应变,由于熊某人是天全县教育局长,倘若把陈云说成小学教员,容易“露馅”)。他们都是为了躲避“梅老二”(当地国民党方面对红军的代称),结伙从山路逃往荥经县。

  那位熊局长信以为真,也就跟他们仨同行。一路上,民团设置的哨卡,见到熊局长,一边点头哈腰,一边连查都不查就放行了。翌日,陈云一行顺利到达荥经县城。这天恰巧是陈云30岁生日。

  毕竟是“患难之交”,熊局长热情地邀请陈云一行到他家做客。盛情难却,陈云等在他家住了一晚,由于重任在身,不敢久留,第二天一早就朝雅安进发。就这样,走了五、六天,顺利地过了一关又一关,陈云一行来到了成都。

  成都风声甚紧,这是因为蒋介石正坐镇成都,亲自指挥剿灭红军。蒋介石从1935年3月2日入川,在四川坐镇150多天,发誓要全歼红军于四川。就在陈云到达成都的前几天——1935年6月14日,蒋介石还在成都发布命令,在四川正式实行保甲制,提出“编组保甲,清查户口”,以“追堵”红军于长征途中。

  进入成都时,陈云为了减小目标,与席懋昭、陈梁分头活动。陈云单独前往联络点——美丰银行,找到董事胡公著先生,出示刘伯承的一封亲笔信。胡公著先生乃是刘伯承好友,当即招待陈云住下。陈云还交给胡公著先生一张文稿,请他派人于次日早上把文稿送至春熙路中段31号的《新新新闻》报馆刊登。文稿上《廖家骏启事》是事先拟好的:“家骏此次来省,路上遗失牙质图章一个,文为廖家骏印特此登报,声明作废。”

  这是陈云与周恩来约好的联络暗号。倘若在《新新新闻》上看见《廖家骏启事》,就表明陈云已经顺利抵达成都。陈云未敢在成都久留。住了一晚,便与席懋昭、陈梁在约定的地点会合,结伴从成都乘长途汽车前往重庆。

  在重庆,陈云这位做药材生意的“收账先生”,真的来到一家药铺,向店主出示刘伯承的一封亲笔信,立即受到了店主的热情接待。原来,这位店主就是刘伯承的弟弟。刘伯承弟弟家是在重庆较场口附近的大户人家,那里叫“十八梯坎”——也就是十八层台阶的意思。陈云一行在刘伯承弟弟家得到很好的休息。几天之后,刘伯承弟弟为陈云买到从重庆到上海的船票。陈云在朝天门码头与席懋昭、陈梁告别,只身东去上海。

  陈云在席懋昭、陈梁的护送下,居然长驱700多公里,穿过国民党军队的重重包围圈,从蒋介石的眼皮底下,安然前往上海……

  上海一片白色恐怖。陈云在1935年6月底到达上海,跟潘汉年重逢,在整顿上海的地下党组织之后,搭乘一艘苏联货船到达海参崴,经西伯利亚大铁路到达莫斯科。经陈云汇报之后,斯大林和共产国际肯定了遵义会议的决定——因为当时中国共产党改换了领袖,必须得到共产国际以及斯大林的同意。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