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陈云曾亲笔写证明材料为席懋昭洗冤

2013年7月27日 15:43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叶永烈 选稿:赵菊玲

  席懋昭和妻子贺伯琼

  追认席懋昭为革命烈士的证明书

  

  亲笔写下证明材料

  1981年12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出抓紧复查未定烈士人员的通知。根据中共中央组织部的通知,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立即组织力量进行复查工作。于是,在“不列名”的名单上,开始查核席懋昭的政治情况。由于席懋昭属仪陇县,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请中共仪陇县委落实核查席懋昭的任务。

  1983年初,席懋昭问题有了重大突破,中共仪陇县委在地下党的档案中,发现一份席懋昭写的自传,其中写及护送陈云出川,一下子就引起高度关注。于是,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向陈云核实这一情况。

  1983年7月12日,陈云委托秘书复信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

  1935年红军长征过大渡河后,中央决定派他去上海恢复白区党的组织,当时确有一位在灵关殿作小学校长的地下党员护送他到成都、重庆,以后在延安还见到过这位同志,但姓名记不得了。如席做过灵关殿的小学校长,即可肯定席就是当年护送过他的那位同志。

  陈云非常关注这一情况,8月28日,陈云又委托秘书给四川省委办公厅打电话,催问查询结果。

  10月8日,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致信陈云办公室说:经查历史档案,席懋昭在1934年和1935年确实当过天全县灵关殿村小学校长。同时附寄了《席懋昭情况简介》,请陈云提供一份证明材料。陈云希望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能够提供席懋昭的照片,以求最后确定这一问题。1983年12月中旬,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派出专人把复查席懋昭的材料以及照片送给陈云。

  陈云于1983年12月20日亲笔写下详细的证明材料:

  1935年春,红军长征过了大渡河后,中央决定派我回上海恢复党的组织。当时我化装成小学教员,组织上派了一位担任天全县灵关殿小学校长的地下党员护送我。我们为了躲避国民党的追击部队,走的是山路,经荥经、雅安到达成都。在成都,我和他分开活动。我持刘伯承同志的亲笔信,找到他在中美银行任董事的朋友。那人一见我,就说外面风声很紧,情况很危急,要我快走。我在他那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便和护送我的同志前往重庆。在重庆,我又持刘伯承同志的信找到他在药铺的弟弟,在他家里住了几天,买好去上海的船票。到此,护送我的那位同志完成了任务,和我分手。1937年,我到延安后曾见过护送我出川的那位同志,记得他当时正在中央党校学习。不久,他又被派回四川做地下工作,从此没有再听到有关他的消息。我由于记不起护送我的那位同志的名字,便要办公室查一下这位席懋昭同志当年是否担任过灵关殿小学的校长,他的爱人是否也在该校当过教员。最近,四川省委组织部送来材料,证明席懋昭同志确曾担任过灵关殿小学的校长,他的爱人也在该校当过教员。另外,还送来一张他的照片。这些情况以及照片,和我的记忆完全吻合,因此可以断定,席懋昭同志就是当年护送我从灵关殿到成都、重庆的那位同志,我认为,应当肯定席懋昭同志为革命烈士,并记下他在完成护送我出川这一党的重要任务中的功绩。

  陈云的这一亲笔证明材料,为席懋昭洗去了冤屈。

  1984年5月28日,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认席懋昭、黄宁康、唐建余、陈本立等4位“11·27”大屠杀牺牲者为革命烈士,其中席懋昭因护送陈云出川有功,被追记大功一次。

  在席懋昭被追认为革命烈士的时候,陈云出川也被人们所记起。不过,最初媒体只宣传席懋昭精心护送陈云出川,只字不提还有一个人——陈梁。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陈梁后来成了叛徒。

  其实,陈梁在护送陈云出川的时候,毕竟还是革命者。倘若他那时候就是叛徒,陈云怎么可能平安出川呢?看待一个人,不能以后来论当初。中共一大代表陈公博、周佛海后来沦为汉奸,但是在1921年的时候是共产主义者。人毕竟是在不断变化的,不能以他们的后来就认定他们作为中共一大代表时就“动机不纯”,就要把他们对于中国共产党的创立所作出的贡献一笔抹杀。应当说,陈梁护送陈云出川,也是立了一功。 

  据时任冕宁县工委书记、县革命委员会主席、解放后曾担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的陈野苹回忆:“送陈云去成都的两个人中有一人是冕宁沙坝人,叫陈梁,这个人我认识。”

  随着政治环境的宽松,陈梁终于又被重新提起:护送陈云出川不是席懋昭一个人,而是席懋昭与陈梁两个人。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