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寻找共和国秘密战线的功臣“OX”

2013年7月29日 11:05

来源:新华网 选稿:赵菊玲

    原标题: 寻找共和国秘密战线的功臣“OX”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在北京隆重举行,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安子文和时任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校长刘澜涛等开国元勋在参加开国大典时,回想起当年他们在北京草岚子监狱从事秘密斗争的岁月,都不由感慨万千,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那个功不可没的代号叫“OX”的看守班长——牛宝正。大家商议,要给予牛宝正应有的报答。可惜大家仅知道牛宝正是山东人,其他信息一无所知。 不久,中央一份加急电报发往山东,要求山东有关方面协助查找牛宝正的下落,如果仍在世就安排他立刻进京……

  监狱看守班长成为同情革命的一分子

  今北京市西城区草岚子胡同19号,是国民党草岚子监狱旧址。1931年9月,国民党政府为关押北平、天津两地被捕的共产党人,将这里作为临时看守所,并先后命名为“北平军人反省分院”(总院设在南京)、军监狱和北平高等特种刑事法庭第二看守所等,不过,人们一直俗称之为“草岚子监狱”。

  1931年6月,中共河北省委书记殷鉴、省委委员安子文、省委军委常委薄一波、省委巡视员胡锡奎和刘澜涛、杨献珍等一批秘密党员,因为叛徒出卖而被捕,几经辗转,最后都被关押于草岚子监狱。在此前后,中共北平、天津市委的秘密党组织也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又有几十名共产党员相继被捕关入草岚子监狱。

  殷鉴等共产党人被关进草岚子监狱后不久,就成立了以殷鉴为支部书记的狱中党支部,他们决心“扛着红旗出狱”,团结、带领大家在狱中继续同敌人进行斗争。为提高大家的思想理论水平,迎接更严酷的斗争,狱中党支部提出不仅要把监狱变作对敌斗争的战场,而且要变成学习马列主义的“党校”。为此,成立了由杨献珍负责的学委会,订立了严格的学习纪律和详细的学习计划。大家还一致认为:为了保证学习不受冲击袭扰,必须建立一套严密的防范措施,积极开展对狱方监管人员特别是对“OX” 的争取。

  当时,为了有利于对敌斗争,他们按照英文的发音,分别给监狱看守管理人员起了一个英文代号,负责看守他们的班长叫牛宝正,他们就按“牛”的英文发音,给他起名为“OX”,如果翻译成中文,就叫“欧克司尹”。在他们这些政治犯中, 只要一说“OX”:大家都明白是谁。

  牛宝正1886年生于山东省无棣县后牛村,幼时因为家贫没有念过多少书,1910年迁居无棣县东关,1919年进入县警察大队任骑兵正目,后升任分队长。军阀混战时因直鲁联军失败,鲁境政局不稳,于1928年解甲归田。居家赋闲期间,牛宝正和朋友一起到北平谋事。在北平,他东拜西求了两年多,也没有找到一个谋生的门路。直到1931年,他托朋友找到北平宪兵侦缉队长高继武,经高继武推荐,到国民党“北平军人反省分院”——草岚子监狱补缺。

  牛宝正在草岚子监狱先当看守员,后升任看守班长。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像其他看守那样对“犯人”那么凶,“犯人们”对他也都颇有好感。一次,牛宝正收到山东老家的一封信,信上说老母亲病重,无钱医治,他十分焦急,想请其他看守帮着给家里写信,又不愿让他们知道自己家中寒酸、窘迫的景况。他看杨献珍像个文化人,一天,就拿着信纸跑到杨献珍的监房,请他代笔给家里写封信。杨献珍从牛宝正的口述中, 得知其年逾七旬的老母贫病交加急需帮助,而作为儿子,牛宝正收入有限, 难以满足老娘的要求,心里十分不安。即使在杨献珍这个“囚犯”面前, 牛宝正也毫不掩饰愧疚之情。

  这是一个难得的重要信息! 杨献珍立即向狱中支部作了汇报,支部当即指示杨献珍要细心做好争取牛宝正的工作,既要在思想上给予他热情的开导,又要在经济上给予其适当的资助。

  此后,每当牛宝正值勤时,杨献珍便主动地跟他搭话,跟他交朋友,一方面热诚友善地安慰他,一方面暗地里把自己仅有的一点钱拿出来塞到牛宝正的手里,嘱咐他寄给母亲。同时,又不失时机地向牛宝正述说了自己苦闷的心情:“兄弟是个读书人,平生没有什么嗜好,就是喜欢看看书,读读报,但进来已几个月了,既看不到书,又看不着报,心里实在憋闷得慌,希望牛班长在方便的时候,能帮忙买点书报看看,兄弟一定重谢。”牛宝正为杨献珍诚恳真挚的话语和慷慨解囊的行为所感动,当场表示愿意效劳,只是要求杨献珍不要走漏了风声,否则,他将性命不保。从此,牛宝正便时常从社会上给杨献珍购买一些进步报纸书刊。一条输送革命书籍的管道,在杨献珍的努力下顺利地开通了,并且从未发生任何纰漏。

  同时,牛宝正由于长期受到这些革命战士的熏陶,思想感情也在逐渐起着变化。国民党当局每次审讯这些“囚犯”,他大都陪审,经常耳闻目睹他们那凛然不屈的气势和铿锵有力的答辩,思想受到很大震动,对这些政治犯产生了同情心,政治立场也逐渐有了转变,再加上狱中秘密党组织对他的努力争取,牛宝正最后终于成为一名可信赖的、同情革命的进步分子。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