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揭张学良与11个女友情爱史 为何与赵四小姐长相恩爱?

2013年8月2日 09:29

来源:人民网 选稿:王逾婷

张学良 (资料图)

  另外一个,更奇怪了,这个人,我跟他太太非常好,她丈夫看出来了,后来,她自己告诉我,她说,“我丈夫跟我讲,你跟小张两个人玩,要小心啊,这个家伙靠不住的。”她这么一说,我扑哧笑了。还有什么靠住、靠不住的,都已经发生关系了呀!

  她丈夫很有地位的,可是很奇怪,我打电话过去,她丈夫却说:“你接电话吧,有你一个好朋友来电话。”我在电话里都听见了。人,就是一张纸蒙住了脸!

  男人的有些事情,真的很奇怪。我亲眼看见的,亲身经历的,有个男人,他姓苏,大伙就管他叫苏大个子,他的两个太太,姐妹两个。我亲眼看见过,那时候,我还年轻呀,才十几岁,苏大个子请我吃饭,我亲眼看见他太太,在吃饭的时候,他太太就像一般的姑娘(妓女),坐到人家大腿上,他的第二个太太,就是那个妹妹,饭还没吃完,就跟着别人走了。

1927年的张学良 (资料图)

  那时我就觉得,她和男人出去,一定不是好事,待一会儿,他们俩又回来了,一点也不在乎。那个苏大个子,他也一点不在乎。可是,这还不是最奇怪的,后面的事,更难让人理解了,后来,这个姓苏的人病死了,结果,他的两个太太,都跟着自尽了。

  这是怎么个事儿?让人不能理解,不明白。丈夫死了,(这)两个人都死了。你说这是什么道理?所以这人呐,有些个事情,你不知道底细,你没法知道它到底是怎么个事情。一个人自杀还不行,姐妹两个人都自杀了。

  男女的这个事情,我现在常常说这么一句话,人,就是一张纸蒙住了脸,千万别把那张纸揭开,你要揭开了,那幕后就不一定是怎么回事了,你别揭开,就是仁义道德。你知道那个理学家的故事吧?宋朝的,我忘了是谁,他就是跟他侄女两个人(搞)。那还是理学家呢,和他自己的亲侄女,是谁我忘记了,说不出来了。

张学良年轻时骑马照 (资料图)

  你知道清朝的大儒纪晓岚他说的话吗?“生我的,我不敢。我生的,我不淫。其余无可无不可”。这是纪晓岚说的话。

  在西山,康熙皇帝就问他,你怎么了,怎么回事?他说,“哎呀,老臣呐,好久没回家了。”他好多日子没回家了,康熙怎么样?就赐给他两个宫女。俩宫女陪他,你说这纪晓岚的事儿,是不是张狂?

  我现在,也是张狂。我这人最好扯,什么话都扯。要是没有太太、没有女人(在我身边听着),我更会扯淡,喝点儿酒(太太)就警告我说:你不要再扯淡了。人家说:老要张狂少要稳,我现在就是张狂。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