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国城镇化阵痛与担忧:10年90万自然村销声匿迹

2013年8月9日 18:58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汤一亮 陈泰龙 选稿:实习生 胡朦朦

  原标题:中国城镇化阵痛与担忧:10年90万自然村销声匿迹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一个名为《远去的村庄》的雕塑与绘画作品展览在北京举办。展览为公众展现了一个尽管远去,却充满诗情画意的村庄形象。但是除了展览本身的艺术价值之外,人们关注最多的是那种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的,简单、淳朴的乡村生活,调查显示,从2000年到2010年,10年的时间,有90万个村子消失。乡村的消失为何这样迅猛?城镇化过程中,我们要不要保护中国乡村?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这是陶渊明描写的田园乡村。

  然而,这种鸡犬之声相闻,炊烟袅袅的乡村美景,却是许多城市人永远走不进去的图画。

  观众:让我想起了,我从小生长的村庄,回想起了小时候快乐的童年。

  《远去的村庄》雕塑与绘画作品展展品创作者李小超说,乡村是他灵魂深处最牵挂的地方:

  李小超:能静下心来回观自己走过的路,感觉从童年一路走过来,能有很美好的记忆。现在人们压力很大,幸福感也没有过去强,过去吃的也不是很好,但是很快乐,这可能是与土地的情感浓厚的原因,是人与自然、人与土地的一种和谐。

  乡村农居所承载的,是与城市截然不同的山居生活。住在农房里,行走在村里,看到的、感受到的,是未被破坏的自然生态,纯净,淡然,朴素,安静。有人说,乡村与自然环境是共生的关系,最为协调。有人说,乡邻具有浓浓的人情味,透视出安居乐业和谐相处的中华文明。有人说,乡村是人类的故乡,是城市人的精神家园。

  但是近些年,声势浩大的造城运动正在改变着中国农村的面貌。

  据国家统计数据显示,2000年时中国有360万个自然村,到2010年,自然村减少到270万个,10年里有90万个村子消失,平均每天有将近250个自然村落消失。目前,行政村也从原来的七十几万个减少到了现在的不到六十几万个。

  2012年,中国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城镇化率达到了51.3%。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张孝德曾撰文说,这标志着当代中国已经从乡村社会转型为城市社会。处在这个历史性拐点的国人,一方面对中国百年之久追赶西方现代化的期盼给予了极大鼓舞,另一方面,面对快速消亡的乡村文明,却感到阵痛和担忧。

  中国公共关系协会会长柳斌杰说。

  柳斌杰:全球化引起了人们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改变,很多民族的东西在这个浪潮的冲击下也不得不发生变化,要是家乡、村庄一成不变的留下去,大家也不能理解。但是,如果完全消失了,又感到感情上、思想上一种怀念。

  中国城市发展战略研究会副会长易鹏说,村庄减少其实是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

  易鹏:从客观规律来讲,随着城镇化的进程,村庄的数量会不断消失、农民也会消失,因为有些村庄的消失是因为农民到了城市以后,他就不在这个村庄呆着了,自然而然村庄就慢慢凋零,慢慢就逐渐消失。随着人口的减少,村庄也就消失了。

  虽然我们无法阻止村庄的消失,但是可以尽我们的所能保护那些具有文化和历史价值的村庄:

  易鹏:尤其对一些有文化、生态、旅游、古村古镇,这样的村庄实行保护,让他们继续传承文化,这个角度的功能把它发展起来。

  其实有许多保存完好的乡村,其经验值得借鉴,比如电影《卧虎藏龙》的拍摄地黄山脚下的宏村,始建于北宋,全村保存完好的明清古民居有140余幢,完整的保存着古村落的原始状态。至今整个宏村成为景区,村民不但继续保持着原来的生活习惯,用村里流经家家户户门前的干净清澈的溪水洗碗、洗衣服,而且依靠旅游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易鹏:村庄有一种自己生长的动力,只有有了这种动力,才能使村庄不断的发展。自然而然就不会被淘汰,不至于被消失。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