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尼克松总统访华安保揭秘:乘坐中国飞机和红旗防弹车

2013年8月29日 09:17

来源:新华网 选稿:赵菊玲

  六、游览杭州西湖尼克松一行“失踪”

  2 月26 日,按照谈判协议,北京至杭州,尼克松总统作为周恩来总理的客人,乘坐周总理的伊尔—18 涡轮螺旋桨专机,在周总理陪同下,前往杭州。这架飞机是由中国民航总局北京民航局局长张瑞霭领队,刘崇福、曲延昭驾驶的,他们是中国民航最好的驾驶员。

  这是一次庞大的机群行动,共运用了8 架伊尔18型飞机,一架子爵号飞机,一架云雀直升飞机。美国的“空军一号”总统专机和另几架运输机,也加入了这个飞行编队。

  为了保证尼克松外出行动的安全,专门从北京空运过去两部红旗防弹汽车。

  然而在杭州,还是在忙中出了点小纰漏。

  因为一到杭州,中、美两方人员就各往各处,尼克松被安排住在刘庄,周总理住在西泠。根据预先日程安排,下午是游西湖,周总理和尼克松按约定的时间、地点在花港观鱼景点会合。

  由于工作人员没有领会好意图,导致周总理和随行人员在花港观鱼景点等过了汇合的时间,仍不见尼克松一行的身影。美特工人员又是一阵慌张,周总理也怕出什么意外,连忙吩咐有关人员立即联络寻找。

  其实,尼克松一行就在距汇合点不远处的草地上等候,我们跟随尼克松是准时到达的。由于逾时不见,可着实使人焦急不堪。经过一段不长的时间,两边的人终于联络上了,但游西湖的活动却因此而稍有耽搁。可见警卫和接待工作,不管事前准备得多么充分,实施时也不可掉以轻心!

  在杭州发生的另一件比较棘手的是,美国国务卿罗杰斯等国务院专家,突然对即将于第二天在上海公布的《中美联合公报》发难,要求再做修改。

  这件事当时在杭州听外交部有关负责同志说:想不到因为公报问题,美国方面又节外生枝。在去杭州的飞机上,美国国务院的专家们看过公报后一肚子意见,要求尼克松进行修改。尼克松迫于压力,让基辛格转达他的意见。乔冠华只好去找周恩来总理请示。总理说:“我们也不能放弃应该坚持的原则,这个事,要请示主席。”周恩来当即拿起了红色的直通电话。毛主席听了汇报,口气十分坚决地回答说:“你可以告诉尼克松,除了台湾部分我们不能同意修改之外,其他部分可以商量。”毛主席停顿片刻,又严厉地加上一句话:“任何要修改台湾部分的企图都会影响明天发表公报的可能性。”于是基辛格与乔冠华在刘庄宾馆又开了一次夜车。凌晨之时,另一个“最后”草案终于完成了。当然,吸收了罗杰斯的专家们的一部分意见。草案再次提交双方首脑正式批准。

  周恩来总理一直在考虑这件事。他对美国国情作过研究,对尼克松执政以来白宫与国务院的矛盾是有所了解的。他由此联想到,按职务,罗杰斯该排在基辛格前面,毛主席会见尼克松时,罗杰斯没能去,难怪人家有意见。他还考虑,明天到了上海,要特地去看望罗杰斯,做些弥补工作。

  后来我在章含之写的《跨过厚厚的大红门》一书中,看到有一段说她跟随周恩来总理作翻译,在上海去看望罗杰斯的始末。

  借告别宴会与美国特工干杯送行

  1972 年2 月27 日下午5 时,中国总理周恩来和美国总统尼克松在锦江饭店礼堂里向世界宣布了后来被尼克松称为“改变世界七日”的举世闻名的上海公报。

  在接待尼克松总统访华一周的过程中,有冷也有热,有棘手的揪心,也有令人心暖的喜悦。如参加接待的人都知道,毛主席听工作人员说,来访的美国人都喜欢吃中国的糖果,毛主席就告知礼宾方面,赠送来访的每位美国人10 斤糖果。大气恢弘的毛泽东,居然会注意到美国人爱好糖果这样一个细节。

  28 日,访问团一行临上飞机时,每人都拿到一盒装有10 斤糖果的礼物。据说那做工考究的缎面礼品盒,是连夜赶制的,粘缎面的浆糊还不曾干透呐!

  公报发表当晚,周恩来总理在锦江饭店举行了盛大告别宴会。这是尼克松访问一周中最轻松、最欢快的一次宴会。我方警卫人员,借用宴会的机会,与美国特工一个个干杯送行。

  1972 年2 月28 日,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和夫人一行,结束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访问,这天上午乘专机离开上海回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中方其他领导人与他们握手告别。欢祝尼克松的访问得到了圆满成功,中美关系正常化的里程启动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