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习仲勋下放时邻居:习老每月都从厂里打借条维持生活

2013年10月18日 10:04

来源:大河网 作者:孙斌 选稿:朱燕亮

  专题:纪念习仲勋诞辰100周年

    >>>文献纪录片《习仲勋》视频集

  第二章:再到洛阳

  习仲勋再回洛阳,是他心情最为舒畅的日子。这次下放洛阳,犹如当年邓小平下放到江西新建县拖拉机修配厂的3年一样,习仲勋也是在洛阳耐火材料厂(现中钢集团耐火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洛耐)下放3年。邓小平常常在厂外的小道上散步,思考国家的未来;习仲勋也几乎是天天到洛阳南郊的水库旁散步,思考。

  再次下放洛阳,家人终得团聚

  1975年5月,习仲勋在北京被解除监护,虽然人“解放”了,但还没有结论,于是他再次来到洛阳“休息”,继续接受审查。这次,他没有了职务,成了平民百姓。

  这次,习仲勋是和爱人齐心、女儿桥桥一起到洛耐的,不久女儿安安也从山西太原北郊区医院调到洛耐医院当医生,和父母住在一起,长达8年家人不能团聚的生活从此结束。习仲勋以前的邻居李金海说:“我知道的是近平来过洛阳看父亲三次,其中一次因为没钱是扒着火车来的。远平有工作,来的次数更多,大家熟了,把他当成自家人。”

  习仲勋一家先是住在洛耐东19-10幢,和郭凤桐等家为邻居,后来搬到19-6幢,与李金海、丁根喜等家为邻居。

  习仲勋的邻居们对他生活上的勤俭节约记忆犹新。

  每到冬天来临,习仲勋就买来碎煤,新老邻居们就过来帮助打煤球。李金海、郭凤桐清楚地记得:一年冬天,他们几个邻居帮习老打完煤球,习老炒了四五个菜并拿出绿豆大曲招待大家。习老不小心把筷子夹着的一颗花生米掉到地上,便捡起来吹了吹,吃了。身为副总理如此节俭,大家觉得不可思议。可习仲勋却说,困难时期毛主席还吃不上肉呢,咱更不能浪费啊。

  76岁的李金海那时亲热地称习仲勋为“老头”,他家中至今还保管着一只搪瓷缸。李金海说:“1978年2月中旬,老头交给我一双手工做的后跟磨得很厉害的棉鞋,还有这个有两个洞的搪瓷缸,他对我说,你把鞋修修给我送去,到北京还能穿,把搪瓷缸焊一下,回北京后还能用。棉鞋修好后我送给了老头,可等搪瓷缸焊好了,老头已经离开了洛阳。”

  为了有一天将缸子送还,李金海在搪瓷缸写上“李金海保管”五个大字,并放到柜子里。李金海解释说:“老头交代给咱的东西让修,如果弄丢了,咋对得起他对我的信任。”

  10月15日,是习仲勋诞辰百年,这天晚上,李金海看着央视播放的纪录片《习仲勋》中习仲勋在洛阳和离开洛阳的故事,往事便涌上心头。他遗憾地说:“搪瓷缸是还不了老头了,我得保管好这份信任。用老头勤俭节约的活教材,教育后人。”

  和群众打成一片,与人民“泡”在一起

  让习仲勋舒心的是,在洛阳,他能够和群众生活在一起,在同群众的交往中感受到了温暖,心灵得到了莫大慰藉。

  习远平在《父亲往事——忆我的父亲习仲勋》中的记述,和工人们的回忆相同:工人们常来串门,谁家来客,我家里准多一份好吃的;我家里改善伙食,也短不了端给左邻右舍。至于厂里热气腾腾的大澡堂子,工人们喧哗嬉闹的声浪,更是我一生最难忘的场景。当时,父亲有了一个泡澡的“癖好”:每天早晨9点,大澡堂子刚换上新水,他就下水泡着。我至今记得,父亲那时是最快活的:额上挂满汗珠和水雾,身子泡得红红的,脸上洋溢着发自心底的笑,大声与工友们说着工厂、家庭,还有国家的事。现在,改属中钢集团的洛阳耐火材料厂浴池还在,印象中大澡堂子还热气腾腾地开着呢!回想起来,父亲的泡澡“癖好”其实是与人民“泡”在一起的“癖好”,是与人民坦诚相见、交流无碍的“癖好”。

  洛耐总是提供力所能及的方便,解决习仲勋及家人的困难。习仲勋最初到洛耐时,住的是洛耐东19-10幢工人宿舍区的“团结户”,共一间半房子,两家人共用一个厨房,一家几口人住在一起拥挤不堪。陕西的亲人们不断来看望他时,家里就实在住不下人了。于是在住房十分紧张的情况下,厂里想法给他安排到东19-6幢的三居室。

  1975年,在陕北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插队并担任大队党支部书记的习近平,被推荐读清华大学,清华大学负责到当地招生的工作人员不敢做主。当时,洛耐给开了个“土证明”:“习仲勋同志属内部矛盾,不影响子女升学就业。”习近平因此顺利被清华大学录取。

  原洛矿二金工东装配跨电控组组长赵发劳说,习厂长的工资还是我领的,当时他的月工资是400元零几块。记者在洛耐了解到,习老在洛耐没有工资,每次都是他向厂里打借条,钱由上级支付,上级拨付的是每月399元。5年前整理过资料的王小霞女士说,习仲勋每月借款数额不等,有200多元的,有300多元的,春节最多一次领了400元多一点点,这些借条,她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了。记者在中共洛阳市委党史研究室,见到了部分借条复印件。

  习仲勋的老邻居李金海说,习老每月都是从厂里打借条来维持生活,张口借钱,对身为副总理的他该是多么难为情。当时肉凭票供应,他家人多客人也多,可以想象,每月靠借钱的他想能好好吃顿肉该有多难。“一年过年,我从新安县买来一只山羊,宰好后一砍两半将一半送给他。他常常领着我的孩子洗澡,并经常双手托住孩子的肚子,在水上摇来摇去漂,这引得他哈哈大笑。他高兴,我们也高兴,老头对工人好,和群众打成一片,他在落难时我们不能落井下石。”李金海反复交代大河报记者说:“这事你知道就行了,别登报,当时很多人都在关心老头,他们都不张扬。”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