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大董美食”董振祥:遂昌四月天

2014-8-17 14:49:10

来源:浙江在线 选稿:陆扬

  原标题:“大董美食”董振祥:遂昌四月天

  

  遂昌属于丽水地界。去遂昌要经过丽水,我感觉丽水有点熟悉,突然想起,十几年前,我曾经去龙泉定制青瓷,在丽水留下过至今难忘的美食记忆,那年,我们从杭州,坐上长途车,在破旧的公路上颠簸了将近五个小时,又饿又累的从车站出来,路边的一个小摊飘来的香味,吸引了我的目光,这个小摊在路边搭了一个砖砌的烧饼炉子,烧饼是一只只从里面取出来的。记的烧饼是一块钱一个,我们买了十个,烧饼烤得酥酥的,里面加了肉末的馅,因为饿,风卷残云般吃下肚,只记得一个香。吃完烧饼,带着意犹未尽,继续赶路。龙泉瓷厂的卖家开车接上我们从丽水进山,车在山里左盘右绕,又是五个小时候过去了,快到龙泉的时候,寻得一家路边小馆,店主说着含糊的菜名,我也是含糊的点头应承着。喝着水等菜上桌,再看这饭馆,一边临水一边挨着山,水在路边的山涧里发出隆隆的声响,探头看去,山涧高深,不由后退两步,水在涧中奔腾出团团雾气,这时日落西山,一抹斜阳透过林间树隙,束束打在山涧的雾水上,云蒸霞蔚。一盘不知名的小鱼,一条条整齐排在一只好大盘子里,估计要有二十多条。鱼儿细嫩细嫩的肉,沁润在浓浓的汤汁里,怱香,酸香,仔姜的香味,还有醋香,一边吃着一边口水涟涟。

  多少年过去了,在龙泉山里吃的这顿饭,别的菜早已记不得是啥了,但这盘农家烧的小鱼,每每说起,还是当年一样的口水涟涟!

上一篇稿件

“大董美食”董振祥:遂昌四月天

2014年8月17日 14:49 来源:浙江在线

  原标题:“大董美食”董振祥:遂昌四月天

  遂昌属于丽水地界。去遂昌要经过丽水,我感觉丽水有点熟悉,突然想起,十几年前,我曾经去龙泉定制青瓷,在丽水留下过至今难忘的美食记忆,那年,我们从杭州,坐上长途车,在破旧的公路上颠簸了将近五个小时,又饿又累的从车站出来,路边的一个小摊飘来的香味,吸引了我的目光,这个小摊在路边搭了一个砖砌的烧饼炉子,烧饼是一只只从里面取出来的。记的烧饼是一块钱一个,我们买了十个,烧饼烤得酥酥的,里面加了肉末的馅,因为饿,风卷残云般吃下肚,只记得一个香。吃完烧饼,带着意犹未尽,继续赶路。龙泉瓷厂的卖家开车接上我们从丽水进山,车在山里左盘右绕,又是五个小时候过去了,快到龙泉的时候,寻得一家路边小馆,店主说着含糊的菜名,我也是含糊的点头应承着。喝着水等菜上桌,再看这饭馆,一边临水一边挨着山,水在路边的山涧里发出隆隆的声响,探头看去,山涧高深,不由后退两步,水在涧中奔腾出团团雾气,这时日落西山,一抹斜阳透过林间树隙,束束打在山涧的雾水上,云蒸霞蔚。一盘不知名的小鱼,一条条整齐排在一只好大盘子里,估计要有二十多条。鱼儿细嫩细嫩的肉,沁润在浓浓的汤汁里,怱香,酸香,仔姜的香味,还有醋香,一边吃着一边口水涟涟。

  多少年过去了,在龙泉山里吃的这顿饭,别的菜早已记不得是啥了,但这盘农家烧的小鱼,每每说起,还是当年一样的口水涟涟!

  焦滩乡,乌溪江,老肖鱼头馆,风炉炖焦滩鱼头,这次朋友让我来遂昌的噱头。进了饭馆,刚坐定,服务员就端着大大的锅子,放在了一只炭火盆上,盆里,汤咕嘟咕嘟开了,一股浓浓的香味出来了,原来在遂昌炖乌溪江大头鱼,用了薄荷叶,用薄荷叶可以吃腥的,

  遂昌是山区,九山九水半分田,靠山吃山,傍水吃水,山里人平时大都干的是体力活,所以这里的饭菜,口味浓重,这个风炭炉鱼头,用了小米椒,看似没有红油,一碗吃下去,满头的汗就下来了。浙西南的山区每年冬天都会下雪,一年里,农家烧柴锅存下的木炭,冬天就用来烧风炭炉,这种木炭,只要一点上,就会一直烧下去,一家人围炉而坐,一杯自家酿的土酒,窗外瑞雪纷飞,屋内热气腾腾,自是乐在其中。我们喝的也是这种饭馆自己釀的酒,酒色有点混浊,不甚浓烈,但也不敢豪爽,曾有过,喝农家自酿的土酒,被和谐的经历。所以,从一开始就小心翼翼,但在风炉炖乌溪江鱼头的热情味道里,自己不由得也热情起来,仿佛自己坐在热炕上,窗外就是自家的三十亩地,牛在牛厩里反刍着草料……..

  

  朋友告诉我如果能再来,一定要在春天来,带你去吃“黄蛤”,在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上,冬天雪后,有冻死的抱成一对对的“黄蛤”,说是一对公母,村民上山捡了,和现挖的冬笋烧了,那是很珍贵的美味。听着很是珍贵的故事,但我深情的是那一对对的公母“黄蛤”。桌上的乌麻叶稞,乌溪江的石斑鱼,炒黄米果蜾,好美味;还有炒咸菜肉,听着朋友介绍,说在乌溪江这地界,过年的时候,杀了猪,取五花肉,煮熟,然后埋在干咸菜里,半年后,取出来,切片,再用干咸菜炒了,可以随时取出来待客。平时,乡下的孩子上学,只带了炒好的干咸菜,就了干粮吃!这情景让我想起自己的少年,妹妹家里来了“亲戚,发qie音”,总是看着他们先吃,所以总是期望自己也能成为“”亲戚”。吃“风炉炖乌溪江鱼头”热情,再吃腌萝卜,脆生生的有点辣,丝丝的甜,就着一碗糙米饭,吃的好踏实!

  吃完饭,出了门,路边就是乌溪江,江水青绿,急湍若奔,江边浅滩处,有人在钩钓,远处山峰隐匿在浓浓的雾霭中,一桥连接着乌溪江两岸,农舍掩映竹林之中,一幅乌溪江垂钓图。

  饭后路过遂昌县城,专程去品西街的那个馄饨店

  吃完馄饨,正要离去,一个妇人拿着采摘的野生山果,红红的,有点像红树莓,但比红树莓的籽软脆。这一袋,妇人要了我们四十元钱,山外的人没见过啥世面,争着、抢着吃了,真是好味儿,酸酸甜甜,但不浓烈,一股山里清新的风味儿。那妇人见了我们又是抢着吃,又是拍照,在一旁急急的说,应该一百元,和你们要少了!我笑笑说,四十元买了这一小袋野果子,也就是我这样一个痴人做的出来。

  四月的遂昌,虽是暮春时节,但在山区,气温却要比北京低4-5度。春明景和中,汤显祖的纪念馆,在这阳光明媚的四月天中,倒也透出些许的生气。湖水荡漾,杨柳垂荫,山石叠幽,芳草凝碧;村外农舍俨然,阡陌交通,良田美池桑竹。村内,清远楼、三生桥、瑶台、壁照、半亭、毓霭池、破茧山房,后花园中,一座戏台完好如初。“姹紫嫣红”的匾额,倒像是后人从“牡丹亭”词曲的低唱浅吟中,对这个后花园的赞美。

  一曲“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赋予断井残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一口新茶,轻柔靓丽,青春时尚的蕾蕾,真让我们见识了“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27日晚,高坪乡,茶树坪村的桃源,一顿晚餐,让一干人,如醉如痴。

  风炉炖香藤土鸡,野芹菜,浓郁的芹菜香;青菜,就叫青菜,但是,香的醉人;鸭掌菜,有股山中的蘑菇香,马兰头,农家田头屋后的,随手摘下的常见菜,让城里人,大呼吃的过瘾!

  

  春有百花,花儿争奇斗艳,而在这花儿潮的暮春中,高坪乡茶树坪的桃园,正酝酿着杜鹃的花事。海拔高,气色冷,高坪的农事才刚刚开始,山弯里,梯田刚刚蓄满了水,农人提高了裤腿,在清冷的水中,吆喝着黄牛,外人看来,这真是好文艺,在这喧嚣的尘世中,还孕育着这一方净土。难道东晋时的社会景象,也是如此浮世吗?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真恨不得我是那农人,策杖扶犁。

  崎岖的山路两旁一簇簇的杜鹃稀疏的开着,花骨嘟半闭半开,大山之中的花,怎也如此羞涩?山路陡峭,登高而上,花儿越发的浓密,登顶而望,一簇簇,一片片的杜鹃,深红的,粉红的,还有淡紫的,漫山红遍,灿如晚霞。山里的花,不娇贵,但开起来却是如此的浓烈、奔放,更不与它花争艳,百花凋零之后,才在无论贫瘠的山石之上,含笑送春风。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日日锦江呈锦样,清溪倒照映山红。杨万里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