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落马高官狱中生活揭秘:原茂名书记每天加工4000灯泡

2014-9-21 15:15:51

来源:央视 选稿:赵亚娟

  核心提示:9月20日晚,央视《新闻调查》栏目播出“高墙里的官员们”,为观众披露职务犯的狱中生活。广东茂名原书记罗荫国每周六天在监狱的彩灯生产车间工作,他说刚进去的时候大概一天做一千多,一千多后来到两千多三千,后来到四千。

  

  他们曾经身居高位,而今是一介囚徒。

  ——郝俊英:现在中国正在进行的反腐是一个很大的热点。

  ——罗荫国:知道一些动态,对我们来说也没资格评价。

  高墙之下,他们怎样生活?

  ——郝俊英:您这写的什么?志士不饮盗泉之水。

  ——服刑人员: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电网以内,他们永无特权。

  ——朱育英:在工厂里面带几个饼干,这个是我的特殊。

  ——郝俊英:你拿到的这个表扬,这中间有没有干警对你的一些照顾?

  ——朱育英:但是对我们而言,我们也不是张海,我们也不是林崇中。

  新闻调查本期关注,高墙里的官员们。

  这是一座关押着9000人的特大监狱,他的一天通常都是从清晨的这个时间开始。

  警员:各服刑人员起床。

  洗漱、整理内务的时间,要在10到15分钟完成,时间看似充裕,但每个监舍十几个人,要依次完成,这样的早晨注定是紧张匆忙的。

  今天我们关注的是这里关押的200多名职务罪犯,在过去他们曾经是主政一方的领导干部,公务人员,却因触犯法律成为高墙内的罪犯。囚服、光头,使得他们与别的服刑人员看起来没有不同,但是提到他们的名字,他们中间不乏一些曾经被舆论熟知的人。

  罗荫国,原广东茂名市委书记,因涉嫌贪污受贿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已经服刑8个月的时间。

  2011年2月10号,罗荫国被广东省检查机关以涉嫌职务犯罪刑事拘留,茂名市及市属区县陆续有涉案官员和企业老板被专案组带走。短短一个月时间之内,罗荫国交代出了一百多名处级以上官员,进而引发茂名窝案,其中70多人被关押在阳江监狱。像罗荫国这样的职务犯在监狱过着怎样的生活?如何看待自己的过往呢?争得监狱及一些职务犯本人的同意,新闻调查记者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郝俊英:在楼上有一些身份识别的一些标语:就是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自己进来的时候也要让你自己来面对这件事情。

  罗荫国(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茂名市委书记):这几句话,乍一听起来,有点好像不太乐意这种感觉,但是总的来说,理智告诉我们,因为你犯了罪,到这里你是囚犯,你只能服从,到这里你只能是改造。

  郝俊英:在内心来讲,还是要经历一番挣扎的,是吗?

  罗荫国:主要是这个落差太大了。

  郝俊英:落差是指的什么?

  罗荫国:就是说以前在外面工作的时候,这种记忆环境跟在入监以后这种环境是天地之别的,说到底还是人失去了自由以后,带来的痛苦,这个是我估计会伴随整个服刑都会有这种感觉。

  失去自由,是对服刑人员最大的惩罚,尤其是对这些过去身居高位的职务罪犯来说,此前从未想过今天的境遇,调整心理的落差几乎是每个职务罪犯入狱后都要经历的过程。

  梁必志(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委书记):因为原来不管怎么样,都有一定的领导职务,不是说一呼百应,也是想做什么自己能做什么,但是现在来到这里的时候,便是一个服刑人员,一个被改造的对象。

  梁必志,原湛江市霞山区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梁必志:特别是在入监教育那一个月,培训那一个月很难适应,入监培训最难受,管得也最严。

  郝俊英:比如说是什么环节?什么样的要求?

  梁必志:每天早上起来要学习,要求是所有的服刑人员38条行为规范严格执行,而且要熟背。

  服刑人员严格遵守“十不准”:一,不超越警戒线和规定区域,脱离监管擅自行动……

  在这里我们还见到了原茂名市人大主任朱育英,他也是茂名窝案的案犯之一,服刑后的他和过去的形象有了巨大差别。

  朱育英曾向罗荫国行贿20万,罗荫国被抓之后,朱育英说他自己一直生活在恐惧当中。

  朱育英(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茂名市人大主任):好像一个水库一样,不管什么地方缺了一个口,都会有危机,到其它地方也有怕,但怕的那个时候也只能够是等待观望,开始的时候还害怕的,到了东莞什么我都不怕了,我说我该说的我都说了。

  罗荫国被抓两个月后,朱育英被纪委带走,他到茂名市人大之前曾经在茂名市辖的信宜市任市委书记,他不仅承认了给罗荫国行贿的事实,还主动交代了自己受贿的事实。

  郝俊英:为什么自己还主动交代?

  朱育英:你不主动交代,到时候这个事情有了事儿,你也封不住,我是这样考虑的,是轻松了,我就好像什么人再出事就与我无关了。说不好听的,我现在睡觉好睡一点点了。

  根据判决书的认定,朱育英受贿1300多万,被判处无期徒刑。据朱育英说,这些钱他只是存在那里,一分都没敢花。

  郝俊英:那当时为什么呢?这个钱一分钱不用,但是放在那儿。

  朱育英:不敢用,我是不敢用,不敢用,这个是违法的。

  郝俊英:但是还是在你这儿啊。

  朱育英:自己考虑到退休以后如果没有什么事儿,能拿出来用也拿出来用,在那个时候你叫谁来拿谁也不会来拿。

  郝俊英: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一种状况呢?

  朱育英:这怎么说,这与人的本身素质有关,但是也与当时的体制等各方面的东西都有一定的关系。我干工作40多年了,入监前我毕竟还是一个副厅级干部了,但我拿到的报酬还没到3000块,另外一方面,我们这些人都有这种讲法,“59效应”嘛,人到了将快要退休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职位没有啦,年纪又大了,身体又不行了,不拿一点好像到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度过最后的晚年了。

  谈及受贿的心理历程,每个职务犯都有从最初的战战兢兢视若群长的过程。

  朱育英:开始我们还是守得比较稳的了,因为我们毕竟工作了几十年,谁愿意把这个饭碗打掉,但这个东西一打开这个缺口,反正不收已经收了,收了一点也是犯罪了。

  郝俊英:内心会有煎熬吗?

  朱育英:清楚,我相信每个人都清楚。人那个时候就是说诱惑力太大,退了以后什么都没有了,不说人家,我自己会有这种看法。

  他们都曾经是地方或部门的一把手,一把手要对廉政直接负责,但一面贪腐,一面在公开场合言之凿凿反腐倡廉是他们共同的形象。

  郝俊英:有的时候那些话在我们听来是非常……

  梁必志:好听。

  郝俊英:对。

  梁必志:但是做起来不容易,说这种话的时候一种是自己的责任所在,第二也希望听这些话的人能够有所体会,最少他知道要廉政。我本人做了,又说了,为什么要去做呢,这是一种矛盾下的心理。如果你不说,不理解、你不认识到这是一种责任的时候,可能你的胆子会更大一点,但是每说一次话,每开一次会,最少这个时候你的思想是清醒的。

  郝俊英:但是也可能比如说走出这个会场,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会忘掉。

  梁必志:说全部忘也不可能,但是你不忘肯定也做了,不做就不用进这里了。

  罗荫国在茂名做市委书记四年时间,当时的茂名还一度是廉政建设的典型。

  郝俊英:你们还曾经被作为反腐倡廉的一个典型,因为你那时候也是主官,你自己在做这样一个宣讲的时候,内心有过纠结吗?

  罗荫国:你说一点纠结都没有也不真实,但是那时候老实说我们也确实有时候也出于真心,希望去做一些事情也是有的,并不是说一个人你贪腐了,你一天24小时都是贪腐的,也不是这样。总体来说,无论是从法还是从纪律应该说都不能允许的,但有些东西很复杂,我现在也不想过多地涉及这一类问题。

  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罗荫国不愿多说,在阳江监狱关押了70多名茂名窝案的职务犯,他们都曾经是罗荫国的下属,虽然在监狱不能像社会上那样随便见面聊天,但在上工收工时,不免会碰到过去的部下。

  郝俊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尴尬吗。

  罗荫国:没尴尬。

  郝俊英:是你想到他们也可能会在这里出现?

  罗荫国:对,他们也想到。

  但是我们了解到,监狱本来曾经想给罗荫国调到八分监区,来自茂名的职务犯大多关在那里,罗荫国向监狱提出希望继续留在先的监区。

  郝俊英:会不会还有这样一种心理,就是你的这些部下可能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你被抓起来的,你在心里会有一点点复杂的情绪面对他们?

  罗荫国:没有太多这种情绪,我当时主要是考虑是两条:第一条,因为我分到这个分监区已经劳动改造了一段时间了,我对这种环境已经习惯了,适应了;第二个,因为我年纪毕竟都比他们大,有时有没有,你吃完饭顺手我给你洗个饭碗,这些事也许都会有,但是在监狱这里最好不要搞这个,因为其他犯人看不惯。

  郝俊英:你是刻意避免这种。

  罗荫国:与其让人家将来议论你,还不如躲开。

  如今朱育英和罗荫国同住一个楼,朱育英的监舍在四楼,罗荫国的监舍在二楼,相对来说,他俩是距离最近的前同事。

  郝俊英:你跟罗荫国见面会打招呼吗?

  朱育英:打招呼。

  郝俊英:会怎么称呼呢?

  朱育英:我年纪比他大,我是叫他老罗了,因为他毕竟是我的领导,他叫我也叫老朱。

  郝俊英:偶尔会说起比如说他把你牵进来。

  朱育英:在这里互相之间不聊这个犯罪的问题,都不聊,就聊一些生活的问题,身体的问题,大家保重就这些。

  罗荫国:反正都这个程度了,也就是即来之则安之,保重身体,互道珍重。

  警员:集合。

  每天吃过早饭之后,6点50分左右,服刑人员就要集合准备上工了。因为监狱有9000人,这么多的人要顺次进入生产车间也要花费不短的时间,一般开工的时间会在7点10分左右。

  因为要采访,监狱专门给罗荫国准了假,谈及每天8个小时的劳动改造,罗荫国说,他已经过了最难熬的时候。

  罗荫国:因为过去几十年我们都没有干过什么体力劳动,所以开始的时候好辛苦的,我手都破了好几层皮了。

  罗荫国说,他刚入监的时候正是冬天。

  罗荫国:皮都掉了,好痛,有时冬天甚至钻心地痛,这种感觉特别难受。

  可以想见的心理落差,使得职务犯一直是监狱执法的风险点,他们往往比一般的服刑人员有更多想法,阳江监狱的监狱长林映坤在监狱工作了20几年,他总结了职务犯希望谋求特权的三个方面。

  林映坤(广东省阳江监狱监狱长):第一,在生活起居各方面能够得到关照;第二,是说能不能够不劳动了;第三,是多点奖励多点表现,然后就早点出去。

  其实阳江监狱现在关押的200多名职务犯,之前大多并不在这里关押,他们是去年11月份从全省其他监狱转来的,这是源于去年广东省为防范职务犯特权化开始实施的职务犯集中关押的措施。目前像阳江监狱这样,全省集中关押职务犯的监狱有4家,分别是位于粤东的梅州监狱,粤西的阳江监狱,和粤北的揭阳监狱以及广东省女子监狱。

  郝俊英:大众会比较感兴趣就是说现在采取的是集中关押,是因为过去在分散关押的时候是出现了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吗?

  刘芳(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局长):我们的职务犯文化水平都比较高,阅历比较丰富,这个做人的工作他是有一套的,有时候我们的监狱,包括我们的监狱的干警,在管理方面碰到一种能力不足的问题;另外一个在执法方面他风险也比较大,比如说他社会关系比较多,他的很多一些同事、下属可能也都是在位,给我们监狱的干警打打招呼,在监狱里面关照关照,我们的干警如果是受到诱惑,如果顶不住压力的话,就有可能被他们所利用。

  张海,前健力宝董事长,2005年曾因职务侵占罪与挪用资金罪获刑10年,从大众视野消失很久的他去年再一次成为新闻的热点,是因为他经过两次减刑悄然出狱后,他的两次立功被检方认定是弄虚作假获得的,当事人张海潜至国外,目前依然下落不明。

  与张海案一同曝光的原广东省江门市副市长林崇中案,2009年7月,林崇中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但其亲属贿赂了河源市看守所原所长刘某、原教导员涂某,以及做取保候审鉴定的医院医生和医务科长,先通过医院出据虚假的体检报告,并以林崇中患有高血压等疾病为由,裁定暂于监外执行,林崇中因此没有进入监狱的大门。在广东期间我们得知,林崇中已经被重新收监,就关在梅州监狱,我们希望采访他,争得监狱的许可,我们见到了林崇中。

  郝俊英:我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的,我姓郝,郝俊英,也找您聊一聊,比你的一些生活,你的一些境况。

  林崇中:和警官聊就可以了,反正一谈到这个事情对我都有比较负面的影响。

  林崇中本人最终还是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郝俊英:大家看到了一些过去在媒体当中报道出来的一些个案,大家会认为是过去的管理出了问题。

  刘芳:这个应该是我们管理方面出了一些问题。

  郝俊英:比如说什么样的问题?

  刘芳:比如说职务犯的立功,重大立功方面,有时候他就是打一些擦边球,有些就是通过一些关系制造一些虚假的材料,这样的话就容易出问题。

  广东省决定对职务犯集中关押,和张海、林崇中这样的个案不无关系,但就此,是否能防范职务犯的特权化,让人存疑。

  郝俊英:有人可能也会有疑问,就是把这些职务犯进行集中关押,只是变更了他的关押地点,真的能够防范他们的一些特权化的一些要求吗?

  刘芳:我们这方面也有相关的一些监督的一种制度,尽量地在职务犯的管理方面不会出问题。

  当官员落马被依法审判,社会大众往往拍手称快,认为贪腐得到惩处,但是当一些职务犯在监狱谋求特权的案例被曝光,人们又不得不怀疑这些落马的官员们是否能够在监狱得到真正的惩处,集中关押究竟能够解决这些疑问吗,集中关押后还有什么样的措施来防范特权化的侵扰呢?

  在集中关押之前,阳江监狱首先做的一件事是封掉了会见楼的一个亲情会见室。

  郝俊英:是不是在这个地方就可以面对面的,比如亲属和犯人面对面。

  林映坤:来的各个家属都一起坐,这里就是我们以前所说的特殊会见。

  会见,是待在高墙之内的服刑人员们最向往的事,能看到亲人的脸庞,能听到亲人的安慰,是一个服刑人员一个月才会有的机会。但是按照要求,服刑人员和亲属的会见通常都只能隔着细密的钢丝网,通过电话来完成。二楼的这个亲情会见室原本规定只有宽管级的服刑人员,也就是服刑时间较长、表现较好,且达到一定条件的服刑人员才可以使用的,但实际执行中却并非如此。

  林映坤:这里就被监狱称为比较特殊的地方了,就是说只要有家属有关系有什么,就基本上都批准到这里来会见了。

  考虑到即将集中的大批职务犯可能带来的说情大潮,监狱决定把焊死,职务犯转到这里后,希望到这里会见的求情依然不少。

  林映坤:他们不知道我们封掉了,刚开始还是有通过亲属朋友来给我们打招呼。

  一个职务犯的家属甚至直接给林映坤发短信,这天恰逢这位家属来探视,我们见到了他。

  服刑人员家属:不理解的就是说毕竟不是抢劫杀人,当初是不理解的,就觉得可不可以分类,比如重型犯比如什么犯就要这样做,稍微轻一点的就可以轻松一点,或者是铁丝网疏一点,还是怎么样一点。

  这样看来,职务犯们集中关押会遏制特权的产生吗?他们在监狱过着怎样的生活呢?我们继续在阳江监狱的观察。

  职务犯集中关押的六监区并不是条件最好监区,每个监舍大概20平米,摆放着6到7张上下床,住着12或者14个人。

  朱育英告诉我们,他刚来时还要爬上铺。

  上午11点钟我们来到了罗荫国和朱育英所在的彩灯生产车间,他们正和其他服刑人员一样在劳动,今天这个车间统一做的是往小灯泡里装灯丝。

  郝俊英:这个会有技巧吗?

  罗荫国:还是有一定的技巧的,要注意比如说扒开的时候稍微有一点距离,不要很近。

  郝俊英:一下。

  罗荫国:一下插进去成功率比较高,如果你没有扒开一点点,一弄,弄一边去了,一边就不合格的。

  郝俊英:这个比如说会有什么危险吗?如果操作不当。

  罗荫国:如果操作不当,这个铜丝就可以扎进你的手里面,我被扎过。

  如今罗荫国对这些活儿已经熟练了。

  罗荫国:咬住牙,咬住牙走过来,(开始的时候)大概一天做一千多,一千多后来到两千多三千,后来到四千。

  今天罗荫国的任务量是三包,一包是一千个小灯泡。

  郝俊英:我现在看大概有一半的任务了吧,到现在为止。

  罗荫国:有了,这一包还剩下这一点。

  郝俊英:等于再有一包的任务。

  罗荫国:再有一包。

  郝俊英:你完成起来会有难度吗?

  罗荫国:那还是要努力一点。

  郝俊英:努力一点。

  这样的活是这些职务犯入狱之前没有干过的,最初朱育英为了完成任务甚至不上厕所来节省时间。监狱根据每个人的年龄、身体状况、病残分级,将服刑人员的劳动岗位分为三类七等,因为朱育英的年龄更大些,加上身体疾病的原因,他的任务量是两包。

  郝俊英:你是花眼还是怎么样?

  朱育英:老花,还可以,戴眼镜可以。

  一周六天劳动,不管是职务犯,还是一般的服刑人员,每天都要为完成任务努力。

  朱育英:因为分配的任务一定要完成,不完成没有嘉奖。

  郝俊英:你还是要想每个月都获得嘉奖。

  朱育英:那肯定,反正在这里改造目的就是有成绩,没有成绩没有嘉奖。

  就在车间的服刑人员还在紧张的劳动时,食堂的专项岗位的服刑人员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郝俊英:这个监狱9000人的伙食都是从这出去的吗?

  恭文澜:对,全是我们监狱只有这一个伙(房)全是从这里出来。

  郝俊英:比如说像集中了职务犯的六监区,也是从这做吗?

  恭文澜:对,全部在这里出来的。

  郝俊英:那它跟其他监区的饭有没有什么不同?

  恭文澜:全部都是一样,一个标准。

  郝俊英:能看看今天的饭是什么吗?

  恭文澜:可以,没问题,这是米饭,

  郝俊英:米饭。

  恭文澜:对,今天就是胡萝卜烧鸭,他们一天每餐都有两个菜,还有一个。

  郝俊英:这是什么?

  恭文澜:这是丝瓜,对。

  郝俊英:这个其它的监区的犯人也是这样伙食吗?

  恭文澜:对。

  11点40分开始,各车间的服刑人员开始收工了。和上工一样,9000人也要顺次收工。等回到监区,差不多要到12点钟。

  饭菜已经由各监区的专职岗位的服刑人员领到各监区,每个监室值班的服刑人员要统一下楼领饭,因为每个监舍都是十几个人。出于卫生的考虑,监狱要求服刑人员在院子里吃饭。但因为广东夏季天气酷热难耐,午饭被允许在监舍吃。

  今天,朱育英的监室正好他轮值。

  郝俊英:会觉得吃力吗?

  朱育英(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茂名市人大主任):有点吃力。

  郝俊英:是因为年龄的问题?

  朱育英:嗯,年龄问题。

  郝俊英:你自己也从来没有因为这个或者说身体不好,然后跟监狱提出一些要求?

  朱育英:我没有,反正在里面大家都是犯人,没有什么你是领导(的说法)。提饭的时候,那些人也是很乐意地跟你递个手,但你总不干也不行,你总不干,人家看到你好像你想特殊。所以我都没有这个考虑。我就是,我来这里两年了,就写了一个报告,就是那个饼干的问题。

  朱育英说,他患有严重的糖尿病,餐前血糖一度达到过17。监狱的早餐是馒头和粥,出于对血糖的担心,他不敢多吃。但上工之后,坚持不到中午,就会饿得发抖。

  朱育英:监区的领导也是很关心我,他看到这个问题以后,他就叫我写报告,后来特批给我带一点饼干。这个是我的特殊,我没有在其它任何地方,我没有什么特殊。

  饭后,他还要负责把饭桶和监室打扫干净。

  下午上工的集合时间会在1点50分左右,因此中饭后,服刑人员还有大概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虽然这个特大监狱关押了将近万人,但我们的镜头里收录的往往是一片静寂。

  可是,每一个服刑人员都是活生生的的人,尤其是这些落马的官员,还都有各种社会关系。虽然吃、住看起来和别的服刑人员没什么两样,但获得自由是包括这些职务犯在内的所有服刑人员最盼望的事。

  张海这样的个案如何避免?职务犯集中关押会不会爆发集中特权的寻租?看似静寂的监狱,是否真的平静呢?

  张海案被曝光后,他伪造“立功”的过程被还原,他的两次减刑都是狱内外相勾结。一次是贿赂看守所长,获得犯罪线索检举立功;另一次,是购买发明专利,谎报立功。这中间除了利益输送,另外的一个因素,就是利用老乡的关系。

  广东省对职务犯集中关押后,阳江监狱关押的是粤西片区的职务罪犯。这些职务犯被集中的六监区警察都经过了层层选拔,综合素质突出。同时,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乡情的干扰,六监区的警察的籍贯都经过了审查,所有警察的籍贯都不能来自粤西片区。

  郝俊英:有可能比如说其它监区的民警要到这来,比如说找哪个罪犯?

  温锦环(广东省阳江监狱第六监区副监区长):不行,就是我们本监区内其它分监区的干警,想找这些人谈话都不行,都要报告领导。如果其它监区的人来那更严格,还要请示监狱。

  今年,一个警察因为给服刑人员私带物品,被监狱开除。这么严厉的处罚,是从未有过的。

  郝俊英:大众最关注的就是在于减刑、假释,包括保外这方面,有没有可能监区的这些管教警察,会和罪犯串通起来来做某些事情?现在怎么来防范?

  林映坤(广东省阳江监狱监狱长):就是我们做的公开。

  解说:为了防范监狱警察的腐败,阳江监狱狱务公开要向三个方向延伸。第一个就是从公开执法结果到公开执法过程。

  在每个监区的一楼都有一个狱务公开栏,公布了服刑人员在监狱改造的所有信息。包括新一周的劳务学习成绩,获得嘉奖的理由等等,甚至包括每个人零用钱的支出去向。因为按照监狱规定,服刑人员每个月用于购物的钱是有限额的。

  我们在表中看到,罗荫国用于购物的钱没有超过500个限定标准。

  郝俊英:你除了看看你自己,还看看别人吗?

  罗荫国(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茂名市委书记):一般同我们一个房间的,我们一般都会看一下。

  郝俊英:大家最关心的就是这个嘉奖的情况吗?

  罗荫国:应该说第一关心的还是嘉奖,因为嘉奖直接牵涉到他将来的减刑。比如说我现在我已经拿到一个表扬了,我去年12月份拿到了一个嘉奖,它有6个嘉奖就有一个表扬。

  按照规定,服刑人员连续获得6个嘉奖,将会获得一个表扬。获得3个表扬,就得到一个积极分子。这些都会成为服刑人员申请减刑的条件。

  那如何获得嘉奖?怎么得到表扬?是如何操作的呢?

  罗捷(广东省阳江监狱矫正与刑务办公室副主任):这个记功它是根据他一年内,他的劳动生产表现,或者是学习的表现,来去衡量他是否可以记功。

  郝俊英:那这是一个很虚的指标吗?

  罗捷:不虚。

  郝俊英:不虚?

  罗捷:劳动改造的表现他必须要完成定额任务超过30%以上。

  解说:为了防止立功的被滥用,针对过去在这方面出现的漏洞,去年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对这些记功条件都进行了修改。

  郝俊英:现在是不是把写稿这样的都不算作记功?

  罗捷:不算了,从去年开始这个就不能算。现在基本上就是框定在劳动改造这一方面。

  那么劳动改造有无暗箱操作的空间呢?让我们重新回到车间。

  郝俊英:有没有可能比如说你跟他关系比较好,然后你给他多记两包?

  雷爱发(广东省阳江监狱第六监区副监区长):就是为了杜绝这种情况发生,我们每个服刑人员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工卡。工卡这里它会显示他当天的这个级别还有任务,他实际做了多少包,这个就折合他的每天产能分数。

  郝俊英:那这个是自己填写吗?

  雷爱发:上面这边是有组长来填写,实际交货是由他们也是有收货的,我们有收货的人。

  监区警察告诉我们,他们还将相邻的服刑人员3到5个人设立为一个护监组,相互监督。最后的统计分数,车间的每个警察都要签名,分监区领导还要进行抽查。

  雷爱发:具体他要去看,如果有疑虑的,这个犯人明显他没有这么高的劳动能力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货?这个可能就会发现出现的问题。

  郝俊英:也可能不做非常突出的这种改动,比如说他做两包,然后写三包,或者说写四包。

  雷爱发:发货这里有发货登记,收货有收货登记。今天拿了500包,你不可能交出510包出来了。肯定是有一些数的。

  解说:每天收工时,每个服刑人员的劳动分数都会在车间公示。

  雷爱发:他当天有异议,他当天就会报给我们的专管警察,没异议的话,他到月底核对时候他就签名确认,然后我们单位给他统一来统计。

  郝俊英:这样一个记录还会要做保留吗?

  雷爱发:像这种的要留到甚至可能十年二十年,都要留下来的,要备查的。

  解说:这些职务犯集中关押以来,其他的服刑人员是怎么看的呢?我们也和其他的服刑人员聊了聊。

  他叫陈永全,因贩毒于2011年入狱。

  陈永全(服刑人员):开头有点担心,来了都有半年了,跟看见的一样的。成绩都公布,都公开。

  陈永全说,他本来以为这些服务犯来了之后,监狱的管理会松一些。

  陈永全:他们都是处级、厅级,肯定就会有点优惠,其实没有这回事,真没有,更加严。

  郝俊英:但是有没有想过也可能,大家能看到这些是这样写的,暗地里有些人获得了一个表扬、嘉奖这样的。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陈永全:这个做不了。

  郝俊英:做不了?

  陈永全:做不了。

  郝俊英:你为什么能做这样肯定的判断?

  陈永全:很多人签名,一个嘉奖,带班警官,还有车间主任,还有分监区长。作假,你牵连到很多人,而且现在不是手写的,都电脑。人家上网一看,改了,现在基本上这个可以杜绝。

  曾经希望亲属在监狱得到优待的(高利),通过与监狱民警的几次交道,尤其是参加了监狱的开放日之后,改变了之前的想法。

  郝俊英:你去里面,看到的跟你想象的不同吗?

  服刑人员家属:跟我想象的确实是不一样,很整齐,我觉得比较欣慰的是看到走廊上还有很多书架。这些人大概的素质都差不多,然后也规范管理。

  郝俊英:一开始你们可能对这种会见都会很不理解,会不会想通过什么样的关系让他早一点出去?

  服刑人员家属:我们就是说就这样子进去,再去怎么通过关系,去找人什么的,都是心不安的。觉得就让他好好的,按部就班地去做,弄虚作假什么的,绝对不可以。我们坚决就是说一定要按正常,然后尽早地回来。

  张海、林崇中等案例曝光后,今年年初,中央政法委出台了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在于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等指导意见。

  对职务犯、金融犯罪以及黑社会性质的服刑人员的减刑、假释、保外就医作出了归为严格的规定。

  比如,三类人的减刑间隔期增长,减刑时间缩短等等。目的就在于防止有钱、有权人以特权赎身。

  广东省监狱管理局一方面对这三类人群的减刑、假释、保外就医严格审核,另外一方面也根据文件的规定,对已经保外的服刑人员又重新收监了一批。同时,也着手总结集中关押以来的得失。

  郝俊英:您个人会怎么来评价这段时间的状况?

  刘芳(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局长):我觉得这个集中关押利大于弊,这个集中关押对提高职务犯的监管的水平,还有规避执法方面的风险,我觉得作用是比较大的。我们今年六月份召开一个罪犯集中关押方面的工作的一个交流会,有哪些比较好的一种做法进行交流,碰到哪些问题我们该如何来解决。我相信下一步我们在集中职务犯集中关押管理方面,会更加规范。

  在阳江监狱深化狱务公开的基础上,目前广东省监狱管理局部正在揭阳监狱试点,将所有服刑人员除隐私之外的信息都通过互联网公开,届时社会大众可以查到某个服刑人员劳动改造和获得奖励的情况。管理部门希望用阳光下的狱务管理,遏止腐败。

  刘芳:我们现在是以公开作为原则,以不公开作为一个例外。那我们公开之后,接受社会监督之后,这方面我们经得起这种考验,经得起这种监督和检查。

  此外,一款可以倒查案件的软件也已试点成功,即将对全省的26个监狱三年来的减刑假释的案子进行倒查。今后,这个软件也将用于日常的狱务管理。

  刘芳:它是自动生成的,如果你篡改里面的原始数据的话,它是留有痕迹的,它会报警的。其实这个也是我们以案治本的一项措施。就是张海案出来之后,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尽量地把这种坏事变成好事。

  一晃,罗荫国已经在阳江监狱度过了七、八个月的时间。这期间,他戒了烟,把可购物的大部分钱都花在了买书上。

  郝俊英:这是近期看的书吗?

  罗荫国:近期看的书,对。近期看,我看一本《品国学》,《品国学》我还没看完。这一本是季羡林。

  郝俊英:我听说你们比较喜欢看一些国学这样的一些书,为什么?

  罗荫国:过去没什么时间去研究它,品尝它。

  郝俊英:是会跟个人的这种处境有关系吗?

  罗荫国:也有。

  郝俊英:我看你还做了很多笔记是吧?

  罗荫国:是。

  郝俊英:这个是季羡林的随想录《不完满的人生》。

  罗荫国:对,不完满才是人生。

  解说:每个周日,服刑人员休息,监狱开设了各种兴趣班。罗荫国是书法班的成员,这个班的成员大多是职务犯。

  警员:你换一个,也可以用这个(走之),但是你一定要变,还有大和瘦和短,你变化之后就没这么呆板。

  郝俊英:你这写的什么呀?志士不饮盗泉之水。

  姚志方: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郝俊英:你写的这个也是说对自己的一个告诫,有点晚吗?

  姚志方(职位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茂名石化股份公司董事长):确实晚了,但是亡羊补牢,改造好,重新做人,还是自己一个安慰,一个归宿。

上一篇稿件

落马高官狱中生活揭秘:原茂名书记每天加工4000灯泡

2014年9月21日 15:15 来源:央视

  核心提示:9月20日晚,央视《新闻调查》栏目播出“高墙里的官员们”,为观众披露职务犯的狱中生活。广东茂名原书记罗荫国每周六天在监狱的彩灯生产车间工作,他说刚进去的时候大概一天做一千多,一千多后来到两千多三千,后来到四千。

  

  他们曾经身居高位,而今是一介囚徒。

  ——郝俊英:现在中国正在进行的反腐是一个很大的热点。

  ——罗荫国:知道一些动态,对我们来说也没资格评价。

  高墙之下,他们怎样生活?

  ——郝俊英:您这写的什么?志士不饮盗泉之水。

  ——服刑人员: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电网以内,他们永无特权。

  ——朱育英:在工厂里面带几个饼干,这个是我的特殊。

  ——郝俊英:你拿到的这个表扬,这中间有没有干警对你的一些照顾?

  ——朱育英:但是对我们而言,我们也不是张海,我们也不是林崇中。

  新闻调查本期关注,高墙里的官员们。

  这是一座关押着9000人的特大监狱,他的一天通常都是从清晨的这个时间开始。

  警员:各服刑人员起床。

  洗漱、整理内务的时间,要在10到15分钟完成,时间看似充裕,但每个监舍十几个人,要依次完成,这样的早晨注定是紧张匆忙的。

  今天我们关注的是这里关押的200多名职务罪犯,在过去他们曾经是主政一方的领导干部,公务人员,却因触犯法律成为高墙内的罪犯。囚服、光头,使得他们与别的服刑人员看起来没有不同,但是提到他们的名字,他们中间不乏一些曾经被舆论熟知的人。

  罗荫国,原广东茂名市委书记,因涉嫌贪污受贿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已经服刑8个月的时间。

  2011年2月10号,罗荫国被广东省检查机关以涉嫌职务犯罪刑事拘留,茂名市及市属区县陆续有涉案官员和企业老板被专案组带走。短短一个月时间之内,罗荫国交代出了一百多名处级以上官员,进而引发茂名窝案,其中70多人被关押在阳江监狱。像罗荫国这样的职务犯在监狱过着怎样的生活?如何看待自己的过往呢?争得监狱及一些职务犯本人的同意,新闻调查记者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郝俊英:在楼上有一些身份识别的一些标语:就是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自己进来的时候也要让你自己来面对这件事情。

  罗荫国(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茂名市委书记):这几句话,乍一听起来,有点好像不太乐意这种感觉,但是总的来说,理智告诉我们,因为你犯了罪,到这里你是囚犯,你只能服从,到这里你只能是改造。

  郝俊英:在内心来讲,还是要经历一番挣扎的,是吗?

  罗荫国:主要是这个落差太大了。

  郝俊英:落差是指的什么?

  罗荫国:就是说以前在外面工作的时候,这种记忆环境跟在入监以后这种环境是天地之别的,说到底还是人失去了自由以后,带来的痛苦,这个是我估计会伴随整个服刑都会有这种感觉。

  失去自由,是对服刑人员最大的惩罚,尤其是对这些过去身居高位的职务罪犯来说,此前从未想过今天的境遇,调整心理的落差几乎是每个职务罪犯入狱后都要经历的过程。

  梁必志(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委书记):因为原来不管怎么样,都有一定的领导职务,不是说一呼百应,也是想做什么自己能做什么,但是现在来到这里的时候,便是一个服刑人员,一个被改造的对象。

  梁必志,原湛江市霞山区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梁必志:特别是在入监教育那一个月,培训那一个月很难适应,入监培训最难受,管得也最严。

  郝俊英:比如说是什么环节?什么样的要求?

  梁必志:每天早上起来要学习,要求是所有的服刑人员38条行为规范严格执行,而且要熟背。

  服刑人员严格遵守“十不准”:一,不超越警戒线和规定区域,脱离监管擅自行动……

  在这里我们还见到了原茂名市人大主任朱育英,他也是茂名窝案的案犯之一,服刑后的他和过去的形象有了巨大差别。

  朱育英曾向罗荫国行贿20万,罗荫国被抓之后,朱育英说他自己一直生活在恐惧当中。

  朱育英(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茂名市人大主任):好像一个水库一样,不管什么地方缺了一个口,都会有危机,到其它地方也有怕,但怕的那个时候也只能够是等待观望,开始的时候还害怕的,到了东莞什么我都不怕了,我说我该说的我都说了。

  罗荫国被抓两个月后,朱育英被纪委带走,他到茂名市人大之前曾经在茂名市辖的信宜市任市委书记,他不仅承认了给罗荫国行贿的事实,还主动交代了自己受贿的事实。

  郝俊英:为什么自己还主动交代?

  朱育英:你不主动交代,到时候这个事情有了事儿,你也封不住,我是这样考虑的,是轻松了,我就好像什么人再出事就与我无关了。说不好听的,我现在睡觉好睡一点点了。

  根据判决书的认定,朱育英受贿1300多万,被判处无期徒刑。据朱育英说,这些钱他只是存在那里,一分都没敢花。

  郝俊英:那当时为什么呢?这个钱一分钱不用,但是放在那儿。

  朱育英:不敢用,我是不敢用,不敢用,这个是违法的。

  郝俊英:但是还是在你这儿啊。

  朱育英:自己考虑到退休以后如果没有什么事儿,能拿出来用也拿出来用,在那个时候你叫谁来拿谁也不会来拿。

  郝俊英: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一种状况呢?

  朱育英:这怎么说,这与人的本身素质有关,但是也与当时的体制等各方面的东西都有一定的关系。我干工作40多年了,入监前我毕竟还是一个副厅级干部了,但我拿到的报酬还没到3000块,另外一方面,我们这些人都有这种讲法,“59效应”嘛,人到了将快要退休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职位没有啦,年纪又大了,身体又不行了,不拿一点好像到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度过最后的晚年了。

  谈及受贿的心理历程,每个职务犯都有从最初的战战兢兢视若群长的过程。

  朱育英:开始我们还是守得比较稳的了,因为我们毕竟工作了几十年,谁愿意把这个饭碗打掉,但这个东西一打开这个缺口,反正不收已经收了,收了一点也是犯罪了。

  郝俊英:内心会有煎熬吗?

  朱育英:清楚,我相信每个人都清楚。人那个时候就是说诱惑力太大,退了以后什么都没有了,不说人家,我自己会有这种看法。

  他们都曾经是地方或部门的一把手,一把手要对廉政直接负责,但一面贪腐,一面在公开场合言之凿凿反腐倡廉是他们共同的形象。

  郝俊英:有的时候那些话在我们听来是非常……

  梁必志:好听。

  郝俊英:对。

  梁必志:但是做起来不容易,说这种话的时候一种是自己的责任所在,第二也希望听这些话的人能够有所体会,最少他知道要廉政。我本人做了,又说了,为什么要去做呢,这是一种矛盾下的心理。如果你不说,不理解、你不认识到这是一种责任的时候,可能你的胆子会更大一点,但是每说一次话,每开一次会,最少这个时候你的思想是清醒的。

  郝俊英:但是也可能比如说走出这个会场,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会忘掉。

  梁必志:说全部忘也不可能,但是你不忘肯定也做了,不做就不用进这里了。

  罗荫国在茂名做市委书记四年时间,当时的茂名还一度是廉政建设的典型。

  郝俊英:你们还曾经被作为反腐倡廉的一个典型,因为你那时候也是主官,你自己在做这样一个宣讲的时候,内心有过纠结吗?

  罗荫国:你说一点纠结都没有也不真实,但是那时候老实说我们也确实有时候也出于真心,希望去做一些事情也是有的,并不是说一个人你贪腐了,你一天24小时都是贪腐的,也不是这样。总体来说,无论是从法还是从纪律应该说都不能允许的,但有些东西很复杂,我现在也不想过多地涉及这一类问题。

  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罗荫国不愿多说,在阳江监狱关押了70多名茂名窝案的职务犯,他们都曾经是罗荫国的下属,虽然在监狱不能像社会上那样随便见面聊天,但在上工收工时,不免会碰到过去的部下。

  郝俊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尴尬吗。

  罗荫国:没尴尬。

  郝俊英:是你想到他们也可能会在这里出现?

  罗荫国:对,他们也想到。

  但是我们了解到,监狱本来曾经想给罗荫国调到八分监区,来自茂名的职务犯大多关在那里,罗荫国向监狱提出希望继续留在先的监区。

  郝俊英:会不会还有这样一种心理,就是你的这些部下可能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你被抓起来的,你在心里会有一点点复杂的情绪面对他们?

  罗荫国:没有太多这种情绪,我当时主要是考虑是两条:第一条,因为我分到这个分监区已经劳动改造了一段时间了,我对这种环境已经习惯了,适应了;第二个,因为我年纪毕竟都比他们大,有时有没有,你吃完饭顺手我给你洗个饭碗,这些事也许都会有,但是在监狱这里最好不要搞这个,因为其他犯人看不惯。

  郝俊英:你是刻意避免这种。

  罗荫国:与其让人家将来议论你,还不如躲开。

  如今朱育英和罗荫国同住一个楼,朱育英的监舍在四楼,罗荫国的监舍在二楼,相对来说,他俩是距离最近的前同事。

  郝俊英:你跟罗荫国见面会打招呼吗?

  朱育英:打招呼。

  郝俊英:会怎么称呼呢?

  朱育英:我年纪比他大,我是叫他老罗了,因为他毕竟是我的领导,他叫我也叫老朱。

  郝俊英:偶尔会说起比如说他把你牵进来。

  朱育英:在这里互相之间不聊这个犯罪的问题,都不聊,就聊一些生活的问题,身体的问题,大家保重就这些。

  罗荫国:反正都这个程度了,也就是即来之则安之,保重身体,互道珍重。

  警员:集合。

  每天吃过早饭之后,6点50分左右,服刑人员就要集合准备上工了。因为监狱有9000人,这么多的人要顺次进入生产车间也要花费不短的时间,一般开工的时间会在7点10分左右。

  因为要采访,监狱专门给罗荫国准了假,谈及每天8个小时的劳动改造,罗荫国说,他已经过了最难熬的时候。

  罗荫国:因为过去几十年我们都没有干过什么体力劳动,所以开始的时候好辛苦的,我手都破了好几层皮了。

  罗荫国说,他刚入监的时候正是冬天。

  罗荫国:皮都掉了,好痛,有时冬天甚至钻心地痛,这种感觉特别难受。

  可以想见的心理落差,使得职务犯一直是监狱执法的风险点,他们往往比一般的服刑人员有更多想法,阳江监狱的监狱长林映坤在监狱工作了20几年,他总结了职务犯希望谋求特权的三个方面。

  林映坤(广东省阳江监狱监狱长):第一,在生活起居各方面能够得到关照;第二,是说能不能够不劳动了;第三,是多点奖励多点表现,然后就早点出去。

  其实阳江监狱现在关押的200多名职务犯,之前大多并不在这里关押,他们是去年11月份从全省其他监狱转来的,这是源于去年广东省为防范职务犯特权化开始实施的职务犯集中关押的措施。目前像阳江监狱这样,全省集中关押职务犯的监狱有4家,分别是位于粤东的梅州监狱,粤西的阳江监狱,和粤北的揭阳监狱以及广东省女子监狱。

  郝俊英:大众会比较感兴趣就是说现在采取的是集中关押,是因为过去在分散关押的时候是出现了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吗?

  刘芳(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局长):我们的职务犯文化水平都比较高,阅历比较丰富,这个做人的工作他是有一套的,有时候我们的监狱,包括我们的监狱的干警,在管理方面碰到一种能力不足的问题;另外一个在执法方面他风险也比较大,比如说他社会关系比较多,他的很多一些同事、下属可能也都是在位,给我们监狱的干警打打招呼,在监狱里面关照关照,我们的干警如果是受到诱惑,如果顶不住压力的话,就有可能被他们所利用。

  张海,前健力宝董事长,2005年曾因职务侵占罪与挪用资金罪获刑10年,从大众视野消失很久的他去年再一次成为新闻的热点,是因为他经过两次减刑悄然出狱后,他的两次立功被检方认定是弄虚作假获得的,当事人张海潜至国外,目前依然下落不明。

  与张海案一同曝光的原广东省江门市副市长林崇中案,2009年7月,林崇中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但其亲属贿赂了河源市看守所原所长刘某、原教导员涂某,以及做取保候审鉴定的医院医生和医务科长,先通过医院出据虚假的体检报告,并以林崇中患有高血压等疾病为由,裁定暂于监外执行,林崇中因此没有进入监狱的大门。在广东期间我们得知,林崇中已经被重新收监,就关在梅州监狱,我们希望采访他,争得监狱的许可,我们见到了林崇中。

  郝俊英:我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的,我姓郝,郝俊英,也找您聊一聊,比你的一些生活,你的一些境况。

  林崇中:和警官聊就可以了,反正一谈到这个事情对我都有比较负面的影响。

  林崇中本人最终还是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郝俊英:大家看到了一些过去在媒体当中报道出来的一些个案,大家会认为是过去的管理出了问题。

  刘芳:这个应该是我们管理方面出了一些问题。

  郝俊英:比如说什么样的问题?

  刘芳:比如说职务犯的立功,重大立功方面,有时候他就是打一些擦边球,有些就是通过一些关系制造一些虚假的材料,这样的话就容易出问题。

  广东省决定对职务犯集中关押,和张海、林崇中这样的个案不无关系,但就此,是否能防范职务犯的特权化,让人存疑。

  郝俊英:有人可能也会有疑问,就是把这些职务犯进行集中关押,只是变更了他的关押地点,真的能够防范他们的一些特权化的一些要求吗?

  刘芳:我们这方面也有相关的一些监督的一种制度,尽量地在职务犯的管理方面不会出问题。

  当官员落马被依法审判,社会大众往往拍手称快,认为贪腐得到惩处,但是当一些职务犯在监狱谋求特权的案例被曝光,人们又不得不怀疑这些落马的官员们是否能够在监狱得到真正的惩处,集中关押究竟能够解决这些疑问吗,集中关押后还有什么样的措施来防范特权化的侵扰呢?

  在集中关押之前,阳江监狱首先做的一件事是封掉了会见楼的一个亲情会见室。

  郝俊英:是不是在这个地方就可以面对面的,比如亲属和犯人面对面。

  林映坤:来的各个家属都一起坐,这里就是我们以前所说的特殊会见。

  会见,是待在高墙之内的服刑人员们最向往的事,能看到亲人的脸庞,能听到亲人的安慰,是一个服刑人员一个月才会有的机会。但是按照要求,服刑人员和亲属的会见通常都只能隔着细密的钢丝网,通过电话来完成。二楼的这个亲情会见室原本规定只有宽管级的服刑人员,也就是服刑时间较长、表现较好,且达到一定条件的服刑人员才可以使用的,但实际执行中却并非如此。

  林映坤:这里就被监狱称为比较特殊的地方了,就是说只要有家属有关系有什么,就基本上都批准到这里来会见了。

  考虑到即将集中的大批职务犯可能带来的说情大潮,监狱决定把焊死,职务犯转到这里后,希望到这里会见的求情依然不少。

  林映坤:他们不知道我们封掉了,刚开始还是有通过亲属朋友来给我们打招呼。

  一个职务犯的家属甚至直接给林映坤发短信,这天恰逢这位家属来探视,我们见到了他。

  服刑人员家属:不理解的就是说毕竟不是抢劫杀人,当初是不理解的,就觉得可不可以分类,比如重型犯比如什么犯就要这样做,稍微轻一点的就可以轻松一点,或者是铁丝网疏一点,还是怎么样一点。

  这样看来,职务犯们集中关押会遏制特权的产生吗?他们在监狱过着怎样的生活呢?我们继续在阳江监狱的观察。

  职务犯集中关押的六监区并不是条件最好监区,每个监舍大概20平米,摆放着6到7张上下床,住着12或者14个人。

  朱育英告诉我们,他刚来时还要爬上铺。

  上午11点钟我们来到了罗荫国和朱育英所在的彩灯生产车间,他们正和其他服刑人员一样在劳动,今天这个车间统一做的是往小灯泡里装灯丝。

  郝俊英:这个会有技巧吗?

  罗荫国:还是有一定的技巧的,要注意比如说扒开的时候稍微有一点距离,不要很近。

  郝俊英:一下。

  罗荫国:一下插进去成功率比较高,如果你没有扒开一点点,一弄,弄一边去了,一边就不合格的。

  郝俊英:这个比如说会有什么危险吗?如果操作不当。

  罗荫国:如果操作不当,这个铜丝就可以扎进你的手里面,我被扎过。

  如今罗荫国对这些活儿已经熟练了。

  罗荫国:咬住牙,咬住牙走过来,(开始的时候)大概一天做一千多,一千多后来到两千多三千,后来到四千。

  今天罗荫国的任务量是三包,一包是一千个小灯泡。

  郝俊英:我现在看大概有一半的任务了吧,到现在为止。

  罗荫国:有了,这一包还剩下这一点。

  郝俊英:等于再有一包的任务。

  罗荫国:再有一包。

  郝俊英:你完成起来会有难度吗?

  罗荫国:那还是要努力一点。

  郝俊英:努力一点。

  这样的活是这些职务犯入狱之前没有干过的,最初朱育英为了完成任务甚至不上厕所来节省时间。监狱根据每个人的年龄、身体状况、病残分级,将服刑人员的劳动岗位分为三类七等,因为朱育英的年龄更大些,加上身体疾病的原因,他的任务量是两包。

  郝俊英:你是花眼还是怎么样?

  朱育英:老花,还可以,戴眼镜可以。

  一周六天劳动,不管是职务犯,还是一般的服刑人员,每天都要为完成任务努力。

  朱育英:因为分配的任务一定要完成,不完成没有嘉奖。

  郝俊英:你还是要想每个月都获得嘉奖。

  朱育英:那肯定,反正在这里改造目的就是有成绩,没有成绩没有嘉奖。

  就在车间的服刑人员还在紧张的劳动时,食堂的专项岗位的服刑人员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郝俊英:这个监狱9000人的伙食都是从这出去的吗?

  恭文澜:对,全是我们监狱只有这一个伙(房)全是从这里出来。

  郝俊英:比如说像集中了职务犯的六监区,也是从这做吗?

  恭文澜:对,全部在这里出来的。

  郝俊英:那它跟其他监区的饭有没有什么不同?

  恭文澜:全部都是一样,一个标准。

  郝俊英:能看看今天的饭是什么吗?

  恭文澜:可以,没问题,这是米饭,

  郝俊英:米饭。

  恭文澜:对,今天就是胡萝卜烧鸭,他们一天每餐都有两个菜,还有一个。

  郝俊英:这是什么?

  恭文澜:这是丝瓜,对。

  郝俊英:这个其它的监区的犯人也是这样伙食吗?

  恭文澜:对。

  11点40分开始,各车间的服刑人员开始收工了。和上工一样,9000人也要顺次收工。等回到监区,差不多要到12点钟。

  饭菜已经由各监区的专职岗位的服刑人员领到各监区,每个监室值班的服刑人员要统一下楼领饭,因为每个监舍都是十几个人。出于卫生的考虑,监狱要求服刑人员在院子里吃饭。但因为广东夏季天气酷热难耐,午饭被允许在监舍吃。

  今天,朱育英的监室正好他轮值。

  郝俊英:会觉得吃力吗?

  朱育英(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茂名市人大主任):有点吃力。

  郝俊英:是因为年龄的问题?

  朱育英:嗯,年龄问题。

  郝俊英:你自己也从来没有因为这个或者说身体不好,然后跟监狱提出一些要求?

  朱育英:我没有,反正在里面大家都是犯人,没有什么你是领导(的说法)。提饭的时候,那些人也是很乐意地跟你递个手,但你总不干也不行,你总不干,人家看到你好像你想特殊。所以我都没有这个考虑。我就是,我来这里两年了,就写了一个报告,就是那个饼干的问题。

  朱育英说,他患有严重的糖尿病,餐前血糖一度达到过17。监狱的早餐是馒头和粥,出于对血糖的担心,他不敢多吃。但上工之后,坚持不到中午,就会饿得发抖。

  朱育英:监区的领导也是很关心我,他看到这个问题以后,他就叫我写报告,后来特批给我带一点饼干。这个是我的特殊,我没有在其它任何地方,我没有什么特殊。

  饭后,他还要负责把饭桶和监室打扫干净。

  下午上工的集合时间会在1点50分左右,因此中饭后,服刑人员还有大概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虽然这个特大监狱关押了将近万人,但我们的镜头里收录的往往是一片静寂。

  可是,每一个服刑人员都是活生生的的人,尤其是这些落马的官员,还都有各种社会关系。虽然吃、住看起来和别的服刑人员没什么两样,但获得自由是包括这些职务犯在内的所有服刑人员最盼望的事。

  张海这样的个案如何避免?职务犯集中关押会不会爆发集中特权的寻租?看似静寂的监狱,是否真的平静呢?

  张海案被曝光后,他伪造“立功”的过程被还原,他的两次减刑都是狱内外相勾结。一次是贿赂看守所长,获得犯罪线索检举立功;另一次,是购买发明专利,谎报立功。这中间除了利益输送,另外的一个因素,就是利用老乡的关系。

  广东省对职务犯集中关押后,阳江监狱关押的是粤西片区的职务罪犯。这些职务犯被集中的六监区警察都经过了层层选拔,综合素质突出。同时,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乡情的干扰,六监区的警察的籍贯都经过了审查,所有警察的籍贯都不能来自粤西片区。

  郝俊英:有可能比如说其它监区的民警要到这来,比如说找哪个罪犯?

  温锦环(广东省阳江监狱第六监区副监区长):不行,就是我们本监区内其它分监区的干警,想找这些人谈话都不行,都要报告领导。如果其它监区的人来那更严格,还要请示监狱。

  今年,一个警察因为给服刑人员私带物品,被监狱开除。这么严厉的处罚,是从未有过的。

  郝俊英:大众最关注的就是在于减刑、假释,包括保外这方面,有没有可能监区的这些管教警察,会和罪犯串通起来来做某些事情?现在怎么来防范?

  林映坤(广东省阳江监狱监狱长):就是我们做的公开。

  解说:为了防范监狱警察的腐败,阳江监狱狱务公开要向三个方向延伸。第一个就是从公开执法结果到公开执法过程。

  在每个监区的一楼都有一个狱务公开栏,公布了服刑人员在监狱改造的所有信息。包括新一周的劳务学习成绩,获得嘉奖的理由等等,甚至包括每个人零用钱的支出去向。因为按照监狱规定,服刑人员每个月用于购物的钱是有限额的。

  我们在表中看到,罗荫国用于购物的钱没有超过500个限定标准。

  郝俊英:你除了看看你自己,还看看别人吗?

  罗荫国(职务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茂名市委书记):一般同我们一个房间的,我们一般都会看一下。

  郝俊英:大家最关心的就是这个嘉奖的情况吗?

  罗荫国:应该说第一关心的还是嘉奖,因为嘉奖直接牵涉到他将来的减刑。比如说我现在我已经拿到一个表扬了,我去年12月份拿到了一个嘉奖,它有6个嘉奖就有一个表扬。

  按照规定,服刑人员连续获得6个嘉奖,将会获得一个表扬。获得3个表扬,就得到一个积极分子。这些都会成为服刑人员申请减刑的条件。

  那如何获得嘉奖?怎么得到表扬?是如何操作的呢?

  罗捷(广东省阳江监狱矫正与刑务办公室副主任):这个记功它是根据他一年内,他的劳动生产表现,或者是学习的表现,来去衡量他是否可以记功。

  郝俊英:那这是一个很虚的指标吗?

  罗捷:不虚。

  郝俊英:不虚?

  罗捷:劳动改造的表现他必须要完成定额任务超过30%以上。

  解说:为了防止立功的被滥用,针对过去在这方面出现的漏洞,去年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对这些记功条件都进行了修改。

  郝俊英:现在是不是把写稿这样的都不算作记功?

  罗捷:不算了,从去年开始这个就不能算。现在基本上就是框定在劳动改造这一方面。

  那么劳动改造有无暗箱操作的空间呢?让我们重新回到车间。

  郝俊英:有没有可能比如说你跟他关系比较好,然后你给他多记两包?

  雷爱发(广东省阳江监狱第六监区副监区长):就是为了杜绝这种情况发生,我们每个服刑人员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工卡。工卡这里它会显示他当天的这个级别还有任务,他实际做了多少包,这个就折合他的每天产能分数。

  郝俊英:那这个是自己填写吗?

  雷爱发:上面这边是有组长来填写,实际交货是由他们也是有收货的,我们有收货的人。

  监区警察告诉我们,他们还将相邻的服刑人员3到5个人设立为一个护监组,相互监督。最后的统计分数,车间的每个警察都要签名,分监区领导还要进行抽查。

  雷爱发:具体他要去看,如果有疑虑的,这个犯人明显他没有这么高的劳动能力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货?这个可能就会发现出现的问题。

  郝俊英:也可能不做非常突出的这种改动,比如说他做两包,然后写三包,或者说写四包。

  雷爱发:发货这里有发货登记,收货有收货登记。今天拿了500包,你不可能交出510包出来了。肯定是有一些数的。

  解说:每天收工时,每个服刑人员的劳动分数都会在车间公示。

  雷爱发:他当天有异议,他当天就会报给我们的专管警察,没异议的话,他到月底核对时候他就签名确认,然后我们单位给他统一来统计。

  郝俊英:这样一个记录还会要做保留吗?

  雷爱发:像这种的要留到甚至可能十年二十年,都要留下来的,要备查的。

  解说:这些职务犯集中关押以来,其他的服刑人员是怎么看的呢?我们也和其他的服刑人员聊了聊。

  他叫陈永全,因贩毒于2011年入狱。

  陈永全(服刑人员):开头有点担心,来了都有半年了,跟看见的一样的。成绩都公布,都公开。

  陈永全说,他本来以为这些服务犯来了之后,监狱的管理会松一些。

  陈永全:他们都是处级、厅级,肯定就会有点优惠,其实没有这回事,真没有,更加严。

  郝俊英:但是有没有想过也可能,大家能看到这些是这样写的,暗地里有些人获得了一个表扬、嘉奖这样的。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陈永全:这个做不了。

  郝俊英:做不了?

  陈永全:做不了。

  郝俊英:你为什么能做这样肯定的判断?

  陈永全:很多人签名,一个嘉奖,带班警官,还有车间主任,还有分监区长。作假,你牵连到很多人,而且现在不是手写的,都电脑。人家上网一看,改了,现在基本上这个可以杜绝。

  曾经希望亲属在监狱得到优待的(高利),通过与监狱民警的几次交道,尤其是参加了监狱的开放日之后,改变了之前的想法。

  郝俊英:你去里面,看到的跟你想象的不同吗?

  服刑人员家属:跟我想象的确实是不一样,很整齐,我觉得比较欣慰的是看到走廊上还有很多书架。这些人大概的素质都差不多,然后也规范管理。

  郝俊英:一开始你们可能对这种会见都会很不理解,会不会想通过什么样的关系让他早一点出去?

  服刑人员家属:我们就是说就这样子进去,再去怎么通过关系,去找人什么的,都是心不安的。觉得就让他好好的,按部就班地去做,弄虚作假什么的,绝对不可以。我们坚决就是说一定要按正常,然后尽早地回来。

  张海、林崇中等案例曝光后,今年年初,中央政法委出台了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在于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等指导意见。

  对职务犯、金融犯罪以及黑社会性质的服刑人员的减刑、假释、保外就医作出了归为严格的规定。

  比如,三类人的减刑间隔期增长,减刑时间缩短等等。目的就在于防止有钱、有权人以特权赎身。

  广东省监狱管理局一方面对这三类人群的减刑、假释、保外就医严格审核,另外一方面也根据文件的规定,对已经保外的服刑人员又重新收监了一批。同时,也着手总结集中关押以来的得失。

  郝俊英:您个人会怎么来评价这段时间的状况?

  刘芳(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局长):我觉得这个集中关押利大于弊,这个集中关押对提高职务犯的监管的水平,还有规避执法方面的风险,我觉得作用是比较大的。我们今年六月份召开一个罪犯集中关押方面的工作的一个交流会,有哪些比较好的一种做法进行交流,碰到哪些问题我们该如何来解决。我相信下一步我们在集中职务犯集中关押管理方面,会更加规范。

  在阳江监狱深化狱务公开的基础上,目前广东省监狱管理局部正在揭阳监狱试点,将所有服刑人员除隐私之外的信息都通过互联网公开,届时社会大众可以查到某个服刑人员劳动改造和获得奖励的情况。管理部门希望用阳光下的狱务管理,遏止腐败。

  刘芳:我们现在是以公开作为原则,以不公开作为一个例外。那我们公开之后,接受社会监督之后,这方面我们经得起这种考验,经得起这种监督和检查。

  此外,一款可以倒查案件的软件也已试点成功,即将对全省的26个监狱三年来的减刑假释的案子进行倒查。今后,这个软件也将用于日常的狱务管理。

  刘芳:它是自动生成的,如果你篡改里面的原始数据的话,它是留有痕迹的,它会报警的。其实这个也是我们以案治本的一项措施。就是张海案出来之后,我们做了很多工作,我们尽量地把这种坏事变成好事。

  一晃,罗荫国已经在阳江监狱度过了七、八个月的时间。这期间,他戒了烟,把可购物的大部分钱都花在了买书上。

  郝俊英:这是近期看的书吗?

  罗荫国:近期看的书,对。近期看,我看一本《品国学》,《品国学》我还没看完。这一本是季羡林。

  郝俊英:我听说你们比较喜欢看一些国学这样的一些书,为什么?

  罗荫国:过去没什么时间去研究它,品尝它。

  郝俊英:是会跟个人的这种处境有关系吗?

  罗荫国:也有。

  郝俊英:我看你还做了很多笔记是吧?

  罗荫国:是。

  郝俊英:这个是季羡林的随想录《不完满的人生》。

  罗荫国:对,不完满才是人生。

  解说:每个周日,服刑人员休息,监狱开设了各种兴趣班。罗荫国是书法班的成员,这个班的成员大多是职务犯。

  警员:你换一个,也可以用这个(走之),但是你一定要变,还有大和瘦和短,你变化之后就没这么呆板。

  郝俊英:你这写的什么呀?志士不饮盗泉之水。

  姚志方: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郝俊英:你写的这个也是说对自己的一个告诫,有点晚吗?

  姚志方(职位犯罪服刑人员,曾任广东省茂名石化股份公司董事长):确实晚了,但是亡羊补牢,改造好,重新做人,还是自己一个安慰,一个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