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第一代女魔术师:52年前我把秘密告诉毛主席

2014-9-26 12:23:10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张嘉欐

原标题: 第一代女魔术师:"52年前我把秘密告诉毛主席"

  7月22日晚,兰心大剧院。刘明亚身着古服,娴熟手彩变幻,一会儿变出扑克,一会儿变出鸡蛋,一会儿变出鸽子……和着京剧的音乐,刘明亚挥舞旌旗,最后,一个漂亮动作,笼中鸽子不见,全部现身旗杆。台下,掌声热烈。

  这个节目,正是刘明亚在本届世界魔术大会的参赛作品———《国韵魔幻》。

  “魔术三大发源地之一的中国,至少在2000多年前就有魔术表演,汉武帝百戏盛会即有传统魔术《鱼龙蔓延》,明清出现著名的《九连环》等,清末民初还出现了郎德山这样扬名西方的魔术大师。”中国魔术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沪上著名魔术师周良铁介绍,“新中国成立后,张慧冲的巨型魔术表演在上海龙门大剧场连演18个月,连换3期节目,每期节目魔术多达一百套,一次演完,场场客满。不夸张地说,上海是魔术师成名的大舞台。”

  新中国第一代女魔术师邓凤鸣记得:“上世纪60年代初,我们上海魔术团在大世界一天演两场,几百个座位挤得满满当当,很多人站着看。还有不少是一家老小从外地赶来,带了饭盒,边吃边看边叫好。”

  曾为三代领导人表演过魔术的她回忆:“大约1957年,毛主席来上海时开了个茶话会。我表演3个魔术,其中一个叫‘缩手自由’,就是铁丝绑住我的两个大拇指,不松开铁丝,手在铁棒间穿梭。演完后主席秘书过来说:‘主席很好奇你这个节目,想请你过去一下,问问你是怎么变的。’虽然我这绝活连爱人也不知道,但敬爱的毛主席问了,有什么理由保密呢?毛主席知道奥妙后鼓励我说:‘小鬼,好好演。’这话一直激励着我。”

  直到今天,76岁的她依然希望“有生之年将技艺传给真正爱魔术的人”,正拟筹建一个魔术培训机构。

  对魔术的爱与记忆,又岂止表演者,又岂止这老人。

  “一桌菜”变成“一盘菜”,症结在哪

  今年春晚后刘谦带来一阵魔术旋风。然而,我们的魔术演出市场似乎还是不乐观。颇有魔术渊源的上海,目前专职魔术师并不多。上海杂技团是6名,上海魔术团对外也称新上海马戏团,只有一两名。同样尴尬的是魔术节目,曾经的魔术专场变成了如今杂技专场中的一个节目,用周良铁的话说是“一桌菜”变成了“一盘菜”。

  记者在兰心大剧院看《国韵魔幻》节目,就是大型杂技表演《浦江情》中唯一的魔术节目。第二天,《国韵魔幻》又将在一场马戏节目中穿插演出。于是,刘明亚与师傅带着沉重的魔术器材辗转于各大演出现场,成了常事。上海魔术团团长曹刚也介绍,目前该团每天在白玉兰剧场演出《海派杂技与魔术》,总共十一二个节目,魔术只占1个。

  究其原因,业内人士感叹:“还是缺少市场,缺少欣赏魔术的观众。”曹刚透露,目前上海的魔术杂技多半是外国人在看,票务基本和旅行团挂钩。如果不是遇上节假日或重大活动,上座率不足50%。

  然而,人们真的不爱看魔术吗?

  记者做了一个小调查,20个受访人100%表示喜欢看,但“会不会花上百元看一场魔术”,70%“要看魔术质量如何”。

  世界魔术大会组委会秘书长林建表示:“中国魔术总体创新能力弱,而且一个节目火了,大家都来跟风。”周良铁表示认同:“两极分化。一方面,中国高等级魔术表演,尤其一些手法类魔术,不少绝招完全可与国际魔术大师媲美。另一方面,普及远不及国外,玩魔术的人数也远远少于国外。中国的魔术教育还基本限于老师带徒弟,办魔术培训班的道具成本高昂,学费一般较高。”上海戏剧学院继续教育学院今年4月到6月开办过一期“魔术表演”培训班,学费2500元。授课老师蒋伟介绍,全班共9人,小到三年级学生,大到70岁老人。一期之后没能继续。

  除了内容上的创新,还有表演上的互动。“中国魔术与观众距离太远,但魔术是需要与观众交流的一种表演。”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刘谦为什么能火?”刘明亚分析,“因为他的近景魔术非常注意与观众互动,所用的道具是最普通的日常生活用品,如扑克、钱币、戒指等,更通俗流行,几乎在观众眼皮底下表演,这种互动会让观众耳目一新。而中国传统魔术仍以舞台魔术为主,如空手变花、人体悬空。”

  如果说“内容生产要创新”已渐成共识,那么“产业环境”呢?

  魔术产业链都需建设、完善和创新

  数月“火拼”后,多家卫视将暂停魔术节目。而经此番“红火”,更多人将目光聚焦到魔术的产业链构建。

  “在西方,魔术产业链已成熟并形成多元化格局。舞台,如美国拉斯维加斯的魔术天天演,每晚世界级魔术师聚集,这是绝佳练兵交流场。投入,它最著名的“白老虎秀”是世界最贵魔术晚会,成本6000万美元,而中国20万元做一个节目就惊人了。人力,像著名魔术师大卫每年创作一个节目,然后就专门有团队在衍生运作。”周良铁介绍。

  刘谦的背后就有一个专业团队,包括经纪人、舞台总监、道具总监、道具师,还有来自日本的化妆师、发型师和服装师各两名,很多东京的流行元素,能第一时间在他身上看到。“再加上刘谦的魔术功底不错,又有多年的积累和打造,春晚只是那最后一度加温,让他‘沸腾’了。”周良铁认为,创意的关键是人,刘谦热引发不少大学生关注甚至投身魔术,将大大提高这个行业向现代创意产业转型的核心能力。

  新生代魔术师邱庆中,大学毕业后自己选择成为专职魔术师,近来常被邀去复旦等高校魔术社团演出教学。他还开了一家魔术商店、一家魔术俱乐部和文化艺术传播公司。因为他认为魔术产业的发展依赖于社会市场化的成熟,从人才培养到团体配合,从创新研发到推广合作,整条产业链都需要建设和完善。

  相比纽约、东京、伦敦等城市的魔术专卖店充斥大街小巷,我们的魔术市场显然远未成熟,但潜力巨大。麦吉柯魔术主题馆目前在沪有5家店,以魔术教学为主。徐家汇美罗城店店长介绍,尽管初级课程学费也要2000元,教授15-20个魔术,但“全上海会员3万多,小至4岁,老至90岁,未来魔术道具在中国的市场潜力是数百亿元。”

  “我把下半生赌在中国的魔术业上,中国会成为亚洲甚至全世界魔术的龙头。”世界魔术大会中国台湾区代表王凯富说:“魔术像高尔夫,随经济而发展。十年前,看魔术得去杂技团,现在看的渠道多,学的渠道宽,发展很快,以至出现产业化断层。”作为“台湾魔术发展协会”创办人,他酝酿在上海创办一个相关协会。同样,以“古彩戏法”为看家本领的上海民间魔术师潘旭川,近期也酝酿开办一家集魔术学校、魔术训练基地、魔术商店及魔术演出场所于一体的魔术机构……

  “魔术可算创意产业一部分。”同济大学创新思维研究中心主任王健说,“创意产业以创新为核心,一头连接创意源头,一头连接市场终端。我认为目前国内魔术产业链不完善,主要是人们对魔术的认识还大多停留在淫巧技艺上,应把魔术看作文化产业一部分,并顺应社会需求、激发要素响应,如政策法规的支持,如更多的魔术创新者、魔术经纪人、魔术商人等,另外渗透领域极广的魔术其实也可作为人际交往润滑剂。总之,要促使资源配置的良性循环在魔术这个创意产业领域出现。”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第一代女魔术师:52年前我把秘密告诉毛主席

2014年9月26日 12:23 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 第一代女魔术师:"52年前我把秘密告诉毛主席"

  7月22日晚,兰心大剧院。刘明亚身着古服,娴熟手彩变幻,一会儿变出扑克,一会儿变出鸡蛋,一会儿变出鸽子……和着京剧的音乐,刘明亚挥舞旌旗,最后,一个漂亮动作,笼中鸽子不见,全部现身旗杆。台下,掌声热烈。

  这个节目,正是刘明亚在本届世界魔术大会的参赛作品———《国韵魔幻》。

  “魔术三大发源地之一的中国,至少在2000多年前就有魔术表演,汉武帝百戏盛会即有传统魔术《鱼龙蔓延》,明清出现著名的《九连环》等,清末民初还出现了郎德山这样扬名西方的魔术大师。”中国魔术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沪上著名魔术师周良铁介绍,“新中国成立后,张慧冲的巨型魔术表演在上海龙门大剧场连演18个月,连换3期节目,每期节目魔术多达一百套,一次演完,场场客满。不夸张地说,上海是魔术师成名的大舞台。”

  新中国第一代女魔术师邓凤鸣记得:“上世纪60年代初,我们上海魔术团在大世界一天演两场,几百个座位挤得满满当当,很多人站着看。还有不少是一家老小从外地赶来,带了饭盒,边吃边看边叫好。”

  曾为三代领导人表演过魔术的她回忆:“大约1957年,毛主席来上海时开了个茶话会。我表演3个魔术,其中一个叫‘缩手自由’,就是铁丝绑住我的两个大拇指,不松开铁丝,手在铁棒间穿梭。演完后主席秘书过来说:‘主席很好奇你这个节目,想请你过去一下,问问你是怎么变的。’虽然我这绝活连爱人也不知道,但敬爱的毛主席问了,有什么理由保密呢?毛主席知道奥妙后鼓励我说:‘小鬼,好好演。’这话一直激励着我。”

  直到今天,76岁的她依然希望“有生之年将技艺传给真正爱魔术的人”,正拟筹建一个魔术培训机构。

  对魔术的爱与记忆,又岂止表演者,又岂止这老人。

  “一桌菜”变成“一盘菜”,症结在哪

  今年春晚后刘谦带来一阵魔术旋风。然而,我们的魔术演出市场似乎还是不乐观。颇有魔术渊源的上海,目前专职魔术师并不多。上海杂技团是6名,上海魔术团对外也称新上海马戏团,只有一两名。同样尴尬的是魔术节目,曾经的魔术专场变成了如今杂技专场中的一个节目,用周良铁的话说是“一桌菜”变成了“一盘菜”。

  记者在兰心大剧院看《国韵魔幻》节目,就是大型杂技表演《浦江情》中唯一的魔术节目。第二天,《国韵魔幻》又将在一场马戏节目中穿插演出。于是,刘明亚与师傅带着沉重的魔术器材辗转于各大演出现场,成了常事。上海魔术团团长曹刚也介绍,目前该团每天在白玉兰剧场演出《海派杂技与魔术》,总共十一二个节目,魔术只占1个。

  究其原因,业内人士感叹:“还是缺少市场,缺少欣赏魔术的观众。”曹刚透露,目前上海的魔术杂技多半是外国人在看,票务基本和旅行团挂钩。如果不是遇上节假日或重大活动,上座率不足50%。

  然而,人们真的不爱看魔术吗?

  记者做了一个小调查,20个受访人100%表示喜欢看,但“会不会花上百元看一场魔术”,70%“要看魔术质量如何”。

  世界魔术大会组委会秘书长林建表示:“中国魔术总体创新能力弱,而且一个节目火了,大家都来跟风。”周良铁表示认同:“两极分化。一方面,中国高等级魔术表演,尤其一些手法类魔术,不少绝招完全可与国际魔术大师媲美。另一方面,普及远不及国外,玩魔术的人数也远远少于国外。中国的魔术教育还基本限于老师带徒弟,办魔术培训班的道具成本高昂,学费一般较高。”上海戏剧学院继续教育学院今年4月到6月开办过一期“魔术表演”培训班,学费2500元。授课老师蒋伟介绍,全班共9人,小到三年级学生,大到70岁老人。一期之后没能继续。

  除了内容上的创新,还有表演上的互动。“中国魔术与观众距离太远,但魔术是需要与观众交流的一种表演。”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刘谦为什么能火?”刘明亚分析,“因为他的近景魔术非常注意与观众互动,所用的道具是最普通的日常生活用品,如扑克、钱币、戒指等,更通俗流行,几乎在观众眼皮底下表演,这种互动会让观众耳目一新。而中国传统魔术仍以舞台魔术为主,如空手变花、人体悬空。”

  如果说“内容生产要创新”已渐成共识,那么“产业环境”呢?

  魔术产业链都需建设、完善和创新

  数月“火拼”后,多家卫视将暂停魔术节目。而经此番“红火”,更多人将目光聚焦到魔术的产业链构建。

  “在西方,魔术产业链已成熟并形成多元化格局。舞台,如美国拉斯维加斯的魔术天天演,每晚世界级魔术师聚集,这是绝佳练兵交流场。投入,它最著名的“白老虎秀”是世界最贵魔术晚会,成本6000万美元,而中国20万元做一个节目就惊人了。人力,像著名魔术师大卫每年创作一个节目,然后就专门有团队在衍生运作。”周良铁介绍。

  刘谦的背后就有一个专业团队,包括经纪人、舞台总监、道具总监、道具师,还有来自日本的化妆师、发型师和服装师各两名,很多东京的流行元素,能第一时间在他身上看到。“再加上刘谦的魔术功底不错,又有多年的积累和打造,春晚只是那最后一度加温,让他‘沸腾’了。”周良铁认为,创意的关键是人,刘谦热引发不少大学生关注甚至投身魔术,将大大提高这个行业向现代创意产业转型的核心能力。

  新生代魔术师邱庆中,大学毕业后自己选择成为专职魔术师,近来常被邀去复旦等高校魔术社团演出教学。他还开了一家魔术商店、一家魔术俱乐部和文化艺术传播公司。因为他认为魔术产业的发展依赖于社会市场化的成熟,从人才培养到团体配合,从创新研发到推广合作,整条产业链都需要建设和完善。

  相比纽约、东京、伦敦等城市的魔术专卖店充斥大街小巷,我们的魔术市场显然远未成熟,但潜力巨大。麦吉柯魔术主题馆目前在沪有5家店,以魔术教学为主。徐家汇美罗城店店长介绍,尽管初级课程学费也要2000元,教授15-20个魔术,但“全上海会员3万多,小至4岁,老至90岁,未来魔术道具在中国的市场潜力是数百亿元。”

  “我把下半生赌在中国的魔术业上,中国会成为亚洲甚至全世界魔术的龙头。”世界魔术大会中国台湾区代表王凯富说:“魔术像高尔夫,随经济而发展。十年前,看魔术得去杂技团,现在看的渠道多,学的渠道宽,发展很快,以至出现产业化断层。”作为“台湾魔术发展协会”创办人,他酝酿在上海创办一个相关协会。同样,以“古彩戏法”为看家本领的上海民间魔术师潘旭川,近期也酝酿开办一家集魔术学校、魔术训练基地、魔术商店及魔术演出场所于一体的魔术机构……

  “魔术可算创意产业一部分。”同济大学创新思维研究中心主任王健说,“创意产业以创新为核心,一头连接创意源头,一头连接市场终端。我认为目前国内魔术产业链不完善,主要是人们对魔术的认识还大多停留在淫巧技艺上,应把魔术看作文化产业一部分,并顺应社会需求、激发要素响应,如政策法规的支持,如更多的魔术创新者、魔术经纪人、魔术商人等,另外渗透领域极广的魔术其实也可作为人际交往润滑剂。总之,要促使资源配置的良性循环在魔术这个创意产业领域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