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汽车人的中国梦实现了么?

2014-9-26 15:42:08

来源:新华网 作者:南辰 选稿:周巧

原标题: 汽车人的中国梦实现了么?

  1953年7月15日,一汽奠基拉开了中国汽车工业的成长之路。60年过去,耳顺之年的中国汽车工业摆脱了弱小散乱的历史,拥有了全球第一大新车市场的桂冠。然而,站在这个历史节点回首审视,虽然很多中国人在汽车市场井喷的过程中圆了自己的汽车梦,但那些老一辈汽车人耗尽毕生心血追求的让中国汽车工业真正强起来的梦想仍未实现。

  与60年前相比,中国汽车工业今天的规模令世界瞩目。据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汽车产销量均突破1000万辆。而资料显示,1949年至1977年,我国累计生产汽车仅125.25万辆。然而规模大并不意味着体质强。在依靠合资模式取得快速发展的同时,自主品牌相对偏弱、核心零部件和知识产权掌握缺失、新能源汽车发展尚未取得大规模突破等问题凸显出来。

  最重要的是,在经过近十几年汽车爆发式增长后,各方都意识到,我们拥有的市场空间并不是绝对无限的,而是受到土地、能源、环境等可持续发展因素制约的。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实现了自己的轿车梦的时候,限购、限行、堵车、雾霾等“噩梦”也接踵而至。自主品牌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生存空间受到重重挤压。

  记者很难忘记,10年前,作为中国汽车工业50周年纪念的系列活动之一,一汽轿车新基地奠基。在活动现场,一汽老厂长耿昭杰当时激动地说了一番话:“我看还差得远。”

  “我是带着一个心愿来这里的。我在一汽干了几十年红旗车,红旗轿车是民族品牌,民族品牌是最难干的,我们干了几十年,应该说打下了一些基础,但是还是没有干成。我就是带着这样一种心愿到这里参加奠基,希望他们继续把这个事业干下去。”

  “我把一汽轿车称为双轨制。一条轨是我们和国外合资,引进国外技术,生产国外品牌,就像一汽大众公司生产的大众品牌、奥迪品牌;另外一条轨呢,就是要开拓生产拥有自主品牌的轿车。这条轨我们已经干了几十年,从1957年一直干到现在。但是这条轨我们现在的差距很大。我为什么特意赶来参加这个会呢?就是希望能把民族品牌轿车干下去,再困难也要干下去!”耿昭杰说。

  “我有两个梦想,一个是一汽换型改造,这个梦想基本实现了。另一个是轿车梦,这个梦只实现了一半。我们引进了很多国外知名品牌,与大众合资,引进马自达的技术,都干得很成功,但这只成功了一部分,在民族品牌方面如果也干好的话,那我的轿车梦就算圆了。这是下一个50年的事了。”耿昭杰当时动情地说。

  更难忘一汽的奠基人饶斌老厂长那番至今仍激动着中国汽车人心潮的话:“第一次创业,我领着大家干;第二次创业,我帮着大家干;第三次创业,我老了,干不动了,但我愿意变成一座桥,让一汽的轿车从我的身上开过去。”

  记者认为,饶斌、耿昭杰这些老一辈汽车人的梦想从未因为各种环境的恶劣而动摇过。然而在合资模式成为主导的浮华和大干快上的氛围中,在汽车产销规模不断创新高的今天,我们有必要重温他们的梦想,不偏离他们的梦想。因为这个跨越60年的梦想真的还未实现,真的值得一代代中国汽车人用尽毕生心血去追求。

  当长安街上,国宾车队里的红旗轿车疾速从“万国品牌”汽车汇聚成的车流边行驶而过的时候,当红旗开始进入领导干部用车序列的时候,我们可以感受到,饶斌、耿昭杰们的梦想离现实真的越来越近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汽车人的中国梦实现了么?

2014年9月26日 15:42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 汽车人的中国梦实现了么?

  1953年7月15日,一汽奠基拉开了中国汽车工业的成长之路。60年过去,耳顺之年的中国汽车工业摆脱了弱小散乱的历史,拥有了全球第一大新车市场的桂冠。然而,站在这个历史节点回首审视,虽然很多中国人在汽车市场井喷的过程中圆了自己的汽车梦,但那些老一辈汽车人耗尽毕生心血追求的让中国汽车工业真正强起来的梦想仍未实现。

  与60年前相比,中国汽车工业今天的规模令世界瞩目。据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汽车产销量均突破1000万辆。而资料显示,1949年至1977年,我国累计生产汽车仅125.25万辆。然而规模大并不意味着体质强。在依靠合资模式取得快速发展的同时,自主品牌相对偏弱、核心零部件和知识产权掌握缺失、新能源汽车发展尚未取得大规模突破等问题凸显出来。

  最重要的是,在经过近十几年汽车爆发式增长后,各方都意识到,我们拥有的市场空间并不是绝对无限的,而是受到土地、能源、环境等可持续发展因素制约的。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实现了自己的轿车梦的时候,限购、限行、堵车、雾霾等“噩梦”也接踵而至。自主品牌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生存空间受到重重挤压。

  记者很难忘记,10年前,作为中国汽车工业50周年纪念的系列活动之一,一汽轿车新基地奠基。在活动现场,一汽老厂长耿昭杰当时激动地说了一番话:“我看还差得远。”

  “我是带着一个心愿来这里的。我在一汽干了几十年红旗车,红旗轿车是民族品牌,民族品牌是最难干的,我们干了几十年,应该说打下了一些基础,但是还是没有干成。我就是带着这样一种心愿到这里参加奠基,希望他们继续把这个事业干下去。”

  “我把一汽轿车称为双轨制。一条轨是我们和国外合资,引进国外技术,生产国外品牌,就像一汽大众公司生产的大众品牌、奥迪品牌;另外一条轨呢,就是要开拓生产拥有自主品牌的轿车。这条轨我们已经干了几十年,从1957年一直干到现在。但是这条轨我们现在的差距很大。我为什么特意赶来参加这个会呢?就是希望能把民族品牌轿车干下去,再困难也要干下去!”耿昭杰说。

  “我有两个梦想,一个是一汽换型改造,这个梦想基本实现了。另一个是轿车梦,这个梦只实现了一半。我们引进了很多国外知名品牌,与大众合资,引进马自达的技术,都干得很成功,但这只成功了一部分,在民族品牌方面如果也干好的话,那我的轿车梦就算圆了。这是下一个50年的事了。”耿昭杰当时动情地说。

  更难忘一汽的奠基人饶斌老厂长那番至今仍激动着中国汽车人心潮的话:“第一次创业,我领着大家干;第二次创业,我帮着大家干;第三次创业,我老了,干不动了,但我愿意变成一座桥,让一汽的轿车从我的身上开过去。”

  记者认为,饶斌、耿昭杰这些老一辈汽车人的梦想从未因为各种环境的恶劣而动摇过。然而在合资模式成为主导的浮华和大干快上的氛围中,在汽车产销规模不断创新高的今天,我们有必要重温他们的梦想,不偏离他们的梦想。因为这个跨越60年的梦想真的还未实现,真的值得一代代中国汽车人用尽毕生心血去追求。

  当长安街上,国宾车队里的红旗轿车疾速从“万国品牌”汽车汇聚成的车流边行驶而过的时候,当红旗开始进入领导干部用车序列的时候,我们可以感受到,饶斌、耿昭杰们的梦想离现实真的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