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35年,四个年代时尚变迁

2014-9-27 14:17:22

来源:人民网 选稿:陆扬

原标题: 35年,四个年代时尚变迁【2】

  今年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5年。过去35年,我们每天都能感受着身边发生的巨大变化。本期,本刊记者共同采访了一组稿件:从“时尚”这个小角度切入,与您共同回忆一下过去四个年代的中国经济变迁。我们先来看看那些年在“衣食住行”方面流行过什么。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这大概是30多年前人们穿着的真实写照。若要用一个词来概括那时候老百姓的穿着,那就是“单一”——款式单一,布料单一,颜色也单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改革开放35年以来,老百姓的身上有太大的变化。如今,路上的人们穿着五颜六色,各式各样质地和款式的服饰绚丽多彩,和30多年前人们的穿着几乎是一律的灰、黑、兰、黄棉布相比,那简直如看电影一般。

  出生于1982年的殷奇虽然没有经历过改革开放前的年代,但从一本家庭相册中,从父母长辈的衣着变迁中,可见一斑现在生活的多姿多彩。

  殷奇的父母都是50后,在他儿童时代,就常常听父母说,家里往往是父母的衣服穿旧了给稍大点的孩子穿,稍大的孩子穿完了给更小的孩子穿,一件衣服能穿个十几年直至最后补丁连篇光荣“退休”。虽然到了殷奇出生的年代,已经不再如此“穿衣荒”,但也不是没有见过补丁这东西。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小时候市面上有一种专门为儿童设计的卡通补丁,剪裁成一只小狗或一头小熊的形状,贴补在膝盖或肘关节处的破洞上,实用而美观。那时候,顽皮的小孩子外裤上怎么会没有两个卡通补丁呢。

  30多年前,在上海的人家中,有一种叫假领子的东西特别受欢迎。假领子并不假,其实是真领子,又叫节约领、经济领,它只取了衬衣的领子,有前襟后片,也有扣子扣眼,还保留了衬衣的上半部分,袖子与衣身都省去了,只用两根布带套住臂膀,穿在里面,以假乱真。改革开放以前,由于物质生活贫乏,人们买东西都要凭票供应,穿衣更是按人头供应布票,而一年就那么多布票,顾了买外衣就顾不了内衣。“穷则思变”,据说是上海人先用零头布做成了假领子,而零头布不需凭票供应,因此这种聪明的做法很快风靡中国。除了衬衫领,假领子还有毛线质地的两翻领,殷奇小时候就穿过好多个,当时其功能恐怕与现在的围脖相当,经济、保暖又美观。

  在殷奇的家庭相册中,有一张他身着土黄色棉衣,下穿黑色灯芯绒裤的照片,这是他6岁那年的春节行头。他依旧记得,这是妈妈特意在年前带他去商场买的新衣服。虽然殷奇这一代已是独生子女,但当时家庭条件普遍不算好,小孩都期盼天天过年,因为新年才一定会有漂亮的新衣服穿。那时候,家里有一台“高档货”缝纫机,妈妈会依着缝纫书给他量身定做衣服,穿出去都是独一无二的。

  翻开一张儿时与妈妈旅游的合影,殷奇能脱口而出妈妈所穿的连衣裙布料叫 “的确良”。其实“的确良”是一种化纤织物,通常用来做衬衫。改革开放之后,物品慢慢丰富,据说在当时这种面料很少,普通老百姓还买不到,在那个年代,能拥有一件“的确良”质地的衬衫或裙子也算是时尚了。 “的确良”其实感觉并不凉爽,但它的优点很多:挺直不皱、不缩水、干得快、不变形、不用熨烫。更重要的是,“的确良”的印染鲜亮,对熟悉了粗布粗衣或是洋布洋衫的中国人来说,不能不是一次巨大的视觉冲击。随着社会的进步,曾经风靡一时的“的确良”已经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逐渐被其他更好的布料所替代,但它却是人们衣着进步的历史见证。

  从衣服的款式上来说,也几乎是从殷奇出生后开始逐渐增多。大喇叭裤、蝙蝠衫、还有健美裤和连衣裙相继进入了人们的衣柜。特别是喇叭裤,绝对是当时的时尚单品。还有健美裤也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俗称 “踏脚裤”,一般以黑色为主,有很大的弹性。当时有句顺口溜叫做:“不管多大官,都穿夹克衫;不管多大肚,都穿健美裤。 ”

  上世纪90年代,在殷奇的学生阶段,他眼看牛仔裤流行起来。不用穿校服的周末,他总是穿上和明星海报上差不多的牛仔裤,妈妈也很爱给他买牛仔裤,因为耐穿耐脏。

  如今,三十而立的殷奇在工作之余,最爱的是卫衣加牛仔裤的行头,再配上一双最新款板鞋,俨然一副学生范儿。他说,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是幸运的,现在他不会为没衣服穿发愁、穿补丁衣服害羞,而真正发愁的是如何才能买到某个品牌的限量款,面对满满的衣柜不知道该穿哪件好。平日里,殷奇在穿着上也有了更大的选择,会根据工作、游玩、学习、休闲等各个场合选择适合自己的衣服,更加突出了自我性格和穿着衣服的搭配,注重提升穿衣品位。

  

  回忆起上世纪70年代的买“粮”经历,现年58岁的上海阿姨金小娣最深的记忆就是:“那时候什么都缺啊,面粉、蔬菜、豆制品等都得凭票买! ”

  金阿姨颇为遗憾,由于8年前的搬迁,丢失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粮票和副食本,但她清晰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会儿,买什么东西都得凭票买,一家6口人,一天才可以买2斤菜。成人每人每天半斤菜票,小孩子每人的菜票量减半,才二两半。配合生活必需品的“量身”发放,没有粮票、菜票什么都买不到,即使个别人手中有钱,副食店的销售员也不会把东西卖给他。金阿姨强调,虽然带着粮票、副食本去买东西还得需要钱,但是只有钱没有这些“票”,什么东西也买不到。

  资料数据显示,1978年前后,全国统购统销的农副产品达46种。尽管这种体制在商品极度缺乏的年代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国家统一计划分配、统一定价的方式,严重束缚了商品流通,也无法满足群众的消费需求。

  1978年改革开放后,粮食等农副产品问题逐渐好转,居民被统一压瘪的菜篮子开始慢慢鼓起来。从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开始实行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政策,逐步缩小农副产品统购范围,减少统购品种。也是从那时候起,粮票不像前些年那么紧张,个体商户、集体副食店相继出现,定量购买的销售方式逐渐退出舞台。这意味着,人们买吃的东西已不再需要排长队定量购买,而且不再为吃不饱发愁,议价粮悄然出现,副食品供应逐渐充足。

  逐渐富裕起来的人们餐桌上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市场上品种渐渐丰富,蔬菜、瓜果、蛋、禽、肉类摆上了货架,冬天也可以买到相对便宜的蔬菜,再也不用储存大量的干菜了。1985年,金阿姨的儿子出生了,儿时的他每天都能吃到一个鸡蛋,牛奶也是早餐的常客。金阿姨说:“这在我小时候想也不敢想。 ”

  要说在吃上面有大的变化,应该是上世纪90年代末期。金阿姨说,那时候工资开始上涨,市场上的鸡鸭鱼肉供应量在加大。既有钱,市场上又有货,家里餐桌上有了大变化,吃肉变成了常事。过年过节,家里也会特意上街买上一条鱼或一只鸡,再也不愁吃不饱或没有猪肉吃了。到了上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从发育到初步繁荣,为“想吃就吃”准备了条件。因此,吃就要吃好,这个观念已进入千家万户。也就在那段时间,餐馆多得像雨后春笋。很多老上海人还记得,当1989年肯德基在外滩的东风饭店开设其在上海第一家餐厅,这个入沪首个西式快餐品种在当时引起轰动。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上海有了“舶来品”超市,买菜和副食品除了去菜市场,还可以到超市购买。金阿姨开始很不习惯这种开放式的购物方式,找东西费时费力。但现在,她经常会去大超市买一些低价促销的粮油、生鲜水果等,“购物环境比菜场强多了”。

  进入2000年以后,“外食”人口持续增长导致新餐厅不断涌现,现在足不出沪,就能享用到全国各地甚至全球的美食。这几年,无论是大卖场的进口食品柜台,还是专售进口产品的超市,每天都生意兴隆,美国巧克力、日本糖果、韩国饼干以及泰国果干等风情小食,深受吃货们的欢迎。本地生活消费平台大众点评旗下研究机构大众点评研究院前不久发布的首份“上海餐饮风向标”显示,截至2012年10月31日,大众点评收录上海现存的餐厅数量总计60113家,5年间扩容超过3倍。近年来,讲究口味的上海人对充满异国风情的日式料理情有独钟,西北风餐厅、素食也能在申城赢得一片市场,而本帮菜的食客已经不满足肉食,最喜欢高蛋白低脂肪的“虾蟹”。

  小小的家庭买菜篮子,在改革开放35年中从扁到满,不仅是量的增加,还有质的飞跃。从吃饱到吃好,再到如今吃得健康的追求,见证了改革开放35年来的饮食变迁。

  

  家住控江路的王阿姨又要搬新家了,这回是搬到周家嘴路上的上海大花园四房三厅的复式房,总算是圆了她和儿子“楼上楼下”的愿望。

  这是王阿姨第三次搬新家。 66岁的她,前40年里一直住在杨浦区一个老式里弄房子的亭子间里,她和丈夫都是小菜场职工,企业无力分房,自己又买不起房。亭子间只有9平方米大,吃喝拉撒全在这间斗室中。这种逼仄窘困的滋味,至今历历在目。转机出现在1995年,亭子间动迁了,王阿姨一家在浦东三林分到2套一室一厅,一套给儿子做婚房,另一套王阿姨夫妻俩住,尽管建筑面积只有40平方米,但王阿姨却觉得非常宽敞了。让她想不到的是,儿子还嫌独门独户的一室户是蜗居,2004年动员王阿姨一起卖掉老房,贷款买了一套三房两厅。但随着孙女渐渐长大,儿子的书房变成了孙女的闺房,加上三代同堂住在一个层面也有些不方便,终于全家再次下决心,卖掉三房两厅,贷款买下上海大花园的复式房,儿子又有了一个大书房。

  王阿姨的搬家史其实是改革开放以来上海无数家庭住房改善的一个缩影。 1981年,将阁楼、灶间、阳台等凡是能住人的全部算上,市区人均住房面积只有4.2平方米,人均2平方米以下的家庭超过6.9万户。盼头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出现,住房解困工作被列入市政府实事项目,1991年至1992年,3.2万户人均居住面积在2.5平方米以下的住房特困户喜迁新居,接着7.4万户人均住房面积在4平方米以下的困难户告别蜗居。这引起世界极大关注,1995年,上海获得联合国人居奖。统计数据表明,改革开放以来,上海人均居住面积呈跨越式发展,1981年人均4.2平方米,1991年人均6.7平方米,2001年人均12.4平方米,2011年人均33.4平方米。

  商品房鳞次栉比,保障性住房建设也紧锣密鼓,在“十二五”期间,上海计划新建住宅1.3亿平方米,其中,保障性住房约占新建住宅总面积的50%,其套数约占总套数的60%左右。预计新增供应廉租房、经适房、公租房、动迁安置房等各类保障性住房100万套 (户),保障房套均面积也达到70平方米。

  老百姓住得咋样,一看面积,二看装潢。家住徐汇区的程先生已经进行了4次房子的装修,1988年他装修的第一套房子是单位福利房,装修前走东家串西家,博采众长,为省钱,橱柜都是砖砌的,里外贴满白瓷砖,再请木匠做个木门。家具是朋友帮忙用细木工板打的,面上贴层仿木纹纸;第二套房是1998年装修的,依然没有设计师一说,连房门都是请木工用细木工板做的;2005年,在买房潮兴起时,程先生的积蓄不足以换新房,他想到了另一招:换装修,不也是住新房吗,钱还少得多。设计是装修公司免费赠送的,当时流行简约风,四白落地,最贵的是家具,客厅和卧室用北欧风情的板式家具,书柜是在宜家买的,虽是刨花板做的,但两个家具的品牌已让程先生自傲。但这几年简约风已经落后,家居市场劲刮田园风、美式风和新古典风,程先生不耐寂寞再次装修,选择的是美式乡村风格。他专门花了将近3万元请了个设计师,从平面布局到水电走向,从主题墙设计到实木家具定制,从墙纸灯具到水龙头选购,事无巨细全部设计先行,打造出一个人见人赞的新家。问他装修费是多少,程先生笑说连家具有50多万元,与1998年买这套房子的钱相当。

  像程先生这样舍得在家居装潢上下血本的人如今比比皆是。本市一家知名装饰公司的设计师告诉记者,普通百姓的家居翻新间隔时间越来越短,以前是一套房子住到老,基本上要住到近20年才会重新装修,但如今10年左右就会重新装修,至于单独改造厨卫、主题墙的小改项目很多人家几乎三四年就会进行一次。家居装潢也从无设计到DIY再到请专职设计师谋篇布局,装修风格紧跟国际潮流,简约风、田园风、美式乡村风、新古典奢华风百花齐放。

  

  上海市民对于出行难最深刻的记忆莫过于挤公交和过江难了。上世纪80年代的公交车相比现在地铁的拥挤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很多公交站都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把挤在门口的乘客用力推进车子,再帮忙关上车门。而最能直接反映过江不便的观念就是“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

  与其说改变从开发浦东开始,不如说改变从一座桥开始。 1991年底,黄浦江上的第一座大桥——南浦大桥竣工通车,上海人圆了“一桥飞架浦江”的梦想。此后,短短几年内,杨浦大桥、徐浦大桥、奉浦大桥相继建成,黄浦江上跨起了道道彩虹;另一方面,黄浦江底的通道也一条条贯通,翔殷路隧道、新建路隧道、人民路隧道、西藏南路隧道、龙耀路隧道、上中路隧道……时至今日,恐怕大多数人一下子都数不清黄浦江上到底有多少座桥,江底有多少条隧道。

  同样最先诞生于“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年代的地铁,则在解决公交难的同时,彻底改变了上海市民的出行方式。上海地铁一号线于1993年5月试运营,1995年全线建成通车。之后,二号线、三号线、四号线,一条条地铁出现在申城的交通版图上,轨道交通编号很快迈入了两位数,到2010年世博会开幕前,上海已经建成12条线路、420公里里程的地铁网络,都市人的出行距离和时间都开始用地铁“丈量”:中心城区市民出门500米内有地铁,浦东、闵行、嘉定、宝山、松江、青浦等市郊地区通了地铁,每3名乘客中有1名在地铁网络中通过换乘抵达目的地,50%以上的市民出行首选地铁……刚刚过去的2012年12月30日,轨交13号线一期西段又投入了试运营,随之,13条线、500公里的上海轨道交通网络基本成型。

  而要说这些年给市民出行带来颠覆性改变的,不得不提私家车的“飞入寻常百姓家”。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私家车绝对属于马路上的“稀有物种”,以至于人们看到Z字领头的牌照都要“侧目”,因为牌照上的字母“Z”取自“自备车”的第一个拼音字母Z,代表了这是一辆私人拥有的汽车。而现在,相当比例的上海家庭都拥有了私家车,以前出门靠公共交通,现在出门自己握方向盘,“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让恼人的赶路只“剩”沿途的风景。

  可以说,这些年来出行方式的改变扩大了上海市民的生活半径,提高了生活的质量和效率,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交通出行还会更快捷、更便利。根据规划,“十二五”期间,上海将建成两个200公里重大交通基础设施;轨道交通运营线路长度达到650公里左右,实现“区区通轨交”(除崇明县外);全市高速公路和快速道路总里程接近1200公里。到2015年,基本形成“45、60、90”的通行格局,即中心城内出行平均时间不超过45分钟,郊区新城到市中心区出行平均时间不超过60分钟,本市到长三角核心地区主要城市出行时间平均不超过90分钟。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35年,四个年代时尚变迁

2014年9月27日 14:17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 35年,四个年代时尚变迁【2】

  今年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35年。过去35年,我们每天都能感受着身边发生的巨大变化。本期,本刊记者共同采访了一组稿件:从“时尚”这个小角度切入,与您共同回忆一下过去四个年代的中国经济变迁。我们先来看看那些年在“衣食住行”方面流行过什么。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这大概是30多年前人们穿着的真实写照。若要用一个词来概括那时候老百姓的穿着,那就是“单一”——款式单一,布料单一,颜色也单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改革开放35年以来,老百姓的身上有太大的变化。如今,路上的人们穿着五颜六色,各式各样质地和款式的服饰绚丽多彩,和30多年前人们的穿着几乎是一律的灰、黑、兰、黄棉布相比,那简直如看电影一般。

  出生于1982年的殷奇虽然没有经历过改革开放前的年代,但从一本家庭相册中,从父母长辈的衣着变迁中,可见一斑现在生活的多姿多彩。

  殷奇的父母都是50后,在他儿童时代,就常常听父母说,家里往往是父母的衣服穿旧了给稍大点的孩子穿,稍大的孩子穿完了给更小的孩子穿,一件衣服能穿个十几年直至最后补丁连篇光荣“退休”。虽然到了殷奇出生的年代,已经不再如此“穿衣荒”,但也不是没有见过补丁这东西。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小时候市面上有一种专门为儿童设计的卡通补丁,剪裁成一只小狗或一头小熊的形状,贴补在膝盖或肘关节处的破洞上,实用而美观。那时候,顽皮的小孩子外裤上怎么会没有两个卡通补丁呢。

  30多年前,在上海的人家中,有一种叫假领子的东西特别受欢迎。假领子并不假,其实是真领子,又叫节约领、经济领,它只取了衬衣的领子,有前襟后片,也有扣子扣眼,还保留了衬衣的上半部分,袖子与衣身都省去了,只用两根布带套住臂膀,穿在里面,以假乱真。改革开放以前,由于物质生活贫乏,人们买东西都要凭票供应,穿衣更是按人头供应布票,而一年就那么多布票,顾了买外衣就顾不了内衣。“穷则思变”,据说是上海人先用零头布做成了假领子,而零头布不需凭票供应,因此这种聪明的做法很快风靡中国。除了衬衫领,假领子还有毛线质地的两翻领,殷奇小时候就穿过好多个,当时其功能恐怕与现在的围脖相当,经济、保暖又美观。

  在殷奇的家庭相册中,有一张他身着土黄色棉衣,下穿黑色灯芯绒裤的照片,这是他6岁那年的春节行头。他依旧记得,这是妈妈特意在年前带他去商场买的新衣服。虽然殷奇这一代已是独生子女,但当时家庭条件普遍不算好,小孩都期盼天天过年,因为新年才一定会有漂亮的新衣服穿。那时候,家里有一台“高档货”缝纫机,妈妈会依着缝纫书给他量身定做衣服,穿出去都是独一无二的。

  翻开一张儿时与妈妈旅游的合影,殷奇能脱口而出妈妈所穿的连衣裙布料叫 “的确良”。其实“的确良”是一种化纤织物,通常用来做衬衫。改革开放之后,物品慢慢丰富,据说在当时这种面料很少,普通老百姓还买不到,在那个年代,能拥有一件“的确良”质地的衬衫或裙子也算是时尚了。 “的确良”其实感觉并不凉爽,但它的优点很多:挺直不皱、不缩水、干得快、不变形、不用熨烫。更重要的是,“的确良”的印染鲜亮,对熟悉了粗布粗衣或是洋布洋衫的中国人来说,不能不是一次巨大的视觉冲击。随着社会的进步,曾经风靡一时的“的确良”已经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逐渐被其他更好的布料所替代,但它却是人们衣着进步的历史见证。

  从衣服的款式上来说,也几乎是从殷奇出生后开始逐渐增多。大喇叭裤、蝙蝠衫、还有健美裤和连衣裙相继进入了人们的衣柜。特别是喇叭裤,绝对是当时的时尚单品。还有健美裤也流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俗称 “踏脚裤”,一般以黑色为主,有很大的弹性。当时有句顺口溜叫做:“不管多大官,都穿夹克衫;不管多大肚,都穿健美裤。 ”

  上世纪90年代,在殷奇的学生阶段,他眼看牛仔裤流行起来。不用穿校服的周末,他总是穿上和明星海报上差不多的牛仔裤,妈妈也很爱给他买牛仔裤,因为耐穿耐脏。

  如今,三十而立的殷奇在工作之余,最爱的是卫衣加牛仔裤的行头,再配上一双最新款板鞋,俨然一副学生范儿。他说,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是幸运的,现在他不会为没衣服穿发愁、穿补丁衣服害羞,而真正发愁的是如何才能买到某个品牌的限量款,面对满满的衣柜不知道该穿哪件好。平日里,殷奇在穿着上也有了更大的选择,会根据工作、游玩、学习、休闲等各个场合选择适合自己的衣服,更加突出了自我性格和穿着衣服的搭配,注重提升穿衣品位。

  

  回忆起上世纪70年代的买“粮”经历,现年58岁的上海阿姨金小娣最深的记忆就是:“那时候什么都缺啊,面粉、蔬菜、豆制品等都得凭票买! ”

  金阿姨颇为遗憾,由于8年前的搬迁,丢失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粮票和副食本,但她清晰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会儿,买什么东西都得凭票买,一家6口人,一天才可以买2斤菜。成人每人每天半斤菜票,小孩子每人的菜票量减半,才二两半。配合生活必需品的“量身”发放,没有粮票、菜票什么都买不到,即使个别人手中有钱,副食店的销售员也不会把东西卖给他。金阿姨强调,虽然带着粮票、副食本去买东西还得需要钱,但是只有钱没有这些“票”,什么东西也买不到。

  资料数据显示,1978年前后,全国统购统销的农副产品达46种。尽管这种体制在商品极度缺乏的年代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国家统一计划分配、统一定价的方式,严重束缚了商品流通,也无法满足群众的消费需求。

  1978年改革开放后,粮食等农副产品问题逐渐好转,居民被统一压瘪的菜篮子开始慢慢鼓起来。从上世纪80年代起,我国开始实行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政策,逐步缩小农副产品统购范围,减少统购品种。也是从那时候起,粮票不像前些年那么紧张,个体商户、集体副食店相继出现,定量购买的销售方式逐渐退出舞台。这意味着,人们买吃的东西已不再需要排长队定量购买,而且不再为吃不饱发愁,议价粮悄然出现,副食品供应逐渐充足。

  逐渐富裕起来的人们餐桌上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市场上品种渐渐丰富,蔬菜、瓜果、蛋、禽、肉类摆上了货架,冬天也可以买到相对便宜的蔬菜,再也不用储存大量的干菜了。1985年,金阿姨的儿子出生了,儿时的他每天都能吃到一个鸡蛋,牛奶也是早餐的常客。金阿姨说:“这在我小时候想也不敢想。 ”

  要说在吃上面有大的变化,应该是上世纪90年代末期。金阿姨说,那时候工资开始上涨,市场上的鸡鸭鱼肉供应量在加大。既有钱,市场上又有货,家里餐桌上有了大变化,吃肉变成了常事。过年过节,家里也会特意上街买上一条鱼或一只鸡,再也不愁吃不饱或没有猪肉吃了。到了上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从发育到初步繁荣,为“想吃就吃”准备了条件。因此,吃就要吃好,这个观念已进入千家万户。也就在那段时间,餐馆多得像雨后春笋。很多老上海人还记得,当1989年肯德基在外滩的东风饭店开设其在上海第一家餐厅,这个入沪首个西式快餐品种在当时引起轰动。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上海有了“舶来品”超市,买菜和副食品除了去菜市场,还可以到超市购买。金阿姨开始很不习惯这种开放式的购物方式,找东西费时费力。但现在,她经常会去大超市买一些低价促销的粮油、生鲜水果等,“购物环境比菜场强多了”。

  进入2000年以后,“外食”人口持续增长导致新餐厅不断涌现,现在足不出沪,就能享用到全国各地甚至全球的美食。这几年,无论是大卖场的进口食品柜台,还是专售进口产品的超市,每天都生意兴隆,美国巧克力、日本糖果、韩国饼干以及泰国果干等风情小食,深受吃货们的欢迎。本地生活消费平台大众点评旗下研究机构大众点评研究院前不久发布的首份“上海餐饮风向标”显示,截至2012年10月31日,大众点评收录上海现存的餐厅数量总计60113家,5年间扩容超过3倍。近年来,讲究口味的上海人对充满异国风情的日式料理情有独钟,西北风餐厅、素食也能在申城赢得一片市场,而本帮菜的食客已经不满足肉食,最喜欢高蛋白低脂肪的“虾蟹”。

  小小的家庭买菜篮子,在改革开放35年中从扁到满,不仅是量的增加,还有质的飞跃。从吃饱到吃好,再到如今吃得健康的追求,见证了改革开放35年来的饮食变迁。

  

  家住控江路的王阿姨又要搬新家了,这回是搬到周家嘴路上的上海大花园四房三厅的复式房,总算是圆了她和儿子“楼上楼下”的愿望。

  这是王阿姨第三次搬新家。 66岁的她,前40年里一直住在杨浦区一个老式里弄房子的亭子间里,她和丈夫都是小菜场职工,企业无力分房,自己又买不起房。亭子间只有9平方米大,吃喝拉撒全在这间斗室中。这种逼仄窘困的滋味,至今历历在目。转机出现在1995年,亭子间动迁了,王阿姨一家在浦东三林分到2套一室一厅,一套给儿子做婚房,另一套王阿姨夫妻俩住,尽管建筑面积只有40平方米,但王阿姨却觉得非常宽敞了。让她想不到的是,儿子还嫌独门独户的一室户是蜗居,2004年动员王阿姨一起卖掉老房,贷款买了一套三房两厅。但随着孙女渐渐长大,儿子的书房变成了孙女的闺房,加上三代同堂住在一个层面也有些不方便,终于全家再次下决心,卖掉三房两厅,贷款买下上海大花园的复式房,儿子又有了一个大书房。

  王阿姨的搬家史其实是改革开放以来上海无数家庭住房改善的一个缩影。 1981年,将阁楼、灶间、阳台等凡是能住人的全部算上,市区人均住房面积只有4.2平方米,人均2平方米以下的家庭超过6.9万户。盼头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出现,住房解困工作被列入市政府实事项目,1991年至1992年,3.2万户人均居住面积在2.5平方米以下的住房特困户喜迁新居,接着7.4万户人均住房面积在4平方米以下的困难户告别蜗居。这引起世界极大关注,1995年,上海获得联合国人居奖。统计数据表明,改革开放以来,上海人均居住面积呈跨越式发展,1981年人均4.2平方米,1991年人均6.7平方米,2001年人均12.4平方米,2011年人均33.4平方米。

  商品房鳞次栉比,保障性住房建设也紧锣密鼓,在“十二五”期间,上海计划新建住宅1.3亿平方米,其中,保障性住房约占新建住宅总面积的50%,其套数约占总套数的60%左右。预计新增供应廉租房、经适房、公租房、动迁安置房等各类保障性住房100万套 (户),保障房套均面积也达到70平方米。

  老百姓住得咋样,一看面积,二看装潢。家住徐汇区的程先生已经进行了4次房子的装修,1988年他装修的第一套房子是单位福利房,装修前走东家串西家,博采众长,为省钱,橱柜都是砖砌的,里外贴满白瓷砖,再请木匠做个木门。家具是朋友帮忙用细木工板打的,面上贴层仿木纹纸;第二套房是1998年装修的,依然没有设计师一说,连房门都是请木工用细木工板做的;2005年,在买房潮兴起时,程先生的积蓄不足以换新房,他想到了另一招:换装修,不也是住新房吗,钱还少得多。设计是装修公司免费赠送的,当时流行简约风,四白落地,最贵的是家具,客厅和卧室用北欧风情的板式家具,书柜是在宜家买的,虽是刨花板做的,但两个家具的品牌已让程先生自傲。但这几年简约风已经落后,家居市场劲刮田园风、美式风和新古典风,程先生不耐寂寞再次装修,选择的是美式乡村风格。他专门花了将近3万元请了个设计师,从平面布局到水电走向,从主题墙设计到实木家具定制,从墙纸灯具到水龙头选购,事无巨细全部设计先行,打造出一个人见人赞的新家。问他装修费是多少,程先生笑说连家具有50多万元,与1998年买这套房子的钱相当。

  像程先生这样舍得在家居装潢上下血本的人如今比比皆是。本市一家知名装饰公司的设计师告诉记者,普通百姓的家居翻新间隔时间越来越短,以前是一套房子住到老,基本上要住到近20年才会重新装修,但如今10年左右就会重新装修,至于单独改造厨卫、主题墙的小改项目很多人家几乎三四年就会进行一次。家居装潢也从无设计到DIY再到请专职设计师谋篇布局,装修风格紧跟国际潮流,简约风、田园风、美式乡村风、新古典奢华风百花齐放。

  

  上海市民对于出行难最深刻的记忆莫过于挤公交和过江难了。上世纪80年代的公交车相比现在地铁的拥挤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很多公交站都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把挤在门口的乘客用力推进车子,再帮忙关上车门。而最能直接反映过江不便的观念就是“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

  与其说改变从开发浦东开始,不如说改变从一座桥开始。 1991年底,黄浦江上的第一座大桥——南浦大桥竣工通车,上海人圆了“一桥飞架浦江”的梦想。此后,短短几年内,杨浦大桥、徐浦大桥、奉浦大桥相继建成,黄浦江上跨起了道道彩虹;另一方面,黄浦江底的通道也一条条贯通,翔殷路隧道、新建路隧道、人民路隧道、西藏南路隧道、龙耀路隧道、上中路隧道……时至今日,恐怕大多数人一下子都数不清黄浦江上到底有多少座桥,江底有多少条隧道。

  同样最先诞生于“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年代的地铁,则在解决公交难的同时,彻底改变了上海市民的出行方式。上海地铁一号线于1993年5月试运营,1995年全线建成通车。之后,二号线、三号线、四号线,一条条地铁出现在申城的交通版图上,轨道交通编号很快迈入了两位数,到2010年世博会开幕前,上海已经建成12条线路、420公里里程的地铁网络,都市人的出行距离和时间都开始用地铁“丈量”:中心城区市民出门500米内有地铁,浦东、闵行、嘉定、宝山、松江、青浦等市郊地区通了地铁,每3名乘客中有1名在地铁网络中通过换乘抵达目的地,50%以上的市民出行首选地铁……刚刚过去的2012年12月30日,轨交13号线一期西段又投入了试运营,随之,13条线、500公里的上海轨道交通网络基本成型。

  而要说这些年给市民出行带来颠覆性改变的,不得不提私家车的“飞入寻常百姓家”。记得上世纪80年代末,私家车绝对属于马路上的“稀有物种”,以至于人们看到Z字领头的牌照都要“侧目”,因为牌照上的字母“Z”取自“自备车”的第一个拼音字母Z,代表了这是一辆私人拥有的汽车。而现在,相当比例的上海家庭都拥有了私家车,以前出门靠公共交通,现在出门自己握方向盘,“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让恼人的赶路只“剩”沿途的风景。

  可以说,这些年来出行方式的改变扩大了上海市民的生活半径,提高了生活的质量和效率,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交通出行还会更快捷、更便利。根据规划,“十二五”期间,上海将建成两个200公里重大交通基础设施;轨道交通运营线路长度达到650公里左右,实现“区区通轨交”(除崇明县外);全市高速公路和快速道路总里程接近1200公里。到2015年,基本形成“45、60、90”的通行格局,即中心城内出行平均时间不超过45分钟,郊区新城到市中心区出行平均时间不超过60分钟,本市到长三角核心地区主要城市出行时间平均不超过9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