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行进中国精彩故事:农民程老五开荒记

2015-4-7 10:00:28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作者:雷汉发 选稿:陆扬

原标题: 行进中国精彩故事:农民程老五开荒记

  左图 程老五在开凿盘山公路。右图 程老五在山场中给果树整枝。

  河北省顺平县地处太行山东麓,多半土地是长着稀稀拉拉茅草和荆棘的山梁。顺平下辖的白云乡淋涧村,大多数山场是石灰石基岩,在这样的地质环境中,植物生长很困难。

  程老五是淋涧村有名的新“愚公”,开发荒山已有26年。最开始家人不理解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行动最终获得了家人的认同,也加入了开发荒山的行列。

  26年来,他走过艰辛,也尝到了甜头。开荒的艰难时节,他每天甚至抽3包烟来解忧。2014年年终盘点时,程老五惊喜地发现,这一年的收入超过16万元。凭着坚持不懈和自己的双手,他把这座名叫“米面峪”的荒山变成了“花果山”。

  开荒,黄土背了180吨

  走在崎岖的山路上,程老五对《经济日报》记者打开了记忆的闸门。1986年,国家对绿化荒山实行补贴,淋涧村号召村民承包荒山绿化,14户村民共承包了3000多亩荒山。3年过后,3000多亩荒山仍是光秃秃一片,于是村里决定重新发包,要求就一个:必须得种树。

  “我觉得吧,咱在村里还是一个有思想、有劳力的青年人,30岁不到的年纪,应该干点大事。承包荒山就是有奔头的大事,在1989年第二轮承包中,我第一个报名,并如愿拿下300亩荒山的36年使用权。当时特别高兴,连着好几宿都没睡着觉。”这座荒山有个喜庆的名字——米面峪,当地人读出来,就变成了“米面油”。为让荒山早日变绿,程老五跟父亲商量,将三哥、四哥拉进来,一起开荒。

  那么高的山坡,全是石灰岩,树木怎么能够从上面长出来?听到记者的提问,程老五回忆说:“第一年,我们父子几个在山间挖了3000多个树坑。挖出来后,就地找石头垒成鱼鳞坑。”程老五说,每个坑需要从山下背3筐土填满,一筐土就有20来公斤。如此算来,3000多个树坑需要黄土180多吨。

  “其实背了多少土,根本没法儿统计,但肯定多于180吨。”程老五说,“从地里到山脚才几十米,可到山顶就麻烦得多。再说,那时候这里连条路也没有,一筐土背到山上那是一身大汗,一天十几趟下来,我们几个人经常累得不想挪一下地方。”

  盼雨,盼来了泥石流

  看着满山的果树,记者感到这片山场充满了生机,但经过仔细观察,发现这些成片的果树,有的大如碗口,而有的则仅有手臂粗细。这是怎么回事呢?

  “水是木之精,木是水之源,在这秃山上种树,水是大问题,那时候山上没水,种了树不浇水就旱死了,可挑水浇树太麻烦。一桶水从山下到山坡,就算不碰石头,也剩不下半桶,浇一棵树都不够……我们还试着用驴挑水,也不成。”为了提高成活率,程老五一家人商量出个法子——向天借水。“一听到打雷就开始收拾工具,雨下起来,就带上树苗连滚带爬冲上山。有时一把花生、红枣儿就算一顿饭……可那时候,山里雨下得越大,我们就越高兴。”1989年至1992年间,3000多棵果树成活了大半。树越种越多,一尺来高的树苗渐渐长大,有些柿子树开始结果,大家别提多高兴了。

  就在程老五父子憧憬美好未来时,一场暴雨将他们高涨的士气打到了谷底。“1995年夏天,一场特大暴雨引发了泥石流。等雨停了上山一看,种的树大部分都被冲没了……”

  程老五说,那次暴雨对四哥打击最大。“过了没多久,四哥就被查出患上肾炎,没钱治病加上劳累过度,很快就去世了。”那场雨后,程老五的父亲再也没有上过山,三哥也心灰意冷,扔下这个烂摊子转行做起了生意。后来经过多年补种,树木又长起来了。但由于晚栽了五六年,所以果林中的树木就出现了大小不一的状况。

  守山,冬夜中了煤气

  有点倔的程老五至今认为,1995年的暴雨加泥石流是个“意外”。虽然父兄不再给他帮忙,程老五还是带着爱人重新植树,到了2005年,山脚和山坡重现片片绿荫。

  “前后投入了多少钱,家里谁也说不清,总有几十万元吧。”程老五将山脚附近的荒地开成梯田,主要种蔬菜,用卖蔬菜的钱来开荒山。其间,他在山上铺了3000多米水管,垒了6个蓄水池,开出10公里多山路,一直到山顶。

  2005年11月,就在程老五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他在山中小屋过夜时中了煤气。尽管发现及时没有危及生命,但对程老五的打击是巨大的。“身子没劲儿,反应迟钝,昏昏沉沉地过了5年,一直到2010年才好转。”这5年,山上的果树没人管理,又死掉了一大部分,没死掉的树也产出极少。山,再次荒了。

  大病一场,程老五变老了,不到50岁的汉子,已经像是60多岁的老人,满头白发,然而他仍然痴心不改,在2010年病情稍微好转时,又再次向荒山进发,而这一次他遭到大姐极为强烈的反对。“知道她是为我好,不想让我遭罪,可还是要开荒啊。”

  不仅大姐,程老五全家人对继续开荒都失去了信心,两个儿子希望去打工赚钱。

  为让家人支持,儿子每上山干一天活儿,他给开120元工资,儿媳是80元。“等将来山绿了,他们就知道我这眼光不差咧!”老程话语里透着自信。

  程老五的家人并不都这么想。为了开荒山,程老五去信用社贷款,每年利息就好几万元。“现在挖掘机正在开山路,一天就好几千元,我们现在只能给得起油钱,工钱得等有了钱再算。”程老五小儿子诉苦道。

  收获,荒山成了花果山

  让程老五一家人欣慰的是,慢慢的,荒山不仅绿了,还变成了花果山。山上栽种的两万多棵苹果、核桃、柿子、樱桃、仙桃、黄杏等果树相继挂果,开荒有了回报。

  程老五告诉记者,2013年,他卖了1000多公斤苹果、1万多公斤梨、3.5万多公斤柿子,加上其他蔬菜,共收入10多万元。2014年,程老五的收入再上层楼。

  看到山上树木不断挂果带来的收益,程老五的劲头更足了,他开始谋划着建设观光型现代化农业山场。不仅打了机井,修了山顶水池,铺设了几十多里的管道,将整个山场变成了水浇地,还整修了10多公里盘山公路,想让汽车也能开上山顶。他满怀信心地对记者说:“山上风景宜人,等我把山上种满了果树,再盖几座房子,将来也搞采摘和观光。”

  26年过去了,程老五估算了一下投资账,总投入接近300万元,其中有自己的一部分积蓄,还有各种借贷近100万元。尽管程老五的债不少,但如今的他眼光更远,信心倍增,越变越绿的米面峪山场给了他充足的底气。

  时代需要愚公精神

  “山高坡又陡,瘠地土难留。小雨不管用,大雨滚石头。老五不信邪,扎根荒山丘,三代齐上阵,百折未言愁。背土上高岗,长坡引水流,盘路入云霄,荒野变绿洲。”这是一位民间诗人为程老五写下的一首打油诗。

  一处草木难生的荒山野岭,要使其变成旱涝保收的花果山,没有吃苦耐劳的精神不行,因为没有这种精神就会怕苦累,事情就会做不下去,或者做不好;没有百折不挠的精神不行,因为前进路上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遇到挫折就退却,事业就会半途而废;没有长期坚持、前仆后继的精神也不行,因为利用自然、改造自然是一项没有止境的工作,只有坚持不懈,才能渐入佳境。而这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精神就是愚公精神。

  我国山地资源丰富,单单程老五正在奋斗的太行山,就还有上千万亩荒山等待深度开发。我们呼唤更多程老五这样的“新愚公”,让更多的山场披上绿装。

上一篇稿件

行进中国精彩故事:农民程老五开荒记

2015年4月7日 10:00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原标题: 行进中国精彩故事:农民程老五开荒记

  左图 程老五在开凿盘山公路。右图 程老五在山场中给果树整枝。

  河北省顺平县地处太行山东麓,多半土地是长着稀稀拉拉茅草和荆棘的山梁。顺平下辖的白云乡淋涧村,大多数山场是石灰石基岩,在这样的地质环境中,植物生长很困难。

  程老五是淋涧村有名的新“愚公”,开发荒山已有26年。最开始家人不理解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行动最终获得了家人的认同,也加入了开发荒山的行列。

  26年来,他走过艰辛,也尝到了甜头。开荒的艰难时节,他每天甚至抽3包烟来解忧。2014年年终盘点时,程老五惊喜地发现,这一年的收入超过16万元。凭着坚持不懈和自己的双手,他把这座名叫“米面峪”的荒山变成了“花果山”。

  开荒,黄土背了180吨

  走在崎岖的山路上,程老五对《经济日报》记者打开了记忆的闸门。1986年,国家对绿化荒山实行补贴,淋涧村号召村民承包荒山绿化,14户村民共承包了3000多亩荒山。3年过后,3000多亩荒山仍是光秃秃一片,于是村里决定重新发包,要求就一个:必须得种树。

  “我觉得吧,咱在村里还是一个有思想、有劳力的青年人,30岁不到的年纪,应该干点大事。承包荒山就是有奔头的大事,在1989年第二轮承包中,我第一个报名,并如愿拿下300亩荒山的36年使用权。当时特别高兴,连着好几宿都没睡着觉。”这座荒山有个喜庆的名字——米面峪,当地人读出来,就变成了“米面油”。为让荒山早日变绿,程老五跟父亲商量,将三哥、四哥拉进来,一起开荒。

  那么高的山坡,全是石灰岩,树木怎么能够从上面长出来?听到记者的提问,程老五回忆说:“第一年,我们父子几个在山间挖了3000多个树坑。挖出来后,就地找石头垒成鱼鳞坑。”程老五说,每个坑需要从山下背3筐土填满,一筐土就有20来公斤。如此算来,3000多个树坑需要黄土180多吨。

  “其实背了多少土,根本没法儿统计,但肯定多于180吨。”程老五说,“从地里到山脚才几十米,可到山顶就麻烦得多。再说,那时候这里连条路也没有,一筐土背到山上那是一身大汗,一天十几趟下来,我们几个人经常累得不想挪一下地方。”

  盼雨,盼来了泥石流

  看着满山的果树,记者感到这片山场充满了生机,但经过仔细观察,发现这些成片的果树,有的大如碗口,而有的则仅有手臂粗细。这是怎么回事呢?

  “水是木之精,木是水之源,在这秃山上种树,水是大问题,那时候山上没水,种了树不浇水就旱死了,可挑水浇树太麻烦。一桶水从山下到山坡,就算不碰石头,也剩不下半桶,浇一棵树都不够……我们还试着用驴挑水,也不成。”为了提高成活率,程老五一家人商量出个法子——向天借水。“一听到打雷就开始收拾工具,雨下起来,就带上树苗连滚带爬冲上山。有时一把花生、红枣儿就算一顿饭……可那时候,山里雨下得越大,我们就越高兴。”1989年至1992年间,3000多棵果树成活了大半。树越种越多,一尺来高的树苗渐渐长大,有些柿子树开始结果,大家别提多高兴了。

  就在程老五父子憧憬美好未来时,一场暴雨将他们高涨的士气打到了谷底。“1995年夏天,一场特大暴雨引发了泥石流。等雨停了上山一看,种的树大部分都被冲没了……”

  程老五说,那次暴雨对四哥打击最大。“过了没多久,四哥就被查出患上肾炎,没钱治病加上劳累过度,很快就去世了。”那场雨后,程老五的父亲再也没有上过山,三哥也心灰意冷,扔下这个烂摊子转行做起了生意。后来经过多年补种,树木又长起来了。但由于晚栽了五六年,所以果林中的树木就出现了大小不一的状况。

  守山,冬夜中了煤气

  有点倔的程老五至今认为,1995年的暴雨加泥石流是个“意外”。虽然父兄不再给他帮忙,程老五还是带着爱人重新植树,到了2005年,山脚和山坡重现片片绿荫。

  “前后投入了多少钱,家里谁也说不清,总有几十万元吧。”程老五将山脚附近的荒地开成梯田,主要种蔬菜,用卖蔬菜的钱来开荒山。其间,他在山上铺了3000多米水管,垒了6个蓄水池,开出10公里多山路,一直到山顶。

  2005年11月,就在程老五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他在山中小屋过夜时中了煤气。尽管发现及时没有危及生命,但对程老五的打击是巨大的。“身子没劲儿,反应迟钝,昏昏沉沉地过了5年,一直到2010年才好转。”这5年,山上的果树没人管理,又死掉了一大部分,没死掉的树也产出极少。山,再次荒了。

  大病一场,程老五变老了,不到50岁的汉子,已经像是60多岁的老人,满头白发,然而他仍然痴心不改,在2010年病情稍微好转时,又再次向荒山进发,而这一次他遭到大姐极为强烈的反对。“知道她是为我好,不想让我遭罪,可还是要开荒啊。”

  不仅大姐,程老五全家人对继续开荒都失去了信心,两个儿子希望去打工赚钱。

  为让家人支持,儿子每上山干一天活儿,他给开120元工资,儿媳是80元。“等将来山绿了,他们就知道我这眼光不差咧!”老程话语里透着自信。

  程老五的家人并不都这么想。为了开荒山,程老五去信用社贷款,每年利息就好几万元。“现在挖掘机正在开山路,一天就好几千元,我们现在只能给得起油钱,工钱得等有了钱再算。”程老五小儿子诉苦道。

  收获,荒山成了花果山

  让程老五一家人欣慰的是,慢慢的,荒山不仅绿了,还变成了花果山。山上栽种的两万多棵苹果、核桃、柿子、樱桃、仙桃、黄杏等果树相继挂果,开荒有了回报。

  程老五告诉记者,2013年,他卖了1000多公斤苹果、1万多公斤梨、3.5万多公斤柿子,加上其他蔬菜,共收入10多万元。2014年,程老五的收入再上层楼。

  看到山上树木不断挂果带来的收益,程老五的劲头更足了,他开始谋划着建设观光型现代化农业山场。不仅打了机井,修了山顶水池,铺设了几十多里的管道,将整个山场变成了水浇地,还整修了10多公里盘山公路,想让汽车也能开上山顶。他满怀信心地对记者说:“山上风景宜人,等我把山上种满了果树,再盖几座房子,将来也搞采摘和观光。”

  26年过去了,程老五估算了一下投资账,总投入接近300万元,其中有自己的一部分积蓄,还有各种借贷近100万元。尽管程老五的债不少,但如今的他眼光更远,信心倍增,越变越绿的米面峪山场给了他充足的底气。

  时代需要愚公精神

  “山高坡又陡,瘠地土难留。小雨不管用,大雨滚石头。老五不信邪,扎根荒山丘,三代齐上阵,百折未言愁。背土上高岗,长坡引水流,盘路入云霄,荒野变绿洲。”这是一位民间诗人为程老五写下的一首打油诗。

  一处草木难生的荒山野岭,要使其变成旱涝保收的花果山,没有吃苦耐劳的精神不行,因为没有这种精神就会怕苦累,事情就会做不下去,或者做不好;没有百折不挠的精神不行,因为前进路上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遇到挫折就退却,事业就会半途而废;没有长期坚持、前仆后继的精神也不行,因为利用自然、改造自然是一项没有止境的工作,只有坚持不懈,才能渐入佳境。而这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精神就是愚公精神。

  我国山地资源丰富,单单程老五正在奋斗的太行山,就还有上千万亩荒山等待深度开发。我们呼唤更多程老五这样的“新愚公”,让更多的山场披上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