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民国时的铁路春运:1927年曾为春运加开"临客"

2015-3-9 10:59:01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李子明 选稿:宫婷

原标题: 民国时的铁路春运:1927年曾为春运加开"临客"

  民国时期,铁路已经成为大众化交通工具。那会儿在外地上班、求学的人也已经非常多。因此,春节前后,民国铁路客流也非常大,铁路当局也采取了一些针对性措施,开始了中国最早的春运。

  最早春运临客在何时

  笔者查询铁路档案史料,现在能找到的关于民国“春运”最早的资料是1927年广三(广州至三水)铁路管理局上呈交通部的一份呈报。呈报说:“查每岁旧历年关,以习俗相沿,行旅往来,为数甚重。本局为便利搭客起见,向于其时加开快车一次。”后文详细罗列了具体的加车安排,大概是农历腊月二十六到二十八日加开列车一次。从这份档案可以看出,民国时期铁路已经开始在春节期间加开“临客”。这种安排早已实行多年,不是什么新鲜事。

  南京上海间铁路春运何时开始

  1934年春节前夕,京沪(南京至上海)铁路管理局也向社会公布了过年期间的加开“临客”方案:“当局以废历(国民政府废除农历,故称为“废历”)年关已届,一般内地旅沪人士,多返原籍,度其快乐之新年。连日纷纷离沪者,倍多于平时。特自二月八日起在京沪路上加开三四等车一班,以资调剂。惟施行以来,依然拥挤不堪。故决自十日至十三日止,复加开自沪至锡之特快车一班。”查查万年历,1934年的2月8日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五,京沪铁路的春运从这一天正式开始。1947年春节期间,津浦铁路也特别加开了“还乡”专车,专车的开行时间是1月14日起到21日(腊月二十三到除夕)。

  1936年过年期间,京沪铁路局同样在春节前后加开临客。而且,铁路针对上海“工厂林立,劳工众盛”的实际情况,特意组织工作人员到各个工厂,将加车的具体安排及时刻表送到工人手中,以方便他们乘车。这说明当时的京沪铁路(南京至上海间)已经有了春运便民服务。民国春运时间很短。广三铁路春运只有三天时间,后期的京沪、津浦等铁路春运时间稍长,也不过七天。而且均安排在除夕前,过完年后一般不再加开临客。这显然是因为春节后的客流与春节前相比,不太集中,铁路难以把握。

  春运旅客多为小生产者

  民国春运客流量非常有限,民国的大部分时间,“春节”并不是法定假期。各大学校、机关春节不放假。通过翻看季羡林、夏鼐等人读大学期间的日记就能看出来,当时的大学生,尤其是学校与家较远的学生,寒假一般都不回家过年。民国春运的乘客主要是各种小生产者、小商人等,且以短途客流为主。李同愈的小说《平浦列车》就为我们描述了当时的旅客群体:“日子离新年只有一礼拜了,谁不想回家里快快乐乐吃一顿团圆饭?拉车的也好、做伙计的也好、做工的也好,既然大家都有一个家在乡下,一到残年,就本能地想回家去。”

  作家笔下的春运

  民国作家李同愈的小说《平浦列车》写的也是“春运”期间的故事。离过年还有一礼拜,一趟从北平开来的列车刚刚驶入天津车站,还没停稳,月台上的乘客就像蚂蚁般一拥而上,“每一节三等车中都挤得满满的了。从来没见过这样挤法,连针插不进一枝了。第一批挤上去的是精壮的年轻汉子,他们的身体像一堆货物,塞在车厢的走道间,彼此直着脖子站着。第二批挤上去的就只好站在靠门口的地方,把车门都撑住了,没有法子关闭。其余的呢,就只好挤在车厢外的站台了。”

  ◆延伸阅读

  国务院关注新中国铁路春运

  1957年 国务院首次发布春运工作指示

  1957年,国务院第一次专门就做好春运工作发出指示,要求企业、学校动员职工、学生体谅铁路运输困难,能早走的早走,能晚走的晚走,能不走的不走。军人在春节期间不外出旅行,不和群众争购车票。1981年,国务院发出关于做好春节运输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各省、市、自治区人民政府把组织好春节运输工作列入当前重要的议事日程,认真控制旅客流量,认真抓好安全工作,各级交通部门要提高客运服务质量。此后,春运工作变为国务院直接抓,各部委各司其职。上世纪90年代的高峰时期,参与春运工作的国家部委多达12个,此外还有解放军三总部。

  1979年 铁路春运旅客突破1亿人次

  新中国的春运,上世纪50年代以职工探亲流为主、70年代学生流开始加入,90年代民工流大规模爆发,进入新世纪,基本以三流叠加为主,春运旅客运送量从1954年第一次有据可查的2300多万人次开始,逐渐上升。1979年,铁路春运旅客运量突破1亿人次。1984年,“大春运”形成后,全国春运共运送旅客5亿多人次。1994年突破10亿、2006年突破20亿,2012年突破30亿。2014年春运,预测客运量将达到36.23亿人次。

  1983年 春运开始包含各种交通方式

  新中国的春运,从1954年开始,确定了“由铁道部统一指挥协调,必要时请党中央、国务院要求各省、市、自治区及解放军协助”。春运组织上升到了整个铁路系统层面。1983年,春运范围再次提升,由“铁道部统一协调,省、市、自治区及解放军协助”变为“铁路、道路、水路、航空分工协作,全社会支持”。从这一年开始,各种交通运输方式都加入了春运大军,春运不再是铁路包揽天下。

  1988年 铁路春运时间最长63天

  新中国的春运,从1954年开始正式明确了时间。1954年的春运期限为1月21日至2月20日,时间长达一个月。1959年,春运期限为1月15日至2月28日,延长半个月。1975年,春运期限为1月15日至3月15日两个月,长达两个月。1988年,春运期限为1月18日至3月20日,共63天,成为春运史上时间最长的一年。这一年,民工潮集中爆发,《人民日报》刊发了《全国每天有70万人站着乘火车》的报道,报道显示,从春运到暑期,主要干线的特、直快旅客列车超员率都在40%以上,个别车次有时竟高达100%以上。此后,春运压力不断增大,上世纪90年代和新世纪初,春运时间均在40天以上,五六十天屡见不鲜。近年来,春运时间稳定在40天。节前15天,节后25天。

 

上一篇稿件

民国时的铁路春运:1927年曾为春运加开"临客"

2015年3月9日 10:5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 民国时的铁路春运:1927年曾为春运加开"临客"

  民国时期,铁路已经成为大众化交通工具。那会儿在外地上班、求学的人也已经非常多。因此,春节前后,民国铁路客流也非常大,铁路当局也采取了一些针对性措施,开始了中国最早的春运。

  最早春运临客在何时

  笔者查询铁路档案史料,现在能找到的关于民国“春运”最早的资料是1927年广三(广州至三水)铁路管理局上呈交通部的一份呈报。呈报说:“查每岁旧历年关,以习俗相沿,行旅往来,为数甚重。本局为便利搭客起见,向于其时加开快车一次。”后文详细罗列了具体的加车安排,大概是农历腊月二十六到二十八日加开列车一次。从这份档案可以看出,民国时期铁路已经开始在春节期间加开“临客”。这种安排早已实行多年,不是什么新鲜事。

  南京上海间铁路春运何时开始

  1934年春节前夕,京沪(南京至上海)铁路管理局也向社会公布了过年期间的加开“临客”方案:“当局以废历(国民政府废除农历,故称为“废历”)年关已届,一般内地旅沪人士,多返原籍,度其快乐之新年。连日纷纷离沪者,倍多于平时。特自二月八日起在京沪路上加开三四等车一班,以资调剂。惟施行以来,依然拥挤不堪。故决自十日至十三日止,复加开自沪至锡之特快车一班。”查查万年历,1934年的2月8日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五,京沪铁路的春运从这一天正式开始。1947年春节期间,津浦铁路也特别加开了“还乡”专车,专车的开行时间是1月14日起到21日(腊月二十三到除夕)。

  1936年过年期间,京沪铁路局同样在春节前后加开临客。而且,铁路针对上海“工厂林立,劳工众盛”的实际情况,特意组织工作人员到各个工厂,将加车的具体安排及时刻表送到工人手中,以方便他们乘车。这说明当时的京沪铁路(南京至上海间)已经有了春运便民服务。民国春运时间很短。广三铁路春运只有三天时间,后期的京沪、津浦等铁路春运时间稍长,也不过七天。而且均安排在除夕前,过完年后一般不再加开临客。这显然是因为春节后的客流与春节前相比,不太集中,铁路难以把握。

  春运旅客多为小生产者

  民国春运客流量非常有限,民国的大部分时间,“春节”并不是法定假期。各大学校、机关春节不放假。通过翻看季羡林、夏鼐等人读大学期间的日记就能看出来,当时的大学生,尤其是学校与家较远的学生,寒假一般都不回家过年。民国春运的乘客主要是各种小生产者、小商人等,且以短途客流为主。李同愈的小说《平浦列车》就为我们描述了当时的旅客群体:“日子离新年只有一礼拜了,谁不想回家里快快乐乐吃一顿团圆饭?拉车的也好、做伙计的也好、做工的也好,既然大家都有一个家在乡下,一到残年,就本能地想回家去。”

  作家笔下的春运

  民国作家李同愈的小说《平浦列车》写的也是“春运”期间的故事。离过年还有一礼拜,一趟从北平开来的列车刚刚驶入天津车站,还没停稳,月台上的乘客就像蚂蚁般一拥而上,“每一节三等车中都挤得满满的了。从来没见过这样挤法,连针插不进一枝了。第一批挤上去的是精壮的年轻汉子,他们的身体像一堆货物,塞在车厢的走道间,彼此直着脖子站着。第二批挤上去的就只好站在靠门口的地方,把车门都撑住了,没有法子关闭。其余的呢,就只好挤在车厢外的站台了。”

  ◆延伸阅读

  国务院关注新中国铁路春运

  1957年 国务院首次发布春运工作指示

  1957年,国务院第一次专门就做好春运工作发出指示,要求企业、学校动员职工、学生体谅铁路运输困难,能早走的早走,能晚走的晚走,能不走的不走。军人在春节期间不外出旅行,不和群众争购车票。1981年,国务院发出关于做好春节运输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各省、市、自治区人民政府把组织好春节运输工作列入当前重要的议事日程,认真控制旅客流量,认真抓好安全工作,各级交通部门要提高客运服务质量。此后,春运工作变为国务院直接抓,各部委各司其职。上世纪90年代的高峰时期,参与春运工作的国家部委多达12个,此外还有解放军三总部。

  1979年 铁路春运旅客突破1亿人次

  新中国的春运,上世纪50年代以职工探亲流为主、70年代学生流开始加入,90年代民工流大规模爆发,进入新世纪,基本以三流叠加为主,春运旅客运送量从1954年第一次有据可查的2300多万人次开始,逐渐上升。1979年,铁路春运旅客运量突破1亿人次。1984年,“大春运”形成后,全国春运共运送旅客5亿多人次。1994年突破10亿、2006年突破20亿,2012年突破30亿。2014年春运,预测客运量将达到36.23亿人次。

  1983年 春运开始包含各种交通方式

  新中国的春运,从1954年开始,确定了“由铁道部统一指挥协调,必要时请党中央、国务院要求各省、市、自治区及解放军协助”。春运组织上升到了整个铁路系统层面。1983年,春运范围再次提升,由“铁道部统一协调,省、市、自治区及解放军协助”变为“铁路、道路、水路、航空分工协作,全社会支持”。从这一年开始,各种交通运输方式都加入了春运大军,春运不再是铁路包揽天下。

  1988年 铁路春运时间最长63天

  新中国的春运,从1954年开始正式明确了时间。1954年的春运期限为1月21日至2月20日,时间长达一个月。1959年,春运期限为1月15日至2月28日,延长半个月。1975年,春运期限为1月15日至3月15日两个月,长达两个月。1988年,春运期限为1月18日至3月20日,共63天,成为春运史上时间最长的一年。这一年,民工潮集中爆发,《人民日报》刊发了《全国每天有70万人站着乘火车》的报道,报道显示,从春运到暑期,主要干线的特、直快旅客列车超员率都在40%以上,个别车次有时竟高达100%以上。此后,春运压力不断增大,上世纪90年代和新世纪初,春运时间均在40天以上,五六十天屡见不鲜。近年来,春运时间稳定在40天。节前15天,节后2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