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资料】博文女校:中共一大附会场还是代表们食宿地?

2016-5-23 13:17: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客 选稿:夏阳

原标题:红色密码

  image

  博文女校

  博文女校,距离曾经的李公馆仅有200米之遥。1921年7月先后住进了10位神秘寓客,我们现在知道他们都是前来参加中共一大的各地代表,中共一大会场就在李公馆。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博文女校似乎不仅仅是中共一大代表的食宿地。

  博文女校住进了十位神秘寓客

  1921年7月,位于蒲柏路389号(今太仓路127号)的博文女校,由于放暑假清静了没多久,从下半月起,突然又热闹起来。一位又一位访客来此入住,自称是“北京大学师生暑期旅行团”成员。他们南腔北调,显然来自于五湖四海。最后,博文女校竟然入住了10位临时寓客。这里,不必卖关子,他们就是各地早期党组织派来沪参加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北京代表张国焘、刘仁静,长沙代表毛泽东、何叔衡,武汉代表董必武、陈潭秋,济南代表王尽美、邓恩铭,日本留学生代表周佛海,包惠僧则是受陈独秀的委派。

  博文女校临街的二楼,毛泽东、何叔衡住西边前半间(原为博文女校职工宿舍),王尽美、邓恩铭住西边沿马路的后小间,董必武、陈潭秋住东边的前半间,包惠僧、张国焘、周佛海及刘仁静住沿马路的东边后半间和中间。这其中,张国焘来沪筹办一大,来上海最早,除博文女校外另有住处。此外,上海代表李俊汉、李达均住在上海的各自住处;广东代表陈公博携新婚妻子来度蜜月,住在大东旅社。

  董必武起先住在湖北善后公会,临近开会,这才入住博文女校。包惠僧刚到上海的那天,原是直奔渔阳里2号,投奔住在那里的李达。但是,张国焘叫他搬到博文女校去。此时的博文女校俨然已是中共一大代表专用的招待所。女校仅留厨役一人,负责做饭兼当门卫。没有特别介绍的话,闲杂人等谁也别想进去。此校位于法租界,距离作为一大主会场的李公馆仅200余米之遥,步行不过5分钟,往来真是太便利了。

  在博文女校举行中共一大开幕式

  关于博文女校是怎么被选作中共一大代表的住宿地的,学界至少存有三种说法。一说是李汉俊联系的,他的住处邻近博文女校,他的新嫂子薛文淑当时就在那里求学,应当了解学校放假校舍空置的情况,李汉俊又与女校长黄绍兰有同乡之谊,不难商量。二说是李达夫人王会悟联系的,她当过黄兴夫人徐宗汉的秘书,而徐宗汉又是博文女校的董事长。缘此,王会悟与黄绍兰相熟,熟人好办事。三说是董必武与黄侃有同学之谊,当时黄侃任教于武昌高师,董必武通过黄侃致信黄绍兰,称北京大学的一些师生要利用暑假到上海旅游,希望能借博文女校小住。随后,再由李达(一说王会悟)出面,与黄绍兰晤谈商定租借女校之事。

  事实上,不能将博文女校简单地看成是中共一大代表的食宿地。就在最后一名中共一大代表(陈公博)抵沪的第二天(7月22日),部分一大代表在博文女校楼上开过一次碰头会。据包惠僧所言,“像是预备会”。而陈潭秋的回忆是,当时“推选张国焘同志为大会主席,毛泽东同志与周佛海任记录。就在博文女校楼上举行开幕式”。那天,李达把王会悟也带来了,她坐在外间的凉台上,没有参与讨论,似乎有意担任警戒任务。

  毛泽东在博文女校凝神静思

  7月23日晚,13名“一大”代表齐聚上李汉俊住处,另还有来自苏俄与共产国际的马林、尼克尔斯基,中共一大正式召开。此后还开了5次会议(其间休会两天),7月30日夜召开的第6次会议,因为侦探的闯入、法租界巡捕接踵而至而流产。除了陈公博陪李汉俊留在李公馆应对法巡捕,与会代表纷纷离开是非之地,纷纷前往老渔阳里2号李达住处商议对策。周佛海当晚因腹泄留在博文女校休息,毛泽东冒着危险前往看望,告知险情后,二人又去李达家,议定到嘉兴南湖继续开会。

  中共一大会议期间,一大代表除了到李公馆开过几次会,以及赴嘉兴南湖之外举行最后的会议,绝大多数时间是在博文女校中度过的。他们在博文女校聚首,交流各地早期共产党组织的活动情况,讨论建党的原则,酝酿选举党的领导机构,研究党的性质及其纲领,等等。刘仁静回忆:“毛泽东同志在代表住所的一个房子里,经常走走想想,搔首寻思”。正是如此,博文女校是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凝神静思,催生无产阶级伟大政党的重要场所之一。

   (原文刊登于2014年6月25日)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资料】博文女校:中共一大附会场还是代表们食宿地?

2016年5月23日 13:17 来源:东方网

原标题:红色密码

  image

  博文女校

  博文女校,距离曾经的李公馆仅有200米之遥。1921年7月先后住进了10位神秘寓客,我们现在知道他们都是前来参加中共一大的各地代表,中共一大会场就在李公馆。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博文女校似乎不仅仅是中共一大代表的食宿地。

  博文女校住进了十位神秘寓客

  1921年7月,位于蒲柏路389号(今太仓路127号)的博文女校,由于放暑假清静了没多久,从下半月起,突然又热闹起来。一位又一位访客来此入住,自称是“北京大学师生暑期旅行团”成员。他们南腔北调,显然来自于五湖四海。最后,博文女校竟然入住了10位临时寓客。这里,不必卖关子,他们就是各地早期党组织派来沪参加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北京代表张国焘、刘仁静,长沙代表毛泽东、何叔衡,武汉代表董必武、陈潭秋,济南代表王尽美、邓恩铭,日本留学生代表周佛海,包惠僧则是受陈独秀的委派。

  博文女校临街的二楼,毛泽东、何叔衡住西边前半间(原为博文女校职工宿舍),王尽美、邓恩铭住西边沿马路的后小间,董必武、陈潭秋住东边的前半间,包惠僧、张国焘、周佛海及刘仁静住沿马路的东边后半间和中间。这其中,张国焘来沪筹办一大,来上海最早,除博文女校外另有住处。此外,上海代表李俊汉、李达均住在上海的各自住处;广东代表陈公博携新婚妻子来度蜜月,住在大东旅社。

  董必武起先住在湖北善后公会,临近开会,这才入住博文女校。包惠僧刚到上海的那天,原是直奔渔阳里2号,投奔住在那里的李达。但是,张国焘叫他搬到博文女校去。此时的博文女校俨然已是中共一大代表专用的招待所。女校仅留厨役一人,负责做饭兼当门卫。没有特别介绍的话,闲杂人等谁也别想进去。此校位于法租界,距离作为一大主会场的李公馆仅200余米之遥,步行不过5分钟,往来真是太便利了。

  在博文女校举行中共一大开幕式

  关于博文女校是怎么被选作中共一大代表的住宿地的,学界至少存有三种说法。一说是李汉俊联系的,他的住处邻近博文女校,他的新嫂子薛文淑当时就在那里求学,应当了解学校放假校舍空置的情况,李汉俊又与女校长黄绍兰有同乡之谊,不难商量。二说是李达夫人王会悟联系的,她当过黄兴夫人徐宗汉的秘书,而徐宗汉又是博文女校的董事长。缘此,王会悟与黄绍兰相熟,熟人好办事。三说是董必武与黄侃有同学之谊,当时黄侃任教于武昌高师,董必武通过黄侃致信黄绍兰,称北京大学的一些师生要利用暑假到上海旅游,希望能借博文女校小住。随后,再由李达(一说王会悟)出面,与黄绍兰晤谈商定租借女校之事。

  事实上,不能将博文女校简单地看成是中共一大代表的食宿地。就在最后一名中共一大代表(陈公博)抵沪的第二天(7月22日),部分一大代表在博文女校楼上开过一次碰头会。据包惠僧所言,“像是预备会”。而陈潭秋的回忆是,当时“推选张国焘同志为大会主席,毛泽东同志与周佛海任记录。就在博文女校楼上举行开幕式”。那天,李达把王会悟也带来了,她坐在外间的凉台上,没有参与讨论,似乎有意担任警戒任务。

  毛泽东在博文女校凝神静思

  7月23日晚,13名“一大”代表齐聚上李汉俊住处,另还有来自苏俄与共产国际的马林、尼克尔斯基,中共一大正式召开。此后还开了5次会议(其间休会两天),7月30日夜召开的第6次会议,因为侦探的闯入、法租界巡捕接踵而至而流产。除了陈公博陪李汉俊留在李公馆应对法巡捕,与会代表纷纷离开是非之地,纷纷前往老渔阳里2号李达住处商议对策。周佛海当晚因腹泄留在博文女校休息,毛泽东冒着危险前往看望,告知险情后,二人又去李达家,议定到嘉兴南湖继续开会。

  中共一大会议期间,一大代表除了到李公馆开过几次会,以及赴嘉兴南湖之外举行最后的会议,绝大多数时间是在博文女校中度过的。他们在博文女校聚首,交流各地早期共产党组织的活动情况,讨论建党的原则,酝酿选举党的领导机构,研究党的性质及其纲领,等等。刘仁静回忆:“毛泽东同志在代表住所的一个房子里,经常走走想想,搔首寻思”。正是如此,博文女校是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凝神静思,催生无产阶级伟大政党的重要场所之一。

   (原文刊登于2014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