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媒体:安徽成了洪涝灾害报道的新闻盲区

2016-7-10 08:08:29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曹林 选稿:费一妍

  原标题:不要遗忘新闻盲区的洪涝灾情

  好几个安徽朋友都在朋友圈吐槽说,安徽成为这一次媒体洪涝灾害报道的新闻盲区。此次安徽的受灾情况跟湖北、湖南、江苏一样严重,但从外地媒体上很少看到反映安徽灾情的报道,翻开报纸和打开电视,基本都集中在武汉和南京这些大城市,上热搜的很多话题标签都是“湖北湖南暴雨”,很少带上安徽。很多安徽人一边上传本地严重受灾的场景,一边抱怨自己被遗忘了。

  不提醒可能感觉不到,一提醒就会意识到,媒体报道灾情时确实可能在无意中忽略了安徽,使本应重点关注的地方成为一个新闻盲区。外地媒体都在集中报道武汉为何总是“看海”,关注南京的街道被淹,反思大城市下水道欠账和填湖造成的问题……可“被遗忘的”安徽灾情同样严重。

  截至7月6日9时,安徽累计受灾人口1140.3万人,因灾死亡31人,因灾失踪3人。据安徽当地媒体报道,今年安徽省入汛降雨比1998年多两成,强降雨导致长江安徽段全线超警戒水位。正因为忧心安徽的灾情,李克强总理日前考察长江淮河流域防汛抗洪和抢险救灾工作的第一站就是安徽,赶到阜阳视察被称为“千里淮河第一闸”的王家坝闸,要求将其筑成“千里防汛第一关”。

  安徽成为新闻盲区,灾情严重程度与媒体关注度不太相称,其实并非媒体刻意选择性屏蔽和故意遗忘,也不是缺乏对生命的关怀,而是关注视野的局限和对新闻价值认知的偏颇,被网络设置的热点议题牵着鼻子走,缺乏对灾情判断的问题意识。从新闻价值的角度看,盯住大城市似乎更能出新闻,大城市的问题更能成为热点——所以“紧盯大城市”已成为灾难报道的一种套路。其实小县城的排水问题也非常严重,更严重的是农村——城市起码已经有了像样的排水设施,但农村这方面则欠账太多,几乎逢雨必涝,成为防汛薄弱的环节。

  在受灾的广大农村地区,很多村民不会像城里人那样“随手拍”,不会把大水淹没的灾情发到自媒体上,也不会以近乎全景直播的方式让公众看到灾情,但农村的灾情可能更严重。新闻之上,还有公共责任,新闻除了吸引眼球,更担当着报道真相让公众充分知情并作出理性判断的责任。

  从另一个角度看,相比之下,欠发达地区之所以经常成为新闻盲区,在于他们在舆论场上缺乏话语权,于是成为灾难中沉默的、被遗忘的大多数。解决这个问题,非常需要媒体能够突破视角的局限,不能总在网上找新闻,不能沉浸于互联网所形成的灾情幻觉中,被更会表达自身利益诉求的网民所设置的议题牵着走。

  有必要意识到,媒体应该去打捞互联网之外那些沉默的声音,到互联网的视野盲区,去关注那里的灾情,不要让他们成为新闻和救援“孤岛”。

  当然,最需要突破这种新闻盲区的是政府部门,对灾情的评估、救灾物资的投放、救灾的着力点放在哪里,要有清晰的问题意识。

上一篇稿件

媒体:安徽成了洪涝灾害报道的新闻盲区

2016年7月10日 08:08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不要遗忘新闻盲区的洪涝灾情

  好几个安徽朋友都在朋友圈吐槽说,安徽成为这一次媒体洪涝灾害报道的新闻盲区。此次安徽的受灾情况跟湖北、湖南、江苏一样严重,但从外地媒体上很少看到反映安徽灾情的报道,翻开报纸和打开电视,基本都集中在武汉和南京这些大城市,上热搜的很多话题标签都是“湖北湖南暴雨”,很少带上安徽。很多安徽人一边上传本地严重受灾的场景,一边抱怨自己被遗忘了。

  不提醒可能感觉不到,一提醒就会意识到,媒体报道灾情时确实可能在无意中忽略了安徽,使本应重点关注的地方成为一个新闻盲区。外地媒体都在集中报道武汉为何总是“看海”,关注南京的街道被淹,反思大城市下水道欠账和填湖造成的问题……可“被遗忘的”安徽灾情同样严重。

  截至7月6日9时,安徽累计受灾人口1140.3万人,因灾死亡31人,因灾失踪3人。据安徽当地媒体报道,今年安徽省入汛降雨比1998年多两成,强降雨导致长江安徽段全线超警戒水位。正因为忧心安徽的灾情,李克强总理日前考察长江淮河流域防汛抗洪和抢险救灾工作的第一站就是安徽,赶到阜阳视察被称为“千里淮河第一闸”的王家坝闸,要求将其筑成“千里防汛第一关”。

  安徽成为新闻盲区,灾情严重程度与媒体关注度不太相称,其实并非媒体刻意选择性屏蔽和故意遗忘,也不是缺乏对生命的关怀,而是关注视野的局限和对新闻价值认知的偏颇,被网络设置的热点议题牵着鼻子走,缺乏对灾情判断的问题意识。从新闻价值的角度看,盯住大城市似乎更能出新闻,大城市的问题更能成为热点——所以“紧盯大城市”已成为灾难报道的一种套路。其实小县城的排水问题也非常严重,更严重的是农村——城市起码已经有了像样的排水设施,但农村这方面则欠账太多,几乎逢雨必涝,成为防汛薄弱的环节。

  在受灾的广大农村地区,很多村民不会像城里人那样“随手拍”,不会把大水淹没的灾情发到自媒体上,也不会以近乎全景直播的方式让公众看到灾情,但农村的灾情可能更严重。新闻之上,还有公共责任,新闻除了吸引眼球,更担当着报道真相让公众充分知情并作出理性判断的责任。

  从另一个角度看,相比之下,欠发达地区之所以经常成为新闻盲区,在于他们在舆论场上缺乏话语权,于是成为灾难中沉默的、被遗忘的大多数。解决这个问题,非常需要媒体能够突破视角的局限,不能总在网上找新闻,不能沉浸于互联网所形成的灾情幻觉中,被更会表达自身利益诉求的网民所设置的议题牵着走。

  有必要意识到,媒体应该去打捞互联网之外那些沉默的声音,到互联网的视野盲区,去关注那里的灾情,不要让他们成为新闻和救援“孤岛”。

  当然,最需要突破这种新闻盲区的是政府部门,对灾情的评估、救灾物资的投放、救灾的着力点放在哪里,要有清晰的问题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