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砥砺奋进的五年】十三载数百藏医出“药州”

2017-5-19 17:52:19

来源:中青在线 作者:李想 选稿:成昭远

原标题:【砥砺奋进的五年】十三载数百藏医出“药州”

  学生们在课堂上学习藏医知识。阿度/摄

  教师带学生辨药 视觉中国供图

  贡布曼隆宇妥藏医学校 李想/摄

  下午4点,西藏自治区林芝市米林县南伊珞巴民族乡的一间教室里,学生们身披暗红色棉袍,坐在藏式卡垫上,盘着腿,用藏语大声诵读《四部医典》。讲台上放着一条金黄色哈达,教室的墙上,挂着标注着藏文的人体结构图、穴位图、药材图。

  校长松热贡西缓步走进教室,学生们立即停止了读书声,起立问好,表达对松热贡西的敬意。80多名学生,5位教师,构成了这所山脚下的藏医学校。13年来,已经有500多名学生从这里毕业,他们中的大多数,如今在西藏各地行医。

  在这里读书,学费和食宿都是免费的,学生们住在3人一间的小寝室里。一些贫困家庭的子女来到这里,摆脱了小小年纪就去赶牦牛、挖虫草的命运。他们将在3年内学习藏医知识,取得由林芝市职业技术学校颁发的中专学历证书。

  “同学们,我们又见面了。”松热贡西微笑着。他只能听懂零星的几句汉语,平时无论是给病人看病,还是为学生授课,都用藏语交流。5月7日,他讲的是有关“品德”的课。平日里,松热贡西大多时间都在学校的诊室里给慕名而来的患者看病,每个月仅有一两次机会坐在这里,告诉学生如何“行医”和“做人”。每当他讲课的时候,教室总是被挤得满满的。

  拉珍是二年级的学生,她今年25岁,家在日喀则桑珠孜区江当乡。当地虫草资源匮乏,藏民大多只能依靠种植青稞、养牦牛和藏香猪为生。因为要养活5个孩子,父母的负担极重。初中毕业后,拉珍没再读书。她来到280公里以外的拉萨,在一家火锅店做服务员。

  每天和各种蔬菜、蘸料、肉类打交道,被火锅的气味熏着,拉珍的生活一日日重复着。2014年,她偶然听说有一所“不用交学费的”藏医学校,那时,她的父亲正被一种奇怪的皮肤病折磨,这激发了她的学医梦,“学门手艺,总比打零工更好。”8月,已经辍学5年的拉珍重新拿起笔,艰难地参加了入学考试,“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所幸通过了。”拉珍回忆。

  每年8月,是米林县药草疯长的季节,也是学校的招生季。松热贡西说,学校招收的学生年龄多在17岁~25岁之间,“至少要掌握初中知识,才能在医学上有所造诣。”不少学生家境贫寒,主要来自那曲、山南、阿里、日喀则等地,父母会带着孩子来学校参加入学考试——他们不仅需要完成命题作文,教师还会随意翻开一页《四部医典》,学生先要念一遍,再誊写出来。此外,他们还要走到校长和教师面前做自我介绍。

  很久没有读书的拉珍起初总是提笔忘字,“太久没学了,都忘了。”说到这儿,拉珍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为了恶补,她每天早早地来到教室背诵藏医常识,午休时间,她会跑去附近的小树林里看书、写字。

  学校的大门是暗红色的,依旧保持古时寺庙大门的风格。厨房、诊室、宿舍分布在一栋教学楼的周围。校门口立着的两块牌子,分别用藏文和汉文写着这所学校的名字——贡布曼隆宇妥藏医学校。

  藏语中,“曼隆”,是草药丰富的地方,“宇妥”,指藏医大师、医圣宇妥·云丹贡布——1200多年前,宇妥·云丹贡布就在当地创办了历史上第一所藏医学校,并用20多年时间完成了藏医经典著作《四部医典》。

  “书中论述了人体解剖、生理、病理、诊断、治疗法则和药理,曾被译成多种语言。”坐在一间挂满医药内容唐卡的房间内,校长松热贡西喝了一口甜茶,“这么多年了,它一直都是藏医学中最上乘的读本。”《四部医典》被誉为藏医药百科全书,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汉译序文中写着:“这是一部古代医学巨著,在藏医学中,它的重要性相当于汉族医学中的《黄帝内经》”。这也是学生们必修的教材,自入学开始,一直要学到毕业。

  松热贡西出生于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的一个农牧民家庭,17岁出家礼佛。1986年,松热贡西开始游学,起初学习武学,继而对藏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四处找大师求教研习。那个年代,在家乡缺医少药的环境下,他意识到“医药对人们是多么重要”。1993年,他来到西藏藏医学院,师从次成坚赞,学习藏医。

  7年后,松热贡西毕业,回到日喀则的一所寺庙中修行,并为前来烧香拜佛的藏民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