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盘点贪官的司机们 有人做行贿中间人有人借机上位

2017-6-16 06:05:03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张莹 选稿:熊芳雨

原标题:贪官的司机们 有人做行贿中间人有人借机上位

  6月15日发行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在第3版刊发文章《掉进钱眼里 毁于贪欲中——双牌县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红安严重违纪问题剖析》。文章披露,湖南省双牌县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红安伙同亲信司机文某,采取购买假发票、虚开发票的手段,到东安县相关单位报账,贪污公款达340余万元。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贪官与司机的“组合”已出现在不少贪腐案件中,部分司机凭借接近领导的特殊身份开始参与贪腐,甚至成为“主谋”,贪污、代收钱、受贿、洗钱都有他们的参与。另外,也有一部分司机因利益问题与领导反目,最终事情败露。

  专家认为,打破专人专车的配车制度,是避免司机与官员共同涉腐的有效措施。

  副县长与司机合演“二人转”贪上百万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湖南省双牌县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红安,研究生学历,当过小学老师。2003年,35岁的他享受了副处级待遇,一年后当上东安县政府党组成员,两年后担任县委常委,2007年11月任东安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11年3月起,他开始担任东安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2015年4月,又转任双牌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

  然而,随着职务不断提升,权力越来越大,刘红安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松,原先还信誓旦旦“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他,逐渐把“道”抛在了脑后,一门心思奔着“财”去,从吃吃喝喝,再到收受红包礼金,再到贪污公款,一步一步从“破纪”走向“破法”。

  经查,2010年1月至2016年6月,刘红安收受红包礼金共计58.6万元。从开始收受1.4万元,到收受4.2万元,再到突破10万元,收受的红包礼金“屡创新高”,越来越肆无忌惮。

  2011年1月,刘红安的亲信司机文某听说县里个别领导安排司机用虚假发票到相关单位报账的事,马上向刘红安汇报。刘红安深受“启发”,两人商议让文某在长沙出差时购买一些假发票和虚开一些发票,先由刘红安给东安县相关单位领导打招呼,再由文某将虚假发票混同部分真实开支票据到相关单位报账,虚假发票报账的资金通过文某交刘红安使用和支配。

  就这样,利用职务便利,刘红安伙同文某,采取购买假发票、虚开发票的手段,到东安县相关单位报账,贪污公款达340余万元。

  这位被执纪人员称为“掉进钱眼里”的副县长,终于倒在了自己的发财迷梦中。

  司机成领导与行贿者中间人

  领导与司机合伙成为一种新的腐败群体,并非首次发生。

  安徽省颍上县原交通局长王玉坤就是其中之一,王玉坤多次更换职务,但都舍不得扔下他的司机孙刚。王玉坤看中了孙刚的头脑灵活,每逢幕后交易中都能准确领会“领导意图”。

  据《安徽商报》报道,2015年5月,颍上县交通局原局长王玉坤,受贿200余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其司机孙刚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

  据了解,王玉坤除了自己受贿外,还通过其司机孙刚的撮合进行共同受贿。 2011年1月29日,安徽一公司项目经理张某按照事前约定向孙刚工商银行的信用卡汇款80万元,并明确告知孙刚给予王玉坤60万元、孙刚20万元,

  2011年10月,颍上县要建工程总价达3000余万元的夏谢路,交通局负责招标。王玉坤的老朋友张志甲(化名)想揽下工程,便找到司机孙刚打听。孙刚借机牵线搭桥,但王玉坤为了避人耳目,并不愿意多与张志甲直接联系,就让孙刚当传话筒。后来张志甲中标,专门给孙刚80万块钱,里面20万给孙作“喝茶钱”,60万则转交王玉坤,以感谢二人帮助其中标夏谢路改建工程。

  司机助领导洗白巨额赃款

  司机协助领导贪污的方式并不只有做“中间人”一种,“高明者”不仅能管入还能管出。广州白云农工商公司巨腐案主犯张新华,就靠司机和外甥,用钱庄、用空壳公司,洗白巨额赃款。

  据媒体报道,2014年12月10日,广州中院一审宣判,白云农工商原总经理张新华犯贪污罪、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张新华贪腐达3.4亿,记者梳理广东省内涉及贪腐案的金额,无人能出其右。

  据了解,张新华事发于2013年6月,在其落马三个月后,跟随其多年的司机张桂新和外甥石志文,一老一小在同一天被抓,真相开始浮出。二人因涉嫌帮助张新华收贿“洗钱”,被控受贿罪。

  检方指控,2004年至2013年间,张新华担任广州市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经理、广州有林投资管理公司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兼任白云公司经理,收受江某、游某、何某等人贿送的款项共计9780万元人民币、238万港元。

  在此期间,张桂新和石志文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在张新华的授意下,二人成立香港新元投资有限公司、广州和弦贸易有限公司等公司,用以接收贿款。张桂新多次协助张新华收何某、游某等人的贿赂款项,并将所收赃款汇入此两家公司账户和香港刘某辉的个人账户。而后,张桂新和石志文将新元公司赃款汇至张新华前妻女的账目。

  “平时有时会半夜叫我去他家里帮忙。”张桂新说,张新华对其很是信任,逢年过节常常帮他收钱,行贿人要来送钱,也是打电话给他。

  张桂新也表示,其帮助张新华办事,压力很大。在香港汇款时,英文可难倒了他,幸亏在刘某辉的协助下,才顺利将赃款汇出。当然,他前后也拿到了25万元的“奖励”。

  司机摇身一变成局长

  除上述情况外,还有些官员把自己的司机提拔成干部。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就曾将自己的司机王某提拔成保密局局长。

  据《法制日报》报道,去年6月4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副厅级)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滥用职权一案进行一审宣判。法院认定边飞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犯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据新华网报道,边飞的司机王某也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50万元及掩饰、隐瞒巨额犯罪所得案,被提起公诉。

  据检方透露,被告人王某1998年初至2013年10月一直任边飞专职司机,其间被转干并任大名县委办公室保密局局长。自2012年5月起,王某利用任县委书记专职司机、与县委书记关系密切的便利条件,不到一年半时间收受他人贿赂50万元人民币,并承诺为请托人谋取利益。

  王某得知边飞被组织调查后,于2013年11月按照边飞事前吩咐,将边飞藏匿的现金、金条、玉器等价值数千万元的财物转移藏匿。

  司机握不雅照向官员“借”钱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注意到,也并非所有的司机都如上文中那么忠心耿耿。一旦翻脸,官员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据《新快报》报道,广州某单位一离职司机,以“有不雅照”为名,数次勒索前单位的副局长,得手共计2.6万元。最终,涉案司机被判刑三年半。

  湖南人匡某山,原是广州某单位一副局长的专职司机。2010年,因男女问题,匡自动请辞。离职后,匡某山向副局长宣称手上有不雅照片,遂以治病、找工作等理由,不断向其借钱,并威胁会将不雅照发给家人及单位。副局长虽然没看过这些照片,但由此害怕照片流传出去,还是给了两次钱。

  其后,不堪前司机接连要钱还要安排工作,副局长向单位领导和纪检部门报告,并到派出所报警。

  专家建议:打破专人专车的配车制度

  “司机成为特权人士,这是社会上不健康的人际关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任建明在谈及官员与其司机隐秘的利益关系时表示。

  据《新快报》报道,任建明表示,现实生活中,因为工作的便利,不少司机能比较多地知道领导的喜好、行踪,乃至更多不为人知的隐私。“有的司机甚至比秘书知道的还多。”实际上,司机不仅仅是为领导服务,也为领导办事,甚至成为许多与领导相关事项的经手人或牵线人。

  任建明直言,不少司机不仅跟领导有过分亲密的关系,更有信息优势,因此也成为不少人接近领导的一个捷径——“有的领导调任还要带着司机走,甚至有的官员本身就是从司机提拔起来,进了公务员队伍。”

  解决司机特权的问题,必须对领导者本人的权力进行限制。目前来看,比较可行的是打破专人专车的配车制度。建议在相对大的范围,不仅仅局限于某局,来进行司机轮岗,“换人不换车。”

  他建议,可以由机关事务局统一安排司机,分配到各局用车,最长半年轮换一次,“司机不固定,,则相对熟悉或勾结的可能就小了很多。”

  任建明最后补充,当然,如果在公车改革中,最终取消了公车配备,没有了公车司机,就更好办了。

上一篇稿件

盘点贪官的司机们 有人做行贿中间人有人借机上位

2017年6月16日 06:05 来源:法制晚报

原标题:贪官的司机们 有人做行贿中间人有人借机上位

  6月15日发行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在第3版刊发文章《掉进钱眼里 毁于贪欲中——双牌县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红安严重违纪问题剖析》。文章披露,湖南省双牌县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红安伙同亲信司机文某,采取购买假发票、虚开发票的手段,到东安县相关单位报账,贪污公款达340余万元。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贪官与司机的“组合”已出现在不少贪腐案件中,部分司机凭借接近领导的特殊身份开始参与贪腐,甚至成为“主谋”,贪污、代收钱、受贿、洗钱都有他们的参与。另外,也有一部分司机因利益问题与领导反目,最终事情败露。

  专家认为,打破专人专车的配车制度,是避免司机与官员共同涉腐的有效措施。

  副县长与司机合演“二人转”贪上百万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湖南省双牌县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刘红安,研究生学历,当过小学老师。2003年,35岁的他享受了副处级待遇,一年后当上东安县政府党组成员,两年后担任县委常委,2007年11月任东安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11年3月起,他开始担任东安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2015年4月,又转任双牌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

  然而,随着职务不断提升,权力越来越大,刘红安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松,原先还信誓旦旦“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他,逐渐把“道”抛在了脑后,一门心思奔着“财”去,从吃吃喝喝,再到收受红包礼金,再到贪污公款,一步一步从“破纪”走向“破法”。

  经查,2010年1月至2016年6月,刘红安收受红包礼金共计58.6万元。从开始收受1.4万元,到收受4.2万元,再到突破10万元,收受的红包礼金“屡创新高”,越来越肆无忌惮。

  2011年1月,刘红安的亲信司机文某听说县里个别领导安排司机用虚假发票到相关单位报账的事,马上向刘红安汇报。刘红安深受“启发”,两人商议让文某在长沙出差时购买一些假发票和虚开一些发票,先由刘红安给东安县相关单位领导打招呼,再由文某将虚假发票混同部分真实开支票据到相关单位报账,虚假发票报账的资金通过文某交刘红安使用和支配。

  就这样,利用职务便利,刘红安伙同文某,采取购买假发票、虚开发票的手段,到东安县相关单位报账,贪污公款达340余万元。

  这位被执纪人员称为“掉进钱眼里”的副县长,终于倒在了自己的发财迷梦中。

  司机成领导与行贿者中间人

  领导与司机合伙成为一种新的腐败群体,并非首次发生。

  安徽省颍上县原交通局长王玉坤就是其中之一,王玉坤多次更换职务,但都舍不得扔下他的司机孙刚。王玉坤看中了孙刚的头脑灵活,每逢幕后交易中都能准确领会“领导意图”。

  据《安徽商报》报道,2015年5月,颍上县交通局原局长王玉坤,受贿200余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其司机孙刚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

  据了解,王玉坤除了自己受贿外,还通过其司机孙刚的撮合进行共同受贿。 2011年1月29日,安徽一公司项目经理张某按照事前约定向孙刚工商银行的信用卡汇款80万元,并明确告知孙刚给予王玉坤60万元、孙刚20万元,

  2011年10月,颍上县要建工程总价达3000余万元的夏谢路,交通局负责招标。王玉坤的老朋友张志甲(化名)想揽下工程,便找到司机孙刚打听。孙刚借机牵线搭桥,但王玉坤为了避人耳目,并不愿意多与张志甲直接联系,就让孙刚当传话筒。后来张志甲中标,专门给孙刚80万块钱,里面20万给孙作“喝茶钱”,60万则转交王玉坤,以感谢二人帮助其中标夏谢路改建工程。

  司机助领导洗白巨额赃款

  司机协助领导贪污的方式并不只有做“中间人”一种,“高明者”不仅能管入还能管出。广州白云农工商公司巨腐案主犯张新华,就靠司机和外甥,用钱庄、用空壳公司,洗白巨额赃款。

  据媒体报道,2014年12月10日,广州中院一审宣判,白云农工商原总经理张新华犯贪污罪、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张新华贪腐达3.4亿,记者梳理广东省内涉及贪腐案的金额,无人能出其右。

  据了解,张新华事发于2013年6月,在其落马三个月后,跟随其多年的司机张桂新和外甥石志文,一老一小在同一天被抓,真相开始浮出。二人因涉嫌帮助张新华收贿“洗钱”,被控受贿罪。

  检方指控,2004年至2013年间,张新华担任广州市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经理、广州有林投资管理公司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兼任白云公司经理,收受江某、游某、何某等人贿送的款项共计9780万元人民币、238万港元。

  在此期间,张桂新和石志文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在张新华的授意下,二人成立香港新元投资有限公司、广州和弦贸易有限公司等公司,用以接收贿款。张桂新多次协助张新华收何某、游某等人的贿赂款项,并将所收赃款汇入此两家公司账户和香港刘某辉的个人账户。而后,张桂新和石志文将新元公司赃款汇至张新华前妻女的账目。

  “平时有时会半夜叫我去他家里帮忙。”张桂新说,张新华对其很是信任,逢年过节常常帮他收钱,行贿人要来送钱,也是打电话给他。

  张桂新也表示,其帮助张新华办事,压力很大。在香港汇款时,英文可难倒了他,幸亏在刘某辉的协助下,才顺利将赃款汇出。当然,他前后也拿到了25万元的“奖励”。

  司机摇身一变成局长

  除上述情况外,还有些官员把自己的司机提拔成干部。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就曾将自己的司机王某提拔成保密局局长。

  据《法制日报》报道,去年6月4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河北省大名县原县委书记边飞(副厅级)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滥用职权一案进行一审宣判。法院认定边飞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犯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据新华网报道,边飞的司机王某也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50万元及掩饰、隐瞒巨额犯罪所得案,被提起公诉。

  据检方透露,被告人王某1998年初至2013年10月一直任边飞专职司机,其间被转干并任大名县委办公室保密局局长。自2012年5月起,王某利用任县委书记专职司机、与县委书记关系密切的便利条件,不到一年半时间收受他人贿赂50万元人民币,并承诺为请托人谋取利益。

  王某得知边飞被组织调查后,于2013年11月按照边飞事前吩咐,将边飞藏匿的现金、金条、玉器等价值数千万元的财物转移藏匿。

  司机握不雅照向官员“借”钱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注意到,也并非所有的司机都如上文中那么忠心耿耿。一旦翻脸,官员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据《新快报》报道,广州某单位一离职司机,以“有不雅照”为名,数次勒索前单位的副局长,得手共计2.6万元。最终,涉案司机被判刑三年半。

  湖南人匡某山,原是广州某单位一副局长的专职司机。2010年,因男女问题,匡自动请辞。离职后,匡某山向副局长宣称手上有不雅照片,遂以治病、找工作等理由,不断向其借钱,并威胁会将不雅照发给家人及单位。副局长虽然没看过这些照片,但由此害怕照片流传出去,还是给了两次钱。

  其后,不堪前司机接连要钱还要安排工作,副局长向单位领导和纪检部门报告,并到派出所报警。

  专家建议:打破专人专车的配车制度

  “司机成为特权人士,这是社会上不健康的人际关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任建明在谈及官员与其司机隐秘的利益关系时表示。

  据《新快报》报道,任建明表示,现实生活中,因为工作的便利,不少司机能比较多地知道领导的喜好、行踪,乃至更多不为人知的隐私。“有的司机甚至比秘书知道的还多。”实际上,司机不仅仅是为领导服务,也为领导办事,甚至成为许多与领导相关事项的经手人或牵线人。

  任建明直言,不少司机不仅跟领导有过分亲密的关系,更有信息优势,因此也成为不少人接近领导的一个捷径——“有的领导调任还要带着司机走,甚至有的官员本身就是从司机提拔起来,进了公务员队伍。”

  解决司机特权的问题,必须对领导者本人的权力进行限制。目前来看,比较可行的是打破专人专车的配车制度。建议在相对大的范围,不仅仅局限于某局,来进行司机轮岗,“换人不换车。”

  他建议,可以由机关事务局统一安排司机,分配到各局用车,最长半年轮换一次,“司机不固定,,则相对熟悉或勾结的可能就小了很多。”

  任建明最后补充,当然,如果在公车改革中,最终取消了公车配备,没有了公车司机,就更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