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官员为赌博不择手段:自驾出关、上演金蝉脱壳

2017-6-17 04:59:22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张莹 选稿:熊芳雨

原标题:自驾出关、上演金蝉脱壳 官员为赌博不择手段

  6月16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日前,天津市纪委对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市供销合作总社原党委书记边仁权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根据通报称,边仁权除非法占有公共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款物,涉嫌贪污、受贿等情节外,还长期参加赌博活动。

  边仁权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沉迷赌博的官员不在少数。他们在招数上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有人挪用公款还赌债,有人工作时间上演“金蝉脱壳”。

  对此,《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发表文章称,治理“官赌”的力度还需要继续加大,发现多少查处多少,决不姑息。

  通报中提及长期参加赌博活动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日前,天津市纪委对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市供销合作总社原党委书记边仁权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边仁权在担任河北区委副书记、区长,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副书记、主任、党委书记,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期间,违反政治纪律,串供并伪造证据,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说明妻女经商办企业、家庭财产等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购物卡;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决定将市供销合作总社境外考察和业务接待费用虚构名目在下属单位报销;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款物,涉嫌贪污、受贿犯罪,并长期参加赌博活动。

  边仁权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党纪意识缺失,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依据有关规定,经天津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天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边仁权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据公开简历显示,边仁权,男,汉族,1955年2月出生,天津本地人,历任天津市河北区副区长,区委副书记、区长;天津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副书记、书记、主任,天津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正局级)等职务。2016年12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

  热衷境外赌博还有人玩“金蝉脱壳”

  近年来,被冠以“嗜赌”标签的官员,边仁权并不是第一个。他们也绝不满足于小赌怡情,甚至将手伸向了国外的赌场。

  2016年7月22日,中纪委官方网站公布了一个重磅消息: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赖德荣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赖德荣也因此被连降八级,从部级官员直降到科员。

  赖德荣

  经查,赖德荣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纪律意识淡薄,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接受公款宴请;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多次到境外赌博。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议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赖德荣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降为科员。

  与赖德荣类似,原广东江门台山市体育局局长李健扬在1999年至2001年间,到港澳特别行政区赌博达100多次,累计进出赌场200多次。2001年5月间,李健扬先后到澳门15次,一个月的时间内他竟在澳门呆了24天。

  李健扬不仅休息时间赌,在上班的时候也对葡京赌场流连忘返。为了避人耳目,李健扬在内地和港澳地区赌博时都“小心翼翼”,他经常自己开车从珠海和深圳出关,有时他为了造成自己没有外出的假象,甚至还将他的专用车放在单位里,单独坐出租车去赌博。

  据《成都日报》报道,李健扬借职务便利,采取将公款变为私有、以体育局名义借款偿还赌资的手段,先后挪用公款到港澳地区和在本地进行赌博或偿还赌债,合计人民币747.55万元、港币11.77万元。

  他们挪用安置费、医保金偿还赌资

  与赌博相生相伴的问题则是赌资,官员挪用公款还债的案例在近年来,也是屡见不鲜。

  据新华网报道,2014年7月,武汉市新洲区民政局原局长张火金挪用公款案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

  法院审理查明,张火金在2008年至2013年担任新洲区民政局局长期间,7次挪用公款共计110.2万元人民币,用于偿还个人赌债。加上受贿等犯罪情节,张火金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3年。

  据张火金供述,他是从2006年开始染上赌博的,认识放高利贷的薛某后,开始“向她借钱打麻将”。薛某上门要债时,张火金便想到拿公款还赌债。张火金先后从新洲区民政局及下属殡仪馆的财务部门,用现金支票转账等方式,挪用公款偿还个人赌债。

  在一审现场,头发灰白的张火金在最后陈述时流泪自责:“我参加工作32年,在人生收获阶段,陷入赌博深渊,最终搞得妻离子散。我感谢组织和司法机关对我的拯救,接受惩处。”

  挪用公款用来赌博的还有:广西兴业县高峰镇“新农合”管理办原出纳杨叶忠陷入网络私彩赌博输光积蓄后,先后26次从“新农合”基金中挪用公款共计127万多元;广东东莞一镇长李为民为还赌债,采取个人写借条等方式,先后挪用公款上亿元。

  纪检监察报:发现多少查处多少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乔新生说,公款成为官员赌博“提款机”,核心还是公款管理和使用约束太软、违法违规处罚太轻。应借助网络技术对资金异动进行预警和查账,及时发现隐患。

  要把党员干部的工作“八小时外”的圈子和行为纳入党员干部管理,重视涉赌举报,加大查处和曝光力度,将其作为“反四风”的重要范畴加强震慑,遏制公款涉赌之风。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十八大以来,在全面从严治党的高压态势下,一些地方的干部赌博歪风已经大受遏制,但依然没有根除,有的还改头换面、转入地下,个别地方甚至愈演愈烈。治理“官赌”的力度还需要继续加大,发现多少查处多少,决不姑息,以此防止破窗效应,打消一些人“法不责众”的心理。

  需要从治本入手,让权力运行规范化、法治化,消除寻租空间和渠道;同时加大对党员干部的日常思想教育,解决好总开关问题,引导党员干部带头禁赌拒赌,主动劝阻、制止赌博行为。党风正则民风淳,狠刹干部参赌涉赌的歪风,必然会向社会注入更多正能量,对于遏制民间赌博之风、净化社会风气起到推动作用。

上一篇稿件

官员为赌博不择手段:自驾出关、上演金蝉脱壳

2017年6月17日 04:59 来源:法制晚报

原标题:自驾出关、上演金蝉脱壳 官员为赌博不择手段

  6月16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日前,天津市纪委对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市供销合作总社原党委书记边仁权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根据通报称,边仁权除非法占有公共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款物,涉嫌贪污、受贿等情节外,还长期参加赌博活动。

  边仁权

  法晚·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沉迷赌博的官员不在少数。他们在招数上也是无所不用其极,有人挪用公款还赌债,有人工作时间上演“金蝉脱壳”。

  对此,《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发表文章称,治理“官赌”的力度还需要继续加大,发现多少查处多少,决不姑息。

  通报中提及长期参加赌博活动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日前,天津市纪委对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市供销合作总社原党委书记边仁权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边仁权在担任河北区委副书记、区长,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副书记、主任、党委书记,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期间,违反政治纪律,串供并伪造证据,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说明妻女经商办企业、家庭财产等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购物卡;违反工作纪律,违规决定将市供销合作总社境外考察和业务接待费用虚构名目在下属单位报销;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款物,涉嫌贪污、受贿犯罪,并长期参加赌博活动。

  边仁权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党纪意识缺失,严重违反党的纪律,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依据有关规定,经天津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天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边仁权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据公开简历显示,边仁权,男,汉族,1955年2月出生,天津本地人,历任天津市河北区副区长,区委副书记、区长;天津市供销合作总社党委副书记、书记、主任,天津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正局级)等职务。2016年12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

  热衷境外赌博还有人玩“金蝉脱壳”

  近年来,被冠以“嗜赌”标签的官员,边仁权并不是第一个。他们也绝不满足于小赌怡情,甚至将手伸向了国外的赌场。

  2016年7月22日,中纪委官方网站公布了一个重磅消息: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赖德荣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赖德荣也因此被连降八级,从部级官员直降到科员。

  赖德荣

  经查,赖德荣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纪律意识淡薄,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接受公款宴请;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多次到境外赌博。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议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赖德荣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降为科员。

  与赖德荣类似,原广东江门台山市体育局局长李健扬在1999年至2001年间,到港澳特别行政区赌博达100多次,累计进出赌场200多次。2001年5月间,李健扬先后到澳门15次,一个月的时间内他竟在澳门呆了24天。

  李健扬不仅休息时间赌,在上班的时候也对葡京赌场流连忘返。为了避人耳目,李健扬在内地和港澳地区赌博时都“小心翼翼”,他经常自己开车从珠海和深圳出关,有时他为了造成自己没有外出的假象,甚至还将他的专用车放在单位里,单独坐出租车去赌博。

  据《成都日报》报道,李健扬借职务便利,采取将公款变为私有、以体育局名义借款偿还赌资的手段,先后挪用公款到港澳地区和在本地进行赌博或偿还赌债,合计人民币747.55万元、港币11.77万元。

  他们挪用安置费、医保金偿还赌资

  与赌博相生相伴的问题则是赌资,官员挪用公款还债的案例在近年来,也是屡见不鲜。

  据新华网报道,2014年7月,武汉市新洲区民政局原局长张火金挪用公款案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

  法院审理查明,张火金在2008年至2013年担任新洲区民政局局长期间,7次挪用公款共计110.2万元人民币,用于偿还个人赌债。加上受贿等犯罪情节,张火金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3年。

  据张火金供述,他是从2006年开始染上赌博的,认识放高利贷的薛某后,开始“向她借钱打麻将”。薛某上门要债时,张火金便想到拿公款还赌债。张火金先后从新洲区民政局及下属殡仪馆的财务部门,用现金支票转账等方式,挪用公款偿还个人赌债。

  在一审现场,头发灰白的张火金在最后陈述时流泪自责:“我参加工作32年,在人生收获阶段,陷入赌博深渊,最终搞得妻离子散。我感谢组织和司法机关对我的拯救,接受惩处。”

  挪用公款用来赌博的还有:广西兴业县高峰镇“新农合”管理办原出纳杨叶忠陷入网络私彩赌博输光积蓄后,先后26次从“新农合”基金中挪用公款共计127万多元;广东东莞一镇长李为民为还赌债,采取个人写借条等方式,先后挪用公款上亿元。

  纪检监察报:发现多少查处多少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乔新生说,公款成为官员赌博“提款机”,核心还是公款管理和使用约束太软、违法违规处罚太轻。应借助网络技术对资金异动进行预警和查账,及时发现隐患。

  要把党员干部的工作“八小时外”的圈子和行为纳入党员干部管理,重视涉赌举报,加大查处和曝光力度,将其作为“反四风”的重要范畴加强震慑,遏制公款涉赌之风。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十八大以来,在全面从严治党的高压态势下,一些地方的干部赌博歪风已经大受遏制,但依然没有根除,有的还改头换面、转入地下,个别地方甚至愈演愈烈。治理“官赌”的力度还需要继续加大,发现多少查处多少,决不姑息,以此防止破窗效应,打消一些人“法不责众”的心理。

  需要从治本入手,让权力运行规范化、法治化,消除寻租空间和渠道;同时加大对党员干部的日常思想教育,解决好总开关问题,引导党员干部带头禁赌拒赌,主动劝阻、制止赌博行为。党风正则民风淳,狠刹干部参赌涉赌的歪风,必然会向社会注入更多正能量,对于遏制民间赌博之风、净化社会风气起到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