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周总理最后一任秘书的名字 出现在中纪委机关报上

2017-7-15 14:39:01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长安街知事微信号 选稿:成昭远

原标题:周总理最后一任秘书的名字 出现在中纪委机关报上

  “我的退休生涯,伴随着讲授周总理那些我亲身经历的感人故事,走进了一些党政机关和部队、院校。党的十八大以来正风反腐的成效,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的。”

  7月14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上,开设了“我与这五年”专栏,邀请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士,讲述他们与正风反腐相关的亲身经历、所见所闻。开栏第一篇就请到了曾任周恩来总理秘书的纪东少将,分享他在这五年中感受到的党风政风新面貌。

  作为周恩来总理的最后一任秘书,纪东陪伴了周总理生命中的最后8年。他1943年出生于河南商丘,1961年从西安应征入伍,成为建国后中央警卫团首次面向全国招收的警卫人员之一。1968年8月,时年25岁的纪东到周总理身边担任秘书,主要负责党、政、军、群等方面的工作。

  1976年周总理逝世后,纪东转业到国务院办公厅工作,在秘书局担任信息处长。他于1984年重新入伍,出任国务院办公厅警卫处长,1987年调任武警司令部任作战勤务部长、办公室主任。1994年,纪东转任武警指挥学院副院长,同年被授予少将警衔。

  退休后他从事周恩来生平相关的历史研究工作,担任周恩来邓颖超研究中心顾问、中共中央文献研究会周恩来思想生平研究分会副会长。他将自己的秘书经历集结成册,出版了《难忘的八年——周恩来秘书回忆录》和《非常岁月:回忆周恩来总理的最后八年》两本回忆录。

  由于经常到党政机关讲课,纪东明显感觉到了机关作风的转变。各个地方或单位都安排在食堂餐厅吃饭,陪同的人员、饭菜的数量等都有规定。少了吃吃喝喝,破除了作风积弊,大家反而感觉获得了“解放”,更轻松自在。

  让他感受较深的还有称谓的变化。他曾常听到干部们称一把手“老大”“老板”,对他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很不适应。如今,“同志”终于回来了,“老板”“老大”几乎绝迹,这让他怀念起把“同志”看得至高无上的周总理,在他珍藏的几个总理题字的信封上,写的都是“纪东同志”。

  在文章中,纪东用周总理拒绝“特权”的故事用以共勉:年逾古稀的周总理一次陪外宾出差,宾馆房间里放了一盘广柑,他觉得这就是“特权”。

  长安街知事APP发现,无论是在讲座还是回忆录中,纪东都多次提到总理“严于律己的修养”。

  周恩来平时外出,吃饭、洗衣、喝茶,都是自己付钱。乘车到医院看病、看望朋友,每次都要司机老杨记下公里数,自己交汽油费。

  总理从不收礼,也不允许地方给中央送。1961年青海省委知道中央机关的生活很艰苦,就从青海湖打捞了2000多斤鳇鱼运到中央办公厅。周恩来知道后,要求退回去。但因为路途遥远,退回去,鱼会腐烂,他才同意作价,把款汇过去。为此事,中共中央、国务院专门发了通报,要各省、市以此为戒,不准再送东西给中央。凡是送给他个人的礼品,他一律退回,不能退的,就付款,然后交有关部门处理。

  周总理住的西花厅由于年久失修,墙面斑驳,地面返潮。工作人员打算趁他外出检查工作收拾一下。等回来时,总理火了,说什么也不进屋。经过大家苦劝,他才勉强进去,但是要求必须换回旧窗帘和旧桌椅。他说:“我住的房子修得这么好,有的百姓还是几代人挤在一间小房子里,我能心安吗?”这件事,他在200多人参加的国务院全体会议上做了三次检讨,并且反复告诫部长们:“你们不要重复我的错误。”他还多次郑重表态:“只要我在总理位置上一天,国务院的小礼堂就绝对不允许翻修。”

  对自己的亲属、晚辈,总理不仅不用职权为他们谋取任何私利,而且提出比一般人更严格的要求。他生前对亲属制定了十条家规:晚辈不准丢下工作专程来看望;来者一律住招待所;一律到食堂排队买饭菜,无工作者总理付伙食费;看戏以家属身份买票入场,不准用招待券;不允许请客送礼;不允许动用公家汽车;凡个人生活,能自己做的事,不要别人来办;艰苦朴素;不炫耀自己;不谋私利,不搞特殊化。

  1963年,周总理对国务院各部委的领导同志讲,领导干部要过生活关,“生活关分两种: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物质生活方面,我们领导干部应该知足常乐,要觉得自己的物质待遇够了,甚至过了,觉得少一点好,人家分给我们的多了就应该居之不安。

  纪东表示,一段时间,党的好传统好作风被一些人抛到了九霄云外,尤其是那些高级领导干部中的腐败分子,忘记了初心,忘记了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大搞权钱交易,甚至拉山头、搞宗派,乌烟瘴气。

  党的十八大以来,从上到下抓作风建设,“老虎”“苍蝇”一起打,查处了大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党员领导干部,惩治了大量的腐败分子。当前,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但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

  在他看来,我们党历史上如周恩来总理这样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我们有责任懂。不仅要懂,还有责任把他们那种担当、那种历史自觉传承下去。

  “一碗肉、一盘水果、两个馒头,这些东西哪会被现在的人看在眼里?但在战争和困难时期,它们折射的就是我们党艰苦奋斗、不求享受的优良作风。共和国的大厦就是在这样的精神高地上建立起来的,今天的我们当自重、自警、自省!”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周总理最后一任秘书的名字 出现在中纪委机关报上

2017年7月15日 14:39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周总理最后一任秘书的名字 出现在中纪委机关报上

  “我的退休生涯,伴随着讲授周总理那些我亲身经历的感人故事,走进了一些党政机关和部队、院校。党的十八大以来正风反腐的成效,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的。”

  7月14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上,开设了“我与这五年”专栏,邀请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士,讲述他们与正风反腐相关的亲身经历、所见所闻。开栏第一篇就请到了曾任周恩来总理秘书的纪东少将,分享他在这五年中感受到的党风政风新面貌。

  作为周恩来总理的最后一任秘书,纪东陪伴了周总理生命中的最后8年。他1943年出生于河南商丘,1961年从西安应征入伍,成为建国后中央警卫团首次面向全国招收的警卫人员之一。1968年8月,时年25岁的纪东到周总理身边担任秘书,主要负责党、政、军、群等方面的工作。

  1976年周总理逝世后,纪东转业到国务院办公厅工作,在秘书局担任信息处长。他于1984年重新入伍,出任国务院办公厅警卫处长,1987年调任武警司令部任作战勤务部长、办公室主任。1994年,纪东转任武警指挥学院副院长,同年被授予少将警衔。

  退休后他从事周恩来生平相关的历史研究工作,担任周恩来邓颖超研究中心顾问、中共中央文献研究会周恩来思想生平研究分会副会长。他将自己的秘书经历集结成册,出版了《难忘的八年——周恩来秘书回忆录》和《非常岁月:回忆周恩来总理的最后八年》两本回忆录。

  由于经常到党政机关讲课,纪东明显感觉到了机关作风的转变。各个地方或单位都安排在食堂餐厅吃饭,陪同的人员、饭菜的数量等都有规定。少了吃吃喝喝,破除了作风积弊,大家反而感觉获得了“解放”,更轻松自在。

  让他感受较深的还有称谓的变化。他曾常听到干部们称一把手“老大”“老板”,对他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很不适应。如今,“同志”终于回来了,“老板”“老大”几乎绝迹,这让他怀念起把“同志”看得至高无上的周总理,在他珍藏的几个总理题字的信封上,写的都是“纪东同志”。

  在文章中,纪东用周总理拒绝“特权”的故事用以共勉:年逾古稀的周总理一次陪外宾出差,宾馆房间里放了一盘广柑,他觉得这就是“特权”。

  长安街知事APP发现,无论是在讲座还是回忆录中,纪东都多次提到总理“严于律己的修养”。

  周恩来平时外出,吃饭、洗衣、喝茶,都是自己付钱。乘车到医院看病、看望朋友,每次都要司机老杨记下公里数,自己交汽油费。

  总理从不收礼,也不允许地方给中央送。1961年青海省委知道中央机关的生活很艰苦,就从青海湖打捞了2000多斤鳇鱼运到中央办公厅。周恩来知道后,要求退回去。但因为路途遥远,退回去,鱼会腐烂,他才同意作价,把款汇过去。为此事,中共中央、国务院专门发了通报,要各省、市以此为戒,不准再送东西给中央。凡是送给他个人的礼品,他一律退回,不能退的,就付款,然后交有关部门处理。

  周总理住的西花厅由于年久失修,墙面斑驳,地面返潮。工作人员打算趁他外出检查工作收拾一下。等回来时,总理火了,说什么也不进屋。经过大家苦劝,他才勉强进去,但是要求必须换回旧窗帘和旧桌椅。他说:“我住的房子修得这么好,有的百姓还是几代人挤在一间小房子里,我能心安吗?”这件事,他在200多人参加的国务院全体会议上做了三次检讨,并且反复告诫部长们:“你们不要重复我的错误。”他还多次郑重表态:“只要我在总理位置上一天,国务院的小礼堂就绝对不允许翻修。”

  对自己的亲属、晚辈,总理不仅不用职权为他们谋取任何私利,而且提出比一般人更严格的要求。他生前对亲属制定了十条家规:晚辈不准丢下工作专程来看望;来者一律住招待所;一律到食堂排队买饭菜,无工作者总理付伙食费;看戏以家属身份买票入场,不准用招待券;不允许请客送礼;不允许动用公家汽车;凡个人生活,能自己做的事,不要别人来办;艰苦朴素;不炫耀自己;不谋私利,不搞特殊化。

  1963年,周总理对国务院各部委的领导同志讲,领导干部要过生活关,“生活关分两种: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物质生活方面,我们领导干部应该知足常乐,要觉得自己的物质待遇够了,甚至过了,觉得少一点好,人家分给我们的多了就应该居之不安。

  纪东表示,一段时间,党的好传统好作风被一些人抛到了九霄云外,尤其是那些高级领导干部中的腐败分子,忘记了初心,忘记了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大搞权钱交易,甚至拉山头、搞宗派,乌烟瘴气。

  党的十八大以来,从上到下抓作风建设,“老虎”“苍蝇”一起打,查处了大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党员领导干部,惩治了大量的腐败分子。当前,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但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

  在他看来,我们党历史上如周恩来总理这样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我们有责任懂。不仅要懂,还有责任把他们那种担当、那种历史自觉传承下去。

  “一碗肉、一盘水果、两个馒头,这些东西哪会被现在的人看在眼里?但在战争和困难时期,它们折射的就是我们党艰苦奋斗、不求享受的优良作风。共和国的大厦就是在这样的精神高地上建立起来的,今天的我们当自重、自警、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