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贪官为免落马求助神灵:找"大师"占卜仕途前程

2017-7-25 05:45:31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李洪鹏 选稿:熊芳雨

原标题:这3个贪官为免落马,竟求超能力搭救

  得知被调查,多次找算命先生卜卦,祈求神灵保佑自己“涉险过关”……今天上午,湖北纪委通报,该省厅官周松青因严重违纪及搞迷信活动等问题被双开。

  看法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与此人类似,抚顺原市长栾庆伟、“河北第一秘”李真在倒台前都请所谓“大师”占卜过,得到的回复是“没问题”。结果没过几天,就被宣布接受调查。

  中纪委机关报称,贪官搞封建迷信,更是在妄图依靠某些个“大师”结成了一群结党营私、彼此庇护提携的迷信腐败圈子。在动真格的党纪国法面前,他们统统被打回原形。

  15岁上大学的厅官求神灵保佑过关

  据湖北纪委的通报,省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原主任周松青涉嫌贪污、受贿,其不但不如实报告家庭房产和股票情况、大肆收受礼金,还在得知被调查后,与他人串供堵口,多次找算命先生卜卦,祈求神灵保佑自己“涉险过关”,信仰迷失,搞迷信活动。

  然而,再祈求神灵保佑“涉险过关”也无济于事,目前,此人已被双开,违纪所得被没收,且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公开简历显示,1963年10月出生的周松青系湖北监利人,恢复高考第二年便考上武汉纺织工学院,当时他年仅15岁。毕业后,他先是在一家织布厂当技术员,4年后升任副厂长。

  1986年2月,周松青正式迈入仕途,进入荆门市委组织部,7年后升任市外经委副主任,即副处级。新千年来临之时,此人离开荆门市直机关,赴下属的钟祥任副市长,并于次年升任市长(正处级)。

  任市长两年后,周松青升为钟祥市委书记,主政一方,并在不久后再进一步成为荆门市委常委。算下来,此人在钟祥共待了近8年,完成了副处到副厅的跨越。

  2008年初,他重回荆门,担副市长,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共长达7年。2015年5月,周松青首次离开荆门,赴湖北另一地级市孝感任市委副书记。算下来,此人从1982年毕业就长期任职荆门,长达33年。

  短暂于孝感停留后,去年8月,此人获任省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位列正厅级。不成想,8个月之后就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看法新闻记者发现,周松青落马2天后,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就以涉嫌受贿罪对其立案侦查。

  “大师”保证没事,当天他就落马了

  闻听接受组织调查,先考虑的不是坦白问题,争取宽大处理,而是搞串供对抗,甚至请算命先生指点,周松青的做法实在滑天下之大稽。

  看法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其实周松青并非第一个妄图靠“大师”过关的违纪违法官员。今年2月,中纪委网站刊发辽宁抚顺原市长栾庆伟的案件警示录《一个在贪欲中沉沦的“学者市长”》。

  (栾庆伟)

  文章称,栾庆伟对权力、金钱的追求永不满足,使他不惜使出浑身解数,甚至把心思用到迷信上,不问苍生问鬼神。2007年栾庆伟到大连高新区工作后,见过的几个“大师”都说他的命很好,一生顺利,官运亨通。

  2015年以来,他听到社会上关于调查他的一些传言后,在接受组织调查的前几天还和一个所谓的“大师”见了面。这位“大师”信誓旦旦地告诉他:“有惊无险,没有任何问题。”离开后,“大师”还发来信息说:“确实没有问题,不是为了安慰你才这么说的。”

  结果不多久此人就落马,并于2016年7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无独有偶,被称为“河北第一秘”的河北省国税局原局长李真也是“不信马列信鬼神”队伍中的一员。在仕途升迁过程中,李真曾多次找“大师”算命,卜问仕途和“钱程”,大师说的合其心意时,李真会给其大笔钱财作为奖励。

  (李真)

  在2000年3月1日,李真电话咨询“大师”,问自己此时去省委开会是否会有事。“大师”曾向其保证没事。然而,就在当天,李真落马。

  对于上述迷恋“大师”的官员,有媒体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贪官之所以趋之若鹜,除了求超自然能力的封建迷信,更重要的是看重“大师”的背后的关系网。

  某些名流、官员、商人和明星深知,不讲关系,他们的成功和高升不可能实现。“大师”就不仅肩负掮客的角色,还为这些人提供了一个互相利用的平台,从而实现更多的利益交换和利润。

  贪官依靠“大师”妄图建腐败圈

  因而,早在2015年7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就指出,封建迷信之所以对某些官员存在吸引力,很大程度上是给官员们制造了“不依靠廉洁奉公就能步步高升,吃拿卡要也不怕法律严惩”的幻觉假象。在他们看来,通过所谓的“大师”点拨,就能够找到升官发财的终南捷径。

  更有甚者,依靠某些个“大师”结成了一群结党营私、彼此庇护提携的迷信腐败圈子。因而一些不入流的所谓“大师”得以长期招摇撞骗,成为贪腐分子的座上宾。然而,假的终究是假的。大师、靠山石们并没有让刘志军、韩桂芝之流逃脱法律的制裁。在动真格的党纪国法面前,自诩神通广大的“大师”统统被打回原形。

  深究腐败官员大搞封建迷信的深层次原因,无不是信仰缺失、道德败坏。归根到底,不过是用封建迷信的沉疴麻痹自己,为贪腐壮胆、为升官找“自信”。正如一位贪官在忏悔时写下的那样:“信仰的堤坝一旦溃决,牢房的大门便会打开”。

  (刘志军)

  将腐败享乐寄托在封建迷信之上,不仅将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到头来还难免一场空。2016年1月1日起,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正式实施,条例将组织或参加迷信活动纳入违反政治纪律行为,情节严重者可以开除党籍。

  其中第五十八条规定,组织迷信活动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参加迷信活动,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贪官为免落马求助神灵:找"大师"占卜仕途前程

2017年7月25日 05:45 来源:法制晚报

原标题:这3个贪官为免落马,竟求超能力搭救

  得知被调查,多次找算命先生卜卦,祈求神灵保佑自己“涉险过关”……今天上午,湖北纪委通报,该省厅官周松青因严重违纪及搞迷信活动等问题被双开。

  看法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与此人类似,抚顺原市长栾庆伟、“河北第一秘”李真在倒台前都请所谓“大师”占卜过,得到的回复是“没问题”。结果没过几天,就被宣布接受调查。

  中纪委机关报称,贪官搞封建迷信,更是在妄图依靠某些个“大师”结成了一群结党营私、彼此庇护提携的迷信腐败圈子。在动真格的党纪国法面前,他们统统被打回原形。

  15岁上大学的厅官求神灵保佑过关

  据湖北纪委的通报,省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原主任周松青涉嫌贪污、受贿,其不但不如实报告家庭房产和股票情况、大肆收受礼金,还在得知被调查后,与他人串供堵口,多次找算命先生卜卦,祈求神灵保佑自己“涉险过关”,信仰迷失,搞迷信活动。

  然而,再祈求神灵保佑“涉险过关”也无济于事,目前,此人已被双开,违纪所得被没收,且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公开简历显示,1963年10月出生的周松青系湖北监利人,恢复高考第二年便考上武汉纺织工学院,当时他年仅15岁。毕业后,他先是在一家织布厂当技术员,4年后升任副厂长。

  1986年2月,周松青正式迈入仕途,进入荆门市委组织部,7年后升任市外经委副主任,即副处级。新千年来临之时,此人离开荆门市直机关,赴下属的钟祥任副市长,并于次年升任市长(正处级)。

  任市长两年后,周松青升为钟祥市委书记,主政一方,并在不久后再进一步成为荆门市委常委。算下来,此人在钟祥共待了近8年,完成了副处到副厅的跨越。

  2008年初,他重回荆门,担副市长,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共长达7年。2015年5月,周松青首次离开荆门,赴湖北另一地级市孝感任市委副书记。算下来,此人从1982年毕业就长期任职荆门,长达33年。

  短暂于孝感停留后,去年8月,此人获任省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位列正厅级。不成想,8个月之后就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看法新闻记者发现,周松青落马2天后,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就以涉嫌受贿罪对其立案侦查。

  “大师”保证没事,当天他就落马了

  闻听接受组织调查,先考虑的不是坦白问题,争取宽大处理,而是搞串供对抗,甚至请算命先生指点,周松青的做法实在滑天下之大稽。

  看法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其实周松青并非第一个妄图靠“大师”过关的违纪违法官员。今年2月,中纪委网站刊发辽宁抚顺原市长栾庆伟的案件警示录《一个在贪欲中沉沦的“学者市长”》。

  (栾庆伟)

  文章称,栾庆伟对权力、金钱的追求永不满足,使他不惜使出浑身解数,甚至把心思用到迷信上,不问苍生问鬼神。2007年栾庆伟到大连高新区工作后,见过的几个“大师”都说他的命很好,一生顺利,官运亨通。

  2015年以来,他听到社会上关于调查他的一些传言后,在接受组织调查的前几天还和一个所谓的“大师”见了面。这位“大师”信誓旦旦地告诉他:“有惊无险,没有任何问题。”离开后,“大师”还发来信息说:“确实没有问题,不是为了安慰你才这么说的。”

  结果不多久此人就落马,并于2016年7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无独有偶,被称为“河北第一秘”的河北省国税局原局长李真也是“不信马列信鬼神”队伍中的一员。在仕途升迁过程中,李真曾多次找“大师”算命,卜问仕途和“钱程”,大师说的合其心意时,李真会给其大笔钱财作为奖励。

  (李真)

  在2000年3月1日,李真电话咨询“大师”,问自己此时去省委开会是否会有事。“大师”曾向其保证没事。然而,就在当天,李真落马。

  对于上述迷恋“大师”的官员,有媒体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贪官之所以趋之若鹜,除了求超自然能力的封建迷信,更重要的是看重“大师”的背后的关系网。

  某些名流、官员、商人和明星深知,不讲关系,他们的成功和高升不可能实现。“大师”就不仅肩负掮客的角色,还为这些人提供了一个互相利用的平台,从而实现更多的利益交换和利润。

  贪官依靠“大师”妄图建腐败圈

  因而,早在2015年7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就指出,封建迷信之所以对某些官员存在吸引力,很大程度上是给官员们制造了“不依靠廉洁奉公就能步步高升,吃拿卡要也不怕法律严惩”的幻觉假象。在他们看来,通过所谓的“大师”点拨,就能够找到升官发财的终南捷径。

  更有甚者,依靠某些个“大师”结成了一群结党营私、彼此庇护提携的迷信腐败圈子。因而一些不入流的所谓“大师”得以长期招摇撞骗,成为贪腐分子的座上宾。然而,假的终究是假的。大师、靠山石们并没有让刘志军、韩桂芝之流逃脱法律的制裁。在动真格的党纪国法面前,自诩神通广大的“大师”统统被打回原形。

  深究腐败官员大搞封建迷信的深层次原因,无不是信仰缺失、道德败坏。归根到底,不过是用封建迷信的沉疴麻痹自己,为贪腐壮胆、为升官找“自信”。正如一位贪官在忏悔时写下的那样:“信仰的堤坝一旦溃决,牢房的大门便会打开”。

  (刘志军)

  将腐败享乐寄托在封建迷信之上,不仅将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到头来还难免一场空。2016年1月1日起,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正式实施,条例将组织或参加迷信活动纳入违反政治纪律行为,情节严重者可以开除党籍。

  其中第五十八条规定,组织迷信活动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参加迷信活动,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