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国梦·践行者】周金枝:转投“农门”不畏天涯海角 誓把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

2017-11-27 16:59:52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卢冠琼 陈琛 选稿:曾炟

原标题:周金枝:转投“农门”不畏天涯海角 誓把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

  赶在晚上11点前,周金枝终于将当天最后一箱“跑海鸭蛋”送到了顾客手中。跟随配送车踏上返程路,她又开始了新的忙碌——目不转睛一条条地翻阅手机信息:今日销量、明日订单、物流动态……还有她最在意的消费者反馈。在杭州,不少小区门卫对于这个80后青年并不陌生:“车上都是一些新鲜的农产品”,“她经常跟车来配送,很热情,大家都愿意帮她提意见”,“听说小姑娘和自己的爱人以前创业做进出口贸易的,做的很成功,后来却帮海南一些农业合作社做起了销售”,“两年多了,现在还在做”。

  郑卫江与周金枝。中国青年网记者 卢冠琼 摄

  2015年,在很多人眼里已经事业有成的郑卫江、周金枝夫妻俩,突然转移重心,一头扎进“农门”开始了二次创业,让周围的朋友充满不解。从熟悉的进出口贸易跨界到陌生的农业领域,从事业稳定的浙江奔赴到毫无根基的海南,他们能行吗?两年后,当“儋州区域公共品牌”的重要性被越来越多人认可、村民手中的农产品也能在全国各地热销流通,当国内首家热带田园综合体在海南正式启动、近千户儋州村民成功搭乘旅游扶贫的东风,夫妻俩一切从零开始的勇气和努力得到了肯定。

  一次选择 一个约定:“金”牌青春应当造福人民

  “下了那么大的决心去海南儋州发展,怎么还经常回杭州,自己一家一户地卖农产品?”在过去两年间,周金枝时常被这么问起。

  2015年,经过十几年打拼,事业已经趋于稳定的郑卫江、周金枝夫妇,盘下了儋州嘉禾农业。因为夫妻俩认为,“2004年以来,中央一号文件连续十多年以‘三农’为主题,作为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时期的‘重中之重’,双创时代,农业领域大有可为”。 

  “这是最好的时代,既然有理想,就应该大胆地去追求!”决心到远在“天涯海角”的海南创业,他们斗志昂扬。

  一到儋州,如何处理公司拥有的5000亩国有出让土地成了周金枝夫妇的第一个难题。尽管是个农业新手,但是周金枝很明确,“不做好定位,就不能贸然对土地进行开发”。早在2005年8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浙江安吉余村考察时,便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这一论断,指引着这对起步于浙江的80后夫妻,“我们不能破坏生态而搞发展,保住绿水青山,就能打造金山银山!”这片土地最适合做什么?夫妻俩开始跑遍山山水水,进行探索。

  郑卫江与周金枝先后到多个农业基地调研考察。资料图

  “进入这个领域,我们要先了解儋州能种什么,能产出什么,销量如何,然后才能做尝试、选品种。”考察调研了儋州市彼时最负盛名的九大农业品牌,周金枝既喜又忧。得益于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儋州木瓜、跑海鸭蛋、香芋等多种农产品产高质优,但是随着种植养殖的村民越来越多,价低难销的问题日渐严峻。“因为产品单一,也不懂销售,农民辛辛苦苦一年,种出来的好东西却卖不出好价钱甚至囤积腐烂”,刺痛了夫妻俩的心。

  摸索的道路很漫长,农业创业并非能一蹴而就,既然如此,可否先帮村民解决燃眉之急呢?“如果能帮村民把农产品卖出好价钱,探索出效益最大化,提高他们的收入,这些经验以后都可以用到5000亩土地上。”夫妻俩达成共识:5000亩土地暂不开发,先用自己擅长的流通,帮助儋州的农村农业合作社销售产品!售往何方?郑卫江和周金枝选择了消费能力较强且自己最熟悉的江浙沪地区。

  夫妻俩一个负责在儋州和农业合作社联动,一个负责在杭州开拓江浙沪市场。于是,有了上述令彼时亲友都意想不到的那一幕:周金枝回到杭州,经常跟着配送车大街小巷地送货卖儋州农产品。“海南和台湾地理、气候条件相似,为什么儋州的水果不能卖出好价钱?”“中间商太多,从村民手中低价买进,几经转手高价卖出,消费者花了钱却不一定能买到最新鲜健康的东西。”“最新加入的那个合作社产品口感怎样?什么样的包装消费者最喜欢?几分熟开始运送最保险健康? ……”周金枝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跟进,配送完货物自己还建群当起了销售客服,“消费者的意见和反馈特别重要”。她要在实践中将疑惑和难题逐一解答。

  一切从零开始。从尝试销售,到投资建设冷库,搭设网络平台,成立配送中心,产品口碑越来越好,销量越来越高,周金枝还针对不宜久存的儋州热带水果推出了预订服务。“农产品营养价值高,新鲜很重要。”除了了解市场、跟车配送到深夜,周金枝经常一个人在仓库里整理东西到夜间两三点,“冷冻仓库最多进行一天的周转,东西囤积不得。”

  村民们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但周金枝夫妻俩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有些员工感到不解,“盘下来的公司一直没有重要进展,一年多过去了,主要在贴钱建平台队伍卖农产品,咱们还能坚持吗?”家乡的亲友感到担忧,“你们把那5000亩土地卖了,回浙江不行吗?”在创业最难的时期,周金枝生下了小儿子。孩子刚满三个月,就委托给父母照顾。知道夫妻俩已经义无反顾地扎进去了,父母选择了坚定的支持。

  “高帆斜挂夕阳色,急橹不闻人语声”。南宋诗人陆游曾用诗歌记录下古代浙江人的实干精神。2016年“G20杭州峰会”结束之际,习近平总书记更是用“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生动诠释“浙江精神”。周金枝认为,“实干”是浙江人最宝贵的品质,出去闯荡,浙江青年更应当树立起这样的形象。

  选择农业创业之时,就已料想到,开花结果缓慢,得一步一个脚印地坚持。况且在过程中,他们找到了更高的追求。“我和他很清楚,现在不只是发展好那5000亩土地的问题。”周金枝说,随着到这里创业的时间越来越长,儋州已经成为了他们心中的第二故乡。“会觉得对不起孩子,不能很好地陪伴他们。但是我们不后悔,最好的父母,除了陪伴,更应该成为榜样!”他们约定:真正的“金”牌青春,不应当只是实现自己的目标和愿望,还应当造福人民,让更多人实现梦想。

  产业升级 精准扶贫:绿水青山就是脱贫“金山”

  一年多的实践,使农产品低价难销的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但是一些新的问题出现了。例如,有着极高营养价值的儋州跑海鸭蛋,在销售过程中,“有的客户反馈味道很棒,有的同一时间告诉我们,已经不新鲜了。”

  这是儋州特有的农产品,多的时候,多个农业合作社可以一次性提供一两万箱跑海鸭蛋。“这些鸭子都是村民自己在海边涂滩养殖的,每次潮落,它们就去吃滞留在海滩上的鱼虾。晚上露宿在红树林,把蛋产在红树林下。蛋黄晶红、味美鲜香的跑海鸭蛋很受欢迎。”但是,“村民们提供的蛋,有的是三天产的,有的是半个月的,生产日期用仪器无法检测。农业合作社拿过来,我们送到客户手里,客户的反应也很凌乱。”农产品的标准化、规范问题,迫在眉睫。如果不能帮助这些农产品解决标准化问题,保障质量,销售就没有生命力。

  这时候,全国首个市级区域农产品品牌“丽水山耕”的成功实践给了夫妻俩希望。早在3年前,浙江丽水就推出了区域公共品牌“丽水山耕”,并建起丽水市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全域化、全品类、全产业链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丽水的农业产业化带来了巨大效益。截至2016年底,“丽水山耕”品牌已吸引230家农业主体加入“母子品牌”运作,农产品远销北京、上海、深圳等20多个省、市,销售额超20亿元,平均溢价33%。

  儋州农产品是否也能建立起区域公共品牌,让更多农业主体共享发展,带动更多的村民脱贫致富?带着激动的心情,郑卫江和周金枝再次回到浙江,找到了浙江大学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副主任袁康培,在论证可行性与必要性后,和浙江大学达成了合作。“由浙大的技术平台,来制定标准化的东西,培育儋州农人的品牌意识。”区域公共品牌建设,将有效带动整个儋州市的农业经济结构调整。

  儋州嘉禾农业携手浙江大学,为儋州农人开展区域农业品牌建设讲座。资料图

  在此过程中,周金枝和郑卫江也为那5000亩绿水青山找到了发展思路——“建设热带田园综合体,我们要将它变成脱贫‘金山’!”

  2017年2月5日,“田园综合体”作为乡村新型产业发展的亮点措施被写进中央一号文件。集现代农业、休闲旅游、田园社区为一体的乡村综合发展模式“田园综合体”,是在城乡一体格局下,实现中国乡村现代化、新型城镇化、社会经济全面发展的一种可持续性模式。

  在国内首创“热带田园综合体”,“云舍松涛·海南中国村”一经推出,便受到了极大关注。与推动儋州区域公共品牌建设并行,除了建设热带田园综合体,夫妻俩还在园区设立了研发中心和育苗中心, “开展示范种植,又有景观观赏性。”

  周金枝发现,园区所在的儋州市南丰镇,不少村民在种植蜜柚,但是成品没有水分,损失也不少。“怎么标准化?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开花结果才能甜?……在研发和育苗中心,我们组织农业专家进行新品种的研发和试种,然后再推广给村民。” 推广标准化农业种植和产供销一体化,为区域公共品牌建设探路,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同时,还为园区的协调发展开辟了科学道路。

  “上个月,我们免费发了一万多棵的幼苗给南丰镇油文村的村民。培育结果,不仅能增加村民的收入,还带有景观观赏价值。”以自有5000亩国有出让农业土地为依托、辐射带动周边四个村庄50000亩土地的发展路径,周金枝很明确,“秉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绿水青山才能真正变成金山银山。”

  11月初,“海南中国村”正式动工建设,助推儋州区域公共品牌建设的“农产品品牌街道”也成为了园区内的一大亮点。除了受益于区域公共品牌的农业主体,园区所在的南丰镇村民成为了更直接的帮扶对象。不仅尝到了示范种植引导的甜头,增加了收入,有的还在园区里找到了工作。“海南中国村”建设初期,便已为周边贫困人口提供了数十个就业岗位。浙江大学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副主任袁康培感慨,园区很好地处理了三个关系:农业农民与农村的关系;农业与旅游的关系;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关系。“在发展中,既要保护好环境,踏雪无痕,保护好一草一木,又要将优美生态高效转化为经济价值”。

  按照规划,项目最终落成,将带动儋州农户脱贫5000户,年引入游客量达200万人,项目总产值达9-10亿元/年,纳税拟达到2000万元/年。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谈起未来,周金枝和郑卫江依旧信心满满,“抓住机遇,承担责任,在新时代更要同祖国的发展同频共振。”“正如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对大家的鼓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终将在一代代青年的接力奋斗中变为现实!”

上一篇稿件

【中国梦·践行者】周金枝:转投“农门”不畏天涯海角 誓把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

2017年11月27日 16:59 来源:中国青年网

原标题:周金枝:转投“农门”不畏天涯海角 誓把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

  赶在晚上11点前,周金枝终于将当天最后一箱“跑海鸭蛋”送到了顾客手中。跟随配送车踏上返程路,她又开始了新的忙碌——目不转睛一条条地翻阅手机信息:今日销量、明日订单、物流动态……还有她最在意的消费者反馈。在杭州,不少小区门卫对于这个80后青年并不陌生:“车上都是一些新鲜的农产品”,“她经常跟车来配送,很热情,大家都愿意帮她提意见”,“听说小姑娘和自己的爱人以前创业做进出口贸易的,做的很成功,后来却帮海南一些农业合作社做起了销售”,“两年多了,现在还在做”。

  郑卫江与周金枝。中国青年网记者 卢冠琼 摄

  2015年,在很多人眼里已经事业有成的郑卫江、周金枝夫妻俩,突然转移重心,一头扎进“农门”开始了二次创业,让周围的朋友充满不解。从熟悉的进出口贸易跨界到陌生的农业领域,从事业稳定的浙江奔赴到毫无根基的海南,他们能行吗?两年后,当“儋州区域公共品牌”的重要性被越来越多人认可、村民手中的农产品也能在全国各地热销流通,当国内首家热带田园综合体在海南正式启动、近千户儋州村民成功搭乘旅游扶贫的东风,夫妻俩一切从零开始的勇气和努力得到了肯定。

  一次选择 一个约定:“金”牌青春应当造福人民

  “下了那么大的决心去海南儋州发展,怎么还经常回杭州,自己一家一户地卖农产品?”在过去两年间,周金枝时常被这么问起。

  2015年,经过十几年打拼,事业已经趋于稳定的郑卫江、周金枝夫妇,盘下了儋州嘉禾农业。因为夫妻俩认为,“2004年以来,中央一号文件连续十多年以‘三农’为主题,作为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时期的‘重中之重’,双创时代,农业领域大有可为”。 

  “这是最好的时代,既然有理想,就应该大胆地去追求!”决心到远在“天涯海角”的海南创业,他们斗志昂扬。

  一到儋州,如何处理公司拥有的5000亩国有出让土地成了周金枝夫妇的第一个难题。尽管是个农业新手,但是周金枝很明确,“不做好定位,就不能贸然对土地进行开发”。早在2005年8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浙江安吉余村考察时,便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这一论断,指引着这对起步于浙江的80后夫妻,“我们不能破坏生态而搞发展,保住绿水青山,就能打造金山银山!”这片土地最适合做什么?夫妻俩开始跑遍山山水水,进行探索。

  郑卫江与周金枝先后到多个农业基地调研考察。资料图

  “进入这个领域,我们要先了解儋州能种什么,能产出什么,销量如何,然后才能做尝试、选品种。”考察调研了儋州市彼时最负盛名的九大农业品牌,周金枝既喜又忧。得益于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儋州木瓜、跑海鸭蛋、香芋等多种农产品产高质优,但是随着种植养殖的村民越来越多,价低难销的问题日渐严峻。“因为产品单一,也不懂销售,农民辛辛苦苦一年,种出来的好东西却卖不出好价钱甚至囤积腐烂”,刺痛了夫妻俩的心。

  摸索的道路很漫长,农业创业并非能一蹴而就,既然如此,可否先帮村民解决燃眉之急呢?“如果能帮村民把农产品卖出好价钱,探索出效益最大化,提高他们的收入,这些经验以后都可以用到5000亩土地上。”夫妻俩达成共识:5000亩土地暂不开发,先用自己擅长的流通,帮助儋州的农村农业合作社销售产品!售往何方?郑卫江和周金枝选择了消费能力较强且自己最熟悉的江浙沪地区。

  夫妻俩一个负责在儋州和农业合作社联动,一个负责在杭州开拓江浙沪市场。于是,有了上述令彼时亲友都意想不到的那一幕:周金枝回到杭州,经常跟着配送车大街小巷地送货卖儋州农产品。“海南和台湾地理、气候条件相似,为什么儋州的水果不能卖出好价钱?”“中间商太多,从村民手中低价买进,几经转手高价卖出,消费者花了钱却不一定能买到最新鲜健康的东西。”“最新加入的那个合作社产品口感怎样?什么样的包装消费者最喜欢?几分熟开始运送最保险健康? ……”周金枝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跟进,配送完货物自己还建群当起了销售客服,“消费者的意见和反馈特别重要”。她要在实践中将疑惑和难题逐一解答。

  一切从零开始。从尝试销售,到投资建设冷库,搭设网络平台,成立配送中心,产品口碑越来越好,销量越来越高,周金枝还针对不宜久存的儋州热带水果推出了预订服务。“农产品营养价值高,新鲜很重要。”除了了解市场、跟车配送到深夜,周金枝经常一个人在仓库里整理东西到夜间两三点,“冷冻仓库最多进行一天的周转,东西囤积不得。”

  村民们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但周金枝夫妻俩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有些员工感到不解,“盘下来的公司一直没有重要进展,一年多过去了,主要在贴钱建平台队伍卖农产品,咱们还能坚持吗?”家乡的亲友感到担忧,“你们把那5000亩土地卖了,回浙江不行吗?”在创业最难的时期,周金枝生下了小儿子。孩子刚满三个月,就委托给父母照顾。知道夫妻俩已经义无反顾地扎进去了,父母选择了坚定的支持。

  “高帆斜挂夕阳色,急橹不闻人语声”。南宋诗人陆游曾用诗歌记录下古代浙江人的实干精神。2016年“G20杭州峰会”结束之际,习近平总书记更是用“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生动诠释“浙江精神”。周金枝认为,“实干”是浙江人最宝贵的品质,出去闯荡,浙江青年更应当树立起这样的形象。

  选择农业创业之时,就已料想到,开花结果缓慢,得一步一个脚印地坚持。况且在过程中,他们找到了更高的追求。“我和他很清楚,现在不只是发展好那5000亩土地的问题。”周金枝说,随着到这里创业的时间越来越长,儋州已经成为了他们心中的第二故乡。“会觉得对不起孩子,不能很好地陪伴他们。但是我们不后悔,最好的父母,除了陪伴,更应该成为榜样!”他们约定:真正的“金”牌青春,不应当只是实现自己的目标和愿望,还应当造福人民,让更多人实现梦想。

  产业升级 精准扶贫:绿水青山就是脱贫“金山”

  一年多的实践,使农产品低价难销的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但是一些新的问题出现了。例如,有着极高营养价值的儋州跑海鸭蛋,在销售过程中,“有的客户反馈味道很棒,有的同一时间告诉我们,已经不新鲜了。”

  这是儋州特有的农产品,多的时候,多个农业合作社可以一次性提供一两万箱跑海鸭蛋。“这些鸭子都是村民自己在海边涂滩养殖的,每次潮落,它们就去吃滞留在海滩上的鱼虾。晚上露宿在红树林,把蛋产在红树林下。蛋黄晶红、味美鲜香的跑海鸭蛋很受欢迎。”但是,“村民们提供的蛋,有的是三天产的,有的是半个月的,生产日期用仪器无法检测。农业合作社拿过来,我们送到客户手里,客户的反应也很凌乱。”农产品的标准化、规范问题,迫在眉睫。如果不能帮助这些农产品解决标准化问题,保障质量,销售就没有生命力。

  这时候,全国首个市级区域农产品品牌“丽水山耕”的成功实践给了夫妻俩希望。早在3年前,浙江丽水就推出了区域公共品牌“丽水山耕”,并建起丽水市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全域化、全品类、全产业链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丽水的农业产业化带来了巨大效益。截至2016年底,“丽水山耕”品牌已吸引230家农业主体加入“母子品牌”运作,农产品远销北京、上海、深圳等20多个省、市,销售额超20亿元,平均溢价33%。

  儋州农产品是否也能建立起区域公共品牌,让更多农业主体共享发展,带动更多的村民脱贫致富?带着激动的心情,郑卫江和周金枝再次回到浙江,找到了浙江大学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副主任袁康培,在论证可行性与必要性后,和浙江大学达成了合作。“由浙大的技术平台,来制定标准化的东西,培育儋州农人的品牌意识。”区域公共品牌建设,将有效带动整个儋州市的农业经济结构调整。

  儋州嘉禾农业携手浙江大学,为儋州农人开展区域农业品牌建设讲座。资料图

  在此过程中,周金枝和郑卫江也为那5000亩绿水青山找到了发展思路——“建设热带田园综合体,我们要将它变成脱贫‘金山’!”

  2017年2月5日,“田园综合体”作为乡村新型产业发展的亮点措施被写进中央一号文件。集现代农业、休闲旅游、田园社区为一体的乡村综合发展模式“田园综合体”,是在城乡一体格局下,实现中国乡村现代化、新型城镇化、社会经济全面发展的一种可持续性模式。

  在国内首创“热带田园综合体”,“云舍松涛·海南中国村”一经推出,便受到了极大关注。与推动儋州区域公共品牌建设并行,除了建设热带田园综合体,夫妻俩还在园区设立了研发中心和育苗中心, “开展示范种植,又有景观观赏性。”

  周金枝发现,园区所在的儋州市南丰镇,不少村民在种植蜜柚,但是成品没有水分,损失也不少。“怎么标准化?什么时候施肥?什么时候开花结果才能甜?……在研发和育苗中心,我们组织农业专家进行新品种的研发和试种,然后再推广给村民。” 推广标准化农业种植和产供销一体化,为区域公共品牌建设探路,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同时,还为园区的协调发展开辟了科学道路。

  “上个月,我们免费发了一万多棵的幼苗给南丰镇油文村的村民。培育结果,不仅能增加村民的收入,还带有景观观赏价值。”以自有5000亩国有出让农业土地为依托、辐射带动周边四个村庄50000亩土地的发展路径,周金枝很明确,“秉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绿水青山才能真正变成金山银山。”

  11月初,“海南中国村”正式动工建设,助推儋州区域公共品牌建设的“农产品品牌街道”也成为了园区内的一大亮点。除了受益于区域公共品牌的农业主体,园区所在的南丰镇村民成为了更直接的帮扶对象。不仅尝到了示范种植引导的甜头,增加了收入,有的还在园区里找到了工作。“海南中国村”建设初期,便已为周边贫困人口提供了数十个就业岗位。浙江大学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副主任袁康培感慨,园区很好地处理了三个关系:农业农民与农村的关系;农业与旅游的关系;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关系。“在发展中,既要保护好环境,踏雪无痕,保护好一草一木,又要将优美生态高效转化为经济价值”。

  按照规划,项目最终落成,将带动儋州农户脱贫5000户,年引入游客量达200万人,项目总产值达9-10亿元/年,纳税拟达到2000万元/年。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谈起未来,周金枝和郑卫江依旧信心满满,“抓住机遇,承担责任,在新时代更要同祖国的发展同频共振。”“正如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对大家的鼓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终将在一代代青年的接力奋斗中变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