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关于“一大”鲜为人知的历史

2017-11-28 16:02:29

来源:东方网 编辑:郑闻文

  前言: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那件惊心动魄的大事已经距离我们95年。让我们回到1920年代的上海,倾听他们的故事。

  “一大”会址| 今昔对比

  地址:上海市兴业路76号(原望志路106号)

  现在:黄陂南路与兴业路交叉路口

  过去:贝勒路与望志路交叉路口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关于“一大”鲜为人知的历史

2017年11月28日 16:02 来源:东方网 编辑:郑闻文

  前言: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那件惊心动魄的大事已经距离我们95年。让我们回到1920年代的上海,倾听他们的故事。

  “一大”会址| 今昔对比

  地址:上海市兴业路76号(原望志路106号)

  现在:黄陂南路与兴业路交叉路口

  过去:贝勒路与望志路交叉路口

  “一大”会址|历史沿革

资料图:李书城全家合影

  ·召开地点:“李公馆”

  房屋建筑于1920年夏秋之间,由两排共九幢石库门房屋组成,沿马路一排五幢房屋,即望志路100号至108号(今兴业路70号至78号),都是一上一下的单开间房屋,没有厢房,但每幢房屋各有一个大门、一个天井。

  建成后不久,李汉俊(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发起人之一)及其兄李书城(同盟会发起人之一)租用望志路106号、108号为寓所,将两幢房屋的内墙打通,成为一家,人称“李公馆”。1921年7月23日,来自各地共产党早期组织的代表及共产国际代表等秘密汇聚在“李公馆”,举行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950年决定寻找“一大”会址

资料图:陈毅

  1950年9月,由陈毅市长提议,决定开始在上海市寻找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

  上海市委讨论后决定由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姚溱直接领导这项工作。姚溱叫来军事管制委员会文艺处干部沈之瑜,让沈之瑜与杨重光负责具体工作。

  周佛海《往矣集》的记述

  周佛海《往矣集》中记述:一大代表住宿地是“贝勒路附近的博文女校”;开会所在是“贝勒路李汉俊家”。

  周佛海的老婆杨淑慧从监狱中放出来帮助寻找:杨淑慧走到贝勒路与另一条马路的交叉路口,猛然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对一家横写着“恒昌福面坊”大字招牌的房子,凝视良久,觉得很像当年的李汉俊家。

  当年的房子是青砖中镶着红砖,而如今却是白粉墙上写着一个“酱”字。

  从“李公馆”到“酱园”

  资料图:依据解放初所摄照片设计的邮票,可以看出“一大”会址变身“酱园”时期的建筑外貌

  酱园老板董正昌回忆:在李先生搬走后,1924年他将五幢房子全部租下来后,曾进行大规模的改建,其中三幢房子改建成为“万象源酱园”。他所指的李先生是李书城(李汉俊的胞兄)。

  李书城是孙中山的总统府顾问、国务院参议,租下那两幢房子居住。弟弟李汉俊从日本留学归来,住在哥哥家中。(李汉俊家,即李书城家。)

  “李公馆”于1951年4月被找到。

  “一大”会址复原记

  ·李达受邀指导会址复原

  李达将“一大”会议室布置在兴业路78号(原望志路108号)楼上,房间中间是一张会议桌(即长餐桌),桌上放着花瓶和烟灰缸,四周有几把椅子和圆凳,墙上悬挂了马克思和列宁的照片,还嵌上了毛泽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手迹。

  1952年9月,经上海市委宣传部审查同意,“一大”会址向内部开放。

  ·薛文淑:客厅应当在楼下

  “一大”纪念馆里,有档案这样记载:1954年3月,纪念馆邀请李书城的妻子薛文淑和“一大”代表包惠僧前来,核查会址内部建筑结构。

  薛文淑指出,客厅应当在楼下,家里仅有的一张长餐桌是放在客厅里的,从来没有放到楼上去过,客厅里还有椅子、茶几和圆凳子,墙上不挂字画和照片。

  ·董老纠误 会议室搬楼下

  1956年2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一大”代表董必武亲自前来视察,他肯定地说:“当年我们开会不是在楼上,而是在楼下。会议室应该布置在楼下。”

  他还分析:“当时不像现在,人家有女眷,我们怎好走到楼上去开会呢?何况那时我们的会议还有外国人参加。”

  随后,纪念馆进行了重新布置。

  “一大”召开日期的确定

  ·1921年的信 马林提7月底开会

  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卷宗号514.1.7,第二页,全部为俄文,落款是马林,7月9号在上海所写。

  李玉贞在看过档案后说:“马林是共产国际派到中国帮助组织中国共产党成立的代表,这封信表明他当时已经到达上海,并且知晓7月底在这里将要召开大会。”

  ·毛泽东拍板定下“七一”纪念日

  美国记者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记载,毛泽东在延安接受采访时回忆说,“1921年5月,我到上海去出席共产党成立大会”。(毛泽东所说的5月,应该是指农历。)

  ·陈公博游记暗含会马林日期

  陈公博在《新青年》发表的文章《十日旅行中的春申浦》。

  这篇文章表明,陈公博离开广州的日期是7月14日,抵沪是7月21日。他和“两个外国教授”马林、尼克尔斯基(共产国际代表)见面的时间是在“到上海的翌日”,即在7月22日。

  如此可推知“一大”的召开日期在7月22日或以后。

  党的生日被确认为7月23日

  ·胡乔木认可“一大”7月23日开幕

  1981年纪念建党60周年时,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的《中共党史大事年表》中,将党的诞生日写为“7月23日”。

  这是引用了解放军后勤指挥学院教授邵维正的推断。邵维正告诉记者,依据共产国际的报告,他对“一大”代表的行踪和到沪时间进行分析,证实了“7月23日全部到达上海”的记载。

  在1980年第一期《中国社会科学》杂志上,邵维正发表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日期和出席人数的考证》一文。

  他的论文在吸收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最后推断:中国共产党“一大”是在1921年7月23日开幕。

  邵维正的论文解决了这一历史悬案,受到了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中共中央党史领导小组副组长胡乔木的认可,并荣立二等功。

  “一大”纲领为何没有中文版?

  一年又一年流逝,中共“一大”文件杳无音讯,遍寻无着……

  ·苏共移交档案中的俄文版

  1956年12月24日,苏共中央把原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档案移交给中共中央。其中,有俄文版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

  ·陈公博论文附录中的英文版

  1960年,美国学者韦慕廷在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发现了陈公博的硕士论文《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在论文附录中,出现《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和《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决议》(英文版)。

  “一大”纲领缺失的第十一条?

  从苏联返还的文件及陈公博硕士论文附录中,可以看出《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一共十五条,但现存十四条,缺第十一条。

  ·英文版

  陈公博论文附录中的英文版注标明:“陈的稿本上没有第十一条,可能是他在打次页时遗漏了,也可能是由于他把第十条以后的号码排错了。”

  ·俄文版

  第十一条则标注:“遗漏”二字。

  ·没有历史定论

  有人认为第十一条可能在原始中文文本中就有缺失;也有人猜测第十一条可能是关于党的宣传工作方面的部署,为了保密起见,没有详细列出。

  “一大”代表共有几人?

  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共有15位参加者,国内出席者13人,还有两位共产国际的代表:马林和尼克尔斯基。

  ·上海会议

  上海代表:李达、李汉俊

  北京代表:张国焘、刘仁静

  湖南代表:毛泽东、何叔衡

  湖北代表:董必武、陈潭秋

  山东代表:王尽美、邓恩铭

  广东代表:陈公博、包惠僧

  日本代表:周佛海

  ·南湖会议

  陈公博因上海会址遭搜捕一事心有余悸,带着新婚妻子前往杭州。

  李汉俊作为上海会场的主人,正受到密探的严密监视。

  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尼克尔斯基因为是外国人,也已受监视,为安全起见,同样不便到嘉兴参加会议。

  中共“一大”确定了些什么?

  会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党纲》《关于当前实际工作的决议》,选举了党的领导机构

  ·党纲

  党的“一大”通过的党纲主要内容有:确定党的名称是中国共产党。

  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必须援助工人阶级,直到社会阶级区分消除的时候;直至阶级斗争结束为止,即直到社会的阶级区分消灭为止,承认无产阶级专政;消灭资本家私有制,没收机器、土地、厂房和半成品等生产资料;联合第三国际。

  ·决议

  “一大”通过的《关于当前实际工作的决议》,确定党成立后的中心任务是组织工会和教育工人,领导工人运动,对党领导工人运动的任务、方针、政策和方法都提出了规定或要求。

  ·领导机构

  “一大”选举的党的领导机构为中央局。大会选举陈独秀担任中央局书记。中央局的另两位领导人是李达和张国焘,他们分管组织和宣传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