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天使妈妈”张宝艳:为九千多名被拐儿童点亮回家的路

2018-3-15 15:46:40

来源:央视网 选稿:夏毓婕

原标题:“天使妈妈”张宝艳:为九千多名被拐儿童点亮回家的路

  东方网3月15日消息:没有报酬,甚至要自己搭钱,还要经常遭遇各种非议、谩骂和威胁,帮助被拐儿童回家困难重重,是什么支撑她一路坚持?张宝艳笑着说,“一开始,我的愿望是能给寻亲者带来一些帮助。现在支撑我的,是找到亲人后,寻亲者脸上的笑容。”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四次全会前人民大会堂中央大厅北侧的“代表通道”上,全国人大代表、“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理事长张宝艳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宝贝回家”寻子网站11年来帮助9300多名被拐儿童回归家庭,动力源自寻亲家长孩子的痛苦和期待、志愿者的无悔付出和保护孩子的责任感。

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在“代表通道”接受采访。(人民网记者 翁奇羽 摄)

  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在“代表通道”接受采访。(人民网记者 翁奇羽 摄)

  1992年的一天,张宝艳4岁的儿子跟姥姥逛商场时突然不见了,家人、同事、朋友们疯狂寻找了两个多小时。实际上,孩子只是走散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张宝艳体会过儿子走失的心急如焚,因此特别关注被拐儿童。

  2007年与丈夫自费创办“宝贝回家寻子网”,专门帮助被拐卖、被遗弃、走失的、流浪乞讨儿童回家。刚建网站的时候,张宝艳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感觉这个网站要是能找一个孩子就值。后来想一年能找一个,一个月能找一个,一周一个,到现在,不到一天就能找到一个孩子。

  网站运行前两年,夫妻俩拒绝了一些好心人和爱心企业的赞助。他们几乎投进了所有积蓄,上网费、电话费,让他们的生活捉襟见肘,而辛酸劳累换来的却是亲友们的不解,夫妻俩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几年中,“宝贝回家寻子网”的坚持获得了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志愿者队伍越滚越大,一些警察、律师也都加入进来。从最初的默默无闻,到如今的赞誉多多,创始人张宝艳始终都淡然处之。她说,丢失孩子父母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因此,网站成立之初,就定位为寻亲的孩子、家长及志愿者提供一个信息沟通的平台,为失踪儿童家长提供免费的寻人帮助。

  如今,网站已成规模运作,有着来自全国28万的志愿者,这些志愿者没有一分钱的报酬,但是他们每天都在无怨无悔地付出、默默地奉献。每个孩子在“宝贝回家”登记之后,都会有个志愿者一对一地跟进指导。由于孩子被拐时很小、记忆少且零碎,志愿者就会慢慢启发,帮孩子们把零碎的记忆重新整理拼接组合,帮他们缩小寻亲范围,助他们找到寻亲的方向。在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下,寻亲成功案例不断刷新。

张宝艳和被拐儿童

  张宝艳和被拐儿童(图片来源于网络)

  “宝贝回家”寻子网站创办已有11年,“这11年我们做得很辛苦,每天都工作到深夜,一年365天几乎没有休息日、没有节假日。克服了各种困难、忍受了各种委屈,我们还是坚持走了下来。”张宝艳坦言,刚开始首先遇到的是社会上不相信,很多人都认为,寻找被拐儿童而且不收钱,要么是有企图,要么就是炒作,要么是作秀。另外,失踪儿童家长也认为网站不可能无偿帮助我们,包括找到孩子之后,有些家长还半信半疑的,问真不要钱呀,甚至有的时候找到把孩子送回去,还认为是骗子。

  张宝艳觉得,时间久了就说明了一切。一直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是坚持不收钱。而且有些孩子在找到家之后,回家可能没有路费,或者孩子生病了有困难,我们还给提供一定的帮助。这样的话,可能是做时间久了,口碑就出去了,大家现在自然而然就相信“宝贝回家”了。

  2011年,随着公安部第五次打拐专项行动的开展,两个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被捣毁,近6000名被拐儿童被成功解救,张宝艳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这次我真正感受到,公安部对打拐工作的重视是前所未有的。”张宝艳如是说。这个创办于民间的网站,与公安部门的合作愈来愈紧密,效率也愈来愈高。在张宝艳、秦艳友夫妇的建议、推动下,公安部建立了打击拐卖儿童的DNA数据库,修改了失踪儿童24小时才予立案的规定,各地公安机关专职打拐负责人进驻“宝贝回家”QQ群,建立了绿色打拐通道。

  “宝贝回家”帮助的是被拐儿童,孩子是社会最应该关注的群体,也是最应该被呵护的一个群体。保护孩子,给他们创造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是社会、也是每个人的共同责任。“所以说,可能是源于我心里的这份善良,让我很愿意承担这份责任,也是让我能做下去最大的动力。”

  “我希望我们的网站越做越小,为了能让这些迷失的孩子,都能走上温暖的回家路,无论多苦多难,我们都要坚定地走下去……”张宝艳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天使妈妈”张宝艳:为九千多名被拐儿童点亮回家的路

2018年3月15日 15:46 来源:央视网

原标题:“天使妈妈”张宝艳:为九千多名被拐儿童点亮回家的路

  东方网3月15日消息:没有报酬,甚至要自己搭钱,还要经常遭遇各种非议、谩骂和威胁,帮助被拐儿童回家困难重重,是什么支撑她一路坚持?张宝艳笑着说,“一开始,我的愿望是能给寻亲者带来一些帮助。现在支撑我的,是找到亲人后,寻亲者脸上的笑容。”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四次全会前人民大会堂中央大厅北侧的“代表通道”上,全国人大代表、“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理事长张宝艳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宝贝回家”寻子网站11年来帮助9300多名被拐儿童回归家庭,动力源自寻亲家长孩子的痛苦和期待、志愿者的无悔付出和保护孩子的责任感。

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在“代表通道”接受采访。(人民网记者 翁奇羽 摄)

  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在“代表通道”接受采访。(人民网记者 翁奇羽 摄)

  1992年的一天,张宝艳4岁的儿子跟姥姥逛商场时突然不见了,家人、同事、朋友们疯狂寻找了两个多小时。实际上,孩子只是走散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张宝艳体会过儿子走失的心急如焚,因此特别关注被拐儿童。

  2007年与丈夫自费创办“宝贝回家寻子网”,专门帮助被拐卖、被遗弃、走失的、流浪乞讨儿童回家。刚建网站的时候,张宝艳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感觉这个网站要是能找一个孩子就值。后来想一年能找一个,一个月能找一个,一周一个,到现在,不到一天就能找到一个孩子。

  网站运行前两年,夫妻俩拒绝了一些好心人和爱心企业的赞助。他们几乎投进了所有积蓄,上网费、电话费,让他们的生活捉襟见肘,而辛酸劳累换来的却是亲友们的不解,夫妻俩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几年中,“宝贝回家寻子网”的坚持获得了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志愿者队伍越滚越大,一些警察、律师也都加入进来。从最初的默默无闻,到如今的赞誉多多,创始人张宝艳始终都淡然处之。她说,丢失孩子父母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因此,网站成立之初,就定位为寻亲的孩子、家长及志愿者提供一个信息沟通的平台,为失踪儿童家长提供免费的寻人帮助。

  如今,网站已成规模运作,有着来自全国28万的志愿者,这些志愿者没有一分钱的报酬,但是他们每天都在无怨无悔地付出、默默地奉献。每个孩子在“宝贝回家”登记之后,都会有个志愿者一对一地跟进指导。由于孩子被拐时很小、记忆少且零碎,志愿者就会慢慢启发,帮孩子们把零碎的记忆重新整理拼接组合,帮他们缩小寻亲范围,助他们找到寻亲的方向。在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下,寻亲成功案例不断刷新。

张宝艳和被拐儿童

  张宝艳和被拐儿童(图片来源于网络)

  “宝贝回家”寻子网站创办已有11年,“这11年我们做得很辛苦,每天都工作到深夜,一年365天几乎没有休息日、没有节假日。克服了各种困难、忍受了各种委屈,我们还是坚持走了下来。”张宝艳坦言,刚开始首先遇到的是社会上不相信,很多人都认为,寻找被拐儿童而且不收钱,要么是有企图,要么就是炒作,要么是作秀。另外,失踪儿童家长也认为网站不可能无偿帮助我们,包括找到孩子之后,有些家长还半信半疑的,问真不要钱呀,甚至有的时候找到把孩子送回去,还认为是骗子。

  张宝艳觉得,时间久了就说明了一切。一直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是坚持不收钱。而且有些孩子在找到家之后,回家可能没有路费,或者孩子生病了有困难,我们还给提供一定的帮助。这样的话,可能是做时间久了,口碑就出去了,大家现在自然而然就相信“宝贝回家”了。

  2011年,随着公安部第五次打拐专项行动的开展,两个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被捣毁,近6000名被拐儿童被成功解救,张宝艳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力量。“这次我真正感受到,公安部对打拐工作的重视是前所未有的。”张宝艳如是说。这个创办于民间的网站,与公安部门的合作愈来愈紧密,效率也愈来愈高。在张宝艳、秦艳友夫妇的建议、推动下,公安部建立了打击拐卖儿童的DNA数据库,修改了失踪儿童24小时才予立案的规定,各地公安机关专职打拐负责人进驻“宝贝回家”QQ群,建立了绿色打拐通道。

  “宝贝回家”帮助的是被拐儿童,孩子是社会最应该关注的群体,也是最应该被呵护的一个群体。保护孩子,给他们创造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是社会、也是每个人的共同责任。“所以说,可能是源于我心里的这份善良,让我很愿意承担这份责任,也是让我能做下去最大的动力。”

  “我希望我们的网站越做越小,为了能让这些迷失的孩子,都能走上温暖的回家路,无论多苦多难,我们都要坚定地走下去……”张宝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