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我不是药神》刷屏背后 我国高价药、进口药的现状如何?

2018-7-6 18:11:2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曾炟 选稿:朱雯

  这两天,7月5日正式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口碑爆棚,刷屏了!堪称是暑期档最火爆的电影。然而,电影终归是电影。回到现实生活中,对于看不起病的患者来说,影片中的程勇也好,故事原型陆勇也罢,成为患者“药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能救赎患者的,应是更有力的政策保障、更健全的医保制度。正如电影所说,“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

  电影里的事|潦倒商人代购印度抗癌药成“药神”

  影片并不复杂。徐峥扮演的中年男人程勇正处于人生的窘境中,他开着一家无人光顾的印度神油店,父亲重病,前妻准备争儿子的抚养权。这时,年轻的慢性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找到了他,让他从印度代购一种仿制药“格列宁”,成本500元一盒,而正版瑞士“格列宁”一瓶售价近4万人民币,“我等着这药救命。”

资料图:剧照

  在巨大的利润面前,程勇大胆地走私印度药回国。批发价500元,转手价5000元,一出一入,就是10倍的利润。对于程勇来说,他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对慢性粒白血病人来说,他们拥有了活下去的机会。

  在赚了一大笔之后,程勇被假药贩子举报了。他为了安全脱身,遣散了团队,剪短了头发,改行做起了服装生意。仿制药的断供,让买不起正版药的患者离死亡更近。曾经托程勇带药的吕受益还没等嗷嗷待哺的儿子叫出“爸爸”,因难忍病痛,选择了自杀。这给程勇极大的震撼,他又恢复卖药,只是这一次,他分文不赚。病友们纷纷给程勇送锦旗,称其为“药神”。

  原型故事|白血病患者无偿帮病友买药成“药侠”

  《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火了,与此同时,再次被带上热度的还有《我不是药神》的原型故事,即轰动一时的“陆勇案”。

  现实中的主角陆勇,在34岁时确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需要靠抗癌药物“格列卫”维持生命。药吃了两年,花费56.4万。为了资助他吃药的费用,陆勇父亲在出去工作的时候因车祸去世。后来,不堪重负的陆勇发现了印度仿制药,效力相同,价格却要便宜20倍。自己服用之外,他开始把这些药推荐给其他患者,成为国内推广印仿药第一人。廉价的仿制药成为病友的希望,陆勇也被病友们称为“药侠”。

资料图:陆勇

  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进口药需要经过临床监测,还需拿到药品进口注册证。陆勇代购的这些印度仿制药,虽然在印度是合法生产,疗效也得到患者的认可,但是在国内它仍属于假药之列。

  2015年1月10日,陆勇因“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在首都机场被捕。其间,1002名感激陆勇的癌症患者曾在联名信上签字为他声援,病友们还组建了“救助陆勇全国爱心联盟群”。

  一年后,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陆勇不予起诉。

  现状|我国进口“格列卫”价格尚高于其他国家已纳入医保

  有数据显示,我国进口抗癌药的价格在众多国家和地区中居于高位。比如,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原研药格列卫,自2001年第一次被引入我国,格列卫的价格一直是23500元/盒,一盒吃一个月,一年就28万多元,即便经过多轮国家谈判,中标价依然高达11000元左右/盒,一年费用还是需要十多万元。

资料图

  而据媒体报道,格列卫在澳大利亚的价格为10000元左右/盒,在韩国的价格约为9700元/盒。

  2017年2月,格列卫成功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目录,支付范围为“限有慢性髓性白血病诊断并有费城染色体阳性的检验证据”和“胃肠道间质瘤”的患者。纳入乙类目录后,格列卫报销比例达80%左右(各地市不同),大大减轻了患者的治疗负担。

  最新动态|多部门密集部署新一轮医药降费窗口期即将打开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部委就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强化短缺药供应、落实抗癌药降价等方面打出一系列组合拳,致力于让我国居民早日用上好药、用得起好药。记者获悉,未来还将有一揽子配套政策加快落地,包括加快境外新药上市进程、激励药品创新和仿制、完善医保准入机制等,更大空间的医药降费值得期待。

资料图

  6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一是有序加快境外已上市新药在境内上市审批。对治疗罕见病的药品和防治严重危及生命疾病的部分药品简化上市要求,可提交境外取得的全部研究资料等直接申报上市,监管部门分别在3个月、6个月内审结。二是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各省(区、市)对医保目录内的抗癌药要开展专项招标采购。对医保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要抓紧推进医保准入谈判。开展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实现药价明显降低。三是加强全国短缺药品供应保障监测预警,建立短缺药品及原料药停产备案制度,加大储备力度,确保患者用药不断供。

  数据显示,目前,在我国获批的境外上市药品共3800余个,其中化学药品3400余个、生物制品300余个、中药70余个,基本涵盖了抗癌、抗病毒、抗高血压等主要治疗领域。

  推动抗癌药降价今年以来也被多次提及。全国两会李克强总理记者会上明确提出“抗癌药品进口税率力争降到零税率”。4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5月1日起,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为零,并鼓励创新药进口。在4月28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曾表示,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拟于5月1日后即启动。

  在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方面,工信部办公厅近日印发《2018年消费品工业“三品”专项行动重点工作安排》,表示要指导地方培育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新增10个小品种药,稳定生产供应。支持医药企业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全面提升仿制药质量水平。

  鼓励创新的同时继续激励药品仿制是我国发展医药市场的重要政策取向。

  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焦红透露,下一步,国家药监局还将出台进一步鼓励境外新药国内上市的相关政策措施。调整进口化学药品注册检验程序,将所有进口化学药品上市前注册检验调整为上市后监督抽样,加快境外新药上市进程。还将实施数据保护,根据境外新药在我国开展临床试验情况,分别给予相应的数据保护期,保护期内不批准其他同品种上市申请。

  国家发展改革委6月11日发布《关于组织实施生物医药合同研发和生产服务平台建设专项的通知》,提出有效支撑本土创新药研发和产业化,力争达到每年为100个以上新药开发提供服务的能力。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继续鼓励发展高质量仿制药也仍将是重要的发力点。4月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明确提出,要促进与原研药质量和疗效一致的仿制药和原研药平等竞争。

  背景资料|推进药品价格改革,这些年一直在行动

  2013年10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的意见》强调,“对经多次采购价格基本稳定的基本药物试行国家统一定价;对独家品种试行国家统一定价,也可探索以省(区、市)为单位,根据采购数量、区域配送条件等,直接与生产企业议定采购数量和采购价格”。

资料图

  2014年11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了《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对药品价格形成机制进行改革,取消药品政府定价,通过医保控费和招标采购,药品实际交易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同时对取消政府定价后的监管措施作了明确规定。取消药品政府定价后,将按照“统筹考虑、稳步推进”的要求,从四个方面加强监管,促进建立正常的市场竞争机制,引导药品市场合理形成价格。

  2015年5月,国家发改委、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七部委制定了《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正式出台。该意见称,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同步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强化医保控费作用,强化医疗行为和价格行为监管,建立以市场为主导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

  2015年8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批制度的意见》。《意见》明确了改革的12项任务,包括提高药品审批标准,推进仿制药质量一致性评价,加快创新药审评审批等。

  2016年,工信部、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印发《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要求医药工业提高国际化发展水平,鼓励开展新药、化学仿制药、中药、生物类似药国际注册,实现3-5个新药和200个以上化学仿制药在发达国家市场上市。

  2018年,我国已有19个省市相继将瑞士诺瓦公司生产的格列宁纳入医保。

  2018年5月1日起,中国开始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

  本文部分内容摘自经济参考报、宁波日报、华西都市报、江苏新闻广播。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我不是药神》刷屏背后 我国高价药、进口药的现状如何?

2018年7月6日 18:11 来源:东方网

  这两天,7月5日正式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口碑爆棚,刷屏了!堪称是暑期档最火爆的电影。然而,电影终归是电影。回到现实生活中,对于看不起病的患者来说,影片中的程勇也好,故事原型陆勇也罢,成为患者“药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能救赎患者的,应是更有力的政策保障、更健全的医保制度。正如电影所说,“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

  电影里的事|潦倒商人代购印度抗癌药成“药神”

  影片并不复杂。徐峥扮演的中年男人程勇正处于人生的窘境中,他开着一家无人光顾的印度神油店,父亲重病,前妻准备争儿子的抚养权。这时,年轻的慢性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找到了他,让他从印度代购一种仿制药“格列宁”,成本500元一盒,而正版瑞士“格列宁”一瓶售价近4万人民币,“我等着这药救命。”

资料图:剧照

  在巨大的利润面前,程勇大胆地走私印度药回国。批发价500元,转手价5000元,一出一入,就是10倍的利润。对于程勇来说,他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对慢性粒白血病人来说,他们拥有了活下去的机会。

  在赚了一大笔之后,程勇被假药贩子举报了。他为了安全脱身,遣散了团队,剪短了头发,改行做起了服装生意。仿制药的断供,让买不起正版药的患者离死亡更近。曾经托程勇带药的吕受益还没等嗷嗷待哺的儿子叫出“爸爸”,因难忍病痛,选择了自杀。这给程勇极大的震撼,他又恢复卖药,只是这一次,他分文不赚。病友们纷纷给程勇送锦旗,称其为“药神”。

  原型故事|白血病患者无偿帮病友买药成“药侠”

  《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火了,与此同时,再次被带上热度的还有《我不是药神》的原型故事,即轰动一时的“陆勇案”。

  现实中的主角陆勇,在34岁时确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需要靠抗癌药物“格列卫”维持生命。药吃了两年,花费56.4万。为了资助他吃药的费用,陆勇父亲在出去工作的时候因车祸去世。后来,不堪重负的陆勇发现了印度仿制药,效力相同,价格却要便宜20倍。自己服用之外,他开始把这些药推荐给其他患者,成为国内推广印仿药第一人。廉价的仿制药成为病友的希望,陆勇也被病友们称为“药侠”。

资料图:陆勇

  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进口药需要经过临床监测,还需拿到药品进口注册证。陆勇代购的这些印度仿制药,虽然在印度是合法生产,疗效也得到患者的认可,但是在国内它仍属于假药之列。

  2015年1月10日,陆勇因“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在首都机场被捕。其间,1002名感激陆勇的癌症患者曾在联名信上签字为他声援,病友们还组建了“救助陆勇全国爱心联盟群”。

  一年后,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陆勇不予起诉。

  现状|我国进口“格列卫”价格尚高于其他国家已纳入医保

  有数据显示,我国进口抗癌药的价格在众多国家和地区中居于高位。比如,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原研药格列卫,自2001年第一次被引入我国,格列卫的价格一直是23500元/盒,一盒吃一个月,一年就28万多元,即便经过多轮国家谈判,中标价依然高达11000元左右/盒,一年费用还是需要十多万元。

资料图

  而据媒体报道,格列卫在澳大利亚的价格为10000元左右/盒,在韩国的价格约为9700元/盒。

  2017年2月,格列卫成功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目录,支付范围为“限有慢性髓性白血病诊断并有费城染色体阳性的检验证据”和“胃肠道间质瘤”的患者。纳入乙类目录后,格列卫报销比例达80%左右(各地市不同),大大减轻了患者的治疗负担。

  最新动态|多部门密集部署新一轮医药降费窗口期即将打开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部委就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强化短缺药供应、落实抗癌药降价等方面打出一系列组合拳,致力于让我国居民早日用上好药、用得起好药。记者获悉,未来还将有一揽子配套政策加快落地,包括加快境外新药上市进程、激励药品创新和仿制、完善医保准入机制等,更大空间的医药降费值得期待。

资料图

  6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落实抗癌药降价措施,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一是有序加快境外已上市新药在境内上市审批。对治疗罕见病的药品和防治严重危及生命疾病的部分药品简化上市要求,可提交境外取得的全部研究资料等直接申报上市,监管部门分别在3个月、6个月内审结。二是督促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各省(区、市)对医保目录内的抗癌药要开展专项招标采购。对医保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要抓紧推进医保准入谈判。开展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实现药价明显降低。三是加强全国短缺药品供应保障监测预警,建立短缺药品及原料药停产备案制度,加大储备力度,确保患者用药不断供。

  数据显示,目前,在我国获批的境外上市药品共3800余个,其中化学药品3400余个、生物制品300余个、中药70余个,基本涵盖了抗癌、抗病毒、抗高血压等主要治疗领域。

  推动抗癌药降价今年以来也被多次提及。全国两会李克强总理记者会上明确提出“抗癌药品进口税率力争降到零税率”。4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5月1日起,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为零,并鼓励创新药进口。在4月28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曾表示,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拟于5月1日后即启动。

  在强化短缺药供应保障方面,工信部办公厅近日印发《2018年消费品工业“三品”专项行动重点工作安排》,表示要指导地方培育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新增10个小品种药,稳定生产供应。支持医药企业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全面提升仿制药质量水平。

  鼓励创新的同时继续激励药品仿制是我国发展医药市场的重要政策取向。

  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焦红透露,下一步,国家药监局还将出台进一步鼓励境外新药国内上市的相关政策措施。调整进口化学药品注册检验程序,将所有进口化学药品上市前注册检验调整为上市后监督抽样,加快境外新药上市进程。还将实施数据保护,根据境外新药在我国开展临床试验情况,分别给予相应的数据保护期,保护期内不批准其他同品种上市申请。

  国家发展改革委6月11日发布《关于组织实施生物医药合同研发和生产服务平台建设专项的通知》,提出有效支撑本土创新药研发和产业化,力争达到每年为100个以上新药开发提供服务的能力。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继续鼓励发展高质量仿制药也仍将是重要的发力点。4月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明确提出,要促进与原研药质量和疗效一致的仿制药和原研药平等竞争。

  背景资料|推进药品价格改革,这些年一直在行动

  2013年10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的意见》强调,“对经多次采购价格基本稳定的基本药物试行国家统一定价;对独家品种试行国家统一定价,也可探索以省(区、市)为单位,根据采购数量、区域配送条件等,直接与生产企业议定采购数量和采购价格”。

资料图

  2014年11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了《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对药品价格形成机制进行改革,取消药品政府定价,通过医保控费和招标采购,药品实际交易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同时对取消政府定价后的监管措施作了明确规定。取消药品政府定价后,将按照“统筹考虑、稳步推进”的要求,从四个方面加强监管,促进建立正常的市场竞争机制,引导药品市场合理形成价格。

  2015年5月,国家发改委、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七部委制定了《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正式出台。该意见称,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同步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强化医保控费作用,强化医疗行为和价格行为监管,建立以市场为主导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

  2015年8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批制度的意见》。《意见》明确了改革的12项任务,包括提高药品审批标准,推进仿制药质量一致性评价,加快创新药审评审批等。

  2016年,工信部、国家卫计委等六部门印发《医药工业发展规划指南》,要求医药工业提高国际化发展水平,鼓励开展新药、化学仿制药、中药、生物类似药国际注册,实现3-5个新药和200个以上化学仿制药在发达国家市场上市。

  2018年,我国已有19个省市相继将瑞士诺瓦公司生产的格列宁纳入医保。

  2018年5月1日起,中国开始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

  本文部分内容摘自经济参考报、宁波日报、华西都市报、江苏新闻广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