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北京奥运开幕式现场的两个小糟心与两个大开心

2018-8-8 21:14: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高兴 选稿:周玮

  原标题:纵相| 北京奥运开幕式现场的两个小糟心与两个大开心

  10年前的此时此刻:2008年8月8日晚上8点08分,在这辈子可以碰到“8”最多的那个时间点,我与当年新民晚报的同事Gilolo同坐在鸟巢里一个位置很偏的地方。

  那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现场超过了10万人,电视机前,有40亿观众。

  这是有史以来场面最宏大、表演最精彩、点火最富创意的奥运会开幕式。

  但我们在现场的感受有点糟心。这是“历史参与者”与“历史见证者”的最大区别。

  具体来说,有两个。

  一是每个节目间的衔接不紧凑。可能是节目场面比较大,人多,上上下下时间长。在现场,这是挺奇怪的一种感受,10万人,突然面对一个全黑的场景,大概有个二三十秒。

  北京奥运会之前,我在现场看过3次奥运会(2次夏奥1次冬奥)开幕式,没有这种感受。

  后来我听朋友,尤其是北美的朋友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太惊艳了。等我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点NBC的转播片段后,才拍案:果然不同凡响。

  当然,现场观看的体验不好,还和座位角度比较差有关——那晚,等于我们是在侧后方60度看了三小时素颜的章子怡。

  另一个感受不好,就是那晚的闷热令人记忆犹新。完全是桑拿房的节奏,汗顺着胳膊、腿直往下流,没有一丝风,中途我们甚至一度产生想离开的念头。

  据媒体后来报道,那天现场真的有几十位上了年纪的观众,因为“太热”而不得不提前离开,留下了不小的遗憾。

  我最后说服Gilolo坚持到底的,是那句“你人生第一次采访奥运,又是主场,一辈子可能就此一次”。

  世界上99.99%的人,从没有现场看过奥运开幕式,而作为一名体育记者,在职业生涯中,能采访到一届自己国家主办的奥运会,更是凤毛麟角。

  最开心的时刻有两个:一是当中国代表团进场时,全场起立,欢呼雀跃,一种发自内心的民族自豪感,这个太难用语言描述了。反正,连Gilolo平时这么风清云淡的女孩子,也站起来鼓掌……鼓了许久,她跟我说,其实我什么也看不见,全被挡住了……第二个是李宁“太空漫步”点火炬,现场看特别魔幻现实主义。

  这就是当晚开幕式现场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四个地方。

  那个夜晚,最终走出鸟巢时,历史参与者们一个个可谓“身体虚脱,精神亢奋,内心充实”。

  在之后的17天里,这种状态一直伴随着我们。伴随着我们见证了许多纪录的诞生,无数辉煌的铸就,包括水中的菲尔普斯,地上的博尔特,还有中国队第一次坐上金牌数第一的宝座。

  丘吉尔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

  但真正的历史,又有谁说得清道得明呢?

  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这本书里,详细描写过西班牙探险家巴尔沃亚,1513年9月25日第一次看到太平洋时的情形。

  巴尔沃亚在登上一处高峰可以望见太平洋之前,特别嘱咐其他人都先呆在原地,由他一个人爬上最高处,在久望远方、心旷神怡够本之后(搁现在肯定是一通自拍发朋友圈帮我点赞),才把同伴们叫了上去和他一起分享——作为“第一个横穿美洲大陆看到太平洋”的欧洲人,之所以会有这段详细的描述,是因为他命令随从记下了当时的所有情景。

  这个探险家对于“第一次”太过执拗,这也造就了后来他的不幸……

  其实对于历史的细节,不需要过分纠结,但必须要把个人努力的目标与历史发展的方向对对表。

  大河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10年之后的今天,北京奥运会早已变为过去时,一些当年的是是非非在大众的记忆中慢慢风化,剩下的是历久弥新的经典与恒古不变的精神。

  我们通过各种纬度,找了5位不是体育健儿但当年在北京奥运期间风云一时的人物:

  舍身保护火炬的上海姑娘金晶

  刘翔退赛后泪洒赛场的央视记者冬日那

  各国体育记者的“老朋友”北京奥组委新闻发言人邵世伟开幕式与旗手姚明一同入场的汶川小英雄林浩创作了《2008北京》的油画家刘溢

  从今天开始,东方网"纵相"新闻每天推出一集《10年了,TA还好吗?》,听听他们十年来的故事。纵相,纵观世相之意,东方网最新推出的新闻品牌。

  大道至简,悟者天成。我们希望与你们一起,“阅世间百相,品人间百味”。日拱一卒,纵览滚滚向前的新时代。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北京奥运开幕式现场的两个小糟心与两个大开心

2018年8月8日 21:14 来源:东方网

  原标题:纵相| 北京奥运开幕式现场的两个小糟心与两个大开心

  10年前的此时此刻:2008年8月8日晚上8点08分,在这辈子可以碰到“8”最多的那个时间点,我与当年新民晚报的同事Gilolo同坐在鸟巢里一个位置很偏的地方。

  那是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现场超过了10万人,电视机前,有40亿观众。

  这是有史以来场面最宏大、表演最精彩、点火最富创意的奥运会开幕式。

  但我们在现场的感受有点糟心。这是“历史参与者”与“历史见证者”的最大区别。

  具体来说,有两个。

  一是每个节目间的衔接不紧凑。可能是节目场面比较大,人多,上上下下时间长。在现场,这是挺奇怪的一种感受,10万人,突然面对一个全黑的场景,大概有个二三十秒。

  北京奥运会之前,我在现场看过3次奥运会(2次夏奥1次冬奥)开幕式,没有这种感受。

  后来我听朋友,尤其是北美的朋友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太惊艳了。等我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点NBC的转播片段后,才拍案:果然不同凡响。

  当然,现场观看的体验不好,还和座位角度比较差有关——那晚,等于我们是在侧后方60度看了三小时素颜的章子怡。

  另一个感受不好,就是那晚的闷热令人记忆犹新。完全是桑拿房的节奏,汗顺着胳膊、腿直往下流,没有一丝风,中途我们甚至一度产生想离开的念头。

  据媒体后来报道,那天现场真的有几十位上了年纪的观众,因为“太热”而不得不提前离开,留下了不小的遗憾。

  我最后说服Gilolo坚持到底的,是那句“你人生第一次采访奥运,又是主场,一辈子可能就此一次”。

  世界上99.99%的人,从没有现场看过奥运开幕式,而作为一名体育记者,在职业生涯中,能采访到一届自己国家主办的奥运会,更是凤毛麟角。

  最开心的时刻有两个:一是当中国代表团进场时,全场起立,欢呼雀跃,一种发自内心的民族自豪感,这个太难用语言描述了。反正,连Gilolo平时这么风清云淡的女孩子,也站起来鼓掌……鼓了许久,她跟我说,其实我什么也看不见,全被挡住了……第二个是李宁“太空漫步”点火炬,现场看特别魔幻现实主义。

  这就是当晚开幕式现场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四个地方。

  那个夜晚,最终走出鸟巢时,历史参与者们一个个可谓“身体虚脱,精神亢奋,内心充实”。

  在之后的17天里,这种状态一直伴随着我们。伴随着我们见证了许多纪录的诞生,无数辉煌的铸就,包括水中的菲尔普斯,地上的博尔特,还有中国队第一次坐上金牌数第一的宝座。

  丘吉尔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

  但真正的历史,又有谁说得清道得明呢?

  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这本书里,详细描写过西班牙探险家巴尔沃亚,1513年9月25日第一次看到太平洋时的情形。

  巴尔沃亚在登上一处高峰可以望见太平洋之前,特别嘱咐其他人都先呆在原地,由他一个人爬上最高处,在久望远方、心旷神怡够本之后(搁现在肯定是一通自拍发朋友圈帮我点赞),才把同伴们叫了上去和他一起分享——作为“第一个横穿美洲大陆看到太平洋”的欧洲人,之所以会有这段详细的描述,是因为他命令随从记下了当时的所有情景。

  这个探险家对于“第一次”太过执拗,这也造就了后来他的不幸……

  其实对于历史的细节,不需要过分纠结,但必须要把个人努力的目标与历史发展的方向对对表。

  大河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10年之后的今天,北京奥运会早已变为过去时,一些当年的是是非非在大众的记忆中慢慢风化,剩下的是历久弥新的经典与恒古不变的精神。

  我们通过各种纬度,找了5位不是体育健儿但当年在北京奥运期间风云一时的人物:

  舍身保护火炬的上海姑娘金晶

  刘翔退赛后泪洒赛场的央视记者冬日那

  各国体育记者的“老朋友”北京奥组委新闻发言人邵世伟开幕式与旗手姚明一同入场的汶川小英雄林浩创作了《2008北京》的油画家刘溢

  从今天开始,东方网"纵相"新闻每天推出一集《10年了,TA还好吗?》,听听他们十年来的故事。纵相,纵观世相之意,东方网最新推出的新闻品牌。

  大道至简,悟者天成。我们希望与你们一起,“阅世间百相,品人间百味”。日拱一卒,纵览滚滚向前的新时代。